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n00精彩都市异能 青鋒殤 txt-一百三十五章分享-qbefk

青鋒殤
小說推薦青鋒殤
灵远来了,当今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廷次辅、一品大学士、太子老师王怀生亲自出门迎接。
如今能够让王怀生心中涌起波澜的事情已经几乎没有了。刘明死了,他的心中并未有多少波澜。得知黄玲和卓铭志死讯,心中依然波澜不惊。
如今灵远来了,王怀生的心却再也不能保持平静,不仅仅因为灵远曾经两次救过他的命,更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能够让他摘下面具,袒露真心了。
灵远再次见到王怀生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三年来或许变化不大,但眼前这人却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一根筋的王怀生了,而且他需要王怀生对于黄玲的事给出一个很好的解释。
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三年不见,想不到你已经权倾天下了,可喜可贺。”
王怀生也笑着说道:“全都是托大哥的福。”
灵远不置可否,收起笑容说道:“你知道我不是一个说话喜欢绕弯的人,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弄清楚。”
王怀生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灵远问道:“你知道玲妹已经去世了吧?”
王怀生再次点了点头:“我知道。”
灵远沉着脸问道:“你好像并不伤心,也并不关心?”
王怀生长叹一声:“我确实并不伤心。”王怀生盯着灵远的眼睛继续说道:“但是我问心无愧。不然今天也不会这么痛快的见大哥你了。”
灵远点了点头:“想必这三年发生了很多事,说说吧。”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
鳳禽麒獸
王怀生眉头浮现一丝悲伤,长出一口气后沉默半晌才继续说道:“当年你为了救我坠落悬崖,我把消息告诉了玲儿,她激动之下晕倒在地,导致小产。醒来后一心求死,被我救下。从此以后她便将你的死和小产的罪过都算在了我头上,再也没有对我露出过笑容。”
王怀生眼中闪过一丝悲伤:“到了后来更是成为了江湖中人人害怕的玲夫人。我对她毫无办法,只能听之任之。我们之间早已经形同陌路,夫妻情分已然名存实亡。不瞒大哥,如今她走了,我虽然伤感,却并不难过,如果大哥觉得我是薄情寡义之人,那我认了便是。”
灵远闻言,终于叹了口气:“这些年难为你了,朝廷上要跟刘明斗,家里又难安心。哎,怪只怪玲妹福薄,也怪我这个大哥没有做好啊。”
王怀生说道:“这件事无论如何怪不到大哥头上,我思来想去,只是怪我当年太傻,为了虚无缥缈的信仰连累了大哥和玲儿。”
灵远抬头看了看王怀生,无奈一笑:“当年我也是对你那份牛劲气愤不已,但今日再次相见,倒是又有些怀念当初那个你了。”
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只是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我知道我变了,甚至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王怀生深深叹了口气:“在命运面前,由不得你不低头,如今变成了当年自己最深恶痛绝的那种人,想想虽然悲哀,但我决不后悔。”
“或许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自己最深恶痛绝的人。”灵远露出一丝苦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据说卓铭志想做武林盟主你是同意了的?”
王怀生说道:“没错,江湖是天下混乱的源头,想要天下太平,自然需要给江湖套上缰绳。”
再見Boss:助理別逃 苿涼
灵远说道:“这么说来,倒是我破坏了你的好事。”
王怀生接道:“大哥说的哪里话,只要大哥点头,这个武林盟主还不是大哥囊中之物。有大哥统领江湖,比起卓帮主,我更是一百个放心。”
灵远看着王怀生期待的眼神却并不急着回答,反而问道:“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吗?”
王怀生陷入了回忆,每次想到那时的场景便是又一次提醒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傻,所以他已经很久不曾去回忆当初的自己了,半晌才摇了摇头:“依然历历在目。”
灵远继续问道:“可还记得那些山贼?”
王怀生点了点头:“自然记得。”
灵远这才说道:“那些山贼说到底不过是附近的老百姓,走投无路才落草为寇。我觉得山贼和百姓便如同江湖和朝廷,如果朝廷有道,百姓安居乐业,就没有那么多人去江湖谋出路了吧?所以朝廷进一步则江湖退一步,反之,朝廷退一步则江湖更加繁盛。”说着看向王怀生:“这个道理连我都懂,你会看不破吗?”
