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7fn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仙絕界-第三百七十章 突變閲讀-cawnw

仙絕界
小說推薦仙絕界
第三百七十章 突变
“啊”
突然的一声惨叫,使得所有人的心弦都绷紧了,纷纷将目光投向无忧与向仁杰之间。
他们惊恐的看到,向仁杰被一道血影斩过,而后一分为二,连惨叫声都只发出了半边,随后,便听见“嘭”的一声,炸成了血雾。
而无忧也显得不太正常,他也被这道血影斩中,但幸运的是,那条黑色的龙影为他受死,保住了无忧。
此刻,无忧如其他人一样惊愕,呆愣。
“怎么会?”无忧死死地盯着那抹血影,目光在熟悉与陌生间飞快闪烁着。那血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魔剑啊。
刚刚他不过是与向仁杰拼斗了几记,这魔剑竟然突然化成一道血影无视主人与敌人,以一股无忧都掌控不了的巨力震断他的手臂后,飞了出去,才有了现在这么恐怖的一幕。
“天啦,我看到了什么,他竟然一招秒杀了向仁杰!”
“怎么可能?向仁杰再怎么说也是向家的佼佼者,是向家已定的少主,就算那无忧魔头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一招击毙他呀,不对,莫非那个魔头强弩之末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恐慌、畏惧,让人窒息!
三遂平妖傳 羅貫中
属于向家的年轻一辈们突然愤怒了,朝着无忧冲杀而至。
“你这阴险小人,到底使出了什么邪术?”
“啊,不!”
毫无疑问,冲上来的向家子弟都不是那抹血影的敌手,皆被一招夺了性命,尸体化为数段,而后“嘭”的声炸成一团血雾,汇入血影当中。
此刻,这抹血影带来的恐惧比之无忧带来的要更多、更大。一般而言,人对于不太了解的、未知的事物都有一种先天性的恐惧。
“啊,不要!”又是数声惨叫,这道血影仿佛失去了控制,到处穿梭,每一次穿梭就代表一条生命的终结。
“快跑,所有人快跑!”无忧瞪大了眼睛,对着观战的人群大声吼道:“快跑,所有人都跑,它已经失控了!”
“不想死的快跑!!!”无忧吼声很大,可谓撕心裂肺,他虽然恨几大世家的人,但也不想滥杀无辜,事实上,他还保有曾经的李老铁教导他的善意与仁爱。
只是即便他喊出来了,有些人未必会听。
“杀啊,这个恶魔失去了魔剑,又断了一条手臂,此时不杀了他,将来必是一个祸患!”几乎是所有人都蜂涌了上来,像一群豺狼般,见到了一头快死的狮子,都想要分一口肉。
“嗯呃……”许飞鹏和他的父亲茯苓王两个坤境强者迎战南雨辰,竟处于下风,被南雨辰压着打。一个不小心,茯苓王便被轰成了重伤。
许飞鹏带着他父亲飞快后退,幸好此刻南雨辰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否则取他们的性命易如反掌。
“无忧,对不起,只怪我太无能了,不能助你一臂之力。”许飞鹏深深地看了一眼无忧,心中闪过一丝抱歉,而后便带着吐血不已的茯苓王飞出了战场之外。
当他看到魔剑失控时,看到所有人都疯了似地冲向无忧之时,他就已然知道无忧在劫难逃了,在这群强敌面前,断然不会有活下来的可能。
“对不起,对不起……”当所有人近乎疯狂地冲向无忧之时,有两个人飞速地逃离了战场。只是,飞落而下的一滴晶莹的泪,似在诉说谁的悲伤与无用?
“唉,走了好呀。”无忧见许飞鹏离去,欣慰地笑了笑,事实上,当他顶着炎城巨头的压力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时,他就已然心满意足了。
在生命无多的最后时分,他还能见到当年的一个朋友,又知道当年的那个朋友并未忘记他时,这片天地,还有什么是舍不得的呢?
无忧看向蜂涌而来的人,这些自诩高贵的天命师,此刻正做着肮脏的事情,他们乘人之危,他们落井下石。没准,其中的某个人在某个地方,被当作圣贤一样崇拜着。
看吧,这就是人性,这就是肮脏的、贪婪的、丑恶的人性!
