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fz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往事會隨風而去-往事會隨風而去-72kwg

往事會隨風而去
小說推薦往事會隨風而去
往事会随风而去
南瓜飘香
一位身着得体优雅的女人迎面走来,几乎和我擦肩而过。
在一条公路上,一条行人稀疏的公路上。当时,路上就她和我父子三人。
也许是我怀抱正牙牙学语儿子的缘故,也许时光飞逝,往事随风而去。
是她,是她,是她,在擦肩而过时,我嗅到了那淡淡的香水味道后,想到是她。她那身形、面容和发型,依然楚楚动人。她那随风飞扬的披肩长发,就是我审美的杰作。
攜帶吃雞系統闖無限 頂尖忽悠
有些事情,年轻时候一旦认可就不会改变。
那是一个迷人的夜晚,她悄悄地走进我的寝室,要我陪她去做发型,参谋参谋做什么发型好看。白天上课时,她问我:“我的头发好看吗?” “不怎么样,还停留在中学生的水准。”“中学时代都是短发,就是为冲进象牙塔。晚上你陪我去参谋吧。”“妹妹,哥的时间就是金钱,看在兄妹的情分上,至少要包白沙烟当参谋费。”“就知敲竹杠要烟,不理你了。”
重生之定三國
在大学,我对班上的女同学一概称妹妹,就是想从她们口袋捞点好处,因为她们为了保持身材,可以一天吃几个馒头而过,可我饭量大,肚子就像无底天坑填不满,有时候还要抽点小烟喝点啤酒,这需要餐票。她们也晓得哥是来自农村的,家里穷,就在打好饭菜时,对我说:我吃不了那么多,给你分点,肉都舀去……
我没有把白天的玩笑当真,更万万没想到她会来寝室找我。“历史系三班的张三,有女同学找。”“数学系一班的李四,有个妹陀在宿舍门前等你。”大学宿舍的门卫是个爱和我们开玩笑的老头儿,只要是女孩来找男生,他就用喇叭大声喊,喊声整个校园都听得到。要是看见女生不声不响地往宿舍楼走去,他就会喊:妹陀,我帮你喊他出来。如女孩不理会,他就自言自语说 “哈妹陀,不识好人心”,并跟上去。大学里谈恋爱是常事,就和大街撒尿一样,见怪不怪。“大爷,您老莫破坏人家好事啊!”“这是我职责所在,都是为你们好啊!”“大爷,我女朋友进来了,您老莫跟啊!”“好的。”门卫大爷的眼睛就是毒,她走进来时,没有跟过来。因为有时候,我买了白沙烟,就跑去门卫室掏出两根双手递给他,并说:提前给您敬喜烟了,敬请您脚下留步。
她走进我的寝室,我正和兄弟们华山论剑。跑去开门的小六子一见到她就是大声喊:“老大,有外会。”那时,我们把约会叫外会。“小六子,别骗哥啊!哥的女朋友不知在那家丈母娘肚子里……
修羅王傳 耳釘
我看见了她后,嘴巴才进行紧急闭嘴行动。“走吧,陪陪我,我给你买包白沙作为陪伴费。”她见我后就站在门外不动。“我对女孩子的发型没有研究,也不知如何是好。”我当众谦虚起来。“老大,快去吧!”“虎哥,我会为你打开水的。”“老大,给兄弟们留两根白沙烟啊!抽完了要买包吧!”“送你离开,你快点走吧!妹妹等不起了……”
“闭上你们乌鸦嘴。”我赶忙走向门外,我知道我再不走,他们就会说更肉麻的话语。
那年,是我们的骚年,谈的想的都是女孩,就连一根女孩的长发,我们都可以点起蜡烛研究通宵达旦。在大学不久,一晚睡梦中听到女孩的**声,我翻了翻身,骂自己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老幺摇醒我,说;“老大,快起来,我俩请哥哥们吃面去,荷包蛋尽吃。”他身边的女孩也笑嘻嘻地说:“嗨!虎哥,你裤子要在被子穿啊!你好意思在弟媳面前穿吗?”
