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r8b優秀都市言情 孤媽 txt-十一、魂去人在閲讀-jgzxa

孤媽
小說推薦孤媽
黄琴书坐了教室后面,认真地翻着书。这是节课是数学课,黄金贝给她的是语文书。语文书上有许多的插图。“o”后面一只公鸡,“e”后面一只鹅,她看着这些图画入神。早自习没有下,上课的数学老师已经站到了门口,几个本想来逗琴书的,也不敢离开座位。教室里的同学都很规矩,除了相互讲着话,并没有走动的同学。
上课了,值日员叫“起立”,同学们一齐站了起来。琴书先是吓了一跳,她捧着书望着前面站起的同学。“老师好!”“同学们了。”“坐!”一连串的动作,将让琴书一种压迫感,她有一些不安,站了起来。
琴书坐着太矮,老师在前面本来看不见。琴书站了起来后,老师一眼便看见了,她先呆了一会,接着问:“后面的小孩谁带来的?”
女老师面相冷漠,嘴尖脸瘦,琴书一听那凌厉的声音,跑向了黄金贝,喊了一声:“妈妈。”
教室立即哄堂大笑,老师也大笑了。黄金贝也尴尬起来,但不知道如何应对。站起来,对老师说:“是我带来的。家里没有人看。”
老师对黄金贝家庭情况清楚,只说:“她不会吵吧?”
我在烈火中等你 暮千禾
黄金贝说:“不会,我让她在后面看书。”接着对琴书说:“你坐着,不做声。看书。”
琴书果然听明白了老师和“妈妈”的话,回坐到了砖块上。
“怎么让她叫你妈妈呢?”老师认真地问黄金贝,“你才多大?”
教室一阵哄笑声,黄金贝无以应对,“以后让她改叫姐姐。”
老师突然笑了,“像这种叫法,全班同学都成了叔叔阿姨了。”
教室里又是一阵哄笑,黄金贝再也没语言应对了。
老师开始讲课,黄琴书在教室后面安静地看着语文书。她看那“n”的拱桥发呆,她觉得那是家里拦河坝的的拱洞,只是没有画水。她喜欢“m”,一个小朋友用布蒙着眼睛在摸,觉得有趣,发出了“嘻嘻嘻”的笑声。后排的同学都听到了,回过头看她,“嘻嘻嘻”她还有笑。又有更多的同学看她。老师发现了,停了下来,“看什么了?”老师隔得远一些,自己的讲话声和部分同学交头接耳的声音淹没了琴书的笑声,所以她只责怪后排的同学。“不听讲的到后面站着。”老师发出了警告,教室安静下来。琴书翻过页去,没有再笑。她看着有“ou”后面画着藕,她口水都快落下来了,她用拇指和食指去捏了它,然后放到嘴里假装着吃。她看得很入神,有十多分钟没有出声。
也许是看累了,她把书扔开了。躺到了地上,脚踏在墙上。
琴书将脚尽量向高处搭,越搭越高,最后用后脑勺顶在地上,整个身体几乎倒立起来了。没有平衡得好,“蹦咚”一下向左边倒了下去。教室里的同学几乎同时转过了头,后排的同学早见着的,正偷偷地笑,迟一点看见的一脸的漠然,坐在前面几排地同学因为看不见,竟然站了起来,“怎么了?”他们一脸的好奇。老师也停了下来,掂起脚跟,伸长脖子向琴书看了看。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黄金贝赶紧过去,琴书已经站了起来。笑得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也没有理会黄金贝,又仰面躺在了地上,准备重复刚才的游戏。黄金贝制止着,“不许有声音。”她将琴书抱起来,放在砖头上坐下。“看书,不然,老师要生气了。”
琴书接过了书,向黄金贝点了点头。“知道了。”
老师又说了,“黄金贝,你明天得另外想办法。”
黄金贝能听出老师的言外之意,可是,她现在想不出办法。哥哥带到工地,师傅驱赶,带到教室,老师驱赶,留在家里,不可能。她没有回答老师的话。
老师对同学说:“好了。上课吧。”
老师又开始上课,转身向黑板,列了十以内的数字做加法。经过刚才的刺激,同学显得比较有精神,听课比较专心。突然,教室后面又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声音,还听到砖块摩擦地板的声音。同学们又转过了头,这才看见,琴书将两块砖对齐平放在了地面。她爬在地上,用后面一块砖去推前面的一块砖,当作火车玩,口中模仿着火车的声音。突然了用力,口中大叫“滚”,后面的砖将前面的砖顶翻了,接着迅速站起来,拿起砖头砸向前面翻过来的砖头,“砰”,她口里声音爆炸了。接着又捡起两块砖,同时朝墙上扔,“咚咚”,“摔死了。”她大叫起来。黄金贝赶紧过来,挥手一个耳光,“不听话!”
琴书“哇——”地哭起来。
黄金贝将她拖出了教室,“外面去,我不管你了。”
整个校园里都听到琴书的哭声。校园里还有学前班的孩子在玩,听到这边有孩子的哭声,三三两两地跑了过来。琴书见到他们停止了哭泣,问:“你们在干什么?”
