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34q精华小說 青春我很狂討論-青春我很狂展示-jynvx

青春我很狂
小說推薦青春我很狂
高一那会儿,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就坐在我旁边,叫尹诗诗,我从开学的第一天就开始暗恋她。
尹诗诗学习成绩很好,字也很工整,笑起来会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她很文静,不会像其他女生一声大吵大闹,不会像其他女生一样喝酒纹身。
我每天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笑容,看着她勇敢地站起来,去黑板上解决一道谁也做不出的题目,然后小心翼翼地踮起脚,把粉笔头投进粉笔盒里,再回到我的旁边,坐得笔直。每次她走了又回来,都让我有一种重新拥有她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我那样想过多少次:尹诗诗轻轻踮起脚,双手轻轻地摁在我的胸前,然后轻轻地抬起头来,微微合上眼,长长地睫毛在颤抖 —— 是在等我去寻找那一片温甜的触感。
我不知道我对尹诗诗是一种什么的感情,我只知道她给我的感觉,纯净,像玻璃一样,可以透过光的那种纯净。
这种感觉维持了一年,直到那件事发生,算是彻底颠覆了我的生活……
“慕天!”
尹诗诗双手合起书本,笑着伸出右手,往我头上一敲,把我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啊?诗诗,怎么了?”
我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又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睡觉留下的褶痕,迷迷糊糊问。
“吃午饭啦,快起来,昨天说好的,今天轮到我请你吃饭了。”
尹诗诗迅速收拾好书本,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桌子的角落上。
“哦,哦。”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尹诗诗没有带饭卡,暗恋了她足足一年的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请她吃了一顿饭。尹诗诗家里虽然家境不太好,但是却从不贪图这种小便宜,所以她昨天一再强调,今天中午要请我吃饭,必须请回来。
走廊外面喧闹着,我却无心顾忌,今天尹诗诗要请我吃饭,这意味着我可以和她坐在一起,可以那么近地看着她把每一小口饭菜慢条斯理地放入口中,轻柔地嚼着。
我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咚咚咚!”
教室的前门一阵剧烈的轰响,我刚拿起校服外套,还没来得起穿,就抬起了头。
那个时候教室的门是木的,外面包着一层铁皮,用钉子钉好再刷漆。铁皮经常抛起来,所以敲起来特别响,特别吓人。
當男人遇上女人
我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个家伙,他有着高出我整整一个半脑袋的魁梧身材,校服一绕简单系在腰间,一个干净利落地板寸头,眼角下面还有一道不明显的疤,据说那是他第一次打架留下的。
那家伙叫仇虎,高三篮球队队长,听说也是外头的一个小混混,打架属全校第一,像我这种瘦得和猴精一样的人,顶多挨他两拳。
不过我想两拳应该都不到,因为我根本不敢和他打。
“尹诗诗在嘛!”
放開那個空投 少女不吃糖
仇虎一张口,声音大得和炸雷一样。
诗诗,怎么会认识这种人?我觉得很奇怪。
仇虎还没看向这边,我的心里就已经后怕了起来,学校里谁不怕仇虎、谁不怕麻烦?
我立马扭头看向尹诗诗,却发现她的脸色忽然就不自然了起来,想也不想,拉起我的手,转身就走向后门。
“站住!”
教室就那么大,仇虎找到尹诗诗,也就是转瞬的事,我被尹诗诗拉着手,刚离开座位,后面仇虎的声音就炸开了来。
我吓得脚步一停,本能地想要停止脚步,尹诗诗却加快了脚步,拉得我一个趔趄。
“特么的,给劳资站住!”
仇虎见我们不仅不停,居然还开始跑了,怒得飞起就是一脚踹在了最前排的桌子上,吓得班上的其他的女生一顿乱叫。我都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仇虎要追过来了。
“你他妈往哪儿跑!”
仇虎人高步子大,三步就赶了过来,一脚踹在了我后腰眼上,直接把我踹得跪在了地上,往前一扑,就滚到了走廊里。
我转过身,吃力地撑起了上半身,抬头看向尹诗诗,身上疼得发软,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刚等我缓过神,我就看见仇虎单手抓住了尹诗诗的肩膀,抬手就是一耳光扇到了尹诗诗的脸上。
“啪!”
“啊!”
还在旁边围观的女同学们又是一声惊叫,我则是吓得双手一软,差点又栽了下去。
仇虎!那一耳光抽得我浑身一颤,痛,剧烈的心痛!
“跑啊,跑!”
仇虎又气又笑,声音又高了三个八度:“前天晚上不是叫得很爽吗?啊!现在不叫了?”
我心里一颤,仇虎这句话是!难道诗诗和仇虎已经!
