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59引人入胜的小說 旌旗半卷山河遠 木折-第十七章 曲終人散-9ifie

旌旗半卷山河遠
小說推薦旌旗半卷山河遠
一日清晨宋云起得奇早,醒来时天刚亮未亮世界静谧模糊一片。萧昱还未醒,宋云站在院子里心里纳罕,自从心里没有挂碍后日日睡得好今日这是怎么了。她没有细想,夏日的清晨难得的清凉适意,她吸一口气打开了院门。
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店铺的布幌子随着风轻微的摆动,宋云漫无目的的走着,今日的行为连她自己也无法解释。走到那条熟悉的河边时她突然顿住,她看见了一个人,那人站在桥上负手看着流水,垂下的柳条枝桠扫到他的肩。
宋云有些怔忡退后一步想要走,那人却灵犀地转过身清冷的眸子看了过来,随即微微错愕地顿了身形,那一瞬间天地间只剩下河水流淌的声音。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于琰到底是于琰,一息功夫已恢复镇静,笑道:“宋姑娘起得真早。”他缓缓走下来行到宋云面前,一身白衣流露出逸然姿态,这般穿着真不知是高调还是低调。
男巫阿米妥
宋云也笑:“皇上好兴致,天还未亮就微服出宫。”
于琰目光凝在她脸上,他自然不会说昨日一夜与几位大臣商议事思绪疲乏四处走走这种无用的话,只道:“人人都喜欢京城繁华热闹却不知静下来的京城别有一番韵味,时候尚早宋姑娘随我一同走走?”
小妖精,哪裏逃 湯圓
他的语气清淡好似二人昨日还曾见过面般,宋云跟着他慢慢走着一时无话。
于琰道:“听说你要离开京城?”
“是,等院子卖出去了就动身。”宋云惊讶于荆老板通消息的速度。
于琰道:“为何想要离开?”他停步转身,“是这里有你忘不掉的事还是忘不掉的人?”
宋云心房一颤,避开他直击心底的眼:“都不是,我只是想寻个太平的地方过平凡的日子。”
于琰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凌厉地望向远处,半晌,率先往前走去。二人来到了一处清幽的树林,宋云看着高大的林木叹道:“在京城这么久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处林子。”
于琰语气平平道:“这林子是皇家所有昼夜有人守卫不太好进。”
宋云笑笑,走进一看入口处果然有两名守卫在值守,看见来人未及行礼于琰已经抬手止住。二人进了里面淡淡的雾气缭绕周身, 宋云为美景所摄奇道:“为何带我来这里?”
最強地球守護者 不紅的月月鳥
于琰在前面缓步走着:“你可认得这是什么树?”
宋云环顾四周入目的树干皆高大挺直,进来时未曾注意原来这是一片红豆杉树。此时还未到红豆成熟的时节只有如华盖般的浓叶遮在头顶,向她絮絮细语。宋云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于琰却道:“就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吗?”
宋云用手摩挲着树干的纹路眼里晶莹一片:“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里过一生。”
她收回手带着清晨残存的凉意在林中穿行,突然脚一滞身形却向前倾去,一根枯木绊倒了她。于琰听到她的轻呼瞬间伸手扶住她,他的手带着些微暖意捏着她的臂膀却并不放开。宋云看着他,他霸道地凝视着她的眉眼,目光最终停留在她柔软的唇上。宋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突然皱眉挣扎了起来,于琰狭长的凤目微微眯起冷然地望着她,突然冷笑一声松开了她的手,道:“原来宋姑娘也有害怕的时候。”
宋云躲避的揉着自己的手,一言不发就想往外走。于琰半激半讽道:“怎么?都快要离开这里了也不愿和我好好说说话?”
宋云叹口气转过身来望着他诚恳道:“我是想好好和你说话,也像好好和你道别,但我实在没有胆量和你待在一起。”
于琰看着她,眼里有温柔的笑意和爱而不得的伤痛,他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是想要你但强人所难却没什么意思。”
宋云只低着头。
冷酷殺手我的妃 紫杉醇
陰緣人
于琰转身继续往前走,走了很远突然道:“我怎么觉得你一直都不大看的上我?”
我真不想當海賊啊 東方守
劍仙歸來
宋云道:“皇上何出此言?”
于琰自嘲一笑:“你一直都在敷衍我,是不是往后你连敷衍都不屑,直接忘了我?”
南國的雪已流成了淚
宋云眼波微动,听着他五味杂陈,压抑又酸恸的声音,望入无边夜色道:“我不会忘了你,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却也只能止步如此了。”
于琰看她一眼情态谴锩:“就没有可能爱上我?”
宋云低头轻笑,语气是一种时过境迁的漫漶:“我其实对你印象不坏,直到现在也是。你可以为了你的抱负牺牲一切,甚至是你自己。这是我敬你的地方却也是我畏你的地方,我既然畏你又怎么会爱上你呢?”
于琰眼中浓浓爱恋,听她这么轻易就下了定论又掺杂了痛苦,七情六欲掺杂其中此起彼伏,绵密不尽,终低声笑道:“原来如此。”
青春之癢 李情照
却也只这一句原来如此,只因她所说的确是这样,他是要给她深宫高墙还是给她数不尽的权衡取舍呢?然而他怪笑一声,道:“即便如此你就那么相信萧昱,我无法给你的他也未必就能给。”
宋云道:“不错,你处处都比萧昱好,但我相信萧昱,相信他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相信他会对我不离不弃,他给得了我想要的。”
末世女配:惡魔老公,別寵我 素衣如雪
“既然如此,”于琰沉默一瞬,似乎有些怒,又似乎有些酸,他道:“那你就别再回来了。”
在那个晨光初现的早晨,在那片参天红豆树中,他看着她的眼说“那你就别再回来了”,从此在这座繁华威严的京都里再也没有那个叫宋云的女扮男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