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ea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第838章 這狗糧撒的展示-x01pa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在计缘念起的那一刹那,老龙就觉得浑身一哆嗦,连天上隆隆隆的雷声都觉得惊悚了一些,作为挚友,别看计缘平时总是一副平和笑脸,但老龙可是知道计缘的脾气的,搞不好还会来几下狠的。
但这会即便老龙自问已经得手了,也没办法立刻通知计缘,况且刚刚吃了那一击天雷,也让老龙想领教一下计缘的雷法,索性就忍着。
所幸的是接下来的雷霆并没有变得更加夸张,而是如同第一道雷霆那样会将威力一分为二,虽然依旧威能不俗,但也没有第二道雷那么夸张。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天际的雷霆终于弱了下来,劫云产生的漩涡也逐渐平息,虽然依旧有雷声响起,但已经是暴雨中的正常天雷。
这预示着这一场雷劫算是度过去了。
天空中一条螭龙一条骊蛟相依飞行,螭龙身上的琉璃红色稍显暗淡,但随着暴雨冲刷,身上的光彩也很快就恢复。
“万事开头难,最险恶的第一场雷云已经过去,剩下的若璃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升天 天下第一妖
老龙的声音中有着莫名的情愫,有感慨也有欣慰,龙母依偎在螭龙身躯上显得很自然,看着汹涌的通天江,眼神中带着期盼。
閱讀封神系統 牧已
武林半俠傳
“若璃应该能行的!”
天神榮耀 灼零
此时此刻,通天江中,有螭蛟抬头露出江面,视线望向空中,正见到天上的螭龙和骊蛟依偎在了一起,两龙的神态是那么和谐自然。
江面螭蛟抬头的一幕也同样映在了老龙和龙母的眼中,想必龙女的心结在这一刻是化解了吧。
“昂吼——”
螭蛟的龙吟声在这一刻显得极为高亢,龙气随之腾起,江面升腾起三丈波涛,却竟然没有因为水位而向着两岸冲去,而是拖着螭蛟不断前行。
看着这一幕,老龙和龙母直接从龙躯化为人形,老龙小心地拦住了龙母的腰,而后者也没有抗拒他ꓹ 就这么一起站在一片云雾之上看着女儿卷着巨浪远去。
此时此刻,计缘也站在高空ꓹ 一双法眼看穿云雾风雷,见应若璃卷浪走水,更见到自己好友和龙母重归于好。
“嘿嘿ꓹ 还不错!”
唐僧手記
计缘轻笑一声,伸手一招ꓹ 将敕令雷咒招到了跟前,打量着恢复了一丝雷霆的雷咒ꓹ 驱邪缚魅四个大字比之前的暗淡无光ꓹ 又多了一些雷光索绕,将雷咒收入袖中,计缘又补充了一句。
“这一招也还不错。”
……
大贞京畿府,皇宫金殿之上,早朝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时辰了,大贞正处于君臣都励精图治要大展宏图的阶段,每次大早朝都要商议很多事情。
但此刻金殿内却并无什么声响ꓹ 皇帝和朝臣都听着外头猛烈的雷霆声,有的不以为意ꓹ 有的惴惴不安ꓹ 而作为宰相之首的尹兆先则抚着须若有所思ꓹ 他虽然是一个文人ꓹ 但却能感受到天威激荡。
“老师,你说这雷不简单ꓹ 可知是发生何事了?”
龙椅上的皇帝出声询问尹兆先ꓹ 后者想了下一边行礼一边出声回答。
“回陛下ꓹ 老臣不司玄职,等司天监和天师处的人来回报吧。”
“也好。”
等了没一会ꓹ 言常和杜长生一起步履匆匆地到了金殿外,然后一起跨入金殿中。
“臣言常参见陛下!”“臣杜长生参见陛下!”
两人到金殿中间,向着龙椅上的皇帝郑重行礼。
“言爱卿和国师免礼,可是知道了风雷骤起是因为何事?是否与我大贞有关,是灾劫征兆还是祥瑞之象?”
言常看了杜长生一眼,向他微微点头,后者便上前一步回答。
“回陛下,臣已知晓狂风暴雨和此前骇人惊雷的起因,乃是这通天江女神应娘娘走水而起,通天江沿岸皆暴雨不绝狂风肆虐,还请陛下和诸位大臣做好水灾防范,通天江沿岸可能会爆发水患。”
“哎呀,是应娘娘?”“这怎么会呢……”
“应娘娘乃是通天江之神,也会兴风作浪?”
“是啊……”
群臣听闻此事皆议论纷纷,皇帝也眉头紧皱。
“国师,何为走水?”
走水的说法其实民间早有故老相传,但皇帝当然不能光听传言,想要搞清楚些,杜长生闻言赶紧回答道。
貼身侍衛 桃子賣沒了
“回陛下,所谓走水,乃是蛟龙的化龙之术,亦是化龙之劫,应娘娘名为应若璃,是我大贞通天江女神,亦是一条道行深厚的螭蛟,多年来庇护沿江统御水族,又保得百姓风调雨顺,如今修行圆满,开始走水化龙之路!”
