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7in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國醫 txt-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以悲克怒推薦-0namj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阮云飞站在外面,腿都有些酸了。
从小到大,阮云飞都是相当优秀的,属于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上学的时候就没被老师罚过站,长大了那就更不可能了。
而且阮云飞是很纯粹的中医,不像方寒,现在还精通外科,做外科手术的时候一站几个小时是很正常的。
阮云飞并没有长期站过,哪怕是实习期,也因为背靠阮家而有着诸多便利。
方寒几乎是在实习的时候就崭露头角,没怎么经历过实习生的痛苦,阮云飞也差不多。
这会儿在外面一站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阮云飞真的有些扛不住了,但是还要站,毕竟是老爷子的命令。
萧军铓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还是相当好的,方寒几个人在里面说话,阮云飞几乎听不到,也就是刚才阮尚坤哈哈大笑的时候阮云飞隐隐听到了,自己的爷爷在笑。
自己在外面罚站,爷爷在里面和方寒大笑?
这又让阮云飞很不是滋味。
一群人在里面说了好长时间了,也不知道在说什么,难道是说自己的病情?
方寒真的知道自己什么情况?
正所谓当局者迷,到了这会儿阮云飞也没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气的。
……..
“要不是郭老先一步,我是真想把方寒收为学生。”
阮尚坤有些唏嘘。
他们阮家虽然是中医世家,可阮家能在云州有这么高的地位,也并不是因为家族,而是因为阮家的门生。
其他省份不说,就说云州省,几乎各大医院都有阮家的门生,医学院的一些教室,讲师,不少也是出自阮家,像方寒这么出色的年轻人,阮尚坤要是早早遇到,那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如果阮尚坤收了方寒当学生,对待方寒也绝对不会比对阮云飞差多少。
阮尚坤这个人格局还是有的,阮云飞之所以在阮家地位高,有诸多便利,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阮尚坤的亲孙子,而是因为阮云飞确实很有天赋,这一点不可否认。
阮尚坤也不止阮云飞这么一个亲孙子,同时还有堂孙,算起来阮家在阮云飞这一辈人丁不少,阮云飞是被当做接班人培养的。
感慨了几句,阮尚坤这才继续问方寒。
“方寒啊,那你说云飞的这个情况该怎么医治?”
方寒思考了一下,这才道:“我上次治疗同主任,用的是以喜制怒的法子,阮主任的话,我觉得可以以悲克怒。”
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还能没点脾气,气的到一定程度,其实也就会引发上心。
俗话说,把谁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是气的失语。
还有说,把谁气哭了,这其实就是由怒转悲。
气的不行,又没地方发泄,就会觉得委屈,委屈了最好的法子就是哭出来。
根据五行相克的原理,肝木为肺金所克。肺主悲,所以悲可以克怒。
所以,有时候人劝人的时候也会说,真要难受,不要憋着,想哭就哭,哭出来肝气就平了,这样就不会对身体造成大的伤害了。
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一个人太要强,什么都藏在心里,无论是喜事还是伤心事,藏的时间长了都会是身体造成影响。
只有发泄出来,才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同小波当时是生气,闷着不吭声,回去把自己气的不轻,导致失语。
阮云飞也是气,但是两者还是有不同之处的。
同小波那是觉得自己去找老师请教,原本是好学之心,却被汤于权骂了一顿,而且还取消了自己的科研资金,委屈,生气,又不好对人说。
海洋修士
而阮云飞的情况则是好胜之心太强,把自己气的。
所以当时方寒给同小波的方案是以喜制怒。
而阮云飞,喜的话就比较难办了。
刚才在教室方寒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对阮云飞来说,能让他高兴的事不多,而且条件也太高。
如果阮云飞有暗恋的女孩子的话,让对方表个白,可能还是个法子,如果没有,就真的不好找方法了。
廢土
把班长让给阮云飞都没用了,现在把班长让给阮云飞反而是对阮云飞的另一种侮辱,可能让阮云飞更生气。
至于别的,升官、发财、升职、加薪?
这些可能对阮云飞的效果都不会太大,太离谱的话阮云飞也不一定信。
所以方寒就想到了以悲制怒。
让阮云飞伤心,然后发泄出来,这个失语其实也就好了。
“以悲克怒?”
