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mfn精品玄幻小說 《靈武槍帝》-第三百三十九章 離開天都相伴-kyxuz

靈武槍帝
小說推薦靈武槍帝
之所以洛桐会出现这样的举动,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每当看到粱擎这张脸,他会很自然的想到幻境中粱擎对樱儿做的事。
在苏樱上面,洛桐不会妥协,不会让任何人以任何手段伤害到她,如果这个粱擎真的敢对樱儿有那种不敬的想法,无论他的家室多么雄厚,无论他的实力如何,洛桐都会拼尽全力的杀了他,挫骨扬灰。
当然了,洛桐并不会将苏樱放在任何会出现危险的位置上。
毫不示弱的盯着粱擎那如吃人般的眸子,洛桐有些讶异,没想到啊,从上次在校园中较量过之后,便再也没见过面,这才短短多少天啊,这家伙的竟然会给自己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洛桐不得不重视起来,并且,粱擎今天的出现,会不会是一场变故。
毫无疑问,如果林鹏那家伙真的对这画展有所图谋,那么这粱擎必将是站在他那一方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
这可有些不妙啊,只希望林鹏所图谋的不是什么重大的事,不然,自己真的没把握与这两个人形成均势。
如果所就只是两人带着军师,也就是陆台和张良,那么洛桐也无惧,但那可能吗?
林鹏既然会来这里,并且也清楚自己的到来,那么肯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隐匿的妖门之人肯定是不少的。
这洛桐凭借周围的肃杀气氛就可以确定。
至于粱擎,这更显而易见了,他这种肌肉比脑力多的粗人,会出现这种高雅的地方,肯定是有着特殊原因的,那么就这个家伙的身份而言,知道樱儿来这里轻而易举,所以他的目的也就明了了。
洛桐扶额摇了摇头,也不顾粱擎那可以杀人的眼神,亲昵的将苏樱拉入怀里,压低声音说道:“小丫头!你的追求者出现,可是会坏了我的事啊,这都怪你,都名花有主了,还招蜂引蝶,不知道我会吃醋的吗?”
苏樱嘟嘟着嘴巴,俏皮的鼓着腮帮子,略带冤枉的语气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你冤枉人?”
虽然这明知道这家伙更会招蜂引蝶,但苏樱不在乎,而且听到洛桐说道吃醋,她心里还是很欣喜的。
看到两人如此亲昵,粱擎的目光已经近乎咆哮了起来,眼眶猩红的望着两人。
“你这是找死!”
青色的灵力在这不算宽敞的走廊里喷薄而出。
刚刚走进视野盲区的林鹏嘴角扯起一抹阴笑,就让疯狗去咬你吧,洛桐啊洛桐,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不清楚我们的目的都敢来掺和。
那就不能怪我了。
“阿台!多亏你的计策,如若不是你想到暗中通知粱擎那色令智昏的疯狗,洛桐那家伙还真不好对付。”
“就算是这样,洛桐也绝对不可不防,毕竟今天的事情绝对不容有失。”陆台并没有因此而欣喜,表情依旧是那般,并未出现任何改变。
这也就是他,哪怕是一切尽在掌握,哪怕是有相当的自信,他也绝对不会露出任何会影响心性的表情。
林鹏倒是觉着无所谓,毕竟那可是粱擎啊,虽然如今自己得到鬼控菩提子的子株,虽然如今的自己掌握妖门,无所畏惧,但就连自己也不敢轻易小瞧粱擎啊。
“放心吧!粱擎没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今天的事情,万无一失。”
在林鹏说完话的时候,陆台的眉头不可差觉的蹙了一下,眸子在洛桐的嬉皮笑脸上停留了数秒。
洛桐将苏樱护在身后,坐着活动筋骨的动作,粱擎这家伙有力量,却没有大脑,并且易怒,一旦爆发,并不会动脑子。
他所施展的是天罡青龙拳,这拳法洛桐在图书馆的最后一层看到过,但却并未入得了他的法眼,这其一就是这拳法并不适合洛桐,太过硬刚,这其二就是这拳修的就是养性,和阴阳论枪决类似,但不同的是,后者是以柔克刚,而前者是在养性的基础上提高爆发。
这拳法需要用极其稳定的情绪才可以发挥威力,任何负面情绪都会引起拳法的削弱,如今的粱擎,暴怒,嫉妒,怨恨,不甘集于一身,这拳法的威力可以说是大幅度削减了。
随意洛桐才无所畏惧,自信的活动着筋骨,雷电锻体虽然是第一步,但洛桐曾试着按照霸王金身运转灵力。
丹田内的灵液疯狂旋转,不断的有灵力在丹田喷发出来。
噼啪!噼啪!