老师从前门出来,走到了黄金贝的跟前,“怎么能让她到外面呢?很危险的,让她进教室吧。”
“她还闹怎么办?”黄金贝问。
“说一说她就不会闹了。”老师牵着琴书,让她坐到教室西南角的一张多余的桌前坐下。还给了她一些粉笔。老师在桌子上很快画了一只麻雀,琴书看得很出神。自己也开始一笔一笔地学着画。教室里又恢复了正常。
放学了,黄金贝领着琴书出了教室,碰面遇到班主任。班主任说:“明天别带你的妹妹来了,知道吗?”
天魔亂史 琉璃明鏡
黄金贝答应了一声,便带着琴书离开了学校。
回到了家里,黄金贝哥哥还没有下班。黄金贝便开始煮饭,准备着做饭。饭煮好了,菜准备齐,她只等着哥哥回家。
天渐渐地暗了,已经到了哥哥该到家的时候了。黄金贝站在屋前的坪里,向东边的路上望去,根本没有人骑自行车的。
“妈妈,”琴书在屋里叫着。
黄金贝看了一眼琴书,说:“你先吃点白米饭。爸爸还没有回家。”黄金贝从饭锅里盛了一小碗饭。黄金贝已经写完了作业,只等着哥哥回来。天已经黑了,哥哥还是没有回来。
黄金贝始终没有炒菜,琴书吃完饭,玩了一会儿,开始瞌睡。黄金贝帮她洗了漱,让琴书先睡了。
黄金贝站到门口,大喊,“哥哥!”
黄金贝连喊了三声,外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回答。
天越来越晚,哥哥没有回来,黄金贝心越来越慌,她开始哭起来了。“哥哥,哥哥。”她无奈地喊着,直到精疲力竭,她才爬到了床上,门也没关,饭也没有吃。
第二天早晨,黄金贝没有见到哥哥在床上,她哭起来,琴书也哭起来。“哥哥为什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藏鋒
她一边哭一边做早饭,吃了早饭,她原打算让哥哥带琴书到工地上去,哥哥没有回来,她只好还是带着琴书到学校去。
班主任见到了黄金贝,没有等班主任问,黄金贝便放声大哭起来。班主任不知情,问:“黄金贝,今天怎么了?”
黄金贝说:“我哥哥一个晚上没有回家。”
班主任问:“哥哥以前每天晚上都回家吗?”
“嗯,每天都回家。”
班主任又问:“他白天干什么?”
黄金贝说:“在工地干活。”
官路紅顏第一部完結
“哪个工地?”
“不知道。”
步步生妖
班主任安慰说:“你先进教室。我问一下校长。”
校长是一个年轻的男老师,刚毕业三年,听到了班主任说过这件事,说:“我们怎么管得着,他们都没有户口,村里是觉得他们可怜,让他们住在了老打米厂。我们学校还是不管的好。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就让那个女孩到学校幼儿园吧。”
校长、班主任和学校的其他老师都在一个大办公室,幼儿园的班主任听到了,说了一句,“她是不是太小。”
班主任说:“就因为太小。在课堂上不听话,放到教室,对孩子也不安全,黄金贝家的情况确实在困难。”
幼儿园的班主任同意了。
放了学,黄金贝抱着琴书跑回了家,她希望早点能够见到哥哥。门还是锁的,哥哥没有回来。黄金贝见到锁便痛哭起来。
从此,哥哥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每一天,黄金贝带着琴书过日子,黄金贝每天都要向东守望着,希望哥哥突然降临。
二十多年过去,哥哥再也没有回来过了。黄金贝将琴书嫁了出去,自己独自守着那木屋过着日子。
又十五年过去了,琴书的儿子,已经十五岁了,因为父亲朱一生没有户口,琴书也没有户口,儿子朱洗白也没有上学。琴书依靠比她大几岁的母亲黄金贝认识了一些字,学会了使用字典。朱洗白从母亲那是学来了识字的方法。
鳳傾天下之鬼王公主
这一天,他用自己捡来的手机查看着网页,一则新闻牢牢地吸引了他。拆旧房时,水泥柱淌血了,后来人们进行了细致的挖掘和剔凿,剔出一具新鲜的儿童尸体,面相清晰。
“妈妈,”朱洗白叫着正在拾破烂的母亲,“我看这则新闻。”
琴书正想休息,便坐在垃圾堆的旁边,她侧脸看着儿子递来的手机,她急忙说:“给我。”
琴书几乎是抢过了儿子的手机,“爸爸。我的爸爸。”这熟悉的面孔突然跳到了她的眼睛,眼泪汩汩地流淌下来。“儿子,你保存一下这照片。他是你外公。”
儿子疑惑地问:“那么小的孩子,能生出你吗?”
琴书说:“儿子,他就是你外公。保存保存,我们赶紧回去,找外婆。”
儿子忽然想到了外婆的年龄,知道了,这外公是母亲的养父。
琴书和朱洗白扔掉了破烂袋,跟着母亲找到外婆。外婆也在捡破烂,她看到了照片,满脸的皱纹颤抖起来,凹陷的眼睛望着前方,“我一定要找到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