汤于权眼睛一亮,道:“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因为汤于权是最清楚方寒当初给同小波治疗的内幕的,所以在了解到阮云飞的情况之后,汤于权也想到了以喜制怒。
和方寒一样,汤于权也在思考着这个让阮云飞高兴的法子,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合适的,在汤于权看来,阮云飞的这个情况要比同小波难治疗。
同小波虽然也是副主任,可毕竟没有好背景,哪怕是汤于权的学生,也不是汤于权学生中最受器重的,没阮云飞那么风光,稍微给点好处,都能让同小波乐的找不到北。
穿越成土財主家千金:鴇兒皇後 墨桃花
可阮云飞就难了。
思来想去,汤于权也没想到好的法子,没曾想方寒却反其道而行之,以悲克怒。
“以悲克怒?”
边上的尚文敏和金老等人也是一愣,喃喃自语,越想越有道理。
“方寒的这个法子好啊。”
阮尚坤也练练点头。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方寒比他想象的还要优秀的多。
相比起以喜制怒,方寒所说的以悲克怒的法子要更好实现一些,而且针对阮云飞也再合适不过。
億萬交易:霸道總裁替身妻 午夜鶯
“等会儿还要几位配合一下。”
阮尚坤对汤于权几个人道。
方寒说了以悲克怒,这就足够了,具体用什么法子,阮尚坤很显然已经有了想法了。
無上道心
“阮老您是打算装病?”
除了我你還能愛誰
萧军铓笑着问。
“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个法子最好了。”
阮尚坤叹了口气道:“不仅仅是装病,装死更合适一些。”
是的,阮尚坤的法子就是自己装死,病危,猝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阮云飞感觉到悲伤。
“当然,前提是那小子真的有良心。”阮尚坤自嘲的笑了笑。
“阮老说笑了,云飞也就是年轻气盛了些,对您还是很尊重的。”尚文敏笑着道。
“行了,咱们也聊了一阵了。”
阮尚坤站起身来,对方寒道:“小方啊,麻烦你开下门,让那小子进来。”
方寒起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阮尚坤的声音就传了出去:“还不滚进来?”
阮云飞急忙往进走,因为站的时间长了,刚迈步还有些踉跄,差点没栽倒。
不得不说阮云飞对阮尚坤的话还是很在乎的,站在外面确实是一动不动。
“知道自己错了吗?”阮尚坤问。
阮云飞急忙点了点头。
“这么大人了,不知道深浅,不知道天高地厚,和人家方寒比起来真是差远了。”
阮云飞没吭声,当然,也没声,不过从他脸上不经意露出的表情也能看出,他的心中其实是不服气的。
“为了一个班长,把自己气成这个样子,你有一点悔改之心没有?”
阮尚坤阴沉着脸,骂骂咧咧的。
阮云飞一愣,急忙低下头。
阮尚坤骂了一阵,这才缓了缓,道:“给方寒道个歉,以后跟着方寒好好学着点,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阮云飞抬起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让自己跟着方寒学?
虽然刚才阮尚坤骂的时候阮云飞低着头,可他确实是有些不服气的,他不认为自己会比方寒差,再说了,自己又没得罪方寒,给方寒道什么歉?
“道歉!”
阮尚坤怒声道。
阮云飞硬着头皮,自己怎么可能给方寒道歉。
别的都可以,给方寒道歉绝对不行。
刚才阮尚坤说他为了班长生气,这个阮云飞认,可他都没和方寒打交道,道什么歉?
阮尚坤是很了解自己的孙子的,他知道阮云飞不会向方寒道歉,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阮云飞不道歉,阮尚坤正好解题发挥。
“你…….”
一瞬间,阮尚坤就气的脸色铁青,胸口起伏,然后整个人就直勾勾的倒了下去。
“阮老!”
“阮老!”
边上萧军铓几人早有准备,自然没让阮尚坤真的倒在地上。
“不好,阮老突发心悸,快…….”
“谁带了银针。”
“我这人有。”
“不好,阮老没呼吸了!”
影帝求寵:編劇大大愛我吧 精靈小喵
“脉搏也没了……..”
边上几个也都是老演员,演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阮云飞原本还僵持着,看到阮尚坤突然倒下去,顿时就吓得脸色煞白,站在原地一动一动,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边上汤于权等人正在手忙脚乱的抢救。
这个说没呼吸了,那个说没脉搏了,真是一个消息比一个消息吓人。
阮云飞眼眶瞬间就红了,泪花也出来了,急忙上前。
“爷爷,爷爷,您没事吧…….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
得,说话有了声音了。
正在忙着给阮尚坤抢救的汤于权等人对视一眼,都是满脸吃惊,这法子简直就是立竿见影啊。
;大家给方寒 、龙雅馨投一下应援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