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z08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活在屋脊的愛討論-下闋 凌樂,如果我願意忘記鑒賞-t2vko

活在屋脊的愛
小說推薦活在屋脊的愛
我和凌乐一同到校,竟然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不知道是我孤寂的太出名让人们一下子无法接受我的改变,还是凌乐原本就是出名的。我们的结合很奇怪么?我坐在桌上看着窗外的梧桐树问着自己,为什么奇怪呢?难道我就一定得等待?
我尽量不去想延年,可是刻意的不去想起换来的却是更深的思念。我已经为了他守候了一千零一夜了,可是他为什么还是不放过我?
我趴在桌上竟然睡着了,梦中哭着乞求延年放过我,于是我竟然在睡梦中哭泣着醒来,班上的人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从未和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过我的事,包括延年,可是,就在众人以为我和凌乐在一起时,我居然在课堂上撕心裂肺的呼喊着延年的名字醒来。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
凌乐来接我的时候我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顺从的离开,我知道自己脊背挺的很直,但是我觉得很酸。凌乐骑着自行车将我送到租住的房子,我才知道,他一直住在我的楼下。
我看着凌乐傻笑,不停的傻笑,我想,当他以前总是半夜听着我歇斯底里的嘶吼醒来时,是不是有种别样的感觉?很多邻居都来敲门警告,可是我总是恍若未闻,我在犯众怒,开心的犯众怒。延年,你不理我了,可是我不能让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忘了呀。
我不肯去上晚自习,总是不肯去,班导找过我,甚至最后因为我总是无故旷课找过家长,我不知道爸妈说过什么,总是他是开始纵容我了,这让我很挫败。
我恍惚的记得曾经,他们不曾这样纵容宠溺我的,可是,我似乎遗失了什么呢?
华灯初上,我再次趴在玻璃窗前,脸紧紧的贴着,微凉,我看着车子一辆辆缓缓行走着,偶尔有摩托车带着轰隆声飞驰而过,很有种刺激感。我开心的看着那个驾驶者飞扬的发在空气中肆虐的划下一道道口子,想要找寻自己的手机给他拍下这个飞扬的瞬间,可是时间不曾等我,他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有几分失落的对着玻璃窗哈气,然后划着圈圈。我想我真的病了。
我開始搖滾了
我兴奋的找来每天吃的药片,好几罐,爸妈已经很久没打电话来提醒我吃药了,我想他们也许也相信了我的说法,我真的没病。可是我这个说法,自己现在也不确定了。
我将药片都倒了出来,用夹子夹着药片粘上浇水,在玻璃窗上拼凑出两个字,凌乐。
我有些惊讶自己竟然会拼凑出他的名字,接着便释然的笑了。我又在旁边拼了一个心型,才心满意足。原来,我真的开始想他了,尽管分别得曾那样久远。
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背上用来旅行的包包,我想去喘口气,想和凌乐一起。我记得延年答应过我的,他会陪我,会带我去吃各地的小吃,会给我拍很多很美的照片,可是他没有做到。
凌乐有些诧异我的到来,开门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过惊喜的光芒,我笑着对他说:“凌乐,我想你了。分别了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很想念你。”我的心竟然开始跳动,再度不规律的跳动,在凌乐的注视下,我脸颊微红。我不去想配不配的问题,我问自己,好不好?
凌乐的惊喜就那样在眼睛里迸发出来,他傻笑着说好,不住的说好,眼角晶莹。我没有延年,可是凌乐等到了我呢。那延年,我是不是也算幸福呢?
