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v4e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一筆畫 愛下-第四章 曾經再回首看書-k976l

一筆畫
小說推薦一筆畫
在山沟里长大,从来没出过远门,上了高中以为半只脚踏出了山里,在县城里生活了三年,才发现县里也还被山包围着,登上“太极亭”,会当凌绝顶,这座城市一览无余,尽收眼底,这里还是太小了。
高二那年,堂姐结婚,在郴州市雄森大酒店办酒席,那时从县城到市里的高速还没开通,一家人挤在一辆面包车上4个多小时才到郴州,第一次坐这么久的车,第一次晕车,半睡半醒的随车一路颠簸,睁眼下车,外面一片光明,天气晴朗,周围是高楼大厦,比县里的楼高,路上车流不息,比县里的车多…
这是哪?还没等我仔细观察探索一下,大部队已经走在前面了,我只好跟上。堂姐姐夫在门口欢迎,说是欢迎,其实是收红包,这红包就相当于门票,大人没门票还真不好意思进去,小孩子跟在大人后面就好了。
一群人农村人好像怎么都跟这酒店不搭,无论是穿着还是行为举止,很多事物是新奇的。大酒店里都有电梯,过去只坐过超市里的扶梯,扶着就好了,电梯这玩意还真不会弄,这群农村人都不会。
堂姐是家族里第一个走出去的人,说是走出去,只是走出了县里,连省都还没走出。无论县里,市里,还是省里,湖南毕竟还是一个比较落后,比较穷的地方。
我忘记了大酒店的美食,但还依稀记得在那个大酒店里,当主持人说:“请新郎轻吻新娘”那一刻,他们“幸福”的样子,周围人感动的样子,有的幸福稍纵即逝,有的幸福在别人眼里。
后来,堂姐离婚了,又改嫁了,嫁了一户家里做生意的人家,开超市的,挺有钱。老公像是个老实人,微胖,个子很高,也知道她是离过婚的人,可是他爸妈不知道。所以每次过年堂姐回娘家时,只要那边婆家人来了,都心惊胆战生怕村里有哪个长舌妇把这事给说出去。
嫁给有钱人,门不当户不对,钱是人家的,总是用别人的感觉是寄人篱下,别人会看不起,不用别人的还得跟上别人的生活节奏。堂姐在郴州卖房子卖了好些年,结婚前一个人生活绰绰有余,结婚后,家庭各种开支加大,又给了娘家出了10多万盖了新房子,只为了不让婆家人觉得娘家里太寒酸,城里人好面子,农村人更好面子。
曾几何时,我一直不知道那个酒店是什么酒店,直到我去株洲上大学了,每次回家都要坐公交从那里经过,远远的透过窗户,看到一座高楼,楼顶有两个大字“雄森”,近近的透过窗户,看到一些国旗,似曾相识的国旗,有点记忆印象的地方。哦,原来这就是当年堂姐结婚办酒席的地方:雄森国际假期酒店。
高一高二成绩还好,一直都在全校50名左右的位置,一到高三成绩漂浮不定,差的时候出了全校100名,主要是自己高三就没怎么认真听过课,别人高三更加努力,我高三更加松散,至于为什么?我分析有两方面的原因。
心理方面,我有一个三年的男同桌,小名“宝哥”,宝哥是班上出了名的“差生”,每次考试总结大会班主任都会说他,退步会批评,进步了会表扬。我倒不觉得他是一个差生,三年同桌,我觉得他智商比我高,见识比我广,只是很少认真听课罢了。以前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上课老发呆,还老跟身边的人谈“读书有什么用?成绩好又有什么用!”的论调,现在我有点明白了,不管是留守儿童,还是留守少年,都比常人更渴望得到关注。
“读书有什么?成绩好又有什么用!”,类似的话听多了,我也会想,读书,到底为什么?为了挣钱?既然为了挣钱,那不如早点出去打工挣钱。出去打工挣钱思想的萌芽一点点长大,伴随着我整个高三,于是当课外别人努力学习时,我出去闲逛,当课间别人认真听课时,我做自己的事,何其潇洒!
美女公寓 劉阿八
身体方面,高三也不知道怎么,身体各个地方都出现问题,先是脚踝上突然长了个大脓包,走路都走不了,接着屁股上又长了好几个脓包,最后胸口上又长了一个血瘤子。我要感谢脚踝上的大脓包让我在高中交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孙斌,我要胸口上的血瘤子让我在做完手术休息一周后,学业水平考试考了全校第15名,历史最好成绩,拿了高中唯一的一张“三好学生”奖状,虽然最后被我揉成一团,扔垃圾桶,没拿回家贴在满满奖状的墙上。屁股上的脓包,我要感谢它什么呢?感谢它让我的屁股上多了几朵“花”?
星際之萌媽養包紙 飄搖的妮
身心俱疲,无所事事,什么也不想做,这是我整个高三的状态。无聊,自己总会找点事做,排解无聊,高考前一个月,宝哥常常在周围人身边提起两个字:“雪儿”,开始我还以为他叫我。
“你有病啊!我又不是女的,不要叫我雪儿!”
“我说的又不是你!”
“那是谁?”
