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vw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逃出青城看書-o8mw0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俄木布洪见到特木伦,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急忙跑上前去,拉着特木伦的手说道:“特木伦台吉,父汗让你保护我,你不能丢下我呀!”
“台吉放心,我一定护着你安全离开青城。”特木伦对他保证道。
俄木布洪拽着特木伦的手不放,用力的点着头,道:“咱们走吧,现在就走。”
城墙破了,城守不住了,想到城外密密麻麻的虎字旗大军,他现在只想立刻逃离青城,远远的躲开虎字旗的那些人。
他已经后悔留在青城,若没有留在青城,也不会遇到现在的危机。
坎坎塔达看着特木伦说道:“城中最精锐的甲骑只有你带回来的那些,咱们从另一个城门走,由你带来的甲骑护卫着俄木布洪。”
“老台吉放心,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安排人去了另一个城门守着,咱们一到,可以直接出城。”特木伦说道。
城墙一破,他就知道留守青城已经是事不可为,所以提前安排了退路。
坎坎塔达说道:“走吧,出了城先去找大汗。”
昏婚已醉 潘達達
几个人从汗宫里走了出来,分别骑上亲卫送过来的马匹。
随着守城的那些人逃回来,青城城墙被虎字旗攻破的消息传遍了大半个青城,许多生活在青城的人开始收拾行囊准备逃命。
街上挤挤攘攘都是逃命的人。
“闪开,闪开。”特木伦带在身边的蒙古甲骑在前面开路,驱赶那些因为逃命,挡在了前面的人。
见到持兵带甲的蒙古甲骑,很多逃命的人知道得罪不起,只能让开道路,让特木伦他们这些人先过。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让路,还有一些人同样想要逃命,根本不管这些蒙古甲骑和这些人护卫的人是什么身份,依然我行我素的自顾逃命。
逃命的时候没有什么同为蒙古人的情谊。
后面的特木伦见到前面前进的速度太慢,直接下令对挡在前面的人进行清理。
路上一些逃命的蒙古人纷纷死在为特木伦他们开路的甲骑手中。
如此一来,特木伦等人去往另一处城门的速度果然快了起来。
“进城了,进城了,虎字旗大军进城了。”
鬼影實錄 恰靈小道
更远的地方ꓹ 突然传来虎字旗大军进城的叫喊声。
马背上的俄木布洪脸色煞白,一个劲的催促特木伦道:“能不能再快一些ꓹ 虎字旗的人快要追上来了。”
“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特木伦语气急躁的说。
惡魔總裁太溫柔 大羊
虎字旗大军入城,他同样着急,可再着急也没用ꓹ 实在是街上逃命的人太多,堵住了道路ꓹ 战马很难跑起来。
坎坎塔达这个时候宽慰俄木布洪道:“已经快到另一个城门了,放心ꓹ 咱们很快就能够出城ꓹ 只要离开青城,虎字旗的人很难抓到咱们。”
听他这么说,俄木布洪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城门,只要虎字旗的人不是来的太快,他们有很大机会顺利逃处青城。
狼鬼的海妻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身后的喊杀声已经越来越大。
“可以出城了。”特木伦来到城门洞,松了一口气。
坎坎塔达说道:“别耽搁了ꓹ 快点出城,虎字旗的人已经快追上来了。”
说着ꓹ 他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隐约中ꓹ 他看到许多穿着红色棉甲的虎字旗战兵ꓹ 从城中的一处拐角处出现。
“对ꓹ 先出城,出城要紧。”俄木布洪催动胯下马往城外走。
眼看逃离青城的希望在眼前ꓹ 他恨不得长出两只翅膀立刻飞出去。
就在俄木布洪他们这些人出城的城门不远处ꓹ 吴敬岩带着几名外情局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了青城。
“他娘的ꓹ 想不到还是让他们给逃了。”吴敬岩身边的一名汉子一拳头垂在了身边的墙壁上。
他们早就盯上了俄木布洪,而且从汗宫一路上跟过来。
只可惜俄木布洪身边保护他的人太多ꓹ 吴敬岩和外情局的几个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俄木布洪,更不要说抓俄木布洪了。
“早知道弄一门虎蹲炮过来,哪怕一炮打死他们也比让他们逃走了强。”那名汉子不甘心的说。
虎蹲炮易于携带,射杀范围又大,非常适合近距离攻击敌人。
吴敬岩道:“行了,跑了就跑了吧,咱们也已经尽力了,实在是城中的人手太少了。”
没能抓到俄木布洪和坎坎塔达等人,他心里同样失落。
好在他的任务本就不是抓捕这些人,现在人逃离了青城,他也不算是任务失败。
俄木布洪身边有木木扎留下的亲卫,还有特木伦带来的甲骑保护,一出青城,每个人都可以放开了马速,在草原上全力策马狂奔。
青城陷落虎字旗手中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青城附近也都是虎字旗的兵马,只有元理青城,他们才安全。
“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他们追来了。”特木伦脸色陡然一变。
逆天小農民
就在他们准备逃离青城,却见他们逃往的方向,几百骑兵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扑过来。
和虎字旗铁甲骑兵打交道不止一两次的特木伦,一眼就认出挡在他们前面的骑兵队伍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
黑黝黝的铁甲就是虎字旗铁甲骑兵最好的证明。
坎坎塔达说道:“特木伦,让你的人分出一部分甲骑去抵挡他们,咱们换个方向走。”
他们这边的甲骑数量不如前面的铁甲骑兵多,硬拼没有一点赢得希望,只能分出一队甲骑主动送死,拖住追过来的虎字旗骑兵,为他们争取到逃走的机会。
特木伦也知道这个时候容不得丝毫的犹豫,当即命令一名百夫长带着人去迎战虎字旗的铁甲骑兵。
而他们,改变方向,选择贴着青城逃离。
被众人护卫在中间的俄木布洪,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身体随着胯下得战马,一起一伏。
这个时候,他连回头看一眼虎字旗铁甲骑兵的勇气都没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逃走。
“不好,这个方向也有虎字旗的铁甲骑兵。”特木伦脸色骤然一变。
在他们逃往的方向,又有几百身穿黑色铁甲的虎字旗骑兵出现在他们视线里,挡住了他们去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