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bh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季節的夏天和秋天 ptt-森林後來的季節看書-3xbni

季節的夏天和秋天
小說推薦季節的夏天和秋天
当我伤痕累累地从树顶下来,惊恐地看到了树下等待已久的阿薇。极乐鸟的秘密到了被揭穿的时候,我等待着阿薇的询问,却发现她仅仅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几缕淡红的头发荡漾在她的额角。我慢慢走过去,试探地拉她的手臂,才看清她的表情。她近乎颓丧地垂着头,仿佛一棵快被忧伤掩埋的树。
我们对着站过了也许几个世纪,她开口了:“LILY,我好累。”
我意识到有些东西要被揭开了,和我的极乐鸟一起,一些我根本了解得关于森林的秘密,一些我强迫自己看不到的东西,红木的衣橱,七点钟的新闻,包裹阳光的围巾,面带微笑的身体。还有,还有关于LILY的传说,一个没有后来,时间静止的女孩,只需要每天清晨爬上树顶,聆听并记住极乐鸟锐利的歌声。
“LILY,这个森林,这个城市,你所有的秘密,包括你自己都没有区别。我编织了你,你编织了这里。”她抬起手,抹掉了周围的树秋天的痕迹,深绿的植物第一次和秋天一起陈列。
“而,我不想再继续了,编织我自己的森林已经让我精疲力竭了,所以,我希望给予这里结局。”
我摇摇头,胸口撕裂般剧痛,一股血的腥气涌到了喉头。阿薇紧紧地搂住了我 ,我感到肩膀被打湿了,耳畔是她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LILY,我希望你们可以获得幸福,可是你们的幸福不是我所能知道的,所以,只能由你抉择。”阿薇松开了我:“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你还拥有机会。”
“我,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承认你说的一切。”我强忍住胸口的疼痛,尽量平和地说,森林的风在秋天留存的地方刮起来,轻易穿过我心口的空洞。
毒後重生之妾本嫡出
“LILY,我希望你可以看清一切,我希望,”阿薇顿了顿:“你和我不一样。”
“对不起,阿薇,我,”我使劲捂着胸口,嘴里已经溢满了血的味道:“我不能,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东西了。这就是我选的结局,我选择没有后来。”
“我,明白了,再见,我的LILY。”阿薇朝天空打了个响指,太阳立刻飞快得踏上了相反的轨迹,森林的景色在夏秋之间反复改变,落叶以倒叙演绎自己无数的轮回。我站在原地,望着在时空倒流中渐渐消融的阿薇,还有那眼睛深处已经度过了璀璨的百合。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什么也不想再失去了。”森林停下了疯狂的变更,回复到了我遇见后来的夏天,我拖着身体一步步走向池塘,极乐鸟重新出现,唱着令我快乐得无法呼吸的调子。
水冰冷的手指舒缓着我紧绷的神经,布袋莲细碎的花瓣徜徉在我的发间,我半闭着眼睛看着水面,鸟儿的歌声,阿薇的笑容,逐渐和暮霭中隐匿而去的百合一起淡去了。
天才寶寶囂張娘親 雲惜顏
终于,我再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了。
你看见了吗,哦,不,拥有眼睛,你看不见的
你听见了吗,哦,不,拥有耳朵,你听不到的
你到过了吗,哦,不,有着双脚,你怎么能走得到呢?
哦,孩子
六扇門之劍指江湖
你问我唱的是什么
最後的日記
哦,孩子
我还拥有声音
所以我永远不能歌唱!
所以呢,所以呢,孩子
天貴說案 江戶川荻花
拿去我的声音吧,送给任何一只绿色头发的人鱼
所以呢,所以呢,孩子
选择一个永恒寂静的方式,再来听这首曲子
所以呢,所以呢,孩子
把你涟漪般的眼神,留在母亲跳动的心底
所以呢,所以呢,孩子
在极乐鸟诞生的前一刻,忘记你行走的方式
你也许,也许,就能够到达了
那个躲藏在季节缝隙的出口
那个不该出现的后来
異世畫神 元貞
那里放满了所有纯粹的悲哀
比快乐还要真挚
咣!隔壁传来一声巨响,还有妻子的哭嚎声。我挣扎着从浴缸里爬出来,贪婪地呼吸着我从不珍惜的空气。要是真淹死在自家浴缸里了,我说不定也可以登上报纸头版头条了。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决定回来买本盗版的《梦的解析》,不然就得去买平安符了,再在浴缸里睡着做个这样的梦,我可真的小命不保了。
我换上衣服,用毛巾擦着头发,忽然有一朵淡蓝色的花瓣落下来。我把它拣起来,不知怎么的,一阵恐惧感立刻迎面砸向我,手指被冻裂般疼痛着,我觉得胸口一紧,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样,急忙换好衣服,带好东西,直奔疗养院,连跟他们告别都忘了。
在我抵达疗养院时,我已经迟了。LILY静静地躺在一张白色的布单下面,她昨晚落水了。
我走过去,揭开了布单。LILY依旧美丽,穿着一身我从没见过的金色的衣裙,半长的头发温柔地依附着她白得透明的脸颊。她的唇角微微上扬着,睡得很安详的神情。她确实值得人妒忌,永远恣意快乐。她为什么会去那个池塘里呢,也许只是突然想知道那里到底藏着什么吧,寻找一个她很满意的答案。
灌籃高手之王者海南
冥紙師 我叫吳大膽
“LILY的小姨和院长要见你。”一个我不认识的护士走进来。
“好的。”我正要为这个美丽而可怜的女孩盖上了布单,忽然发现在她的发间竟然夹着一片蓝色的花瓣。那个差点让我丧命的歌曲随即回荡在我的脑海。我抬手把它拈出来,没想到它竟然像一道蓝色的光斑在我的指端滑走了。
“怎么了?”
“没事。”
“那么请慢走。”那护士冲我微微一笑。
放肆情人
我呆呆地走出门口,又回过头来:“不好意思,我好像没见过您,您是?”
“哦,我叫张薇,新来的护士,你可以叫我阿薇,LILY。”
石榴裙下
“嗯,很高兴见到你,再见,阿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