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ga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地姻緣:憶花垠 起點-第十五章 白子研受傷熱推-gdikv

天地姻緣:憶花垠
小說推薦天地姻緣:憶花垠
她没有向离萧告别,就带着信离开了江淮,已经背叛了教内…
月黑风高,这里黑的渗人,她背着包袱独自走在丛林间,看来今晚走不出去了,还是找个好的位置打个铺睡觉,天亮再出发…
突然,不远处传来风吹草动,像似什么人在说话,她拉紧包袱,谨慎的走过去,蹲于草丛,一吸气,隐藏内力…
两个满面胡渣的汉子,精光闪烁的看着面前受伤之人“想不到哥俩运气这么好,你既然受伤,我们大可饶你一命,把白莲剑交出来…”
白莲剑?…那背对她趟在地上的人就是白子研了,她眉头紧蹙,他怎会伤的那么严重,而那两人的样子一看就是想趁火打劫…
白子研趟在树下,捂着心口,哼了一声冷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两汉子一听,互相看了一样,仿佛下定了决心,这世间有谁不对白莲剑动心的?只是碍于白子研不敢罢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对白子研的恐惧早已败给了野心…
“那你就去死吧…”
白子研并不畏惧的直瞪那两汉子,受伤的他喘了口气,才开口说道:“如若我没死成,那就是你俩,所以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两汉子听闻,顿时毛骨悚然,仿佛下一刻到了死期….
抚垠一倒,+_+这个时刻说这句话,是想死的快点吗╮(╯_╰)╭,他还真任性….不过想了利弊,白莲剑不能落在别人的手中,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那其中的汉子举起剑,对准白子研的心脉,狠心下手时,她在紧要关头飞出来,抽出剑,挡住了那汉子的剑,调皮一笑
“看来你们的如意算盘要打翻了…”
白子研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而眼底的嘲笑显而易见,居然又是她
“还真是阴魂不散….”
她咬牙切齿,她在救他好吗,难道这个时刻不该感动一下,他还真是不同于常人,阴晴不定….
那两汉子眼中愤怒的看着抚垠,到手的东西,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且白子研发话,不是他死就是他们亡,不怨恨才怪。
畫聖
“你是谁,想活命就滚,别妨碍老子办事…”
戀戀囧婚:網戀有真愛
她哦了一声,惊讶的看着那两人,“还是不要问我是谁比较好,知道我身份的人,都死了…”这句话是真,她说出来的话,会被吓死….
詭案重重 紫夜先生
穿越之水中映月 黑月明
那两个汉子听闻,并不想把这么好的机会退让,准备动起武来,她叹了口气,看来免不了一场战斗了,身后的白子研虚弱的开口:“可有匕首?…”
匕首?用来干嘛?怀疑的从包袱里拿出匕首丢给他,白子研用唇接住匕首,几秒后,匕首甩出,那两汉子,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子研,喉咙处一道明显的划痕,随后两人没了气息倒在地上…
“说了,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抚垠心一惊,脚不自觉的往后退,再后退,这么轻易的杀人,太血腥了…
而白子研好像睡着了似的躺在树边,闭上眼睛…
“喂…公子…”她不确定的走上前,探了下他的呼吸,很弱….
随后摸向了他的脉搏,眉头一皱,他受了严重的内伤,还有一个奇怪的脉象,不知由来,两者加在一起,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在不知所措时,脑袋一闪,对了,她还有两颗救命丸,急忙拿出来,喂给白子研服下,她懂点皮毛之术,却不如何医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成败在天….
夜晚,冷空气沸腾,对于伤者是极度不利的,不行,得带着他离开,看看附近有没有山洞,她吃力的背上白子研,一步步往前移,她这么救他,或多或少应该有少许感动,主动把白莲剑送上来才对,做人要懂知恩图报…
中共中央特科
“公子…你可千万不能睡啊,你睡了我找谁报恩…”
而白子研毫无反应的靠在她肩上….
“喂白子研,你可是天下第一啊,就这样死了,也太窝囊了不是…”
没反应,该死的,不能让他睡觉….
“白子研,想想你的仇恨,想想你的…恩…在乎的人,哦,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是没有在乎的人,对了,尤其是你的武功,还没人继承,就这样挂了,真是遗憾千年啊….”至少,至少你也应该把内力渡给我,才死得其所嘛,还有大晚上背着个尸体,多渗人啊…
“喂…白子研,公子,白子研…”
在我背着他已经累的喘不过气时,他终于吐出三个字“你好吵…”
不过,还好还好,能说话,她背上的还不是死人…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快虚脱时,一个窄小的山洞出现于眼前….
“公子,找到山洞了…”噢耶,天知道她有多累~~~~(>_<)~~~~
她把白子研背进了山洞,找了个靠边的位置放了下去,呼呼…他口齿不清的说:“冷…”于是出去找了些柴火点燃在他面前….
他说“渴…”她又出去找了些泉水,拿给他喝,
他说:“饿….”
于是…她爆发了….
“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而回应她的是回音…感觉有点不太对劲,走向白子研,看到他脸红的异常,,“咳咳…虽然一男一女待在山洞会让你误会,不过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所以你不用想歪..
沉默,他的脸还是很红,难道不是因为这个而脸红的?……
愛或不愛
不由自主的把手抚在了他的额头….眉头紧蹙,这么烫,发烧了?….看来是被内力感染,乱了气息所导致的,她能做的就是再去寻些水来,喂于他喝…….
“…….白子研我出去寻水,一会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