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uh7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挽風不挽君 愛下-第六十二章熱推-7mgzq

挽風不挽君
小說推薦挽風不挽君
现实看来,是冷宵沂想的太过于美好。
“我已经一年没有见到过师父了。”
身为绝世高人,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而白眉道人的风格,就是喜欢玩突然失踪。
“这个老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不见了,我也找不到他···”
冷墨黎这次真的帮不上忙。
平时都是师父主动来找她,除了知道师父叫白眉道人而且很不靠谱之外,冷墨黎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是吧,他教了你七八年的功夫,结果你就只知道他叫什么?”翼情觉得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本君也是只知道师父的姓名,其余的一概不知。”说到这儿,翼遥的眸子暗了几分。
其实他们知道的也不过是白眉道人的一个名号,这还不是他的真名呢。
“我怎么越听越奇怪呢,好像我师父也是这样,除了教我医术之外,别的一概不许我多过问。”
翼情说着皱起眉头,她们二人的师父难不成都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可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几人在勤政殿商讨到深夜,宫门都已经关了,他们也没商讨出个结果来。
冷墨黎和翼情大概明白了他们一直在筹划的事。简单来说就是萧楚仁想要拿到她们身上的宝石来开启九天玄机,如果拿不到的话,他很有可能拿出兵来要挟。而水涧阁的势力日益壮大,真的开战也只会苦了两族的百姓。身为君王,冷裴煜必须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墨玉君最近一直在帮着冷裴煜处理大小帮派中出现的水涧阁叛党,翼情听着感觉又不对劲。
哥哥虽是四君之首,可他也是天璃宫的人,皇上竟能如此放心的让他来插手祁国各派的政事,这不是很有疑点吗,难不成哥哥是祁国人?
“啊~哈。”冷墨黎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小小的脸蛋上有了困意。
这几个故事听的她好困啊( ̄. ̄)
“不如我把绿石直接送给他吧。”冷墨黎这次很大方。
反正绿石的能量全在她的体内了,她拿着除了好看也没什么用了。万一萧楚仁为了拿到绿石想要杀她,那岂不是很得不偿失。
“那赤石呢,在我这儿也不是很安全。”翼情本身战斗力很低,萧楚仁硬抢的话她是抵挡不了的。“墨黎,不如你把赤石的能量也转到你体内吧。”
“不可。”
翼遥可不会同意让小丫头再次以身犯险。上一次那绿石的力量差点要了她的命,若不是有赤石她恐怕都挺不过来。
“皇嫂,这玩意儿可危险,你懂我意思哈~”
冷墨黎心里多少也是有点抵触的。
“哎呀~跟你开玩笑嘛。”翼情其实只是看她困了想逗逗她。这赤石是师父留给她的,若要真的把能量转入体内也应该让她来接纳才是。
強敵正道
“你当真愿意把石头拿出来?”
奧術狂潮
冷裴煜问她。
“为了天下百姓,我愿意!”
冷墨黎勇敢的站出来,挺直腰杆的拍了拍肩。
大丫鬟同人漫看雲卷雲舒
有小十这句话,冷裴煜就能更有把握的去找到解决的办法。天也不早了,他们商讨到深夜太后那边也必定起了疑虑,冷裴煜还要想个理由把太后敷衍过去。
阿晋原本想去送冷墨黎回宫,但他今晚要在金华宫当值走不开,于是这个重任便落到玉枫君身上。
翼遥碍于身份不能去送冷墨黎,他便和萧惊羽先行回了长乐宫。冷裴煜想留翼情在金华宫过夜但遭到了她的拒绝。
“墨黎等等我,我今晚跟你去睡。”
翼情也顾不得什么皇后形象,在一队侍卫的注视下风风火火的跑向冷墨黎。
邪肆老公纏上門 黑心蘋果
只剩下可怜的皇上没有人要,他只能委屈的跟着小皇叔去送二人回清幽宫。
唐欢在正殿等的都快睡着了,十殿下没回来她也不能先用膳。
听着外面有点动静,竹儿说是十殿下回来了。
“你可终于回来了。”唐欢出门去迎冷墨黎,她俩一声不吭的就不见了,真的很过分。
一代邪帝 四組小白
“你消失的这几个时辰去哪儿了?”
“我和皇嫂去别的地方逛了逛,这不是想给你和阿晋师兄一点独处的空间嘛~”
她这可是一片好心,她可是很看好他们二人的,这俊男美女多般配啊。
“我俩要什么独处的空间,他的嘴里一直念叨着你,我看啊你这个师兄心属你的。”
唐欢向来对这种男人没兴趣。明明喜欢十殿下却又不敢大胆的去追求,这可不是唐欢喜欢的点。
“不过你还真招人喜欢。”唐欢笑道。
自家弟弟算一个,阿晋算一个,她看着墨玉君对十殿下也是极为温柔的,想必他也是中意十殿下的。
冷墨黎叹了口气。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禹以
她光招别人喜欢有什么用,墨玉君又没说喜欢她。不过,冷墨黎到觉得自己和墨玉君一定是有缘分的。
这白眉老头只有他们两个徒弟,说不定他老人家也是希望他们在一起呢。
清幽宫门外,冷裴煜非常不开心的抱着翼情不撒手。
当着小皇叔的面搂搂抱抱的,他真是不知羞啊~
“快撒开我,小皇叔看着呢,这多不好啊。”翼情红了脸,好在天黑了谁也看不到。
“不必在意小皇叔。”
这个小皇叔整天在他还有墨玉君面前和阿羽卿卿我我的,他当着他的面抱一抱自己的媳妇儿怎么了。
惡魔總裁吻上癮
霸愛謀情 欣欣向榮
“臣告退了。”
冷宵沂很有眼力价的告退了。他才不在这里打扰他们,何况他的小阿羽还在等着他呢。
“小皇叔已经走了,这下朕可以抱你了?”
冷裴煜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阿情身上总有一股药草的清香,闻起来很安心。他的胳膊紧紧禁锢着她的腰,任她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了。冷裴煜也坏着呢,他是一心的不想让翼情进这清幽宫。
他的女人不跟他睡,反倒是爱跟小姑子凑一起这算什么事。
冷裴煜这是被逼急了连冷墨黎的醋他都要吃了。
“您是皇上,在十殿下门口跟臣妾这样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啊。”
翼情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冷裴煜又高又壮的她是不可能争得过他的。
“谁敢说朕没有规矩?”
在这皇宫里面,他就是规矩,他就是体统。“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冷裴煜这语气骄傲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