洛桐的全身当即闪烁着紫电,一层紫色光芒呈现在肌肤上,洛桐试着握了握拳,当即又是雷电在体内释放。
洛桐嘴角带着笑容,帅气啊,没想到这霸王金身名字挺土的,但还是很华丽的吗,就是不知道威力咋样。
所以洛桐决定,就用这个被一再削弱的天罡青龙拳,来做实验吧。
“阿洛!”
苏樱见到这个死家伙竟然打算拿身躯去迎接这一击,虽然知道洛桐并不是傻子,看到那全身闪烁着紫色雷电,多少也明白了洛桐的想法,但对方是谁啊,毕竟是已经晋级灵渊境界的粱擎啊。
桀驁男總獵兔女 古蕷
看这青色光芒的雄厚程度,这灵诀应该绝对是超凡级灵诀,这不是开玩笑吗,这种灵诀还敢用那半吊子的防御灵诀去硬抗?
洛桐自然是关注到樱儿眉宇间的担忧和无奈,无奈的是,洛桐这家伙又在胡来。
洛桐向着后方的苏樱比划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嘻嘻!我可是你男人,如果不能靠男子汉的力量让粱擎福气,以后这种骚扰我老婆的事可是会发生的,我可不想这种事发生。”
苏樱愣了愣,即是被洛桐浑身散发出的自信气势所愣住,也是被这家伙的魅力所吸引住了。
回过神后,苏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哼!你去玩吧,我去看画展了。”
看到两人在这种时候都打情骂俏,牙齿更是要的咯咯直响,心里的怒气更胜,虽然青色拳劲周围萦绕的青龙更加威武霸气,但很明显的,属于天罡青龙拳的威力明显在削弱。
粱擎的咆哮声伴随着青龙的龙吟,拳头已经冲了上来。
洛桐嘴角扯起不屑的笑容,这原本威力十足的天罡青龙拳,竟然让这家伙负面情绪的叠加,活活削弱到了上阶级灵诀的威力,这还是很保守的估计了。
不过这样也好,雷电锻体毕竟只是霸王金身的第一步,现在的霸王金身最多也就是上阶级灵诀的地步,刚好可以迎接一下被削弱的天罡青龙拳。
在后方的张良虽然不懂灵诀,但却懂得揣摩人心,懂得观察微表情,他知道武修世界的灵诀与修炼体系的等级,粱擎所施展的可是现阶段很高的灵诀,而这洛桐所用的很明显并不是很高级的灵诀,而且还只是防御灵诀,后者根本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为何洛桐会如此有自信?难道他不怕死吗?又或者对于粱擎这一拳,他根本……无惧!
张良的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瞳孔也猛地放大,对!以洛桐的性格,他就算是想战胜情敌也绝对不会傻到放弃自己的生命。
那么他这么做的原因就只有一个,无惧,他无惧擎哥的这一击。
但他也没打算出言提醒,因为洛桐并未产生杀意,而且如果真的能让擎哥放弃苏樱,或许他会比现在更加强大,更加的没有弱点,更加的无懈可击。
砰!
