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zsp精品都市异能 窮遊計 起點-納木錯鑒賞-35enm

窮遊計
小說推薦窮遊計
直至接近圣湖,灵魂如同被刺了一针。湖还醒着,一望无际;人已沉醉,若有所思。那神秘莫测交织出的一丝清明,挑出一席涟漪。
闲适的笔端触不破西藏的阳光,从远处的荒凉萧瑟滑下,便是那透着幽色的天光。纳木错涵着碧波荡漾,涵着天光地晕,与绵延不绝的唐古拉浑然一体。唐古拉探寻着纳木错,在一无所获的同时,涵养了一汪七千多年的深情。
圣湖纳木错,那人们在信仰福祉与膜拜神圣中冥悟一种空灵。不是司汤达告诉我们的“小心翼翼地对待残酷的现实”,而是那种“脚下半浮柔软,心灵全然陶醉”的恬静。
那种蓝绘出了一种境界,泅开了一隅层次,打破了一种格局,收回了心间罅隙中的一份焦躁不安。除却可以看到的真实憧憬,它有其独有的热烈激越。
为了一份美的执着,我融化在湖边,我消逝在岁月。
我兴奋地在湖边走着,伫立着,细细观赏湖面,近岸处,湖水清澈见底,偶尔能见到鱼在水里游动跳跃;远一点,浅蓝色的湖水泛着珍珠似的浪花;再远一点,水天交际处,湖水蓝得格外纯粹,如雨后初晴的天空,又如光滑莹润的宝石。
最強小廚師 隨性
纳木错,藏语意为“天湖”,湖面海拔4718米,湖水悬在空中,形成一个美妙的“天湖”的美名。在晴好的天气,纳木错湖呈现出蓝白相间之色。蓝的天伴有漫天变化着不断滚动的白云,是那么的透亮。随着微风吹动,湖面卷起层层浪花,浪花犹如人的呼吸,有节奏地曼妙地向远处推进。水天相融,浑然一体,似有身临仙境之感。处于水天之间的,还有连绵不断的念青唐古拉山皑皑白雪,好似白色盔甲,宛若勇敢的卫士守护着这颗冰川上的明珠。
这如海水的蓝与洁净的白相间相融,也在雪域高原编织出神奇的传说。相传,纳木错是帝释天的女儿,与念青唐古拉山结为伉俪,相依为命。念青唐古拉山在北方诸神灵中最具权威,拥有广大无边的北方疆域和丰富的财宝。念青唐古拉山神化为凡人相貌,着一身白色绸缎,头戴白色盔甲,骑着白马,右手高举马鞭,左手拿着念珠;纳木错骑着飞龙,腾云驾雾,右手持龙头禅杖,左手拿着佛镜。马龙相亲相爱,相伴飞腾。这是多么富有想象力的神话故事。
沿湖岸行走,看到两块巨石兀立面前,名为迎宾石。不远处两堆碎石上插满大小不同颜色的经幡迎风飘扬,表达广大信徒对神湖的敬仰。湖中有三个小岛屿立于蓝湖之中,民间传说那是佛的化身。很久以前,藏传佛教的高僧,曾到湖上修习密宗要法,认为是胜乐金刚的道场,并创立藏历羊年设坛大兴法会。此时前往朝拜,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转湖念经十万次,其福无量。所以每到羊年,僧俗信徒不惜长途跋涉,前往转湖一次就感到心满意足,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和幸福。纳木错神湖名气很大,具有很高的神圣性,是善男信女朝圣必去之地。从古至今,中外香客纷至沓来,不惜长途跋涉,虔诚顶礼膜拜,一面用手捻珠,一面口中念念有词,绕湖转经,磕长头。
纳木错湖从东岸到西岸全长70多千米,由南岸到北岸宽30多千米,200多千米长的湖岸,有的人甚至要好几个月才磕完一圈。信徒们磕累了或到天黑自己记下记号,第二天继续往前磕。我两次去纳木错,都是深秋,高原气候已经寒意逼人。我看到许多信徒穿得很单薄,磕得大汗淋漓,有的磕得头破血流。有一个男孩只有七八岁,额头和膝盖都磕破流着血。我劝他把受伤的地方包扎好再磕,他幼稚黑红的脸蛋上,闪着黑豆似的眼睛,看着我点了点头,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但又一往无前地磕了起来。那种虔诚到忘我的精神,让人难以想象,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纳木错湖边还有五个半岛,从不同的方位凸立湖面。扎西半岛最大,岩洞里常年住着很多在此修行转经的喇嘛,全靠藏民众供养生活。岛上林立很多石柱石峰,似象鼻,如人形,像松柏等多姿多态。岛上还分布很多形状各异的溶洞,且各有其名,诸如量身洞、阴阳洞、合掌洞、善恶洞等,各有其意。藏传佛教认为,一个人做善事还是做恶事,上天会知道的。无论何人,只要行得正就能从每个洞中穿过,反之就要反省自己的言行,这是佛祖的警示。
纳木错湖,是喜马拉雅山运动凹陷而形成的巨大盆地,后因西藏高原气候逐渐干燥,湖水退缩,湖面逐渐缩减而形成如今的神湖美景。由于湖水的滋润,湖滨草原水草丰美,是天然的牧场。每当初夏,成群的野鸭飞来栖息、繁殖后代。湖泊周围常有狗熊、野牦牛、野驴、岩羊、狐狸、旱獭等野生动物栖居。湖中盛产高原的细鳞鱼和无鳞鱼类。湖区山坡上还产虫草、贝母、雪莲等名贵药材。
身在神湖的美景中,深感大自然造化之绝妙。山与水相依相融,冰雪消融,滋润湖水;湖水又像慈母,养育了湖畔绿茵茵的丰美草场。触动我们心灵的还是这片美丽神奇的湖水,荡涤着人们的心灵,使雪域高原孕育出这块蓝白相间的通灵宝镜,留下大自然神奇之美。
冷面將軍的鬼醫愛妻 飛雪吻美
清晨,太阳还没有在布达拉宫对面的山峰上露脸,宁静的拉萨市犹如一个小山村,偶尔传来阵阵汽车的马达声,街道上只有稀稀拉拉的行人。天已经亮了,匆忙间吃了早点,开始了纳木错之行。