夭-竹馬成行妖孽成雙 桔子樹
凌乐陪着我,也背上旅行包,请了长假后带着我踏上了征途。在车上的时候我固执又霸道的拉住他的手,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松,即使是睡觉,也紧紧的抱在胸前,不肯松手,尽管他一再安抚,可是我就是这样的固执。我一直喜欢得寸进尺,享受着宠溺,我是这样的,一直这样坏。
我们去了很多小镇,还去了很多地方爬山,在我走不动的时候凌乐就拖着我走,小心翼翼的护着我,我想,我始终是被温暖着的,以至于后来回忆起来,会别样的心痛。
我假裝會異能 燃燒的果汁
我站在山顶,仰望着天空,也许,就要下雨了呢。我俯瞰着群山,心里却觉得苍凉。风很大,吹乱了我的发,有些冷,我们决定在山顶的宾馆住一晚。凌乐在不远处看着我,我不允许他靠近,我掉转身,背对着身后的天空,张开了双手,微微向后倾,飞翔的姿势,也许我就这样倒下去了,会划出一个很优美的幅度,我有些激动起来,蠢蠢欲动。风在我的耳边呼呼作响,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夜的宁静。
凌乐的声音突然刺进了我的耳膜,我惊慌的睁开眼,只见凌乐用几分惊恐的神色看着我,满目担忧,原来,我再退后一步,就真的掉下去了。
他跑上来抱住我,紧紧的抱住,带着一些凉风。我感受到了他的害怕,他在我的身边,总是这样的小心翼翼,我真的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喜欢的这么累,为什么还要坚持,可是,我忘了,我也这么累的思念着我的延年。
凌乐有几分愤怒的斥责着我,看着他盛怒中却依然忍住不敢爆发,害怕吓到我的神情,我一下子开心的嬉笑起来。凌乐的眼睛睁得很大,看着我。
我突然觉得他很可爱很可爱,忍不住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冰凉的唇。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么美好,那我就不用在梦中苦苦寻找忘忧草了,我是这样认为了。正是因为太美好,才会更害怕失去。
我们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连回去的车票钱都没有剩,只剩了10块钱准备用来买水喝,我喜欢这样落魄的生活,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可是,如果我知道我的美梦会因此破碎,我怎么也会闭上自己的眼睛,随着凌乐的要求回到学校的。如果我不是这么固执,我不会伤害到他。当初,也不会伤害到延年。
我们呆在火车站的候车厅,已经饿到不行,可是我觉得因为饥饿,凌乐的眼睛特别的晶亮,很好看很好看。
青史不留名
我们听见自己的肚子在轻声抗议着,相视而笑。随着人流上了火车,我们呆在角落里,人并不多,我们有两个好位置,我一直伏在凌乐的怀里,检票的时候,凌乐开始装睡,检票的人居然没有来打扰,他走过我们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转身离开,我马上睁开双眼,我们两人开始窃笑。
火车上有很多人吃东西,我们都是很饿的。我只是看着别人的零食,开始猜想回到家之后,不知道那些药片是不是还规规矩矩的粘在玻璃窗上。
凌乐紧紧的抱着我,我一下子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们之间的甜蜜来的太快,我觉得太不真实,可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喜欢,那样义无反顾的喜欢,满足着我变态的要求。
火车站和我们住的地方离得很近,下车后我几乎已经脱力,凌乐搀扶着我,看着公寓就快到了,我突然好舍不得这份旅程就这样结束。
对面马路上的玛得利面包店传来浓郁的面包香,我突发奇想,紧紧的拽住凌乐不肯再移动,凌乐好脾气的停下来看着我,准备接受我的无理要求。
我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眼睛晶亮,他总是这样说我,在我想着一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的时候,我的脸上会发光。
我开心的对凌乐说:“我们不要就这样回去好不好?我们去玛得利偷面包吃好不好?我好饿……”
真的,我只是饿了,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给自己的旅程带上点惊奇的色彩,和着一点刺激,可以有更多的回味。
我想,如果被抓到了,我就回家,把面包买下来,至少我们经历了,这样的刺激,很好玩。
凌乐一听皱起了好看的眉,刚想拒绝。可是我紧紧的盯着他的眉眼,“凌乐,好不好,我觉得好好玩,我们大不了等下回家取钱把面包买下来吧,我现在想偷东西。”
凌乐似乎有些接受不了我这种变态的想法,想要劝导我,可是看着我祈求的神色,最终还是无力的闭上嘴,想了想说:“要偷我去偷,你在这边等我。不许乱走。”
“啊?”我想也参与进去,而不是站在原地等待,可是看着凌乐严肃的表情,我不敢说出口。
“否则就都不许偷!”凌乐威胁道。
生命裏的甲乙丙 一朵奇葩
“好啦,我在这等你。”我乖乖的在马路边的地上坐下,凌乐担忧的看了我一眼,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可是我只是开心的笑着,不甚在意。
凌乐最终还是依然转身向着玛得利走去,他的背影在朝阳的照耀下,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然味道。我有些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一下子后悔起来,也许我不应该这样孩子气的任性着,我的内心突然感到不安,我突地从地上站起来。
对面突然传来叫喊声,“站住,你不要跑!”