劍氣淩人
雷丹身躯正面迎接充满龙吟咆哮,气势汹汹的一拳。
拳与身躯的交汇处产生层层涟漪,紫色雷电与青龙吐出的气息交织在一起,萦绕在两人周围。
哪怕是张良,想要靠近,都会被这股交杂在一起的气势所逼退。
粱擎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要吃人一般。
满脸的不敢相信:“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这灵诀最多也就是上阶级,为什么可以抗衡我的天罡青龙拳?”
我的女友是聲優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洛桐一挺胸膛,从胸口处猛地释放出三道紫色光芒,紧接着就响起三道噼里啪啦的雷电响声。
雷电猛地放大,只见拳头周围萦绕的青龙,随着最后一声虚弱的龙吟彻底消失。
跟着,那青色气息也随着消失。
洛桐也不想找事,而且今天林鹏才是他应该关注的,不想和无关人等浪费时间。
“没什么不可能的,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弱了,我请你以后离我和苏樱远一些,因为我实在是不想和弱鸡较量。”
洛桐说完,丢下一声冷笑,便离开了。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对于霸王金身的威力,还算是满意,毕竟这只是第一步,相信经过自己的修炼,霸王金身会给自己更多的惊喜。
而他之所以如此打击粱擎,并不是认为粱擎真的是弱鸡,开玩笑,他好像也就比自己大一岁而已,实力究竟晋级灵渊。
天都的实力巅峰,也就是灵渊,所以他这个年纪晋级灵渊,天赋堪称妖孽。
但是没办法啊,他的性格实在是太差了,和林鹏的阴沉相比,他的单纯易怒更是强者的不能接受的。
但洛桐也并没有那么好心的帮他规整性格,他之所以这样,就是彻底的打击,这人即是敌人,也是情敌,没必要让他好过,洛桐不是善人,相反,对待敌人,或者是潜藏的可能性敌人,他不会留情的。
洛桐有理由相信,经过这番打击,这家伙会一蹶不振下去,甚至直接变成废人都有可能。
无论怎样,这都是洛桐喜闻乐见的,而且幻境中的他对苏樱图谋不轨,洛桐就更没有理由绕过他了。
哎!
洛桐挠着脑袋来回晃荡着,这死丫头上哪儿去了,不是让她盯着林鹏吗,这林鹏在这里,她人咋还不见了?
直到看到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一位背影纤细的女子在盯着一副画作出神,洛桐看出是谁后,当即将眯眯了起来,气鼓鼓的掐着腰,“好啊!大兄弟,原来你根本不是为了帮我忙,根本就是你想来看画展啊!”
洛桐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女,皇帝老哥那么喜欢李青大师的画作,这个做女儿的肯定也是。
按照洛桐的剧本,自己这么说她,依照后者的性子,就算不拿龙鳞大刀劈过来,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的。
出奇的,苏樱并未有任何的动作,反而一直呆呆的望着面前的这幅山水画出神。
“樱儿!怎么了嘛?”洛桐的声音也轻柔了些。
“这幅画 ……这幅画真的好熟悉啊,总感觉在哪儿见过,好像是小的时候……”
洛桐微微蹙眉,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幅山水画写着时间,正是一年之前的画作,既然是一年之前的,那么樱儿又怎么会在儿时见到过,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而盯着这幅画的苏樱忽然感觉天昏地暗起来,感觉眼前的这幅画也在来回旋转,头昏昏的。
洛桐暗道不好,急忙伸出手捂住了她的眼睛,然后急忙将其揽入怀里,给她一个依靠。
虽然洛桐不清楚苏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想来定然是和这幅怪异的山水画有关系,所以捂住眼睛是最正确的做法。
“樱儿!樱儿你没事吧!”洛桐急切的问道。
“嗯……”缓和了半晌之后,苏樱开口道:“没事!我真的没骗你,虽然这幅画的时间写着是去年,但我在儿时真的见到过,而且那种模糊的画面越来越清晰。”
洛桐紧锁着眉头盯着这幅山水画,良久,却并没有出现类似苏樱这种昏沉的症状,不过苏樱应该不会说这种谎话。
那么这幅画或许与樱儿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要不今晚我们和你父皇说说,让他把李青大师这幅画要过来,或者是买过来,我们回家慢慢研究。”
“不行的!父皇和李青大师的关系很好,别说画作随意经过父皇的手,就算是不给父皇看,父皇都不会对他的画作动心思的,而且父皇也绝对不会对大师的画起歹心。”
“那可就难办了,你父皇这方面倒是挺温和的,其他事情咋这么霸道呢?”