对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向往已久,早在上学期间的地理课本上就知道了这个美丽的湖泊。去过青海湖后,对纳木错就更有期待了,想看看她是不是像青海湖一样蓝,是不是和青海湖一样那样充满神秘的文化色彩。汽车在青藏公路上疾驰,沿着拉萨河溯流而上。清晨的雪山显得更加耀眼,公路两侧的树木也开始了一天的生活,纷纷抖擞精神,尽力展示着刚刚吐出的小叶子,整个纸条上增添了一抹淡淡的翠绿。河道两边的平川地上,间或就有一片片碧绿的青稞,绿绿的、嫩嫩的,在清晨中显得更加娇嫩可人。与山峰的积雪,闪耀的黝黑山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山坳里的民房顶上,花红柳绿的经幡在晨风中飘荡,偶尔还可以看到房顶迎风招展的国旗,这种独特的景观,也许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得到。那飘起的一缕缕炊烟,正是告诉我们,勤劳的农牧民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经过当雄县城后,汽车就告别了青藏公路,辗转在当雄前往纳木错的碎石路上,很快就走进了一个峡谷之中。清净的河水在峡谷中流淌着,随处可见,河水在河底鹅卵石的缝隙间冒出明亮的水花。要是没有汽车玻璃窗的阻隔,我想一定能够听到河水咕咕的流淌声。河底的鹅卵石在河水中散发出各种光泽,俨然就是奇珍异宝,我更想卷起裤腿,蹲在河边,让河水轻轻的掠过我的小腿和脚面,聆听世界上最纯洁、最动听的音乐——流水声,检上几块美丽的石头,珍藏一个美好的期望……我又回到了童年的无忧的岁月。
峡谷两边的陡坡上,稀稀拉拉的丛生着一些不知名的小灌木,坡上随处可见的碎石,夹杂着密密麻麻的小草枯枝败叶,隐约可见其中露出些许绿芽,春风刚刚光顾了这一片土地。陡坡上的牦牛在啃食着,静静的,仿佛它们压根儿就不知道我们的到来。
渐渐的,那些树木就淡出了我们的视野,地面上只有厚厚的草甸,山顶的积雪距离我们愈近了,河水不见得时候,就要上山了,随着汽车的前行,高原反应开始体现,有的人早已开始了吸氧。雪山不需要仰视了,这个海拔为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停放着几辆旅游车,一些游客正在拍照,在雪山口拍照无疑就是一个挑战。“因时间关系,我们在返程中留时间拍照,现在去纳木错。”导游的一句话,我们就跨过了山口。
翻过山口,眼前出现了一个山脊,上面林立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犹如一群下山的猛兽。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下行。山坳里,牧民搭建的流动房子,让人看到了一个游牧民族的延续。山坳间浸出了一流小溪,在坡上形成了大片的湿地,上面铺着厚厚的草甸。牧民的房子就搭建在这些湿地上,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委,也许是为了方便取水?也许是减少温差?不得而知,但是,我相信一定是有道理的。走下坡,就是纳木错镇,整齐的门面房上,悬挂着招徕生意的牌子,显然就是当地的一个重要的交易市场。走过纳木错镇,眼前豁然开朗,眼前完全就是一个大平原,要是没有远处洁白的雪山昭示,还真以为是冬天在某个平原上呢,只是少了一些树木。公路两边都是平整的草原,由于春风没有光顾,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些枯草。草地上,成群的牛羊自由漫步,时而啃食着,牛羊的不远处,就有搭建的临时房子,房子的旁边,停放着农用车辆,显然就是牧民生活生产的重要场所了。公路在平原中延伸,看不到尽头,只有尽情地疾驰。四面都是雪山与天相接,将纳木错这块土地包围的严严实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
放眼望去,雪山下面,在草甸中出现了一道银灰色的线,那就是纳木错湖,显然,湖面依然被冰占据。走完了从拉萨到纳木错近260公里的路程,车辆在一座小山下驶进了停车场,纳木错到了。
午时已过,太阳好像还在头顶直射,晒得感觉到有些焦灼。我们径直顺坡而下。没有惊涛,没有水波,没有水天一色的壮观,只有一动不动的银灰色的冰面,冰面的另一边是绵延不绝、参差不一的雪山,焦灼的阳光能晒黑人的脸庞,却不能融化周边四处的雪山,不能融化那不错湖面的冰。湖岸上,站着几头牦牛,那是几个藏族同胞帮助游客照相的,牦牛的头上挽着花,时而有几个姑娘小伙换上华丽的藏族服装,拍照留念。“来纳木错旅游,这个时候的确不是一个很好的季节!”每个人都念叨着。
从坡上往下走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汪清水,那是湖边的微小湖,显然是湖水渗出后形成的。令人高兴的是总还能见到水啊。我望着这一汪清水而去。这水好像转为我准备似的,没有游客来观看这一汪水的妙处,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把整个当成风景似的。我赶忙围着这水四处观望,寻找最佳的拍照视角,把附近的同伴呼唤过来。共同享受这一汪水的美丽。没有风,就没有波,湖面上展现了与岸上完全一致的景色。洁白的浮云,淡蓝的天空,褐色的小山,飞跃的小鸟,还有川流不息的游客。这一汪水给了我一个独特的景观。我想,这个效果无论是现在还是夏天,都是一样的,即便是纳木错湖面的冰化掉了,湖面也绝不会平静成一面镜子,毕竟太大了,无风也能荡漾。而这一汪清水则是大湖所不能代替的,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平静的纳木错给人无数的遐想和遗憾。想象假如冰化了,淡蓝的湖水荡漾着,微风铺面,漫步在湖面,随手捡着自己喜爱的石头,或者打着水漂嬉戏,那是多么惬意的事。美丽的雪山环绕着湛蓝的湖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白云飘飘湖水荡漾,雪山皑皑游客欢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啊。