“我就等着你们来,等你们一靠近我,我就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恐怖。”无忧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做了一个计划。他正想着如何才能在临死前拉更多的人去见阎王。
“大家小心,狗急了也能跳墙,何况是这个魔头,我们躲在远处释放源技,慢慢地磨死他。”这不知是谁说出的一句话,让无忧最后的打算也落了空。
因为有道理,所以每个人都这样做,他们隔在远处,五花八门的源技朝无忧打来,各种兵器砸来。
“啊!”
无忧向天吼了一声。那些人似乎还惊慌着,恐惧着,慌乱地朝四周逃了一段距离,在发现无忧是真正的强弩之末后,一个个又装模作样地拍打衣襟上的灰尘,露出笑颜,做出那种高深莫测的评价。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正义,仿佛他们真的是在诛杀一个祸乱根源。
这让无忧感到恶心,他第一次痛恨自己是个人,他第一次为自己是个人而感到羞耻。
“呵呵呵,我明白了,上界为何将这些人定义为罪血的缘由。”无忧心中悲哀地想道。
“嗤嗤嗤……”出乎意料的是,那把先前嚣张不已、杀人无数的魔剑此刻正在颤抖着,挣扎着,仿佛有一股力量正要捕获它,控制它。
南唐郡王府的各个方向,本来无人的地方依次呈现了众多人影,只不过这些人影都被黑色的雾气遮盖了,看不清面容。他们对无忧的惨状看也不看,对他们家族子弟的死顾也不顾。相反,现在的他们,正在津津有味的交谈着。
“魔剑觉醒了,应该能打开上界的通道。”
“不,相传魔剑被下了数个封印,只是解开一个封印的魔剑,根本不能成功。”
“不怕,我们都将各自家族的皇器拿出来给它吞噬掉,这样就能打开第二个封印了。”
“不邀请叶家的人一起么?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算了,叶家的那些人已经丧失了祖先的斗志,不管他们的。”
“他们会不会插手我们的计划,如果插手了,那可就棘手了。”
“不必担心,上面已经达成了共识,留下这孩子的一条命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不管。”
“这人是个麻烦,待他成长起来,于我们不利,我建议还是杀掉好。”
“不可,他虽然是个麻烦,但远比不上他背后的麻烦。”
“那,废了他的修为呢?让他做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桀桀……”
“可以,上面只说留他一条命,至于其他的,我就当没听到了。”
戰神王後
“那,剩下的人呢。”
“杀了吧。”
“炎老六,你倒是狠,那里面不是有你最疼爱的大皇子吗?就这样杀了,岂不是可惜了,好歹是个拥有丹体的不世奇才。”
“嘿嘿,正因为如此,他要是被杀了的话,才能触动另一些顽固分子的心啊。”
胖妞逆襲,惡少求復合 暖暖丫頭
“行,你够狠。”
“怎么杀?”
“借刀杀人!”
“什么刀?”
“这个孩子的魔剑!”
“最后魔剑该怎么处置?”
“魔剑既然已经认主,我们自然不必带走,留下来,倒是自有人会来处理的。”
“对了,天风国那边的事处理好了没?”
火車頭震蕩:宜萬鐵路始末 趙瑜
“处理好了,那里的几个世家也都答应合作了。”
“星坠国的呢?”
“冰皇和霸皇说他们静观其变,反而是源殿里的九天神皇主动申请加入我们。”
“九天神皇的行事风格我不太喜欢,他连自己的师傅都能害,我担心他加入我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哼哼,管他什么目的,在成仙面前都是小事。相传皇境之上是圣境,可谁又知道圣境与神界的仙境其实是一个层次呢,他们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法则不全,另一个法则是完整的。可笑仙绝界里的一些人还妄想着成仙,在这法则不全的地方,能不能成圣都是一个问题。”
“我很期待去上界的通道打开。”
妖亂君心:我的糊塗王妃
“说到底,我真不明白,一千年前,帝尊为何要封锁住去上界的通道,而且对修为越高的人越有限制。”
“谁知道呢,帝尊的想法本就与众不同,或许他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吧。”
“无论如何,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老朋友们,我们的寿元无多了,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次浩劫!”
“希望吧,说实话我一点信心都没有。”
……几个月后,一条消息席卷整个乾炎国:祸乱根源、大魔头无忧在南唐王府残忍杀害十万人,包括乾炎国的大皇子,南家的少主,向家的少主,南宫家的十长老……就连一些老弱病残、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也不放过。不过好在这个魔头被炎城皇室派出的高手捕获,经过几大世家的商量后做出决定:将魔头废去全部修为,投入镇魔窟下,镇压万年!