缓和好的苏樱咬着银牙,手已经掐在了洛桐的耳朵上:“怎么说话的,那可是我父皇,无论身为臣子还是女婿,你都不能这么说他,而且他对你这么好,怎么霸道了?”
“还不霸道?我都是他承认的女婿了,再说咋俩就差升米出成熟饭了,这老家伙竟然还考验我,你说霸不霸道。”
听到苏樱这般说,洛桐可气不过了,想当年……其实也就是几天前的事,这家伙竟然还如此这么自己,这还能说不霸道?
陰債
“那有什么办法?如果你有了女儿,你会轻易的交给别人吗?”苏樱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到如蚊子般细小,脑袋几乎全部低下了。
见这丫头提到孩子就如此的害羞,洛桐的心里升起一丝调侃之意,一把从后面环抱住苏樱的纤细腰肢。
下巴压在柳肩上,呼出充满雄性的气息,弄得苏樱更是面红耳赤:“哦!我倒是没体会过面对女婿的感觉,我缺个女儿,不如……樱儿……”
“啐!”苏樱努力挣脱,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臭不要脸,谁要给你生孩子啊,要生自己去生呗!”说完便匆忙逃走了。
“啧啧!没想到樱儿害羞的样子还挺诱人的嘛!”
收回情绪,洛桐的眸子落在林鹏身上,后者好像正在搜寻着什么,难道他今天的目的是李青大师?
这没道理的啊,李青大师就算是名人,但也就是普通人,离武修者的世界还远着呢,为何林鹏会盯上他,而且还是在妖门与反妖盟对战最紧张的时候。
原因洛桐暂时猜不到,但却可以确定,林鹏所要做的是肯定是极为重要的,重要到能让他暂时放下妖门亲自前来。
而且就连妖门的二号人物陆台也一同亲自前来,这更足以证明此事的重要性。
不管了,如果林鹏的目标真的是李青大师,那么自己绝对不会让后者落入他的手里。
洛桐转身再次看了一眼那山水画,这幅普通的山水画能和樱儿有什么关系呢。
这幅画貌似是这次所有展品里最不起眼的,就算是摆放,也只是放在了最阴暗的角落,说实话,如果自己真的是观看画展的,这种不起眼的角落是绝对不会来的。
而且李青大师所有作品都可称为艺术品,人物画,抽象画,其中山水画只是李青大师最不擅长的。
洛桐想了想,反正这幅画也没人看,洛桐来了个狸猫换太子。
悄悄的将那副山水画抽了出来,刚好兜里有进门之前人偶娃娃发的传单,好像是拉面外卖发得传单。
呃……如果真的有人凑巧看到的话,不会以为李青大师收了拉面馆的灵币,才会在画展里做广告的吧。
嘿嘿!反正这所谓的李青大师也不认识,更何况自己可以即将要保护他不被林家劫走,也算是对他有恩,取一副最普通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吧。
“哎呦呦!陆兄,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回来看画展,看来这里真的有足以吸引你们的东西存在啊,但现在你们妖门群龙无首,你们难道就不怕……”
听到洛桐悠闲的声音,林鹏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怎么回事?粱擎那家伙怎么会如此废物,连牵制住洛桐都做不到,果然是个肌肉大于脑袋的废物。
“你……”
洛桐早就会想到林鹏会接过话来,旋即急忙伸出手,制止了他:“抱歉!我并不想听某人的嘴喷粪。”随后将询问的目光放在陆台身上,嘴角也泛起微微笑意。
“洛桐你是在找死!”