这样美丽的地方总会和宗教联系在一起的,何况是西藏这样一块宗教文化俯首可拾的地方。 纳木错又称纳木湖、纳木错湖位于中国的青藏高原。在历史文献上记载,此湖像蓝天降到地面,故称“天湖”;而湖滨牧民说因湖面海拔很高如同位于空中,故称“天湖”。藏语中,”错”是”湖”的意思。当地藏族人民叫它”腾格里海”,意思是”天湖”。信徒们尊其为四大威猛湖之一,传为密宗本尊的道场,是藏传佛教的著名圣地。在这个湖面海拔4,718公尺,湖面东西长70公里,南北宽30公里,面积1,940平方公里的纳木错,据说公元十二世纪末,藏传佛教达隆嘎举派创始人达隆塘巴扎西贝等高僧,曾到湖上修习密宗要法,并始创羊年环绕纳木灵湖之举。信徒传说,每到羊年,诸佛、菩萨、护法神集会在纳木湖设坛大兴法会,如人此时前往
朝拜,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朝礼转湖念经十万次,其福无量。所以每到藏历羊年僧俗信徒不惜长途跋涉,前往转湖。这一活动在四月十五达到**。纳木湖畔玛尼堆遍布。如有教徒经过这里,总会投下一颗石子。这个西藏人心目中的圣湖,每年都吸引着西藏当地和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的教徒们迢迢千万里,完成艰辛的旅程,来转湖朝圣,以寻求灵魂的超越。倘若遇到这个时候去,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纳木错很有特色的当然还有石头,迎宾石(夫妻石)、合掌石、善恶洞等等,有的高耸,有的形象,蔚为壮观。很想细细品味,但是同行者有人高原反应严重,我们不得不离开了,好在看到一对恋人正在拍摄婚纱照,想来在这样的地方拍婚纱照,的确有一种别样的感受。
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纳木错,在那根拉山口,我们下车拍照。一下车才知道山口的厉害,这儿的风比日月山厉害的多了。直逼着人,让人喘息难安。有几个索性就没有下车。这无疑是与雪山最亲密的接触,也是我们在车下活动时海拔最高的地方。我们赶忙在山口标志碑下合影留念。就这样,完成了纳木错之行。
美丽的纳木错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冬天的景象,我想夏天的纳木错应该更加美丽迷人,更加可爱。倘若能在夏天观赏,我就更好了。我相信,感受冬天纳木错的人都想夏天再来,欣赏夏天风光的人不会想象冬天的景色。如果我还能夏天再来,那可谓是一个圆满的旅行者了。其实,冬天有冬天的好处,夏天有夏天的妙处,不同的季节变换,就有不同的风景让人领悟,这是造物主有意识的安排,让我们好好领受。
路遇强驴蘑菇二人,我们拼车翻越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眼前开始出现辽阔、壮美的当雄草原。再穿过草原就来到了欣赏纳木错的最佳地——扎西半岛。
身处纳木错湖边,最大的感受就是冷。七月的阳光吝啬于他的温暖,冷眼站在云层之上俯看着初来天湖的人们。寒风透过双层的防风衣,直往身体里钻,我捂着冻痛的耳朵和脸颊,挂上相机,倒退着向湖边走去。
纳木错由于海拔4700多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湖,所以被称为天湖;又因信徒众多,在藏民心目中地位很高,又被称为圣湖。走近纳木错,才会发现她是多么的美轮美奂。残雪点缀着荒凉的远山,牦牛静静地在湖边享受难得的安静,海鸟欢快地时而掠过湖面、时而浮在水面上休憩片刻,好一派“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景象。
阳光在水面上跳跃,云朵在空中不时地变换形状,仿佛一个高明的画师在挥毫一幅多彩的画卷。圣湖,就是这样在动与静之间,在素与雅之间深深吸引你的眼球。
行走在湖边,大大小小的玛尼堆随处可见。据说虔诚的转湖人常常会放一块石头在上面。天长日久,就形成了玛尼阵。离湖不远的小山脚下,刻满神秘符号的玛尼墙更是壮观了,密密地聚在一起,仿佛书写着对神灵的敬仰。经幡是最常见的了,他们在山崖上,在洞穴间随风招展,猎猎的声音又仿佛是在诵读着经文,沟通着神灵。
路边有一对转湖的藏族夫妇,许是走累了,坐下来休息。女人在喝水,朴实的汉子望着前方,露出会心的笑容。真让人不禁感叹,原来幸福是如此简单。还有一位手持转经筒的大妈,急匆匆行进在转湖的路上,口中念着听不懂的经文。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仓央嘉措的诗句:“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么多转山转湖的人,不知道他们心中想修的又是什么?
