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5ui寓意深刻小說 七茗笔趣-往事 (下)閲讀-kl95b

七茗
小說推薦七茗
“师父——!”
杜空跑进来时,险些踉跄跌倒,好在姚青兰一把手扶稳了他。杜空转身道:“师娘,我们得赶紧走!白虎堂的人来了!”
秋风毅惊呼一声,“来了多少人?”
杜空眼珠子转了转,“差不多七八十人!”说着,已听见马蹄声。
姚青兰想了想,抱着孩子跑到了秋风毅身边,“走后门吧,就留他一条性命,让他带着东西来换女儿,绝对不亏。”说完,先与杜空往后院跑去。这地方,他们熟悉得很,后门的位子也早就摸得清楚,只是没想到最后从后门出去的会是自己。
陰墓陽
秋风毅转身对缪沈言说道:“今日姑且饶你一命,你带着紫檀玉坠到黄山清云客栈找我,我便还你女儿!”说罢,便快步穿过右堂,往后院去了。
秋风毅夫妇与杜空从后门逃走后,绕过两条小巷,装作一家子进了茶楼。他们坐在二楼靠着窗户的位子,看见了停在缪府后门的几匹马。为首的几个不知说了什么,便分两路走了,诡异的是除了这批人以外,缪府再也没有动静。
杜空探头看了许久,方道:“怎么那么静?偏偏看不见里边。”
姚青兰抱着孩子没放下,却也没怎么照看,只是摇了摇头道:“八成是救下了。妈的,早知道我便给她一刀,真是后悔死了!”掌心往桌子一拍,铛啷啷几声,是茶杯跌到地上碎了。二楼的客人纷纷望了过来,店小二只瞧一眼,却没敢靠近。
秋风毅按着她的手,小声道:“夫人息怒,这仇要报,不过是几年内的事儿。现下,我们还有比她性命更值钱的东西。”
三人往那孩子脸上看去,心里了然。
夢落芳華 也顧偕
秋风毅夫妇回了黄山,两年以后,缪府灭门的消息忽然在江湖里传开了。姚青兰断定缪沈言怕是藏了起来,以死讯断了他们的念头,没过多久便让齐云宫的十几个弟子分成四路下山打听消息,终是不果。
这一打听,便过了三年。秋风毅仍不死心,又派了杜空去找黑翎堂买消息,可是杜空在盛京没找上黑翎堂的人,后来收到通知,便临时折道去了洛阳。只是不知是他运气差,还是黑翎堂的人有意躲避,他前脚踏进钧天楼时,掌柜便说黑翎堂的人刚从南街出去了。杜空刚要发作,掌柜的又说:“看来是白虎堂来买消息的。”
猛鬼客棧
杜空挑眉,从怀里拿出了碎银子,却只给了他一块。“怎么说?”
千年冥判
掌柜的嘿嘿笑了几声,收了碎银子道:“那俩整个商人模样,但底子比常人好,又不会看货。我让小厮到他们房里看了一下,翻出了白虎堂的令牌。”
杜空瞅他一眼,原来是个摸鱼的,看来这店是绝不能住了。他把剩余的碎银丢给他,直接上马回了黄山。
那年杏月,天池湖水的冰化了一角,似银镜般映出天山的翠绿雄观。向岸玄烧了大饼与师父同吃,吃饱喝足后,便自行到外头劈柴去了。向桓缇打坐养神,见日头渐落,便整理了包袱出门。向岸玄见师父下山,并没多说,反正师父隔三差五出个远门是常有的事,有时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趟。
向桓缇一走便是两个月半,回来时手上拎着两包东西。他摸了摸向岸玄的脑袋道:“岸儿啊,心法记熟了吗?”
劍淩天地 海上一葉孤帆
官路十八彎2 胡北
重生之尋石者 苜蓿君
向岸玄点了点头,“不算倒背如流,但是能记住。”
向桓缇点头笑道:“好,那今日你不用忙活了,为师给你做饭。明日一早,为师教你武功,你早一日学全,便早一日下山。”
向岸玄眨了眨眼,“师父要岸儿到哪里去?”
向桓缇不答,只将其中一个灰扑扑的蓝碎花包袱交到他手上。“你生母给的东西全在这里,你先看看。”说完,径直到厨房里准备晚膳。
次日,向岸玄一早便起来了,把剩余的大饼拿出来,再去生火烧水。向桓缇起来后,与他一并吃了东西,烧水一半用来泡了茶,一半留着。事后,向桓缇便带着徒儿到院子里,只见围栏边挂着两个水桶。向岸玄心道:师父该不会是要我提水吧?
向桓缇捻须笑道:“岸儿,你听好了。每日一早挑十桶水,回来便砍柴,用了午膳,便到院子里扎马步。”见徒儿蹙眉,他又问:“懂了?”
向岸玄摇头,“师父,岸儿每日也挑水砍柴,也扎马步的。师父……不是要教武功吗?”
向桓缇摸摸他的脑袋,“这是基本功,你平时站桩就没做好,马步也是随性的时高时矮,脚力和内功都没长进。练好内功,学会聚气,为师便教你一套掌法,好不好?”向岸玄频频点头,听话地提了水桶下山。向桓缇负手在院子边往山下望去,原本温和脸上变得毫无表情,就连眼里也是淡漠无光。
前几年,他与缪沈言辞行去了嘉州,却听见发现缪家被洗劫了一番,主仆身上都是刀伤,有的下手不干脆,伤口有些狰狞。整个缪府找遍了,唯独不见缪氏夫妇和那孩子。常言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一日没见到尸首,就不会相信缪沈言真的死了。
最後一個陰陽師 三兩二錢、
少年时不怕辛苦,走南闯北还当是一种乐趣,直到那一年故友在洛阳出了事,他才悔恨不已,一把火将故友与自己的宅子烧得干干净净,从此定居天山。一来,算是继承了师父的洞府,二来,算是收了一个满意的徒弟。
若干年后,江湖上少了‘金鹿仙童’,但江湖纷乱依旧,官商风雨依旧,一切如云海聚散,又如流水无尽,只知道谁来了没走,却不知谁已经走了。那么多年过去,他头发斑白如雪,心中所念却似火焰,亦如当年灼灼耀眼,可惜的是唯有自己看得见。他看着少年的背影逐渐远去,忍不住扬长一叹,再看一眼。才转身回了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