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6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的韶光年華 愛下-14-vhtot

我的韶光年華
小說推薦我的韶光年華
“穆小果,你跟顾清迟是不是很熟啊?”
“穆小果,顾清迟喜欢什么颜色啊?”
“穆小果,顾清迟是什么星座的啊?”
“穆小果,顾清迟喜欢什么食物啊?”
“穆小果……”
一下课,班里的女生就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开口闭口都是顾清迟那家伙,听的我都烦死了。
“你们不会自己去问他啊,我跟他只是认识而已,又没有熟到他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知道。”这是在一个女生问出顾清迟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后,我暴怒,站起来,猛拍了一下桌子。
见我生气了,她们都做鸟兽散。
冷王寵妃 阿彩
“真是搞不懂她们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自己想知道干嘛不去问本人,有在这里烦我的时间,早打听清楚了。”我生气地对岳文抱怨道。
“那是因为看你今天跟顾清迟玩儿的那么开心,所以才问你啊。”岳文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你不帮我解围就算了,还幸灾乐祸。”我别过头趴在桌上不再理岳文,与窗外一名眉目清秀的男生四目相对,他看到我望着窗外,赶紧把头别过去。
宿緣依舊笑春風 語輕
“果儿,不要生气了嘛,我错了还不行吗?”岳文趴在我肩膀上讨好道。
“文儿,你认识那个男生吗?”我指了指还站在原地的那个男生。
“那个啊,我知道啊,他是隔壁班的班长郑榕奇,成绩跟你我不相上下的。”岳文无所谓的口气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我奇怪道。
“就你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状态怎么会知道。”岳文取笑道,然后她低头看着我。
“你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把要找她算取笑我现在书呆子一个的账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说果儿,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岳文食指点着我的脸。
“什么叫看上他了?我不过是因为他看到我就慌忙看别处去而感到好奇,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还能吃了他不成?再说了,我也没你那么多小心思。”我翻了翻白眼说道。
“这样啊,难道是他看上你了?”岳文轻笑道。
“文儿,你再这么说,看我不打你。”我拍了一下她的头。
“你等我一下。”岳文突然神秘兮兮地跑出教室,对着那个叫郑榕奇的男生一通娇笑,郑榕奇的脸蹭的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
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岳文跟他讲话的嘴型,他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又摇头的样子实在搞笑,我不再趴在桌上,而是右手撑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俩对话。一直到上课铃响了,岳文才蹦蹦跳跳地跑回来。
我拿出语文课本打开,准备好笔跟笔记本。
“你不好奇我跟郑榕奇说了什么吗?”岳文悄悄地问我,声音里满是兴奋。
“你跟他说什么了啊?”我很配合地表现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看你这么配合,那我,也不告诉你。”岳文话一出,我就送了她一记白眼,就知道她这德行是不会轻易告诉我的。
我不再理她,认真听老师讲课,因为老师已经用眼神警告我们俩了,虽然我们成绩很不错。
核武煉金師
鬼帝來襲:獨寵小皇妃 貓三生
洪荒之明玉
下午一放学,坐在我前桌的那个女生递给我一个信封,我疑惑地看了一眼信封的正面,上面写着顾清迟亲启。我无力地翻了翻白眼,怎么又是他,今天是个啥日子啥日子啊?