我俩看了一家又一家理发店,她总是说再看看,而我拿了她买的白沙烟也要信守承诺,就一直伴陪。走来走去,最后又回到我们宿舍楼附近的那家理发店。“这个发型好看还是那个发型好看呢?”她指着墙上的发型问我的参考意见。就看看发型,我知道也来自农村的她绝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就一边看她头发一边看墙上的发型,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找到她喜欢又能见证我眼光的发型。因为看每幅发型图,她都要我谈谈我的审美观。
“你女朋友,好漂亮呀。”她理完发后,理发师傅对一直守候的我说。“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是同学。”我虽是来自湘西大山深处的穷小子,但骨子深处却桀骜不驯,还自以为是,始终坚守自己的观点,我只把她当成妹妹。我曾对同在一起上课的六十八名女同学从美学观点及**人层面进行过一一点评,并得到三十二名男生一致认可,她不是我梦中的女孩。兄弟们找女朋友时,都会特意或无意找我征求意见。那时,我的心一直惦记着一个叫明的女孩。虽明的面容不怎么姣好,但苗苗条条的,且十分文雅,从来笑不露齿。我曾多次和兄弟们说:她绝对是个贤妻良母型,并警告兄弟们,别惹哥的梦中女孩。“老大,你放一千二百个心,我们是兄弟啊,其他班骚牯子要是敢惹嫂子,兄弟们那个先发现就先打折他的狗腿。”
“虎哥,把你卵儿的艳遇分享一下。”其中泸溪老乡兼同学忠云是我忠实的粉丝,每到周末晚上,他总是坐在我床上静静等待,并拿着大学英语书心不在焉地看。“忠云啊,夜已深睡去吧!”“我睡不着,没有女朋友难熬啊!”“你看你们泸溪的那个妹妹你喜欢,哥帮你追去。”“我老乡没乖的,都是些歪瓜裂枣。”“那你看上班上的那个?哥带你去。”
“怕卵,要想抱花姑娘,就要大胆往前冲……”周末,我带着兄弟忠云去他认可的妹妹寝室,他走到女宿舍门前就不敢走了。和忠云兄弟是讲家乡话,来来往往的妹妹是听不懂的,但她懂我的家乡话。有次,我和几个老乡讲粗话,她在身边,等老乡走后,骂我讲话不注意。
“站住,你们两个男生不登记就往前冲,想要翻天。”我熟悉守门大妈习性,越是不理她,她就越相信我们不是找女朋友的。“我们去找老乡借点钱。”“那个系的,我帮你们喊。”“大妈啊!我们是去借钱啊!钱一借到就出来,给小的们留点面子吧。”女生宿舍,男生止步。进女宿舍的难度系数大啊!守门的大妈油盐不进,是我们男生心中又爱又恨的灭绝师太。爱是她为我们守护一份希望,恨是她不讲情面——五分钟立即出来,不然就跟来站岗放哨。但我承诺了忠云兄弟就要兑现了诺言,硬是把兄弟带进他想去的地方。
“找大姐吧!大姐夫,大姐今儿有事回家了。”“妹妹,我的好妹妹,我就找你。”可是忠云兄弟一句话都不说,就像立在我身边的一根木桩。“虎哥,我们回去。”是他唯一能讲出的话。“妹妹,今晚哥请你看电影?”“哥,我不敢,我要是单独跟你去了,姐妹们会活剥我的,大姐去我就去。”我用脚使劲踢了兄弟一脚,并乘她去倒茶水之际,对忠云说:“天赐良机啊!你能说说话吗?”那天,就只有他喜欢的女孩一个在寝室。“虎哥,我们回去吧。”我见兄弟讲话声都快不成调了,就说:“妹妹倒的水就是甜,你们八姐妹都齐了,哥再主动上门来请,忠云怕见女同学,我们还是回去了。”“哥,讲话要算数,来拉个勾。”
兄弟找女朋友的计划黄了,而我却知道她们早把我和她看成一对,也是得到她认可的,不然五妹怎么会脱口就喊我“大姐夫”。三个女人一台戏,八个怀春的大姑娘会飞天啊!
大学四级英语考试,我第一次就考了八十二分,忠云没有考及格。他就天天向我发牢骚:虎哥,我看你卵儿从来没有看过英语书,怎么还考高分呢!“忠云啊!哥基础比你好啊!”“**,我考大学时英语考了112分,你卵儿只考了103分。”“这是大学,不是中学啊!忠云啊!”在我一次又一次教诲下,大学快毕业时,他偷偷对我说有了女朋友,是老乡。“忠云,哥祝福你脱单了,上保险了吗?”“你卵儿的教诲,兄弟用上了。”
大学里,湘西地区的学生英语考试是最大拦路虎。我深知我再看书也会无法过级的,就剑走偏锋,和要考研的女生打得火热。“妹妹,考试的时候,你把ABCD写大点吧!哥哥就是想过哈级。你有什么事要哥帮忙的,哥万死不辞。”在一个妹妹暗助下,我美梦成真。而忠云兄弟却自己考,能过关吗?我拿到大学毕业证后,他说还要考英语,不然就只能拿肄业证。
幻影情刀 雲中嶽
杨梅洲野炊、雨湖夜游、徒步易俗河老街等等自发活动,她或她的妹妹们都会叫上我,说她们需要我当护花使者。杨梅洲上野炊后,她提议今晚要夜坐湘江上数星星到天亮,她的妹妹们都说好,看着她们欢快得意样子,我暗自奇怪,妹妹们怎么不怕黑。当时,就她寝室八姐妹和包括我在内的四个男生。凌晨两点半,江风大起,她靠在我身上直喊冷,我也就是把外衣全部披在她身上。“这样你会冷感冒的。”“我扛得住,我的责任就是护好花。”
快毕业时,她对我说:“我找了个男朋友,我们一起再吃个饭。”“祝福你,饭就不吃了。”她是湘乡人,我是湘西人,也是真心祝福。
就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俩在图书馆看书,她看考研的书,我看小说。看着看着,她提议去学校生物园走走,吹吹风。在厚厚的草地上,清风徐来之时,我爆发了男人的冲动,把她按在地上。她轻轻地在我耳边说:“我俩去学校宾馆吧,这是我的第一次……”这话一出,我就放开了她,并使劲打了自己几耳光后,拉起还坐在草地上的她说:“对不起,妹妹,哥不是人。哥送你回寝室吧!”一路上,我俩无语而行,我怕我说出那三个字,也许她就等着那三个字呢?
小獸反攻戰 風間名香
“你要早点睡,别和兄弟们胡扯熬夜……”她站宿舍门前对我说,我不知她在那里站了好久,我不敢回头,怕那一回头会再次伤害她。第二天上课前,她泼辣的幺妹,特意把我叫到走廊上,问我怎么惹大姐哭了。“我没有惹她啊!”“大姐关灯后才回来,没有洗漱就上床了,我们都听到她在床上轻轻地哭泣……”
她还告诉我那男孩是邵阳人,家里老有钱了。十年后在湘西大山深处,我和她偶遇在大路上,她不认识我,我很高兴。她是来参加高速公路建设的,那条公路有一个花一样的名字——张花。
时光飞逝,往事历历在目,也会随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