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z1z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離奇異夢 愛下-第一章看書-1eado

離奇異夢
小說推薦離奇異夢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叫姜小怡,再过俩个月就18岁了,我自己一个人居住,从小和奶奶生活,至于父母,呵,名为工作,实为想躲开我。从我出生起,就有位大师说过,我会克死家里人,爷爷是因为我才去世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我,我还在襁褓中就被遗弃,如果不是奶奶,我早就死了,现在奶奶不在了,我一人居住,生活来源是依靠父母,至于他们为什么提供,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从未对物质生活发愁,但是,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朋友。
因为,我可以看见鬼!
再次转学,这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早已习惯,不过,这次与往常不同的是,我独居一个寝室,这样也好,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事。
不过,这个寝室似乎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桌子上铺满了灰尘,地上未清理的杂物,让我意识到,今天要大干一场。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下山,我伸了伸懒腰,终于收拾好了,要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突然,灯熄灭了,顿时,背后阵阵凉意,没有血色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它轻轻的靠近我,在耳边轻声说到:“快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是个女人的声音,不,准确来说,是女鬼,虽然说话阴森森的,却很温柔,也很急切。
突然,窗户开了,一阵疾风闯了进来,让人睁不开眼,白色的窗帘被吹的忽高忽低,像要被撕裂一般。
冥司大人太混賬 今朝如晤
boss 輕撩:呆萌小老婆
再次睁开眼睛,着实让我恐惧,从奶奶离世,这是让我最恐惧的一次。
在月光下,只有半颗头颅灰白的脸闯入视野,粘稠的**一滴一滴从眼球滑到脸上,被撕裂的嘴不断涌出鲜血与**混合,滴在脏破不堪的短袖上,阴气环绕着四周。
掉在地上的鲜血,声音很是清晰,他一步一步靠近我,“咯吱咯吱……”是骨头相互摩擦的声音回荡在寝室。
“我错了……不敢了……”
我身后的女鬼不停的颤抖。
異能者之月紀元 琉璃星辰
越来越近,他举起灰白的双手,寒意阵阵,摸了摸我的脸,又缓缓移向我的脖子,我想逃却怎么也动不了,嘴唇一直在颤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奶奶……救我……谁能救救我……
阳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落在身上,暖烘烘的,像小时候在奶奶的怀里一样,淡淡的消毒水钻入鼻腔,一双手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安稳的睡着过了,睁开酸涩的眼睛,面带着微笑的男生映入眼帘,灰色的中长碎发衬的皮肤很是白皙,尤其是他的眼睛,大大的桃花眼水灵灵的,清澈干净,好像会说话一样,睫毛也又长又翘,高挺的鼻梁与英气的眉毛配上刀削的脸型和典型的薄唇,堪称完美,而且,身材也这么好,能把白大褂穿的这么模特范儿,可以直接出道了,站在阳光下简直就是天使啊!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不仅仅外貌出众,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同学!同学!”
“啊!什么?”他在我眼前晃了晃手,我才回神。
他坐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我,“这段时间注意休息,你的身体不是很好!”
“嗯……”好尴尬呀,为什么要范花痴啊!我低着头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他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脑袋,温和的说到:“我叫姚奇,是这里的校医,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就来找我吧!”
除了奶奶,姚奇是第一个对我这么温和的人,鼻子酸酸的,我的心里也暖暖的。
“对了,那个,我昨天是怎么到校医室的?”我明明是被鬼缠住了,难道……
姚奇起身一边倒水一边说到:“哦,昨天晚上,我刚好从女生宿舍路过,听到有玻璃碎的声音,然后就上去看了看,结果发现你晕倒了,所以就把你抱回来了。”
把水递到我手中,姚奇再次坐到床边:“你叫什么名字?”
“啊?”
他又笑眯眯的说到:“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同学同学吧!”
“哦,我叫姜小怡。”
姚奇一脸严肃 :“姜小怡,这名字……”
我的名字不好听吗?
“挺可爱的!”一秒他又笑眯眯的。
“不过,你为什么要自己独住一个宿舍?”
雙生扣 楚天昳
“嗯……我”总不能说我可以看到鬼,谁信啊?我自己都不信!姚奇伸手点了点我的额头,说到:“好了好了,不想说就别说了!不一定非要你说!”
世界公敵孫悟空
我点了点头,喝了口水。
姚奇再次检查,确认我没有问题后,我才解放,回到女生宿舍,到宿舍门口还未开门,凄惨的求饶声从门缝中传了出来。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啊!!!”
凄惨的叫声让我犹豫,到底该不该开门,可这声音有些熟悉,是昨天让我逃走的女鬼,看来她有难了,到底该怎么办?
“啊!”
凄惨声再次传来,阴气从门缝里逐渐渗透出来,门把手也裹上了层层阴气,上午的阳光虽说没有那么烈,但一般鬼怪也是会躲起来的,看来这是极其难对付的一个,我该怎么办?如果我不去救她,她会被折磨死的!
我壮着胆子打开门,什么都没有!?连同阴气都消失不见,我进门想要一探究竟,刚进门,“彭!”一声巨响,门被关住了,我急忙去开门,却发现门已经锁死,根本打不开。
“ 咯吱,咯吱……”骨头摩擦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的背似乎与门要连为一体,又是他,血淋淋的半颗头颅闯入视野,他突兀的眼球甚是贪婪,每走一步,骨头摩擦的声音就更为清晰,渐渐的,晕眩感袭来,眼前的事物也逐渐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