林鹏哪儿会容忍这家伙如此的侮辱自己,如此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陆台嘴角含着笑容:“我想洛老大今天没有带兄弟来,而是带着自己的女人来此,应该并未对所谓的兄弟推心置腹吧。”
幻想奇跡
不得不说陆台反驳的很好,洛桐当着陆台的面无视林鹏,就是希望两人之间产生隔阂,或者说可能在未来演变成隔阂的缝隙也好。
这陆台果然就是陆台啊,直接就把洛桐怼的哑口无言,只能苦笑,但很快后者就调整好,毕竟有心里准备,陆台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的兄弟们没有来你们还猜不到他们的行踪吗?”
“呵呵!如果你以为我们两个不在你们的反妖盟就有和妖门对抗的资本了,那么我想再次承认我之前的错误,我高看你了。”陆台嘴角扯起自信的笑容。
从只言片语中,陆台已经猜到,反妖盟并未有任何动作。
而且暗组也并未传来反妖盟关键人物有任何的异动。
这在之前陆台就想到了,鹏哥和自己在这种关键时候,忽然出来看画展,哪怕是心思在怎么单纯的人,也都会认为这件事不简单。
而任何人面对未知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主动出击,而是探查情况后出击。
这也正常,不搞清楚贸然出击,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阿洛!”从卫生间出来的苏樱以为洛桐在和两人对峙,生怕后者落下风,急忙走过来。
林鹏怎么会善罢甘休,既然说不过洛桐。
那么说他的女人总可以了吧,林鹏的脸上挂着欠揍的笑容:“学姐……哦……公主大人,没想到学院出了名的冰山美女竟然会被这家伙撬走,也不知道粱兄的脑袋会带上几层绿帽子啊!”
果然,这短短的几句话苏樱就已经勃然大怒,她最怕的也是最在乎的,就是生怕洛桐会吃醋,会过多在意之前粱擎对自己的态度。
他追自己,天都学院任何人都清楚,但如今自己已经和阿洛在一起,别说自己,阿洛也肯定不喜欢有人在自己二人面前提粱擎。
“林鹏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和粱擎没关系!”苏樱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面部也已经涨红,当然,这可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裸的暴怒。
如果这不是李青大师的画展,如果不是洛桐在拉着她的手,相信她早就召唤出龙鳞大刀,不会有这么多的废话,早就砍上去了。
“我们夫妻二人的事就不劳外人费心了,我不在乎情敌的多少,反正来一个我干掉一个,我怕什么,而且我想强调一点,樱儿没有给任何人绿帽子,而且就凭粱擎,他也不配。”洛桐冷笑着。
本还在盛怒中的苏樱,刚打算在反驳几句,但却被洛桐说的话愣住了,多么霸气的誓言,所有女孩儿,哪怕就是女汉子,也都会希望自己的男友说一些霸气的情话,哪怕那些话是骗自己的。
更何况她所了解的洛桐可不会骗自己,来一个干掉一个。
真是的,好像他有很多情敌似的,哼!这家伙是在变相表白吗,死木头,就不能正式对我说吗,这么侧面的说算什么啊。
虽然苏樱嘴硬,但脸蛋的红润已经出卖了她。
洛桐一愣,将苏樱拉入怀里,而后者早就害羞的身子发软,纵使有反抗的心,也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洛桐压低声音:“喂!还生气啊,我不是帮忙怼回去了吗,看你气的,满脸通红。”
洛桐的声音虽然很小,但相隔几米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的,林鹏倒还好,只是在心里腹诽,这两个人有毛病,而且这所谓的冰山女神也只是个贱货。
陆台则无语,虽然他并不是情场老手,而且他高的不只是智商,情商也是出类拔萃的,不由得有些无奈,还真是没想到和鹏哥同等级的五龙堂洛桐,在感情这件事上,竟然是木头一根。
“大家大家!稍后我们李青大师将会出现在此,而他将逐一讲述这些画作的含义和灵感,无论你是画家来学习,或者只是单纯来欣赏,李青大师都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说话的是一个青年女子,看穿着打扮,说话的气质和语气,应该是李青大师的助手。