高海拔的路真不好走,从湖边到小山旁边我们走了一圈。往高处登攀的每一步都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喘气,心跳也加快了不少。我们在一处平坦的石头旁休息片刻,蘑菇拿出风马纸,默然静立,扬手抛出。那叠纸片在空中散开了,纷纷扬扬地飞向远方。也许那写满虔诚的心意,诸神也能听到吧。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一段缘份。
夕阳渐渐西沉,近处的纳木错和远处的念青唐古拉主峰都沉静下来。湖边的游人越发多了,大家都赶来欣赏落日的美景。这时,月亮悄悄从东方升起,太阳还不肯下山,只是把我们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古老的念青唐古拉山诸峰,被照得金光灿烂。
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暗,出现一股奇怪的大蘑菇,难道这世界上也有龙卷云吗?只有在夕阳的附近才被染成桔红色。被玛尼堆掩埋的牦牛头角已昏暗不清。天幕拉开,瑰丽的天空用冷冷的色调把岸上的人变成剪影。看,小兔子跳起来了,是打算与天公试比高吗?
夜,真的来临了。月亮越升越高,平静的湖面上,银光一片。这时,天空、云朵、湖面都被蓝蓝的色彩包围了。湖边的游人和情侣们也渐渐散去,周围一片静寂——这就是纳木错的夜。
有一种美丽叫纳木错!
亘古不变的高原,天高云淡,微风佛面而来。
开车的藏族大哥多吉放着央金兰泽的那首《遇上你是我的缘》 ,带着好心情,听着像流水一样温柔的歌我们向纳木错进军。我的眼睛肆意的转动着,害怕失去哪怕一点点回忆高原之美的机会。窗外就是高原草场,牦牛骏马自由的奔腾,牧人的喝声不时在耳畔回响,有时我们停下小憩,这些粗豪的藏族汉子会露出笑脸由衷的对我们说声扎西得勒。是呀,扎西得勒,吉祥如意,所有热爱生活的人民——扎西那个得勒!
高山下的情歌
是这弯弯的河
我的心在那河水里游..
蓝天下的相思
是这弯弯的路
我的梦都装在行囊中
一切等待不再是等待
我的一生就选择了你
遇上你是我的缘
守望你是我的歌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我..爱..你..
沈晨靄的異古生活 南瓜夾心
就象山里的雪.莲.花.
就象山里的雪.莲..花.
嗨.嗨.嗨.
天境
陶醉在在最原始的风景里,陶醉在最淳朴的歌里,我的眼睛看的醉了,我的心儿被唱软了,就在我发楞时,好友白杨兴奋的叫道:“念青唐古拉山,快看!”
我朝窗外望去,一座连绵雄伟的雪山出现在我的眼前,整个山顶都被白色的积雪覆盖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夺目。
“念青唐古拉山呀,那可是圣湖纳木错的丈夫”多吉大哥说道。
“丈夫?”我好奇的问道。
“是呀,是神化身的,男神化成了山,女神化成了水,就是你们眼前的念青唐古拉山和不远处的纳木错圣湖了,呵呵,可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相伴万年不离不弃。”
说到这里我反儿忧伤起来,无意间想起我那无助的初恋呀,即使来到了世界屋脊,我的脑子里仍忘不了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但是我没有时间再想下去,因为纳木错映入了我的眼睛里:那是怎样一汪静谧的湖水呀,安静的铺在了念青唐古拉山脚下。湖水的颜色从车上望去简直和西藏绝美的蓝色天空融为一体,简直让人分不出哪是天那是水,在这一刻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秋水共长天一色。
那种蓝,蓝的没有道理蓝的没有章法蓝的如此纯粹蓝的如此精致又蓝的如此粗犷,就像一首交响乐一样,那蓝色就是跳动的音符,不断的组合,不断的融合,推陈出新,前赴后继,构成一首风格幻化无端的交响乐,一首百听不厌的高原牧歌!
淡黄的草,洁白的云,深黑的牛,火红的马一一从我车旁经过,但我却无动于衷,我的魂早叫那汪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湖水给勾去了。
见过秀气温柔的小溪 见过风姿绰约的西湖,见过汹涌澎湃的大海,就是没见过这样一湖水,充满魔力和未知的一湖水。或许就向情人一样,纳木错你让人又爱又恨,爱的的是可以和你相聚,恨的是终不免要和你分离。
车停在了纳木错湖边的营地,基本上都是藏族同胞经营的,提供吃住,条件简陋但价格却高昂。
一下车,七八条藏狗就围上来了,呵呵,都是好温顺的狗狗,用黑黑的鼻子在我身上嗅来嗅去,着大概是表示欢迎了吧?
