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zsz人氣都市言情 貧僧法海,可屠諸天-第二百八十八章 白蛇動怒相伴-7ppq6

貧僧法海,可屠諸天
小說推薦貧僧法海,可屠諸天
白素贞手持白乙剑气势大增,融合了仙剑的力量,她身上散发出的妖气中掺杂了一缕缕仙气!
妖气、仙气两股本应对立的气息诡异的结合在一起,不但互不干涉,还起到了特殊的催化效果,威力瞬间倍增!
觉果和尚脸色愈发难看,他觉得不远处的白素贞虽然只是一条千年蛇精,散发出的妖气却厉害的很,压制的金山寺一众和尚节节败退,处境越发艰难。
这种时刻,做为寺内修为最高深的老僧,觉果和尚为了捍卫佛法的尊严,就算明知很有可能不敌对方,还是不得不出手降魔!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麻哄!”
“佛法慈悲降妖除魔,万众一心显法神通!”
觉果和尚低诵佛语法咒,将手中的那串佛珠抛出,佛珠发出淡淡的金色佛光,凭空悬浮在老和尚的头顶上方。
其余数百名金山寺佛门弟子的佛气化作道道金色光丝,汇聚入觉果和尚头顶上方的佛珠内。
觉果和尚这串佛珠虽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器,但在他一生修佛的路上时时刻刻陪伴在身边,沾染了纯正的佛性,带有一定的小神通,可以在某些程度上克制邪魔外道。
佛珠汇聚了数百和尚的佛气,在空中绽放出五彩光华。随即,佛珠化作一道五彩流光,向着白素贞凌空打下!
夢春秋之齊魯風月
“臭秃驴!你好生无礼啊!我受到你们诸般刁难,都还没好意思真正出手攻击。没料到你这一出手就毫不留情啊!贼和尚,你想伤我?还差远了点!”
薄少的心尖密愛
白素贞感受到佛珠内散发出的杀机,心中怒火中烧,她刚才只不过是散发出了身上的妖气,并没有用出杀招。
却没成想,对面的和尚满口道理慈悲,下手一点不留情,这是要往死里打她啊!
面对数百名金山寺和尚佛气全力加持的佛珠,就算是以白素贞的修为也不敢大意,若是真被这串佛珠击中,她肯定会受到重创!
白素贞面含薄怒,将手中的白乙剑抛出,仙剑飞出刺向空中的佛珠。
顿时,空中仙剑与佛珠战在一起,白色光芒缠绕着金色佛气,两者你来我往斗个不休,互不相让!
片刻后,仙剑威力显现,剑气四溢攻势凌厉多变。随着白素贞双手结莲花指一点,白乙剑突破佛珠散发出的金色光芒,连续刺出九剑,把佛珠斩为数节!
完美戀人,首席已過期 素痕殘妝
佛珠被白乙剑摧毁,金山寺数百和尚同时遭受反噬!众人心中方寸大乱,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佛经吟诵。
觉果老和尚更是首当其冲,受到了极大的震荡,往后连续倒退数步跌落在地,嘴角流出一缕鲜红的血丝,眼见一招不敌已然受伤不轻失去了再战之力…
婚情蜜意,寵妻無上限
12星座愛情攻星計 靜電魚
絕世仙君 郭怒
白素贞向前一步踏出,右手呈剑指隔空遥指觉果和尚,空中白乙剑化作一道白色的电光,刺向老和尚!
这招白蛇含怒而出,下了死手要取觉果和尚的性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区区白蛇而已,怎敢在我金山寺佛门圣地行凶?也太不把我法海放在眼里了吧!”
墨千域的声音如雷鸣般响彻金山寺上空,他的身影好似瞬间移动般出现在觉果和尚身前,右手前伸食指拇指弯曲弹在白乙剑剑身侧面。
“叮!”的一声脆响。
白乙剑受到反震之力,竟然被一下子弹飞而出。仙剑在空中打了个转落回白素贞手中。
觉果和尚看到墨千域的出现,顿时长出一口气,心中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老和尚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他低声歉然道:
“法海主持…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要是主持再晚一步回寺,恐怕就再也见不到老僧了。”
“这位白施主…她胡搅蛮缠,扰乱金山寺佛门圣地清净,请主持一定要严惩不贷!”
墨千域一回来,觉果顿时有了主心骨,说话变得硬气了起来,指着白素贞就是一顿告状…
墨千域看着觉果老和尚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偏偏要强装镇定,心中微微一乐,暗自想到:
“这金山寺的和尚看来都养尊处优惯了,平时出了大小事全都是法海出面摆平,这帮和尚一个个的修为不咋地,告状倒是有一套,就和幼儿园小朋友告老师差不多…”
“尤其是这个觉果老和尚,这么大把岁数了,连一个蛇妖都对付不了,也不嫌脸红。老东西修为太辣鸡,差点被人一剑了结,这会还有脸在这里哔哔哔的…老不羞…”
千域环顾四周,只见金山寺数百和尚均是傻呆呆的看着他这个主持,没有半点战意,他心中一下子凉了半截。
这样的一帮怂货,真不怪白马寺来人试探,就凭金山寺如今这些和尚的修为,出门在外只能丢人现眼,纯靠法海一个独木硬挺啊!
墨千域这下总算是有点明白过来,法海世尊之所以一身杀业,杀戮气息印入骨髓,并不完全是法海性格太过极端。
其中,还有一部分因素要怪金山寺其他和尚太没用。
金山寺做为神州四大寺庙之首,寺庙负担着降妖除魔的重任。法海不出手还能怎么办?靠这帮怂货?恐怕不是去降服妖魔,而是去给妖魔送口粮吧…
虽然千域看不起这帮怂货和尚,但他们再怎么说也是金山寺的人,心里暗暗嘲讽也就罢了,嘴上可万万不能乱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重生之殘情虐戀
“觉果大师,贫僧不在寺内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既然我回来了,这件事就由贫僧自行解决吧。”
“麻烦觉果大师带着一众弟子散去吧,如今世道不太平,咱们金山寺做为天下人敬仰的佛门圣地,自己人的修为绝不能落下,都回去修炼佛法吧。”
哪知,觉果和尚听到这话,却坚定地摇了摇头,瞪着白素贞怒声道:“主持,我不走!这蛇妖凶的很,老僧要留下来帮你一同对付她!”
墨千域一听这话,心中明白了老和尚的意思,他是想亲眼看到白素贞被自己镇压。这老和尚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心中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直响啊!
千域眼中透露出一丝不耐烦,他最烦的就是觉果这种人,本身没有多大点能耐,还想打肿脸楞充胖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危險關系
“不是贫僧教训你们…数百僧人加上一位顿悟上乘佛法的大僧,竟然对付不了一只蛇妖…?”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你们想没想过后果?外人会说金山寺集合一寺之力降服不了一只妖孽,咱们的脸面还有吗?”
墨千域烦了,对着觉果和尚就是一顿喷,说话也不再留情。没办法啊,谁让老和尚听不出好赖话,他也只能一针见血的点出实际情况,好让金山寺这帮怂货和尚心中有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