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p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txt-第三百一十六章 跑了推薦-9xmz7

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小說推薦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果不其然,两道极其恐怖的杀机出现,之后牢牢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呵,有意思!这么明显的祸水东引、栽赃嫁祸,你们都看不出来?拜托长点脑子行不行?我要是认识她的话,还会跟夏天在一起?并且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东州第一人秦修远的独女,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不知跟脚的货色?秦修远你们知道吧?当年把你们的长辈打的跪地求饶的那个!”
陆川实在是无奈,简直飞来横祸。
自己就是来闯个天门而已,哪来的这么多屁事。
至尊豪門之極品狂妻 葉苒
“好胆,竟然敢侮辱月儿,找死!”
霸天武魂
听到陆川的话,火炎公子顿时大怒。
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竟然直接向陆川出手了。
“给!我!死!”
火炎公子不愧是火炎公子,一出手便是一条体型硕大的火龙。
熊熊火焰燃烧,空气都被灼烧的扭曲起来。
这不是一般的火,而是灵气燃烧产生的火焰。
一旦沾染到身上,不管是肉身还是体内的灵气,全都会被焚烧殆尽,甚至连灵魂都会受到极大创伤。
火炎公子出手阴毒狠辣,让陆川心中一怒。
“找死!”
不屑的冷哼一声,陆川闪身避开火龙的攻击,甩手就是两记爆蛋术!
轰隆隆!
轰隆隆!
“啊!”
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就算那剧烈的爆炸都无法掩盖。
火炎公子跟个大虾米一样弓起身子,操控的火龙也瞬间消散。
“怎么……怎么回事……”
看着火炎公子的惨状,寒霜公子忍不住抖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陆川到底施展了什么技能,但他身上的惨状却看得清清楚楚。
火炎公子的蛋炸了,并且是两个蛋都炸了。
换句话说,不管结果如何,火炎公子都不会继续跟他竞争了。
踏马的蛋都炸了,还要女人干什么 ?
不过话说回来,太让人害怕了。
莫名其妙的把蛋给炸了,谁还敢跟他做对?
“不好,他要灭口!”
就在寒霜公子心中半是惊恐,半是庆幸的时候,猛地发现陆川竟然抽出一把剑向着火炎公子的脑袋刺去。
这一剑又快又恨,一旦被命中,那么火炎公子就死定了。
寒霜公子下意识的想要阻拦,虽然他跟火炎公子虽然是竞争关系,但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要是有人当着他的面想把火炎公子杀了,于情于理都是要出手的。
然而当他看到陆川那冷冽的目光后,寒霜公子脑海中猛地浮现出火炎公子蛋炸时的惨烈场景。
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本能。
他退回去了!
为了自己的蛋,他选择抛弃与火炎公子的感情!
錦繡天下 不言
什么狗屁惺惺相惜,什么北州第一人!
跟自己的蛋相比,屁都不算一个。
噗嗤!
狠狠地一剑落下,直接将火炎公子的脑袋刺穿。
【击杀炼气期修士,进度增加50点!】
提示音在脑海中响起,陆川丝毫不理会周围人惊恐的目光,随手将火炎公子的尸体收了起来。
“呵呵,就这点水平,还敢放肆?不知道老子是谁?不知道老子是谁的女婿?”
陆川伸出手指指向周围,凡是雄性的没有任何敢跟他对视。
太瘠薄可怕了!莫名其妙蛋炸了,找谁说理去!
“老子是秦修远的女婿,就是当年把你们的长辈打的跪地求饶的血手剑魔秦修远 !一个个的人模狗样,没事来招惹我?看我好欺负?”
在座的众多修士很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位高权重,但也是身份背景强大。
然而此时被陆川指着鼻子怒骂,竟然一个反驳的都没有。
男人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是十分冷静的,别说只是区区挨一顿骂,就算挨上几十顿骂,都不会动摇自己保蛋的决心。
“都老实了对吧?”
陆川冷哼一声,之后将目光转向涂山月。
“现在,该算一下我们之间的账了!”
这个女人真是阴险得很,把矛盾转移到他的身上,想要火炎公子和寒霜公子乃至所有的对她怀有窥伺之心的修士向陆川出手。
如果不是陆川镇住了这些人,恐怕现在已经遭到围攻了。
“陆川,你一个大男人真的好意思对我一个弱女子下手吗?”
涂山月看着陆川,满脸都是楚楚可怜的表情。
然而陆川根本不吃这套,只想着立刻把她在了。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不仅是修为,更多的是那种祸水东引的能力,简直就跟本能一样。
陆川不敢跟她废话,也不敢继续留着她,要不然的话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岔子。
“死吧!”
陆川怒吼一声,手中锋利的长剑直指涂山月的面门。
背后血祭天轮升起,只要将她击杀,立刻就会把魂魄也吸走,避免没死干净的情况发生。
緬領記
“呵,好一个狠心的男人!姐姐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下次再见!”
閨秀
发现陆川铁了心要杀她之后,涂山月轻笑一声,身形就像是肥皂泡泡一般悄然破碎。
嗤!
锋利的长剑撕裂空气,虽然陆川以最快的速度出手,但依旧没能留下她。
这个女人就好像看穿了陆川的所有打算一样,早在陆川向火炎公子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草!”
陆川暗骂一声,心情十分糟糕。
这一次让她跑了,下次再想杀她就难了。
以这个女人的心机,指不定会在暗中搞出什么幺蛾子。
“呃,陆兄……”
煉金巫師的傳奇之旅
看到陆川那张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的连,夏天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看到陆川他就感觉蛋疼,非常疼,好像随时都可能炸开一般。
“干啥?”
陆川烦得要命,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呃,没啥,我就是想问问,还闯天门吗?”
原本一副桀骜不驯模样的夏天温柔的不像话,看向陆川的目光感觉可怜兮兮的。
“闯!当然要闯!”
陆川深呼吸一口气,将心里面的烦闷压到心底。
“抱歉,让那个女人跑了,实在太生气。一时之间没有控制住,哎……”
陆川深深的吐出一大口浊气,安慰夏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