和同伴商量了下,反正呆的时间不长,就住那种30块一个铺位的活动房子好了,既然他们愿意我只好跟随了。
放下行李在房间,然后我们几个像心中的纳木错走去。
一只很乖巧的黄狗一直跟着我们。
湖边都是石头,开始觉得奇怪,为什么湖边没有植被呢,但想想就豁然开朗了,纳木错是高原咸水湖,湖里都不能生养鱼类,更别说植物了,但若因此觉得纳木错缺乏生气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围着湖边散步,如果要饶湖散步一圈,估计几天几夜也散不完,这个湖呈带状的,仿佛就是念青唐古拉的一条腰带。念青唐古拉倒影在纳木错湖里,这也许是丈夫和妻子另一种方式的融合吧。
近距离看纳木错湖水,仍是蓝的没有瑕疵,掬一捧纳木错的湖水,冷冷的,尝一下,咸咸的。
白云蓝天雪山纳木错交相辉映固然美丽,但黄昏晚霞下的纳木错才真的是天香国色。
远远的,一轮残阳沉下念青唐古拉山去,然儿一条金黄色的尾巴仍留在纳木错湖水上,于是,一般湖水湛蓝,一半金黄,风来了,湛蓝和金黄混为一体,风停了,金黄和湛蓝又分庭抗礼,而念青唐古拉山的投影,恰恰成了这两种颜色王国的分界线。
盼望已久的晚霞终于出下了,刹那间,最完美的纳木错出现了,所有的游客都停下了步伐,用心灵去欣赏这道世间不多的美景,纳木错,这盘佳肴,在鬼斧神工的造化的烹饪下,最终色香味具全了。
喀嚓喀嚓,大家的照相机都活跃起来,是呀,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会见呀!漫天斑斓的晚霞,魔幻的湖水通通进入我的相机吧!
边走边拍,我还不忘检石头完,突然一块暗红色的石头被我看到了,我捡起来看,天那,这不是一块石头,该是一棵心呀,确切的说是一块心形的石头,一块美伦美幻的心形石头。同伴们纷纷跑过来看,口中啧啧称赞着。呵呵,有坏小子还想枪,被我小小教训了下。
谢谢你,纳木错,我的那颗心留给了初恋,而你又给了了我一颗纳木错之心是不是在教导我永远不要放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在湖边散步,感觉整个人是在飘,暮色中一只水鸟在湖水中漂着,是否它也留恋着这迷一般的湖?
沿着湖走,同伴建议爬到小山上看纳木错,也许换个角度看更是别有一番滋味。不一会儿,就爬到山顶了,呵,原来山上有六个外国友人,四个美眉两个帅哥,看到我们上去,热情的打着招呼。
从山上看纳木错反儿让人平静了下来,悠扬的苏格兰调子在晚风中飘扬,呜呜曳曳,缠缠绵绵,回头一望,是那个长的最漂亮的外国美眉在吹口琴。
此情此景何曾见,依稀梦里旧歌声,我想我是忘不了你了——纳木错! 、
再见,纳木错,到时带着我的恋人和一颗勇敢的心回来见你!
再见,纳木错,如果可能我愿化作你天空的一片云,永远的投影在你的波心!
纳木措很远,离开拉萨市二百多公里,在雪山和草原中捱过想象它的时间,过当雄拐进一条山谷,牦牛和羊群,帐篷和酥油,唱着牧歌,似乎因人间的气息太浓,想念的纳木措还很远。
“到什么地方去”同车的小女孩不耐烦地问。
“到天边,到仙女住的地方”年轻的妈妈哄着孩子,继而又说,“纳木措,你可不要对不起我们”。不会的,我说,虽然没见过纳木措,但在好多人的笔下,纳木措就神韵毕现了。但说过之后,心里却底气不足,我不敢保证纳木措能让我惊叹,因为神湖,我们赋予它太多的想象与奢望。
到达海拔五千多米的纳根山口,汽车爬不动了。我们下车,高原的风吹得山体都嗡嗡作响,它掀起你的衣服,吹乱你的头发,仿佛一扬手就可乘风飞去。我们拉着手,攀向山口时,众人一阵惊呼:纳木措,天边的纳木措!它在雪山的脚下,在围绕牧草和羊群的地方,连接着草原与天空的空白。
你看过《梦想成真》这部电影吗?它用虚拟的手法,把人们想象的美丽集于天堂,而现在天堂就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它那么实实在在地并非蜃景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它比想象中的天堂更空灵,更渺远。它就是海拔四千七百一十八米,面积一千九百二十平方公里,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措。
在心灵一阵强烈的震颤之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扑向它的身边。
通天魔相
草原上没有路,我们跟着前面一辆载满老外的旅游车,沿着车辙到达应该到的地方。可草原的路仿佛没有尽头,纳木措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明明就在前面,我们却走不到它的身边。它那么博大,那么精深,却在它的周围布满一些沼泽,你只能在它岸边的某一段着落。有一阵,我们停下了车,在无际的草地中间,甚是迷惑,不知道该怎么走。司机站在车顶上,眺望被我们甩在后面的旅游车,说怎么没有车的影子,平坦的草原出现这样的事,我们感觉到神湖逼人的神秘。
近在眼前的纳木措,在它身边的草原又行程三十多公里后,才真正地到了它的面前。湖面宽阔辽远,像一弯新月,一面拥抱草原,一面依偎雪山。近处湖水闪着幽蓝的光,一浪浪地卷向岸边,淘尽了泥沙,随便抓一把湖边的石子,干净得想把它吞下去。远处的湖面淹没在烟云之中,正好回答小女孩的苦苦追问,仙女就在烟云之中,就在湖水之下。
按照西藏传统的习俗,到了羊年要沿着纳木措顺时针转上一圈,即羊年大朝圣。湖边数不清的玛坭堆,堆着转湖的人们数不清的愿望,湖边的礁石上也刻着“嗡呗呢咪嘛哞”的六字真言。现在不是转湖的季节,没有人推销纪念品,没有叽叽喳喳的导游,没有出售的商品,一切都是原始的,用你的生命去感觉神湖。