“国师,你和天师处的高人,可否施法阻止水患,或者和那应娘娘说说,令其不可兴风作浪?”
杜长生心肝一颤,他哪有这个胆子哪有这个能耐啊,忙不迭回答。
“陛下,那应娘娘道行深厚神通广大,法力深不可测,走水化龙又是蛟龙毕生之愿,臣等贸然前去阻止,定然激起龙怒,纵然应娘娘性情善良温和,这么做也是会结下死仇的,届时恐有翻江倒海之乱,就不是一地一域之难了啊……”
听杜长生说得严重,肯定也是假的,皇帝也不由叹息。
“这可如何是好啊……”
龙椅上的皇帝陷入忧愁,金殿上的朝臣不论是真的还是装的也都露出愁容,通天江径流极广,爆发水灾肯定灾情严重,也不知道多少田地受创,多少百姓会流离失所。
尹兆先叹了口气,他领头的一列朝臣中往旁侧跨出一步,行礼出声。
“陛下!老臣愿前往通天江径流方向,与那应娘娘说上一说道理。”
“老师!”
“尹相国!”“这……”
“尹相国三思啊!”
一边的尹青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话,武臣中的尹重本来想站出来,也被自己兄长以眼神示意不要干涉。
杜长生神色一动,赶紧上前两步,落后尹兆先半个身位站在一起,再次向着龙座行礼出声。
大著肚子奔小康 公子尋歡
“陛下,臣杜长生也愿意和尹相同往!尹相身具浩然正气,为鬼神共敬,他出面,便是一江正神也不会无礼!”
盜仙墓
皇帝神色激动,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
“如此便好,孤也想见一见这通天江女神,不若孤也一同前往如何?”
“哎陛下,使不得啊!”“陛下三思啊!”
“陛下万不可如此啊!”
杜长生和朝臣都被吓到了,蛟龙走水爆发水灾,皇帝万金之躯若是有个闪失,大贞的局面怎么办?
尹兆先眉头皱起。
“陛下,请以江山社稷为重。”
皇帝既不能无视群臣的意见,也敬重自己的老师,只能作罢。
随后早朝暂且将别的事延后,先行商议若是通天江流域大面积爆发水灾该如何应对,如何赈济灾民,而尹兆先和杜长生则先一步离开金殿,要争分夺秒地赶往大水径流区域。
金殿外,杜长生向着尹兆先行了一礼。
“相爷,杜某准备御风了,还请相爷站稳。”
尹兆先只是淡淡一笑。
“请国师施法。”
心中憋一股劲,杜长生轻柔施法,带起一阵风裹着自己和尹兆先,在皇宫侍卫膜拜般的眼神中升天而去,赶往通天江水流前进的方向。
正常情况下,杜长生是不可能追得上龙女的速度的,但如今是走水状态,一个承受无穷压力在水中游,一个则在天上飞,想要追上当然是没问题的。
杜长生和尹兆先在空中飞的时候,虽然沿途倾盆大雨不断,狂风呼啸不息,通天江也十分动荡,却没发现有多大的水扑上岸,飞行一个多时辰之后,前头终于看到了江面上那一道可怕的巨浪。
此时巨浪足有五丈高,延绵足有数里,天空霹雳浇灌江面,万千水流融入江涛,在雷霆风暴中偶有龙吟声传出。
只是看着吓人,但这种疯狂的大水却没有往通天江两岸卷去,至多就是没过岸边不足一里。
“国师,你不是说应娘娘会兴风作浪至使通天江流域水灾严重吗?尹某看着不像啊。”
“呃,照常理而言,蛟龙走水是这样的啊……”
杜长生一时间想不到该怎么回答,更不敢乱编。
不过杜长生在说话的时候,殊不知他和尹兆先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就有老龙和龙母,当然也包括计缘。
这没办法,尹兆先到哪,浩然正气都大放光明,昏暗的风暴之中不要太显眼了。
龙母十分好奇的看着下方小心御风的两人,好奇的询问老龙。
“宏哥,那是谁啊?”
“叫我夫君!”
老龙这话听得龙母脸色一红,又轻轻说了一句。
“夫君……”
老龙笑容灿烂,指着下方两人。
“那施法得算不得什么,也不知道是谁,而他旁边的那个却十分了得,乃是大贞当朝宰相之首,人间大儒尹兆先,文曲星应命,身具浩然正气,乃是天地间一等一厉害的读书人。”
“读书人还能这么厉害?”
龙母略显吃惊,读书人不都是捏一下就碎了的那种么?
“嗯,以前是没有的,如今却有了,以后嘛,不好说咯……”
说话间老龙抬头看向天空一处,似乎是透过云层看到了计缘,而计缘也将视线从尹夫子身上回转老龙和龙母这边,心中不由无奈笑着。
‘这狗粮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