“不告诉你,你把数学作业给我抄,我就告诉你”
“长的漂不漂亮?”宝哥平日不怎么跟女生交流,好像对女的兴趣,能让他叫雪儿的人一定长的还可以吧。
“亭亭玉立,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宝哥看的书真不少,又开始卖弄文采了。
“哪个班的,哪个班的?”初中班里还有四朵花,高中三年班里没一个长的好看的,在学校好像也没见过特别有印象的女生,雪儿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我迫不及待的追问。
“数学作业给我抄,作业给我,我就告诉你。”
“给,抄的有技术含量一点,别再让欧胖子发现了。”我从桌上的一堆书中翻出数学作业本递给他,想着上次因为抄作业,两个人被欧胖子在班上点名批评,抄就抄吧,宝哥抄了三年的作业,抄学霸的,抄我的,也就那次被发现了,我猜可能是抄的太快忘了修改了。宝哥是个聪明人,抄作业会捡主要的抄,删除一些废话,还会检查一下有没有错误,有的东西他看不明白,计算他还是很清楚的。
“不会的,不会的,上次是因为我没改。”宝哥接过作业,偷着乐又有点不好意思。
“嘿,先别抄作业,你还没告诉我雪儿是哪个班的呢?”宝哥正准备抄作业被我打断了。
“隔壁的隔壁班。”
“7班?雪儿到底是谁,我见过没?”
“说了你也不认识,改天我把她QQ要过来,你自己去问吧。”
“好吧。”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也没想过宝哥真会去要QQ,可是没过几天,他又在我身边提起“雪儿”。
“你有病吧,说了别叫我雪儿。”我还是本能的反应。
“雪儿的QQ,你要不要?”宝哥低声细语偷偷的跟我说。
“真的假的,你不要骗我?”我也用嘶哑的声音问宝哥。
“骗你干嘛,我昨天跟我的一个基友要的,他是7班的。”
“基友?你对女人都没兴趣,对男人还有兴趣?”我嘲笑着说。
“你到底要不要?”
“要啊,号码是多少?”
“你拿支笔,我说你记下来。”
“说吧。”我拿起一只笔,又找了一本草稿本,翻到崭新的一页。
“1416……7984,后面两位我忘了,好像有数字1,哦,对了,她的网名是“0℃”。”
“你有没有搞错!忘了还跟我说,前面的没有错吧,你确定后面是有1是吗?”
“恩,是有一个数字1,但我忘了是在末尾,还是倒数第二尾。”宝哥想了想,非常肯定的说。
“那好办,我把所有的可能写出来,一个一个验证。”说完我从桌子里拿出了那部堂哥给的诺基亚5230,一边写一边在手机QQ上查找,1416798411~X,1416798421~X,1416798431~X……写了10个号码,查了10个号码,全是错的,我有点失去信心了。
“你确定前面的数字都没错,后面还有一个数字1?”
“别着急啊,你还没写完呢?”宝哥从头到尾都看着我写号码,看着我查号码。
当我写到第11个号码,查到第11个号码时,0℃终于出现了,我激动的把手机拿给宝哥看。
“是这个吗?网名:0℃,个性签名:到不了。”
“应该是吧。”宝哥拿过手机,取下眼睛,仔细看了看。
“那我添加好友了。”知道了雪儿的QQ号码,加为了好友,即使还没同意,我的心情始终难以平静,手机放回桌子里,又在那张密密麻麻的草稿纸上写14167984…,写了一遍又一遍,一边在心里默读一边写,那张草稿纸写完了又用手指写,那节自习课就这样过了。
穿越一八五 酥酥麻
下课,我把那张草稿纸撕了下来扔了,又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没有新消息,好友添加还没同意。可是对那个QQ号码,经过一节课的折腾,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
晚上,上自习课,拿出手机看了又看,还是没有同意,我实在等不下去了。
“你用你QQ的加雪儿看看,我的到现在还没同意呢?”我用手使劲推了推宝哥。
“我早就加了。”宝哥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你的同意了没?”
“没,不然怎么让你加呀,要不你用“烂哥”的QQ加看看?”说完我拍了拍前面的烂哥。
“干嘛!”烂哥回过头来,表情严肃。
“借你的手机一下,用你的QQ加一个人。”
“什么人?”
“你不认识的,我们俩加了没同意,看你加会不会同意?”
“嘿嘿,男的女的,你不会用我的QQ干坏事吧?”烂哥笑着说。
“不会的,就加一下,看你的会不会同意。”消除了烂哥的戒备心,他才打开QQ把手机给我。
錦繡山河之妃出農門
丹武破仙
我在QQ里输入141679……查找,雪儿的QQ号码在我头脑里是如此清晰,以至于我都不用刻意去回想。
三个男人一起加了一个女人的QQ,我不知道当时这个女人看到这三条QQ好友添加申请时是怎么想的?现在回想起来,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出人意料的是最后三个人都同意了。
“你叫什么”这是她跟我聊的第一句话。
“5班的。”
“我是问你叫什么”后面一个白眼的表情。
“你不认识的。”
“好吧”后面又是一个白眼的表情。
……
“你是叫赵雪晨吧”
“你怎么知道的?”本来想留点神秘感,没想到一会功夫就被别人知道了,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内心充满疑问。
邪帝寵妻無雙:天才召喚師 格格喵
“我在校园报的排名榜上看到的”
“啊?校园报上那么多名字,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我?”
“你说是5班的成绩一定不错,所以我在前100名里找,另外你的网名叫可以预约的雪,所以我猜你的名字里有一个雪字,前100名里只有赵雪晨又雪字”
“你挺聪明啊!”
“那是”
……
那天晚上,我们聊到1点多,很久没跟人聊过QQ了,还聊到这么晚。我从没想到我的人生轨迹已从那天晚上,因为那个女人慢慢开始改变。
如果我是蒲公英,那个女人一定是风。追风的蒲公英,因为有风,才有了方向,才有了生命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