我看见凌乐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面包,塑料的盒子装着,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他飞快的向着我这边跑来,那个售货员在后面不停的追赶,呼喊着。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就在凌乐马上要跑到我的跟前时,一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汽车突然飞速驶来,凌乐就在我的眼前被撞飞,几个起落滚到了一边,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幕,那个售货员也忘了反应。
凌乐手中的面包飞到了我的脚边,在我的脚上砸了一下,滚到一边,有种灼烧的痛感,我跑到凌乐的身边,忍不住开始尖叫着哭泣!
再次醒来时,我躺在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很刺鼻,我慌了神,我不要呆在这里,不要!
我的挣扎惊醒了守在床边的妈妈,她看着我,我歇斯底里的大喊:“我要离开,我要离开,妈,带我走,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我们快点走!”我记得,就是在这里醒来之后,我失去了延年,我失去了他!
“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你到底要怎样做?为什么还是不肯清醒?你知道不知道你差点把那个孩子害死?”妈妈也控制不住的开始怒吼,一边流泪一边指责。
我呆呆的看着她 ,忘记了应该给怎样的反应。
“延年已经死了,死了这么多年,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现在折磨别人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任性?居然叫人家去偷东西,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以前懂事的样子?”妈妈继续说着。
我的眼泪开始肆虐的流着,不曾间断,最终再次昏迷了过去。
其实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延年早就死了。在一千零一夜之前就死了。
他突然说要分手,我无法接受,我知道他是喜欢我的,可是为什么喜欢还要分手呢?我知道自己任性,在他说要离开我之后,我决定为他改变。
去他所在的城市找他,在他住的公寓门口守候,开门的却是一个巧笑嫣然的女生,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等不及他的解释就跑开,延年为了追我,被撞飞在了车流中,鲜血蔓延了一地。
就像凌乐一般,可怜的凌乐一般。
我后来才知道,那个女生其实是延年的表姐。可是,我的后悔等不回我亲爱的延年了。
我固执的选择去忘记那些事情,告诉自己可以用那个一千零一夜来唤回延年。固执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断张望。我告诉自己他没有死,他只是离开了,说了分手,去了不知名的城市,然后不肯回来。我固执的等待着,固执的欺骗着自己,我知道自己很悲哀,可是,我任由自己就那样悲哀着,忽略了身边的一切。
我以为凌乐是我的救赎,可是,我却亲手毁掉了自己的救赎!
我站在凌乐的床前,看着依旧在昏迷的他,如果不是凌乐,也许我还是不肯相信延年已经离开,也许我永远不会有机会再度体会到延年带给我的那些温暖与宠溺。他们在我的心里,其实只是一个影子罢了,只是一个影子。
凌乐的父母在病房内照顾他,对我苦大仇深,可是却在面对妈妈的眼泪时感到心软,我俯下身,在凌乐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认真的对凌乐的爸妈说:“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妈妈没有再歇斯底里的对我怒吼,把我送回了公寓后,她想要留下来照顾我一段时间,我拒绝了,甚至拒绝她走进我的房间。
我走到玻璃窗前,凌乐的名字还牢固的粘在上面,刻印在了我的心里,其实,我真的喜欢着你的,凌乐。
我安然的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生命在自己身体里流失的感觉,恐惧随之而来,可是我懒懒的不肯动,我的脑海了闪过很多画面,有延年临死前冲着我微笑的脸,我听见他微弱的呼吸着,对我说对不起。有凌乐那视死如归的背影,决绝的不肯回头张望。有妈妈歇斯底里的脸……
我浅浅的笑了,突然觉得幸福,其实,如果我走了,一切都会渐渐好起来。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忘记一切,离开,永远的离开,是逃离枷锁的唯一方法。
霓虹灯闪烁,花灯再次初上,玻璃窗上凌乐两个字被映照的很温暖,电话铃声开始在室内响起,我早已经失去了思绪,身下的床单上,一大片猩红划着优美的图画,已经渐渐干涸……
解脱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