9ulex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八百四十八章 發動翅膀鬥翅膀鑒賞-3eh3m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这么说,现在应该叫你女皇陛下了?”
半个小时之后,她们在前往大礼堂吃午饭的时候,赫敏说道。
在她的几番逼问之下,这只狡猾的白毛团子终于还是说出了实话,就在上学期审判小矮星彼得的事件后,为了维护魔法界的经济稳定,霍格沃茨不得已暂时入主古灵阁。
而出于避嫌,以及一些艾琳娜表示“不能说”的保密协议。
这位与她们同龄的小女巫,在邓布利多与古灵阁妖精们商量之后,摇身一变反而成为了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女皇,作为妖精与巫师的中间桥梁,起到沟通和双向监督的作用。
“这是古灵阁妖精们的称呼,你不用这么叫我的……”
艾琳娜有些不自在撩了撩耳边的头发,语气真诚地小声嘀咕着。
“其实我最开始是拒绝的,我一个霍格沃茨的一年级学生,唔,现在是二年级了,怎么忽然一下子就成了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妖精女皇,但是邓布利多教授和妖精长老会说他们已经决定了……所以……所以,我就……”
“所以,卡斯兰娜小姐就成为了第一任妖精女皇,整个魔法界最富有的巫师?”
赫敏接着说道,一边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努力消化着刚才得知的信息。
“你心里想必也清楚,真正做抉择的还是邓布利多教授和长老团。”
艾琳娜耷拉着小脸,摊开手苦兮兮地小声抱怨道。
歡恬喜嫁
“那么庞大的一个商业帝国,怎们可能全权由我做主。实际上,我不过就是偶尔提出一点点小建议,然后供那些真正睿智、富有经验的专业人士们参考。也就零花钱稍微多点,想买点什么东西的话,比起以前在孤儿院时宽裕些。”
“稍微多一点?譬如说,实际一点的话……如果在丽痕书店买书,你能买多少?”
赫敏微微扬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向身边那只白毛团子。
经过了一年多地朝夕相处,她可不会被艾琳娜那些含糊不清的量词糊弄过去了,这个黑了心的小魔女在各种描述之中模棱两可、概念偷换的技巧,实在是太高了。
“唔……大概……”
艾琳娜眼睛转动了一下,头顶上的呆毛嗖嗖地晃了一下。
她正准备估算着赫敏的经济观上限,随口应付几句,她的小呆毛忽然发出警报。
“你是不是在编故事?艾琳娜你的呆毛又在来回晃了!”
赫敏伸出手指拨弄了两下那根瑟瑟发抖的小呆毛ꓹ 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不许说谎!我可不是汉娜那样的憨憨,你说谎的话ꓹ 我迟早会知道的……你知道,按照我们刚才约定好的事情,倘若被我直接戳穿谎言……二十次哦ꓹ 二十次!”
“没、没有……这是风……”
艾琳娜猛地一惊,飞快的抬起手保护住自己的叛徒小呆毛ꓹ 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这么说吧ꓹ 全部……不止是丽痕书店ꓹ 整个对角巷,也就是古灵阁巫师银行总部所在的那条商业街几乎都算我的产业——对于我来说,金加隆在那里没有意义。”
“不过大多是加盟入股,不少商铺其实算租赁,去买东西还是要给钱的。”
看了一眼目光瞬间亮起的赫敏·计算姬·格兰杰,艾琳娜飞快地又补充了一句。
“除非是战略级的投资项目,否则资金流管控还是相当严格的……”
作为古灵阁的隐形掌控者ꓹ 她自然不会在自己稚嫩的商业雏形中添加什么特权。
哪怕是艾琳娜在对角巷“刷卡”买东西,也会在古灵阁的账簿上登记——这就好比前世那些商业帝国的总裁在自家平台买东西ꓹ 同样也会促进实际出现在市场的资金链。
“嗯嗯嗯ꓹ 我知道的ꓹ 我又不是没有分寸的笨蛋……”
赫敏忍不住白了一眼艾琳娜ꓹ 有些开心地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那些书单。
格兰杰医生虽然勉强也算是中高收入人群,但是每学期给女儿的零花钱也不会太多ꓹ 哪怕加上去年“黑魔防副本”的通关奖励ꓹ 在魔法界琳琅满目的商品前ꓹ 也远远不够。
要知道,光是为了购买一整套吉德罗·洛哈特的作品ꓹ 赫敏的小金库就去了大半。
