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jyh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時光微涼寂寂歌唱 暮昔-(17)思緒雜亂推薦-1ia4u

時光微涼寂寂歌唱
小說推薦時光微涼寂寂歌唱
王逸华离开了两天后,我说服了老爸老妈同意我和潘芷婷去台北。。
但心里害怕老爸老妈会半途后悔,我当天迅速收拾好行李,趁着老爸老妈去上班的期间坐车去了青木镇找潘芷婷。
其实王逸华走了之后,我发现答应潘芷婷的事之所以被搁着,不是事情有多难办,而是因为我只注重了和王逸华在一起。
车站下了车,我就打电话给潘芷婷,告诉她我爸妈同意了去台北的事。
潘芷婷听了很开心,说来车站接我去她家住。
坐在车站的休息椅上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穿着休闲的潘芷婷吧嗒着拖鞋跑到我的面前。
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脸颊通红的也像运动过后,潘芷婷用手扇着风,说:“热死我了!”
“你不会是跑着来的吧?”我上下打量着她,心想难不成激动得连衣服鞋子都顾不得就从家里出来了吧?
果然是我陶小浠的闺蜜,真是情深意重。
我正感动着,潘芷婷的话就给我浇了一桶冷水。
洪荒修聖 軒影九變
侯門嫡妻
她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说:“怎么可能,我才没那么傻,都是外面太阳太大了啦!”
好吧,是我傻……
潘芷婷休息了一会儿,脸上的通红渐渐退去,姣好的面容白皙,一抿嘴两颊就会出现两个小酒窝,很是好看。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像在找什么,疑惑的问我:“你家逸呢?”
原来如此。
我耸耸肩,掩饰着内心的失落,靠着座椅,淡淡的回答:“回去了。”
“啥?”潘芷婷没听大懂我的话,歪着脑袋看我。
“王逸华回他的城市去了。”我不自在的拿出一颗夹心糖,剥开糖纸,放进嘴里含着。
我的女友是仙
丝丝甜蜜在舌头上蔓延,覆盖了满口的薄凉。
“好吧!”潘芷婷兴许察觉到我的一样心情,挽住我的手把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并帮我拉起行李箱往前走:“真开心你又归我一个人了。”
额,什么叫我又归你一个人了?
風水秘錄 問柳
我满头冷汗的看着潘芷婷的侧脸,她的睫毛长而密,微微颤动,像蝶翼抖动般,会抖落几片花瓣,哪像我的眼睫毛啊。
忽然兴致生起,觉得很是搞笑地说:“真怀念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滚床单的日子呀!”
潘芷婷回头看着我狡黠的眨眨眼:“要不今晚咱再滚一次?”
“哎呦,讨厌死了啦~这里这么多人。”我小女儿娇态的斜瞄了潘芷婷一眼。
正好两个男生从我们身旁经过,听到我们的对话,惊愕不已的张大嘴巴,用意味不明的眼神不停回头打量我们。
我和潘芷婷若无其事的对视一眼,下一秒却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哈,真好……
这就是闺蜜,会察觉到你的异样,会和你开那些带点H意味却只是恶搞的玩笑。
幽暗的夜色笼罩整片天空,远处的万家灯火熠熠闪亮,周围的气氛宁静和谐。
我靠着阳台的护栏,目光眺望着远方的夜景,贴近右耳的手机里终于传来一道声音,却不是那个人。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打……”
我颓废的放下右手,低着头怔怔出神,晚风轻拂而过,我眉毛轻皱,心里疑惑又不敢多想。
潘芷婷突然从我身后伸出她的脑袋,对我笑得明媚:“浠,在给哪位帅哥打电话呀?”
“没有,哪有帅哥让我给他打电话呦。”我把手机塞进裤袋里,狡辩道。
潘芷婷站直腰从我身后绕走到我的跟前,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一条粉色的睡裙,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棉毛巾,一手拿着毛巾一边擦着头发。
她笑眯眯的说:“嘿嘿,你家逸不就是帅哥么?”