“麻烦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顾清迟,可以吗?”那个女生怯怯地看着我,估计是被我今天的暴怒给吓到的。
“好的,一定帮你送到。”岳文笑眯眯地从我手中拿过信封。
“谢谢。”那个女生说了声谢谢,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两张精美的风景明信片递给我跟岳文。“这是送给你们的,希望以后在学习上能够多多帮助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浮现出这句话。
“帮你是应该的,这明信片你还是自己收起来吧,我不会要的。”我把明信片放回她的手中,她有些尴尬地看看我又看看岳文。
“你不要介意,果儿她就是这样子的,她不要你就收起来,以后可以送给别人啊。”岳文把手里的明信片放到抽屉里,安慰她道。
“那,你们会帮我把信交给顾清迟的吧。”敢情绕了这么一圈是怕我们不帮她送信。
“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做到,我穆小果从不食言于他人。”我冷冷地说完,也不管她是什么反应,拉着岳文就往顾清迟那边去。
“果儿,你可以走慢点吗?你的膝盖受得了吗?”岳文强行拉住我,我被迫放慢速度,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的膝盖确实受不了这么高频率的走步。
“果儿,你在生什么气呢?”岳文看着闷声不响地走在她身边的我。
“我没有生气,只是很烦,干嘛要答应帮她,她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没有脚没有嘴巴。”我闷闷地说道,可是为什么心里却不是因为这个而烦躁呢?
“你就不要烦啦,反正他每天都会不请自来,我们就顺手帮她一把,这么简单而已,干嘛那么纠结呢。”岳文说道。
说话间已经到达了顾清迟的教室门口,他们才刚下课。岳文探头探脑地寻找着顾清迟,我则站在一旁,倚着防护栏,看着楼下的人群。
“哟,这不是今天来找顾清迟的黄毛丫头嘛,怎么才半天就这么想他,巴巴地来等他一起去吃饭?”
我循声望去,是跟顾清迟青梅竹马的黎韵家,我的胸口顿时闷闷的,脑子里不禁回响着她今天的话。
“果儿,这是谁啊?怎么看怎么像只狐狸。”岳文对于那些个想要欺负我的人,嘴巴从不会轻易饶了他们。
果然,韵家因为岳文的话而勃然大怒,她走上前来,低头看着岳文:“你说谁是狐狸呢?小丫头。”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岳文毫不畏惧地对上她的视线。
“臭丫头,你找打是不是?”黎韵家眯了眯眼,语气里透露着危险。
該死的溫柔 愛吃土豆絲
“臭丫头,原来你也是顾清迟的爱慕者啊,不过,我是不会给你机会送这封信的。”岳文手里拿着的信封被黎韵家抢了过去,由于身高的差距,岳文蹦起身来都够不到信封一丝一毫。
“把信还给我,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送信给顾清迟。”岳文冷眼说道,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我心急如焚,顾清迟这家伙在搞什么,还不出来。
我心一横,眼一闭,脚一跺,冲到顾清迟的教室门口:“顾清迟,你丫的,搞什么飞机。”
教室里的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致看向我,我的脸蹭的一下子热的不行。顾清迟在众人的注视下,浅笑着向我走过来。
看着顾清迟的笑容,我的心突然跳的很快,我转身准备逃离,却被他一把抓住胳膊。
“你干嘛。”我慌忙挣开他的手,离他几步远。
重生之山村傳奇
“不是你在我教室门口喊着我的名字吗,怎么反倒问我要干嘛了。”顾清迟走到我面前,轻轻捏了一下我的鼻子。
“顾清迟,你丫的,可算出来了,把那信抢回来。”岳文一把把顾清迟抓了过去,我深呼吸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
“那是谁给谁的啊?”顾清迟双手环胸,疑问道。
“那是给你的信。”岳文说道。
“谁给我的啊?你?还是穆小果?”顾清迟继续问道,看他大有不问出个子丑寅卯就不罢休的势头。
“你管是谁给你的,反正不是我跟果儿给你的,你到底动不动手啊?”岳文白了他一眼。
“既然不是你们两个其中的一个,那我也没必要抢回来了。”顾清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的话让黎韵家的脸扭曲在一起。
黎韵家快步走到我面前,她的眼里有憎恶、有怨恨:“穆小果,我警告你,你最好离顾清迟越远越好,他,只能是我黎韵家一个人的。”
话说完,韵家把信狠狠摔在我的脸上,我呆愣住。
“黎韵家,我也警告你,你再敢欺负小果一次,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顾清迟扯过黎韵家,将我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