大家听到能见到李青大师的尊容,原本还算寂静的画展中心,此时也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在为李青大师的即将讲解而高兴。
原本分散周围的人群也都被聚在了一起,几乎达到了肩并肩的程度。
洛桐在人群中盯着林鹏,果然,这家伙在李青大师出现之后,视线便从没离开过,看来他的目的真的就是李青大师。
洛桐又向四周望了望,之前每注意,如今这人群被聚集起来,还真发现异常了,这人群里面,估计至少有着五位妖门众人,而且地位绝对不低的。
甚至都有可能隐藏着妖兽,毕竟猎捕妖兽为自己所用才是林鹏的底牌吗。
洛桐伏在苏樱耳边,压低声音:“你去给岩冬打电话,让他带着苗苗姐过来,我们四人对抗妖门的小杂毛足够了,而且还有楚天博带着妍儿隐藏在暗中,我们的胜算很大。”
洛桐能发现异常,苏樱当然也可以,也不多说什么,便退出去去女士洗手间了。
可就在苏樱刚打算掏出手机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这里有一股喘息声,按道理在这种李青大师即将出场的时候,应该没有会在这个时候上厕所。
苏樱挨个门开了一下,确认厕所是没有人的。
那为什么会有喘息声,而且这股喘息声就是忽然出现的,如果不是这忽然急促起来,就算是身为武修者的苏樱也未必发现的出来。
记得在五龙堂观看过妖门的资料,记得好像也有个可以隐形的妖兽在妖门。
苏樱嘴角扯起笑容,自己跟在洛桐身边,以洛桐和林鹏的关系,自己被盯上也是很正常的。
但貌似资料里面这家伙是变色蜥,其实并非隐形,只是靠色才会不被发现而已,变色蜥算得上是妖兽中智商很低的,而且有很大一个特点,好色,极为的好色。
怪不得会喘息声忽然急促起来,原来是进了女厕所的原因啊。
苏樱也庆幸自己没有贸然打电话,不然岂不是让林鹏知道自己这一方的安排了,当然了,更加庆幸自己不是真的来上厕所的,外一没发现被这家伙偷看……
这种妖兽怎么可以留,哼!肯定看过很多女孩儿洗澡,虽然婉儿能帮助妖兽恢复,但那也只是针对善妖。
像这种早就该死的妖兽,根本不需要婉儿仁慈。
变色蜥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大妖怪级别,根本不足挂齿,所以苏樱根本也就没打算召唤,龙鳞大刀。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虽然这家伙实力差,但躲藏能力还是顶尖的,现在只需要让其现身就好了。
誤入風塵的愛情 淡清幽
苏樱走进厕所单间,眼睛转了转,像这种封顶的厕所单间,如果不留个门,根本没法偷窥,既然没法偷窥,那还咋引出变色蜥。
“哎呀!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就不锁门了,我得赶紧出去看李青大师呢。”
域外天魔
苏樱的表演呃……辣眼睛,相信任何人听见这番话都会发现问题的,毕竟太过浮夸了,而且漏洞也太多了。
但对方毕竟是变色蜥,这智商在人类的智商中,恐怕最末位都排不上。
苏樱虽然将门没锁,但也没有真的上厕所,反而拳头已经紧握起来。
属于通灵级别的灵诀施展而出,银色的灵力遍布全身,苏樱刻意压制灵力,没有让其太过眨眼,不然就算是这家伙智商在低,但身为妖兽,对武修者的嗅觉也还是有的。
所以,就算苏樱想出奇一击,也不能暴露身份。
足足过了数十秒钟,整个静悄悄的厕所,有着细微到很难察觉的声音出现,只是缓慢移动的脚步声。
变色蜥的资料她有过了解,这家伙的脚掌是带着肉垫子的,就是天然的隐匿工具,走路近乎无声。
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经验丰富的武修者,如果不是有意防范,是根本无法察觉的。
脚步声停住,又是数十秒钟,那喘息声渐渐急促起来,厕所门缓慢的开了一个小口。
苏樱猛地将门关上,疑惑的出声:“难道是厕所窗户打开了,怎么还有风啊。”
其实门关上的一刹那,耳边忽然传出来的心跳声很清晰,应该是变色蜥紧张了,但紧接着苏樱说完话之后,这心跳声就不见了。
可能是有些怕了,足足一分钟之后,厕所门才又一点点的打开,苏樱之前之所以没有着急出手,就是怕对方起疑心,而且,也确定不了对方的位置。
这次她把化妆品粉末洒在了门口,被打开的门缝,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粉末消失处,一双不属于人类的脚掌。
苏樱看准时间,“通灵级灵诀——冰冻霜拳!”
