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mpr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開局九個神級姐姐-第一百六十章 銀蛇認輸看書-a0jaj

開局九個神級姐姐
小說推薦開局九個神級姐姐
梁峰是忘了他看过龙姿的手段,龙姿还是暗网前十的高手。
他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巴掌,太过依靠系统的副作用就是让自己太过飘飘然了,系统只是给自己起到了辅助作用,可不代表他会灵活运用。
一般人想要那样,没有十年八年的苦练都出不来。
可梁峰是用速成的方法成长的,压根不能有什么本能反应,以至于交手的时候,就跟街边的不入流的混混一样,全靠蛮力胡乱莽。
被龙姿点醒了以后,梁峰的动作渐渐变得更加灵活,也逐渐从阿菊手里抢回了主动权,打得竟然有板有眼的。
阿菊发现梁峰的变化,心里大喊不妙。
本来是能稳赢的,因为他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反应,都 远远超过了自己,可惜就是初生牛犊一样,没有多少经验。
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就能死在刀下,成为刀下亡魂。
火爆狐寵:魔尊求抱養 雍容典雅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一招一式变得那么板正,有些生疏,却处处暗藏精妙。
阿菊应付得十分狼狈,急中生智之中用了几种绝杀的招式吓退了惜命的梁峰,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绝对是他。
“怎么回事儿?”
阿菊一边狠狠打压这梁峰一边想着这变化从何而来。
他善于 刺杀,和敌人面对面硬刚,已经是他先落了下风。
梁峰对于自己的变化感到十分欣喜。
果然,只有实战才能让自己得到提升!
彻底占据上风,只用了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阿菊看见梁峰那恐怖的成长速度,心里一颤,如果他们之间要拿猫鼠关系来形容的话,之前的阿菊是猫,现在他们反过来了,是梁峰玩够了,没有耐心了,直接大肆玩儿死阿菊这只老鼠了。
天使不微笑 鏡水
彻底被恐惧占据的阿菊下意识就想跑,可梁峰哪里肯让他跑,竟然还真的跟他玩儿起了猫鼠游戏。
无论跑到哪儿,梁峰永远都会落到阿菊面前,犹如鬼魂一样缠着阿菊不放。
阿菊涨红了脸就想脱身,可他的行动就像是被对方给洞穿了,死死咬着他不放——
在边上看戏的龙姿和银色也是脸上一片震惊,看着梁峰和阿菊的“游戏”,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
银蛇看着梁峰的眼神变得更加热切。
貼身小萌妻:總裁,我有了! 年悅
要是能招到这种人就好了,K党绝对会占据有利地局势,再也没人敢入侵!
“我的上帝,你可对我太好了,本以为来到华国就是我的下下策,可没想到这一来倒是发现了这样的人才,要是能挖来这样的人,以后还用怕那些人吗?”
她以前作为杀手的时候,就见过跟他同样恐怖的对手。
这个对手在海外也是深不可测,属于暗网里最顶尖的暗杀好手之一,那个人对全球来说就相当于秘密武器一样的存在。
她们见了他,无不是客客气气的,躲着他走。
银蛇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全然没去看阿菊那求救,想要解脱的眼神。
而靠在大树上的龙姿早就收起来匕首,她是摸着下巴,勾唇一笑:“没想到弟弟成长速度这么快,今儿来训练是对了。”
在她看来,梁峰绝对是可造之材,这华国天下之大,有能者大隐隐于市,没想到还是来自华国的弟弟给她一个莫大的惊喜。
此时的梁峰对于猫鼠游戏已经玩腻了,觉得阿菊已经不再是他的对手,在打下去就纯属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早些回去,把自己洗白白喷香香,舒服的睡觉去?
想到这里,梁峰瞬间爆发出来,脑子里过的那些招数,一招又一招,接连出手,打得阿菊连连后退,再也站不稳。
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快点解脱,那种被人当成玩具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身不由己,令人无比绝望,十分希望有人能给自己一个痛快。
大周神棍 憂郁的小魚
就在阿菊双膝跪地,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自己的解脱的时候——
我救的大佬有點多
“等等!手下留人!”
银蛇终于喊了出声,“我认输!”
与此同时,系统发出了声音:“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500万!已经汇到您的账户中!”
梁峰的拳头在离阿菊的脸上还有几公分的时候生生的停了下来,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那边的银蛇:“这就认输啦?”
“是的,我认输了!”
银蛇十分痛快,看起来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笑道:“我们别打了,还有那位血玫瑰小姐,也请您下来吧!”
“哎哎哎?你啥时候发现的?怎么又发现的?”
梁峰自认为他们就够隐蔽了,这女人是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技能,居然能发现他们?
水神無敵
银蛇看着梁峰满脸茫然,转头看着龙姿道:“血玫瑰,他是新手?”
“yeap!”龙姿打了个响指,转头看梁峰:“搞定了两个人,你适应性看起来还不错呀,是个人才!”
没了危险,梁峰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啊?”
此时他听到龙姿的话,忽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他猛地转头去看被自己干掉的两个人,瞅着那脑袋迸溅的惨状,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不可言喻的味道,胃部也做出了反应,一股反胃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梁峰脸色苍白,赶紧抱着一旁的大树开始呕吐。
吐了半天,到最后吐得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了,只能干呕。
胃部和食道一阵灼烧,梁峰吐得虚脱,他这是第一次手上沾了血,之前他也只敢想想,不敢真的去做——哪怕他是得到了系统如有神助,可他说到底怎么说也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活了二十多年。
之前为了自己的生死存亡,可是一心都放在上面了,压根就没空去想自己怎么回事。
只要有一个不慎,死的就会是他。
“喂,新人,你没事吧?”
梁峰吐得日月无光的时候,银蛇的声音在他后面传来,她的手也拍在自己后背上。
可能是因为打斗,让他有了应激反应的症状,下意识就转身伸手抓了过去,想给她一个狠狠的过肩摔。
手都出去了,梁峰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暂且是友军了,要是敌人的话,龙姿没道理会让她靠近自己——
但是好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