而尹诗诗此刻正高昂着头,双眼狠狠地瞪着眼前高大的仇虎,嘴唇咬得死死地,即便泪水已经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左脸更是火辣辣地疼。她也没有吭一声。
“昨天就躲着我,非得要我来找你是不是?”
仇虎还在吼叫着,我的脑子里已经炸了,一股怒意在我的心里疯狂聚集。
仇虎打了尹诗诗!还当众羞辱尹诗诗!我不管那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只知道,尹诗诗是我的!
“那个小杂碎是谁?”
仇虎猛然一挥手,利剑一般的指头正指向我的眉心。
我的眼珠子一颤,刚才蓄积起来的一点怒意,瞬间就被仇虎一声喝问轰得渣也不剩。
“他,他,就是个普通的同学。”
尹诗诗立马张口。
“哟呵,出声了?你不是挺硬气的?现在知道张口了?”
仇虎冷笑着伸出右手,又羞辱似的在尹诗诗脸上拍了两下,随即扭头瞪了我一眼:“给劳资记住了,现在是这娘们救了你。别他妈再让我看见你,不然!”
仇虎一伸手,五指张开,在空中缓缓转了一圈,然后收紧,捏成了一个沙包大小的拳头,指头上的指节哔哔啵啵炸响:“见你一回,打你一回!”
四下里围观的同学都是一阵唏嘘,我被仇虎的气势压得完全不敢动弹,更没有力气动弹。
“走,陪劳资去吃饭!”
仇虎一扯尹诗诗的手臂,大步往外走去,尹诗诗匆匆一回头,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歉意。
但是,我不懂尹诗诗的歉意,在她的眼神里,我只看到了可怜,好像她在对我说。
求求你,保护我!
嘭!
我心里刚才被仇虎的气势压制下去的怒意瞬间点燃,越烧越烈。
我难道要这么看着尹诗诗,被仇虎就这么拖下去?
我难道要看着尹诗诗被仇虎这么欺负?
不!
我一伸手,拉住了走廊的围栏,趔趔趄趄地站了起来,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里,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虽然我没有仇虎那么魁梧。
虽然我没有仇虎那么能打。
但是,我一样也可以保护你!
我被仇虎踢中后腰,膝盖着地,擦着滚到了走廊。我的膝盖怎么样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每走一步,膝盖都是钻心的疼,疼得要跪下去。每走一步,我后背就要冒一层热汗。可眼看着仇虎拖着尹诗诗就要离开我的视线,我心里一急,脑子一热,一声大吼。
“仇虎!”
即将下楼梯的仇虎一愣,缓缓回头,脸上的表情由谩骂愤怒变成惊讶,转而又由惊讶变成戏谑兴奋。
“哈,站起来了?这个软蛋居然还能站起来!”
隋末我為王 吳老狼
“我,不是软蛋!”
我扶着栏杆,咬着牙,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那五个字,几乎是从我牙关里挤出来的。
“哦,那就是孬种。”
仇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身后几个跟班立马就疯狂地笑了起来。
“我特么是你大爷!”
我 一听孬种两个字,怒意立马就涌了上来,一声大吼,扶着栏杆的手也猛地松开了,单脚往前一迈,我要扑过去,扑到仇虎身上,扑倒他,揍他,揍他、揍他!揍到他不能再站起来为止!
可是,我一出脚,膝盖就是猛烈地一疼,我腿一软,噗地一声,转眼我就已经跪在了地上。
仇虎一听,起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刚要动手,却见我居然跪了下来,手里动作一停,立马笑了起来。
“大爷,你怎么给我跪下了?是不是人老了缺钙了?”
我一咬牙,双腿还在不住地颤抖着,我只能用双手撑着地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冷声反问:“好孙子,你不知道长辈跪晚辈,晚辈是要折寿的么?你要是过来给我跪下,再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原谅你了。”
仇虎一愣,他这辈子没听过谁敢叫他孙子,估计我算是头一个。
“我艹你大爷!”
仇虎一松手,转身就是一脚,正中我胸口。
等我落地时,脑子里嗡的一下,已经不知道是胸口比较疼,还是背比较疼了。
我的夢裏有個外星文明 冷月天下
但是仇虎很快就跟了过来,伸手就扼住了我的脖子,抬手就是一拳头闷在了我的脸上,左一拳,右一拳,痛感钻心。可是,我却分明听见了尹诗诗站在远处,小声地哭了起来。
仇虎那么打她,她都没有哭,她居然,为我哭了?
又挨了两三拳之后,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脑子里更是晕乎乎地,这个时候,仇虎却松手了,低下头,凑到我耳边,大声吼道。
“孬种,快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你…大爷。”
我咬着牙,颤抖着吐出这几个字。
“好啊,不怕死是吧。”
宅龍攻略
仇虎不气反笑,刚一抬手,走廊那头就是一声大叫:“住手!”