没有忧郁,没有伤感,也没有浮躁,心透明得像水晶,鲜红地跳荡在阳光之下,红尘路已经留在纳根山口的那一边,你发现你第一次如此的简单,不需要祈祷,也不需要忘记,熟悉的生活也恍如前尘往事。你没想过要在湖上泛舟,也没有想过要变成一条湖中的鱼,你只想是一只鹰,飞翔之后,再在礁石上守护。纳木措没有人类半点的造作,也不需要人类的想象来丰富。纳木措是不需要语言的,它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是苏轼欲乘风飞去的地方,是天涯洁净处,是天尽头。
我坐在湖边,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诉说纳木措的神秘,及美丽得不近人间烟火的仙气。我只是念着一些人的名字说:我到了纳木措,我到了纳木措。
很羡慕那些老外,他们在湖边搭起了帐篷,悠闲地看湖、听湖。而我们只能在短暂的拥抱之后,踏上回归的路。一种割舍不下的感觉,一种想回头的感觉,仿佛是对纳木措的爱情,那么地依依不舍,那么地刻骨铭心。
仙府道途 雲鶴真人
三十多公里的草原路,我不停地回望,纳木措蓝得越来越不可思议,每一次回望,都心惊肉跳地说:瞧,那蓝!
再一次站在山口,再一次地驻足凝望,与生命中的天堂作最后的告别。那一刻,我感到心痛啊,纳木措!
天边的纳木措!
纳木错是世界最高的湖泊,湖面海拔高度为4718米,面积1920平方公里,是仅次于青海湖的我国第二大咸水湖。她与羊卓雍湖,阿里的玛旁雍湖齐名,为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纳木错在藏人心目中有着非常神圣的地位,每逢藏历羊年,朝圣者更是不远千里前来参加纳木错盛大的转湖节。
5月8日,从拉萨乘越野车前往纳木错。在当雄下了青藏公路,在到处是路也没有路的草原上向前方的一片大山驶去。过了草原便是高耸的群山,路极窄,路面不时有塌方阻挡,有时车歪得坐都坐不稳,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坐在车里像在跳迪斯科,车底盘不时被石头碰得咔咔作响,西藏山区路之险可见一斑。
途经一个比唐古拉山口还要高的山口,我想检验一下我对高原缺氧的适应能力,趁宝钢的陈铁君等人摄影的机会,向前小跑了近一公里,居然没怎么大喘息。藏族司机顿珠开车越过我时,还调皮地向我招招手来了声“拜拜”,害得我又小跑了一阵。
到了纳木错扎西岛,我立即被那青蓝色的湖水惊呆了。她毫无人工修饰的恶俗与妖艳,就像一位质朴的村姑,清纯自然。闪烁的湖光像纯真无邪的幼儿的眼波,令人一见生爱。湖边隆起一两米高的厚冰,湖水在沿岛不远的地方化开了百来米宽的一圈,像一条深蓝色的河围绕着扎西岛。远处的雪山,湖面的冰层以及溶化开的水面,蓝得发黑的天空,隆起的冰块,湖边巨大的玛尼堆中各种颜色的经幡随风飘动,那随处都有的几块石头垒起的小石堆,有的上面还放着牛头或羊角,显得那么**、肃穆,那么神秘,给人的心灵一种强烈的震撼。我也儿戏般地搬来几块石头码起来,在上面压上一枚硬币留在了湖边。
游人不多,而且都转过山的那边去了。这里安静得不存在任何声音,我独自一人坐在湖边,面对圣洁的神湖,面对一尘不染的大自然,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不可名狀的遊戲實況 人偶沒有記憶
这儿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远离了经济社会与人群,远离了斗鸡似的竞争,远离了对物质的追求与享乐。这儿不像内地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人与人的关系只剩下了金钱与竞争,现代生活的迷宫会让头脑最清醒的人也发昏,陷入一种浮躁、迷惘、不能自拔的地步。
在这儿,一切都不复存在,你可以对着雪山、湖水大喊,你尽可以苦思冥想,与大自然对话,在高原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中得到宁静与安慰。你会感到这是一种觉悟,一种净化,一种对生命意义的大彻大悟,是一种精神的升华。至此,你才能懂得如何去面对人生,什么是生命中应该有的东西,什么是生命中不该有的、非份的东西。灵魂在这里才能与一种至高的智慧与精灵对话,才能给人的灵魂以无限的安慰。
坐在神湖边,灵魂在随着波光跳动,生命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壮阔与美好。
走进西藏,走近太阳,忘掉道路的艰险,忘掉缺氧的不适。如果说翻越唐古拉山使人感到挑战生命、挑战极限后的自豪与欢愉,那么,纳木错给你的就是对生命价值的再认识,对商品社会的冷酷,金钱、地位、尔虞我诈的社会现象的一种觉悟。拨开宗教的迷雾,也能使人发现生命真正的底蕴,去寻求一种真正的自由与幸福。
良久,我起身转湖,一步一喘地走在松软的沙滩上。感谢神湖给我的启示,一种宗教的情感油然而生。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藏民族是那么虔诚,那么贫穷而知足,那么爱唱爱跳,那么达观处世。
我禁不住默默祈祷:让生命更自然一些,让人们更幸福。
一个脸黑得看不清面目的牧羊男人从一块大石后走出来,用藏语向我说:“扎西德勒!”我也友好地点点头回了一声,并向他致谢。在此,也让我向所有善良的人们祝愿一声:
扎西德勒!