一时间,各地的讨伐之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各个郡城的人们都拍案叫绝。不管是知道真相的还是不知道真相的都将这件事放在脑后,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
乾炎国,在经历一次惊慌与恐怖后,又一次出现了繁荣与欢声笑语。
而无忧,这个曾经的传奇人物也由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变成了无所谓的像是从未存在过的事物。
而那曾被血染的南唐郡王府,此刻各类灵花欣欣向荣,正迎接着下一任南唐王的到来。
事情仿佛已经结束了。
然而它真的结束了吗?
无忧虽然被镇压进了镇魔窟下,但是他的魔剑却引发了一次次血雨腥风,每一次血雨腥风,都让这把魔剑变得越来越恐怖。
无忧虽然已经倒下,但魔剑之名却传到了乾炎国每一寸土地,当这个名字响起的时候,便会伴随一阵人们惊惧的声音。
无忧被镇压的两年后,一个名贝贝的女孩在炎城内大闹了一场,期间她受过很多次伤,但都没有流泪。
但是,人们看到了。这个叫做贝贝的女孩在镇魔窟外,呆呆地看着黑黝黝的魔窟口,曾流下过泪水。
龍戰星野
后来这个名叫贝贝的姑娘死了,是被魔剑杀死的。这一幕无数人都看到了。
一柄漆黑的魔剑,散发浓郁的魔气,它将贝贝钉在镇魔窟旁边的山头上,红色的血从她的嘴角处流了下来。漆黑的魔剑将她钉在这里后,像是完成了什么心愿,再也不动弹了。汹涌的魔剑像是熄灭了怒火,永远地插在了这里。久而久之,他们在风雨交加下,变成了一块石雕。
魔剑为何要杀死她呢?这个名叫贝贝的女孩还能再活过来吗?
人们都在猜想。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
茯苓郡郡主茯苓王修为大突破,成为一个乾境的高手。随后,他的唯一的儿子在边荒七郡创建了圣火学院,面向整个乾炎国招收人才。
因为茯苓王设立了开明的制度,使得其他地方的人都慕名而来,然后在此定居,渐渐地,边荒七郡不再荒凉。因为边荒七郡外有着广阔的魔兽森林,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提升自己的势力,或是赚取源石、金钱等。使得边荒七郡比国都炎城都要丰饶得多。
十年后,去上界的通道开启了。
但凡成为帝境的人都可以从这个通道进入他们梦寐以求的上界,而那些乾境的人,若能得到大家族的推荐书,一样可以去上界。
仙绝界这个世界,再也不是封闭的世界了,尽管依然没有人在这里成仙,除了那如惊鸿一瞥、昙花一现的帝尊外。
可是,当去上界的通道开启后,伴随而来的却是这个世界的末日。
仙绝界里原本源源不断的源气开始消散,上界的灵气拼命地充斥在这片世界里。源气,生命源气。它让人拥有更悠久的寿命。但是灵气,尽管它让人变得强大了,却也剥夺了悠久的寿命。
对普通的百姓而言,他们之中的长寿者很难突破一百岁。而对于在这片土地修炼的人来说,他们之中的一些长寿者则很难突破两百岁。
悠久的寿命被压缩了,实力的确得到了增长。现在相比于之前,同样的境界所代表的实力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于是,为了适应这新到来的世界,境界的划分也有了很大的不同。
那么这仙绝界的源气呢,它们去哪里了?它们消失了,被灵气吞噬了。这片世界的法则终于齐全了,但天命师的脸上还能有什么笑容吗?
情傾盛唐:明宮闕 夏雲霓
那些打通了去上界的人,他们现在后悔吗?
余素茜呢,她与炎若瑶长得一模一样,是什么原因呢?原来她们不是孪生姐妹,而是一个大能的分身。这个大能之所以在下界放置诸多分身,就是为了感悟世态人情,为她后面的修炼做准备。
许飞鹏呢,这个曾经有着雄心壮志的人呢,他慢慢地老了,娶妻生子了,最后化成一抔黄土了。
欧阳雪呢、叶梓萱呢,叶楚呢……他们去了上界,开启了新生活。
无忧呢,贝贝呢,哦,他们还在镇魔窟处厮守终身呢……
完结。
(我错了,读者们我错了。先让我草草地收个尾,把伏笔埋在这里,为我的续集做铺垫。现在的我有点忙碌,采取这个方式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但是我保证,故事尚未完结,下一部将脱胎换骨,先让我预谋一段十万字的大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