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老师来了,心里吊着的石头也就终于放了下来,安全了,安全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务室了,浑身上下都绑着绷带,头上更是绑得只剩下眼睛。
我一睁眼,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尹诗诗,她的脸上已经擦了药,被仇虎扇肿的地方也消了很多,唯独眼睛还有点肿,好像是刚哭过。一见是我醒来了,尹诗诗立马就起身给我端水,回来之后,甚至不记得把水给我,就问。
“慕天,你怎么那么傻?不管我不就好了!”
我勉强笑了笑,脸上还是火辣辣地疼。
愛別離 宛如輪回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虽然我现在不能保护你,至少我能为你挨打。”
尹诗诗浑身一颤,小脸立马就红了起来,犹豫了很久:“可是,你真的愿意做的男朋友么?”
我本来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到了尹诗诗的耳朵里,居然变成了告白!
“愿,愿意!”
我使劲儿点了点头,也不管脖子多疼了。
“可是!”
尹诗诗咬了咬牙:“我已经,我把,我,我给了仇虎。”
我的脑子里轰地一下,懵了,原来是真的!
见我没说话,尹诗诗的双眼微微一颤,低下了头:“算了吧,我对你来说,只会是个麻烦。而且,我也……是我配不上你。”
“诗诗,你不会是我的麻烦,仇虎也不会是个麻烦,因为我马上就会把他解决掉!”
女配逆襲:特種兵女神
忽然,一股雄心壮志在我心底冉冉升起,我知道这么说很狂,但是,我会努力,让我有狂的资本!
“啊?”
尹诗诗忽然抬头,吃惊的看向我。
她和我同桌一年多,也算是了解我。平时的我,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也不是跳的那种学生,甚至有时候还有点怕事。
可是刚才我那句话一处,她忽然就有了一种错觉,我会做到,我一定会做到。
“我暗恋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我的心脏狂跳着,还没从刚才尹诗诗说的那个事中缓过来,借着这个机会,我决定表白。其实现在的我对尹诗诗一点排斥的心理都没有,反之,我有的只是对仇虎的恨!无穷无尽地恨。我知道尹诗诗一定有她的苦衷。
她和仇虎绝对不是一路人!
尹诗诗呆呆地摇了摇头:“我,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把我当好朋友。”
“诗诗,答应我一件事。”
我说。
尹诗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泪水险些又涌了出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要你答应我,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好么?”
尹诗诗娇躯一颤,先是缓缓地摇头,然后眼泪就流了下来,那眼泪如同珍珠一般剔透。
可是很快,她又开始点头,疯狂的点头,嘴上笑着,脸上流着泪。
忽然,尹诗诗的动作停了,拿去塑料水杯,轻轻地含了一口,凑了过来,重重地印在了我的唇上,我还来不及感受那一股温存,一股清凉甘甜的水流就已经顺着我的口腔流了过来。
我的心里忽然划过这样一个画面,阳光下,尹诗诗微微踮起脚,双手轻轻地撑在我的胸口……
没过多久,尹诗诗就回教室上课了,病房里也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这种恶劣的打架斗殴事件,自然是会通知家长的,我刚在担心这件事,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一道娇小的身影率先冲了过来,噗地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慕天哥哥!”
我的心里猛地一痛,眼前的那个人的面庞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我叫林慕天,她叫陆小鸢,我爸妈和他爸妈是很好的朋友,我爸妈以前在国外进行科研工作,没有时间照顾我,他家又恰好在我家对门,所以我就被寄养在了她家。后来我爸妈在科研工作中忽然失踪,就在没有打钱给陆叔叔过,陆叔叔却没有抛弃我,这一点我觉得很感激。
我一扭头,却看见陆叔叔满脸愁容、阿姨满脸怒意地站在病房门口。
“慕天哥哥、慕天哥哥,你没事吧?是不是傻啦?”
陆小鸢皱着秀气地眉头,撅着小嘴,伸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奶声奶气地问。
“鸢儿乖,哥哥没事。”
我心里陡然升起几分浓浓地愁绪,久久不化。我最怕的,就是请家长了。
在我记忆里,很久之前,叔叔阿姨的感情是很好的,后来我爸妈已失踪,没有钱打给叔叔阿姨,我们家的生活也就渐渐拮据了起来,阿姨很多次都想把我送到孤儿院去,但是叔叔都拒绝了,也为了这事儿,两个人吵过无数次。
我永远都忘不了,我要上高中那会儿,家里拿不出钱,叔叔为了我去卖血,还连续加班了三个月,每次回家都累得动弹不得。我更忘不了,阿姨看我的时候,那种冰冷、嫌弃的眼神。
我不想成为一个累赘,我已经欠了这个家庭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