那是天上之湖,那是人间的仙境——这是我对纳木错湖的印象。
到西藏的第二天,我们贵州团一行20余人就去游纳木错湖。
早上,我们乘旅行社的大巴从拉萨出发,沿青藏线一路向北前行,沿途经羊八井、当雄县。在当雄县,大巴拐向山谷,向大山上进发。经过40多分钟艰难的“跋涉”, 大巴终于翻上了海拔1591米的纳根拉山口,车停了下来。“纳根拉山口到了,大家可以下车照相留念,也可以远看到纳木错了。”漂亮的女导游小刘说。
尽管山口强风阵阵,空气稀薄,寒气逼人,可是大家仍然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纷纷下车。下得车来,果然就远远地看到纳木错湖在西北的天边妩媚着,天际间一片幽静的蓝色海洋犹如一个海湾,镶嵌在蓝天白云和群山戈壁之间,是那样的令人激动,令人神往。
我拿出相机对准身边的纳根拉山口标志碑拍,对准身后一座高大的玛尼堆和五色经幡拍,更多的时候是对准远处的纳木错拍,欲将美景全摄进镜头。
上车后,导游小刘介绍了纳木错湖的情况。“纳木错”为藏语称谓,“纳木”意为“天”,“错”为“湖”,意为“天湖”。 位于西藏当雄县和那曲地区班戈县之间190公里处,距离拉萨市两百多公里,是西藏第一大湖,是仅次于青海湖的全国第二大咸水湖。湖面海拔4718米,最深处为125米,东西长70公里,南北宽为30公里,面积约1920平方公里。 称纳木错为“天湖”一点不为过,它比南美洲玻利维亚高原上的喀喀湖还高906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湖,是第三世纪末和第四世纪初,喜马拉雅山运动凹陷而形成的。湖面面积为1940平方公里,是西藏湖泊之冠。它的北侧依偎着连绵的高原丘陵,东南部是海拔7111米,终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的主峰。
车下山行半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纳木错湖边,我的心情又激动起来。
明媚阳光下,纳木错楚楚动人。青草、绿水、白雪、红日和蓝天交相辉映,组成一幅巨大的图画。
湖滨的万亩天然牧场,绿草如茵,繁花似锦,野鸭飞蹿,黑白相间的牛羊成群。黑的是牦牛,憨直骁勇,在悠闲啃草;白的是羊,在追逐嬉戏。——好一派怡然自得的景象!