有了艾琳娜这个小富婆之后,她至少可以把此前忍痛划掉的那些书籍,重新加入自己的购物清单之中了,这对于赫敏·格兰杰而言,可比什么福灵剂、课堂第一实际多了。
况且,后来艾琳娜也解释了服用福灵剂可能付出的代价。
或许对于那些相对平庸的人来说,牺牲那些本来就多余的灵光一闪来换取美好的一天是一个比较划算的交易,但对于赫敏·格兰杰这样的小女巫来说,那确实是一剂毒药。
“那么我们就说好了哦,我每个月的书单你包了,此前骗我的事一笔勾销。”
“好吧,好吧……”艾琳娜苦着脸答应着,“赫敏你悠着点买啊,邓布利多教授每个月的容忍度我估计不会超过100金加隆,霍格沃茨正式教授的工资也就这么多……”
摸金
“知道啦,我也看不完那么多书啊——我可不想某天猝死在图书馆。”
赫敏没好气地回答道,扫了一眼满脸肉痛神色的艾琳娜,瞬间又变得开心了几分。
终于戳到了这只黑心小团子的痛处,开心心(*^▽^*)~
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份约定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卢娜·洛夫古德那个小妮子,这一次终于没办法如同此前那样,神神秘秘地独自掌握着艾琳娜的隐藏身份了。
这一次,智慧与推理,总算是战胜了虚无缥缈的运气和直觉。
“真是好骗啊,这只心思单纯的小海狸……”
艾琳娜抱着自己的书包,余光偷瞄了一眼赫敏脸上的得意神情。
“果然还是赫敏这样讲道理的孩子好沟通,换成卢娜那种一根筋的小家伙,都不知道从哪里去抓一只弯角鼾兽来赔罪……也就只能指望海格那独特的神奇动物杂交技术了。”
自从在霍格沃茨系统地开始学习魔法后,卢娜的直觉越来越强大了。
以至于艾琳娜不得不特意叮嘱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一定不要暴露他的行踪,如果没有必要最好直接用书信沟通,以免让小卢娜觉察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毕竟,按照约定谢诺菲留斯此时应该是悠闲的杂志社老板,而非卑微的打工人。
哪怕严格意义来说,无论是基金会“塔罗”身份,亦或者是扩编的《新唱唱反调》的稿件核定,又或者是涉及古灵阁、霍格沃茨、天命集团的舆情把控……这些工作全都是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自己选择的,没有任何人逼迫这位老父亲。
但在某个心疼父亲的小女巫眼中,可就不会管那么多的逻辑和大道理了。
可愛少女吻過我
唯一幸运的是,至少这一次的玄学对抗暂时还属于父女内战,而老洛夫古德在直觉和敏感度方面,就目前而言还是略微领先于稚嫩的“小月亮”同学的。
尤其是如今卢娜还担任了二年级B班的班长的情况下,精力更是难以分散。
……
片刻后,她们在格兰芬多的餐桌旁坐下,开始吃起了第二顿午餐。
魔药课教室里的河豚分量并不多,而且考虑到口感和肉质,艾琳娜最终片出来的河豚刺身其实也就稍微解一下馋,她和赫敏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没几下就吃得干干净净的了。
不过通常来说,这也符合西餐之中的常见上菜逻辑。
西餐的第一道菜是头盘,也称为开胃品。
头盘的内容一般有冷盘和热盘之分,常见的品种有鱼子酱、鹅肝酱、熏鲑鱼、鸡尾杯、奶油鸡酥盒、焗蜗牛等,其后才是汤品、辅菜、主菜这些相对分量多一些的菜肴。
为了促进食欲,头盘一般数量少、质量高,味道以咸、鲜、酸为主的清淡开胃品。
由于河豚自身的独特鲜美,以及不依赖别的调料进行辅佐的特点,与它相关的菜肴在西餐的正餐之中,大多是安排在头盘、汤品这一环节,大多起到一个开胃润肠的作用。
在艾琳娜的印象中,后世有好几家米其林三星就喜欢把河豚料理安排在头盘。
或许是自身口味太过于挑剔,以及受中式菜肴影响太多的缘故,她当时对于这样的安排还有些不太感冒,但是赫敏的反应非常准确的说明,那不过是因为饮食文化的问题。
回到格兰芬多餐桌的小海狸瞬间结束了交谈,迅速投入到了狼吞虎咽之中。
那种几乎左右互搏的刀叉齐动景象,一时间让艾琳娜怀疑自己刚才的那锅“荨麻肝腰鱼片汤”是不是有什么开胃的奇效,而不远处过来的卢娜和汉娜也有些吃惊。
“唔——我听说你们不是在魔药课上吃了点东西的吗?”
汉娜好奇地问道,“据说艾琳娜还因此关了禁闭,难道斯拉格霍恩教授还用掏肠咒清空了你们的肚子?还是说白毛团子你偷偷给赫敏下了什么开胃的魔药吗?”