听到她提起王逸华,我的心悸动了一下,没好气的撇嘴道:“他哪算什么帅哥呀,不想说他了,我想洗澡。”
錯點鴛鴦譜
见我这么说,潘芷婷便没再说什么了,对我嘻嘻一笑“好吧好吧,走,我带你去浴室。”
说完,率先走进室内,我转身跟随其后,她看不到我放松的心情低落。
洗好澡心不在焉的从浴室出来,潘芷婷就跑过来拉着我下楼。
“诶诶,潘潘,你拉着我去干嘛?”我一头雾水迷蒙的问,更担心脚上湿滑的拖鞋会在某个阶梯被甩掉,然后我们从楼梯上滚下去。
想想摔在地榜上的画面真觉惨不忍睹,狼狈不堪。
潘芷婷没有回头的回答:“我妈煲了银耳雪梨糖水,她让我叫你下来一起喝咯~我哥还从外面买回来一大袋烧烤,你有口福了。”
“这样啊……”我迷迷糊糊的说着,已经来到了一楼的饭厅,潘芷婷拉着我坐下。
我不好意思的坐在饭桌边,十分安静的享用着潘芷婷她妈妈盛给我的糖水。
她们一家愉快的聊着天,我在一旁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也不知怎么一回事,潘芷婷她妈妈突然问我:“小浠呀,婷婷说你们以前同学一起组织了一次旅行活动,去那个台北的,是真的吗?”
我刚咽的糖水差点把我自己噎着,真没想到潘芷婷居然撒这样的谎,我都有点怀疑潘芷婷接我来她家就是一个帮她用纸包住火的阴谋。
眼睛瞄向潘芷婷,她对我眨眨眼,并透露出可怜乞求的目光。
真是对她无可奈何,我只好对她妈扯出一抹礼貌的微笑:“阿姨,你是担心潘潘去台北会出意外吧?你不用担心,真的是同学一起组织的旅行活动,你想呀,一下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当然是‘集体行动不怕走丢”的嘛!
魔戒之王(指環王)
潘芷婷的妈妈听了我的话,似乎也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说:“那就好,不过你们女孩子出去玩,虽然是很多人一起,但还是要小心点喔!”
穿越而來的曙光 花褲衩狙擊手
我和潘芷婷对视一眼,笑着点头答应。
家常闲语一番过后,终又归于平静无澜的沉寂,灯光已熄,万籁俱静,窗外的微光洒入屋里。
我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事情,潘芷婷侧躺着在玩手机,时不时,我们会和对方说话,无意中,各自的心事也透露出来。
“潘。”我微微撇头看着潘芷婷,特别想对着她吧所有心事倾泻而出。
反派崛
潘芷婷淡淡的回应着我:“恩,咋啦?”
“我觉得我和王逸华快完了。”这句话说出口,心一下子沉到了深潭般。
潘芷婷看着我,面无表情,最终皱着眉问:“怎么会这么想呢?你们不是挺好的嘛?”
我低垂着眼皮,无力的说:“他回去后,我给他发短信他不回,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接……”
潘芷婷拍拍我的肩膀,开导地说:“说不定他是有事才没有回复的吧,别胡思乱想哈!”
是这样么?如潘芷婷所说,有可能是王逸华有事处理才这样么?
我的胸口发闷,自己心中的答案不言而喻。
我不太相信,毕竟,即使有事,也不可能毫无回应吧?就算手机调了静音,打开手机的那一刻一会看见未接来电和未查看信息吧?
好难过,我闭上眼翻身把头埋进枕头里,氧气开始稀薄,我的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但在我把头从枕头里抬起的那一刻,我还是决定,相信王逸华。
人总是这样,明明在怀疑,也还是因为某种害怕而选择违背自己。
我想开后,好奇地问潘芷婷:“潘,你和陈思晨现在关系怎么样?”
对于陈思晨这个人,我都是大多通过潘芷婷的描述了解的,本来加过陈思晨好友聊过,可是后来他莫名删了我。
那时潘芷婷替他的这种行为做出了解释,陈思晨不习惯也不喜欢和别人接触。
好像我喜欢接近他似的,要不是为了潘芷婷的幸福,我才没那时间和他废话那么多咧,富二代了不起呀?
面前的潘芷婷先是呆了一下,随即笑得羞涩:“也没怎么样。”
“我才不信咧,你的表情都已经出卖你了。”我动了动身体,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潘芷婷捂着脸,不好意思。
教主遇上白眼狼
名門蜜婚 八咫道
枕头上铺散着我们散落未扎头发,海藻般柔软纠缠在一起,如杂乱的思绪,难以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