静静地坐在纳木错湖边的青草地上,手上抚着鹅卵石,任微风携着清新的空气浸透全身。遥望远方,亘古连绵、气势磅礴的念青唐古拉山像威武的卫士,静静地守护着天湖。皑皑的积雪似一条洁白的哈达飘落在黛墨色的山顶。与雪山相连的白云在一碧如洗的蓝天衬托下,宛如草原上正在安静吃草的羊群。在阳光的呵护下,巍峨的群山因那皑皑白雪显得**肃穆,并熠熠生辉。
湖面宽阔,在湖边观之,晃然间,给我的感觉仿佛是到了大海边似的。波光粼粼的湖水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水天一色,似乎与天相接,成为天的一部分。天空湛蓝,湖水湛蓝,蓝得人心醉,蓝得人旌晃动。湖与天近在咫尺,天与湖紧紧相连。站在这水天之间,我有些头晕目眩,似乎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湖。蓝天白云静悄悄地飘,空若无所依,仿佛触手可及。湖里浪花翻起,前浪刚歇,后浪又泛,白色的波浪连续不断的生成——消失——生成,浪的波纹跟随阳光的脚步,轻拍湖岸,亲吻卵石。我又一次迷糊了,似乎分不清哪是天上的云,哪是湖里的浪,自己的灵魂时而在天上,时而在地面。?在这样的时刻,一切变得单纯而透明,简单而快乐,一种心灵被濯洗后的轻松和愉悦缓缓地在心间流动。
蹲下身子,与湖零距离接触,亦是一大快事。清澈透明湖水下,白云的影子在大大小小的卵石上晃动、飘荡。一丝一缕的阳光在湖里散步,湖面涟漪波动,湖下阳光的步履飘移,光怪陆离。也许由于海拔高、气候寒冷的缘故,看不到湖里生存的生物,哪怕是鱼虾。其实,纳木错湖是有鱼类生存的。据西藏的旅游资料介绍,纳木错湖生存的鱼类有细鳞鱼和无鳞鱼,肉质细嫩,味道鱼美,可惜没有机会目睹和品尝。
读中学时,从《地理》里就知道了咸水湖。咸水真是咸的吗?从那时起就有了长大到咸水湖尝尝湖水味道的愿望。如今这个愿望就真的实现了。我俯下身子,双手捧起湖水送到嘴里,口感不错,淡淡的咸味里还有一丝甜味。咽下喉,湖水冰凉透心,感到身子一颤,好像整个灵魂被纯净的湖水洗涤过似的。纳木错湖湖水是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之水,也难怪它那么冰凉。
纳木错不仅风光瑰丽,而且充满着神秘色彩。
导游小刘说,关于纳木错的成因,在藏族民间流传美丽的传说。从前,有一位美丽、健壮的牧民姑娘,她长年累月地在藏北的草原上放牧牛羊。有一晚,她梦见从念青唐古拉山上下来一个穿白衣、戴白帽、骑白马的男子,来和她幽会。不久,她生下一个男孩。那孩子很快就长得高大强壮起来,而且力大无穷。在他住的帐篷旁边有一块巨石,他父母告诉他说,巨石下有一口井,与大海相通,任何人也不准搬动那块巨石。一天,他就好奇地把那块岩石抱了起来放在旁边,转身向自家帐篷走去。忽听背后水响,回头一看,滔天巨浪直涌过来。他慌忙跑进帐篷,把妈妈背起来,向高山上跑去。他们站在山顶,见水位还在上涨,他妈妈便吩咐他搬山来挡水。他从念青唐古拉山的阳坡搬来十八座峰,从阴坡搬来十九条岭,终于挡住了大水。这些峰、岭围起来的水,就成了现在的纳木错湖。
此外,在当地,藏民们把纳木错念青唐古拉山联系起来进行“创作”,传说版本特多。其中的一个传说:海拔7117米、终年白雪皑皑的念青唐拉山是身披雪甲的英武之神,而纳木错则是一位美丽的神女,依偎在念青唐古拉雪峰的身旁,他们是生死相依的恩爱夫妻,上万年来,他们彼此相伴,静守这一方净土。因而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错是藏民心目中神圣之地、朝圣之地,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们去的地方是纳木错的扎西半岛,传说此半岛是两千八百名仙人的住地,是身的圣地。走在扎西半岛,就恍如走在梦中,分明感到,这就是超越人间的理想乐园,是神奇的人间仙境。
在藏族人心中,湖泊是美好、幸福的象征,因而虔诚的佛教徒们把纳木错奉为“圣湖”、“天湖”。每年藏历五六月份,都有不少佛教徒前来转经朝拜,有的信徒还在湖边的山洞里居住下来,长期修行。看,纳木错湖畔的扎西半岛上玛尼堆遍布, 玛尼堆上悬挂着蓝、白、红、绿、黄五种颜色的布块,那是经幡。导游说经幡一共有五种颜色,蓝色代表天空,白色代表云,红色代表火,黄色代表土地,绿色代表水。信徒们每逢玛尼堆必丢一颗石子,丢一颗石子就等于念诵了一遍经文;尼玛堆年复一年地增高,经幡一年几度地更新。经幡上印的、经板上刻的、转经筒里藏的、香客口中念的,都是那常读常新的著名六字真言:“嗡玛尼呗咪哞”。无数人虔诚地来到纳木错,不为游览,只为转经。纳木错是身、语、意之圣地。据说如果能绕湖而行,便能得到渊博的知识和无量功德,并舍去恶习及痛苦,最后获得正果。由于湖面太大,湖边地形复杂,转一圈需要20-30天,最壮的小伙子也得跑10天,所以大家都用转扎西半岛来代替。据说,围着扎西半岛转7圈就等于转湖一周。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间/那一年磕长头在路上/不为觑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是在网上读到的一首诗,西藏神秘文化包含在字里行间。
作为一个匆匆过客,来到人间天湖,不可能转湖一周,也不可能转半岛7圈,但是亲近自然、热爱自然、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愿望,与藏族同胞一样丝毫没有修饰。触摸湖水、冰雪、石子、小草,饱览雪山、蓝天、白云、湖光,面对圣湖双手合拢,虔诚地顶礼膜拜,将灵魂交给天地,交给大自然,人的一生还有何憾?
回程的时间到了。坐在车上回头:纳木错湖在身后美丽着。车上,藏族歌手索朗的歌声飘起——
光 水光 波光 湖光 雪光 霞光 佛光,
大明崇禎第一權臣
全都印在你的脸
望 遥望 远望 期望 盼望 凝望 仰望,
你都让我一路神往
山那边,云下面,
寻找我梦中的雪莲
跟着风,跟着云,
校園邪主 洛雷
我的家在天之巅
美丽纳木错,神秘纳木错
你是最美那首歌
我爱纳木错,我爱纳木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