王怀生面对灵远的质疑陷入了沉默。
灵远继续说道:“曾经有个人跟我说过,他一生的志向是‘让人人富足,没有贫穷!让粮食遍布神州,没有饥饿!让爱心添满人心,没有仇恨!让万世永享太平,没有争斗’。”灵远盯着王怀生问道:“如今那个人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王怀生露出痛苦的表情,终于惨然一笑:“刘公公说的不错,一旦坐上了这个位置,想要不变实在是太难了。”
“正如你所说,你看到的道理我自然也看到了。如果为了百姓着想我便该当无为而治,天下自然会慢慢富足。可是如此一来百年之后谁还会记得我?要想万古流芳只能是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功业!大哥,你知道吗,当名垂青史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要想抵挡它的诱惑实在是太难了!”
灵远笑了笑说道:“这些事情我不懂,如今你大权在握,如何选择只在你一念之间。”
王怀生以手捂脸,闭目凝思良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已经变得清澈:“大哥,留在京城吧,有你在身边督促,我才不会变成当初自己最最痛恨的那种人,如果扔下我自己。”王怀生摇了摇头:“我已经能够看到,早晚有一天我会被欲望吞噬。”
灵远问道:“你想让我去哪?”
愛情,隨遇而安 魚小語
王怀生答道:“最适合大哥的地方莫过于江湖议事阁,我相信只要有大哥在,江湖议事阁定然会再次竖起正义大旗。”
灵远想了想说道:“我此次来京城还有一件事要办,办完这件事我再给你答复。”
王怀生说道:“好,我便静待大哥的消息。”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
。。。。。。。。。。。。。。。。。。。。。。。。。
灵远来到静心庵却被拒之门外。小尼姑拦住灵远说道:“庵内不许男人出入,施主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灵远微笑说道:“敢问贵庵可有一个叫汪廷芳的女子。”
那小尼姑答道:“我们这没有这个人。不过,你说的可是梧桐居士?”
命運的抉擇
灵远知道出家人都不称呼本名,却也不知道汪廷芳的法号,想来这小尼姑说的八层便是了。这边点了点头:“可否请她出来一见?”
“梧桐居士休息了。”小尼姑见灵远倒还彬彬有礼,比起平日里那些俗人强上许多,这便多说了一句:“你明日去弄堂参加讲道会自然就见到了。”说罢关上大门,将灵远隔在了门外。
眼看汪廷芳就在眼前,灵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但如今她身份特殊,自己决不能任性妄为,只好等到明天再一看究竟。
两件大事都有了着落,灵远又来到了青锋帮,入眼处青锋帮已经不复往昔盛况。在卓铭志靈前上了香,刘成斌亲自接待了他倒是出乎灵远意料。
後命
如今刘成斌已经接任帮主,只是青锋帮树倒猢狲散,四大堂主纷纷离去,赵启明虽然留了下来,却已经有隐退之意,刘成斌手中接过的青锋帮几乎可以说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虽然荣登帮主,却还不如以前少帮主权利来的大!
灵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礼节性的说道:“恭喜刘兄接任青锋帮帮主。”
刘成斌一改一直以来的冷冰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一直以来对父亲虽然尊敬,却也夹杂着一丝恨意,如今自己当上了帮主,才知道这个帮主不是那么好当的,况且如今他已经不在了,这一丝恨意也随他而去,倒是释然了很多。”
灵远长出了一口气:“时隔多年终于再次见到你笑了。没想到你不过笑了笑就让我的心情如此舒畅。”
刘成斌答道:“因为在你心底一直把我当成是朋友。”
灵远会心一笑:“彼此彼此。”继续笑着说道:“如今青锋帮百废待兴,看来你有的忙活了。”
刘成斌自信满满:“总有一天我会带领青锋帮再攀武林巅峰,成就属于我自己的辉煌。”
灵远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
刘成斌笑了笑说道:“我已经请辞了江湖议事阁阁主,你知道我得到这个位置全赖父亲,如今父亲不在了,还是早点走人,不然等到时候被赶下来可就面上不好看了。不知道这个位置你有没有兴趣?”