碰!
当拳头触碰空气,或者说是隐形的变色蜥的时候,只感觉面前的无形空气坚硬无比,拳头与空气一般的墙壁产生层层空气波动。
苏樱扯起嘴角,防御力倒是达到了魂妖等级,不过这样你……还不现出原形。
猛地,那充满银色光芒的拳头猛地充斥着冰霜之气,整个拳头都晶莹剔透,像是冰冻住了一般。
冰霜从拳头出迅速蔓延开来,一个人形出现,最后彻底被冰冻住。
这不变色蜥其实在妖兽当中算得上是颜值较高的,这人形态的变色蜥除了脚掌与人不同,其他都一般无二,而且就算放在大街上,也都是回头率很高的那种帅哥。
也对,既然老天爷给了他好色的性子,自然要给上一副好皮囊。
苏樱可没打算放过他,顿时,那个属于天之骄女的霸气展露无疑。
苏樱将拳头上的冰霜清楚,整个拳头又换上全金属,“上阶级灵诀——破冰拳!”
拳头猛地撞击在被冰冻住的变色蜥身上。
空气仿佛静止了,紧接着出现玻璃碎裂的声音,从拳头与人形冰块的交界处,开始发生龟裂,最后土崩瓦解,变色蜥尸骨无存,变成冰雪粉末。
苏樱也不会忘记正事,没有监听,急忙将电话拨给了坐镇霸王酒吧的林岩冬。
苏樱猛地出现在身边,洛桐差异,“怎么去这么久?”
苏樱无奈摊了摊手:“没办法啊,有只色虫子跟着,我总需要解决一下吧。”
洛桐立马跳脚,如果不是周围人太多,恐怕都能飞起来,“我擦!究竟是谁,竟然打我老婆的注意?”
“哎哎!你根本没关心我吧,戏过了啊!”
“谁……谁说的,我当然关心我老婆了。”洛桐的话很明显底气不足。
知道这家伙会关心自己,但也清楚自己的为人,不会被任何人占便宜的,也就绕过了他。
“喂!情况怎么样啊?”
洛桐摇了摇头:“这李青大师也真够能说的了,就只是一幅画就讲了十几分钟,最主要的是那些人都听得很起劲,好像少听一句,期末考试就挂科了一般,我也是服了,林鹏也一样,听得认真。”
“咯咯!”苏樱失笑:“你竟然把这些人比作上课的学生,也真是厉害了。”
“少贫嘴,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大意,让楚天博给我盯紧了,一旦妖门有异动,立马通知我。”
苏樱刚打算说些什么,忽然脑袋一阵恍惚,红润的嘴唇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紫色。
末世輪回之牧歌
中毒了?
难道是那个时候?
洛铜急忙搀扶住恍惚的苏樱,死死的咬着牙,仔细探查了一下究竟是什么毒素。
这毒他在网络上听说过,是那传说中的冰罗之毒,只有在天傲帝国所属的炎冰山上,才有其治疗之法。
看来是时候离开天都国,再次踏上未知的旅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