二年级B班的课比A班要结束得早一些,因此卢娜和汉娜早在半小时前就到了礼堂。
倘若不是为了等艾琳娜和赫敏,她们两人其实早就可以和别的学生们一样,回到各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中,稍微休息片刻,养精蓄锐,准备迎接下午的那两节魔药课了。
“不是,我猜可能就是胃口比较好,外加饿了吧?”
艾琳娜说,随手给赫敏递了一杯果汁,以免她被噎住,随即看向另外两只小翅膀。
“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反正你们下午的魔药课应该也是斯拉格霍恩教授代课。相比起斯内普教授而言,斯拉格霍恩教授其实要好相处一些——我只是稍微出格了点。”
关于自己被关禁闭的事情,艾琳娜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正如同韦斯莱双胞胎兄弟的那句名言一样——没有被关过禁闭的霍格沃茨生涯,是不完整的霍格沃茨生涯。由于此前太过于高调,她差点还以为自己永远要留下遗憾了。
况且,在艾琳娜看来,密闭、独处的禁闭环境,反而是一个绝佳的入职宣誓场所。
“稍微出格?”卢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艾琳娜——拉文克劳学院的新学期第一次扣分就在你身上诞生了啊!学院里不少人都在议论,说你是蓄意报复和抹黑学院!”
“是吗,那怎么没有人说,第一次加分也是我?”艾琳娜有些不满地轻哼了一声。
“第一次加分……唔,是我啊……”
卢娜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礼堂后方的沙漏。
天價少奶奶
由于上学期奖励分数的继承关系,如今拉文克劳学院的分数处于绝对领先的位置,相比起另外几个空荡荡的沙漏,那个水蓝色的宝石小堆看起来格外显眼。
“好吧,看样子我已经被标记成铁内鬼了啊……”
艾琳娜耸了耸肩膀,一边吃着餐盘里面的美味多汁的后切牛舌,不为所动地说道。
反正她早上的时候已经得罪了大半个拉文克劳学院,多背一些黑锅也没什么,毕竟作为迫使人们团结起来讨伐的反派大魔王,仇恨吸引得越深越牢,效果也就越好。
漫不经心地扫了眼不远处指指点点的小鹰们,艾琳娜收回视线看向B班的正副班长。
“不说这些,刚才还忘记问了……两位班长今天上午过得怎么样?”
“唔……不是很好——”
汉娜和卢娜对视了一眼,耷拉着小脸,闷闷不乐地说道。
“乌姆里奇教授的规矩太多了,就好像是把我们当小孩子一样,课后作业也是背诵和写读书笔记,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用到魔咒和魔杖的地方。”
“你们本来就是小孩子……”
赫敏说,嘴里鼓鼓囊囊地塞满了豆芽,但她还是尽量保证自己说话的清晰。
“作为来自魔法部的高级官员,我认为乌姆里奇教授的方式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在我看来,在我们这个年龄段,增加知识储备比单纯的施法练习更为重要。”
“或许吧,反正我觉得她不是什么好人……”
卢娜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偏着脑袋思索了几秒,轻声地评价道。
“乌姆里奇教授,唔……她笑得很虚伪,与别的教授不大一样。她似乎不太喜欢学校。”
她当然知道赫敏说的那些道理,但是相比起客观的逻辑分析,卢娜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感觉——况且她爸爸很早就评价过,但凡到了部长、副部长级的官员,没有几个干净的人。
眼看着赫敏竖起眉毛,努力吞咽着口中的菜肴,似乎准备和她争执一番。
卢娜吐了吐舌头,拉了拉汉娜的袖子,说了一句:“晚饭见!”就撒腿跑掉了。
武碎天辰 七月火
只要提前说出结论,并且不给赫敏组织语言反驳的机会,那么她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还是艾琳娜悄悄传授给她的“克制赫敏手册”,而作为交换,卢娜也保证了她以后不会帮助另外两名小翅膀,在艾琳娜施展幻象魔法的时候,直接提供“看破”服务。
“唔、你等等……唔、嗯……呃……”
赫敏瞪大了眼睛,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伸出手朝着卢娜的背影捞了捞。
至尊妖皇 飛燕
这个“运气”小迷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滑溜精灵了,类似于这种话说到一半就直接跑路得情况,这几天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每一次都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胸闷。
“好啦,好啦,卢娜她们也是要赶着去上课的……”
艾琳娜轻轻拍了拍赫敏的背,一边好心地把重新满上的冰镇橙汁递到赫敏手边。
“你先专心吃午饭,别噎着了……晚上有机会,慢慢说呗。”
合纵连横,远交近攻……
拉拢一派,分化一派,打压一派……
这些可是古老东方文明千年的智慧传承。
小翅膀们想偷偷拉帮结派,翅膀打结,和她玩窝里斗——太年轻、太稚嫩了。
————
————
好耶~大章~求月票~快一个月的大章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