灵远叹了口气:“王大人已经跟我说过此事,我也确实需要一份差事,会认真考虑的。”
灵远顿了顿继续说道:“为什么我总是要在你手中抢东西?你知道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刘成斌答道:“这就是我前半生的命,从遇到你开始就被你的光环笼罩。不过你知道我绝不会认命,咱们后半生走着瞧。”
灵远哈哈大笑,大声应道:“好,咱们走着瞧!”
。。。。。。。。。。。。。。。。。。。。。。。。。
第二天,灵远一早来到弄堂,发现比自己来的早的大有人在,便捡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
不久讲道会开始,一个个尼姑上台讲道,内容也无非是宣扬佛法。信佛之人自然听得聚精汇神,灵远虽然出身少林但对于佛法却一向是敬而远之,时间一长忍不住昏昏欲睡,也不知道台上都讲了些什么,只在那一个瞌睡接着一个瞌睡。
半梦半醒间耳边响起一阵爆喝,登时将灵远吓了一个激灵,抬眼四周看了看,发现之前那些跟自己一样打着瞌睡的人都是纷纷清醒了过来,正眼巴巴盯着台上尼姑上台的地方。
灵远不明所以,问旁边一人道:“兄台,我初来乍到,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大家都兴奋了起来,还请兄台释疑。”
那人两眼放光说道:“兄弟总听说过梧桐居士吧?”
灵远点了点头:“略有耳闻。”
那人嘿嘿笑道:“兄弟今天有眼福了,接下来便是梧桐居士出场,梧桐居士绝对是我见过最美的尼姑,今天来的人大半都是为了见她一面而来。”
灵远愕然问道:“这梧桐居士竟有这么大魅力吗?”
那人答道:“兄台有所不知,以前玲夫人在时有几个京城有权有势的公子哥不过是对梧桐居士表达了一番倾慕之情,结果死的惨不忍睹,之后所有人虽然心里痒痒却再也无人敢造次。如今玲夫人不在了,大家这才敢明目张胆起来。”
灵远不解道:“京城美女数不胜数,就算这梧桐居士再美,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吧?”
那人猥琐一笑:“嘿嘿,兄台,这你就不懂了,美女虽然多,但尼姑自然别有一番风味,这些个花花公子就是好这口。”
灵远不知这话该如何往下接,恰好梧桐居士这时正好出场,那人注意力瞬间集中到了讲台之上。
灵远也向台上望去,一望之下,心脏再也不受控制的碰碰乱跳起来,台上那女子赫然便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汪廷芳,虽然如今一头秀发消失不见,但在灵远眼中依然是那么的美!
汪廷芳开始讲道,但讲了什么灵远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眼神盯在汪廷芳身上一瞬不瞬,一颗心完全沉醉在她天籁般的声音中,她的一呼一吸,小嘴一张一合,身上一举一动都美到让灵远窒息。
终于汪廷芳讲道结束,到了众人最喜欢的提问环节,一时间提问之人络绎不绝,当然问也不是白问,少了一两银子根本不好意思开口。
萬古龍帝 鬼十郎
提问的都是一些无聊至极的话头,不过是想跟美女亲近一番。好在毕竟是佛会,众人也不敢问的太过放肆,汪廷芳面带微笑随口应付了事。
灵远期盼已久,终于轮到自己,却一下紧张起来。三年不见,不知道佳人如今心意如何?
汪廷芳见到灵远的一刹那笑容顿时无影无踪,只是睁大了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死死盯着灵远。更是缓缓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这一刻灵远从汪廷芳的眼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紧张消失不见,挂上了略带激动的微笑:“请问梧桐居士,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不知道佛陀会不会发慈悲心,成全真心相爱的两个人?”
众人闻言或惊愕、或鄙视、或羡慕。无论如何在这种场合问出这种问题都是极为不妥,把眼光扫过灵远之后又纷纷停留在汪廷芳身上。
汪廷芳就那么一瞬不瞬盯着面前发问的男人,良久,轻轻说出了三个字:“或许吧。”
双颊笑容绽放,一笑倾城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