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sxy精华都市言情 神祇從者 起點-182 機關算盡一場空 心碎遠嫁紅泥國閲讀-48az1

神祇從者
小說推薦神祇從者
两年之后,岳霄突然接到了赵杰的邀请,说让他前往魔都见最后一面。
太古至尊 兩處閑愁
接到消息,岳霄还以为赵杰是在开玩笑,毕竟从那晚对他拳脚相加之后,赵杰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现在突然发来了一条短信,居然是见最后一面这样的话。
匆匆赶到魔都见到赵杰的时候,岳霄大吃了一惊。两年不见,赵杰竟然消瘦成这个样子——原本还不算太瘦的身体,如今已经只剩下了一张皮囊裹在骨架外面,眼窝深陷,脸颊也瘦的脱了相,两个黑眼圈几乎都要陷进眼眶里去了。
岳霄皱着眉头走到赵杰面前“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呵呵,别管这个了。”赵杰歪在软软的座椅上,深深的陷了进去“我快不行了,就是想在临死之前见你最后一面。”
“把手给我!”岳霄说着去拉赵杰的手。
撿了本天書 麻煩
“不用了。”赵杰连忙缩了回去“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清楚。”
“我就是想在临死之前给你道个歉。”赵杰说“岳老大,对不起。”
“你没什么好道歉的。”岳霄自然知道他说的道歉是为了哪件事“确实是我没有保护好刘月!”
“咳、咳、咳……”赵杰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岳霄连忙上前给他顺气,手在接触到赵杰的手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探查了一番。
“竟然虚弱成这样!”探查的结果让岳霄大吃一惊——身体严重虚弱,五脏也几近衰竭,情况简直堪比他那次堕神!
“这两年你到底做了什么?”岳霄厉声问道“是谁给你下毒了么?”
“呵呵……”赵杰呵呵苦笑“果然是这样么?”
“到底怎么了?”岳霄急切的问。除了****他还真的想不出有什么能让人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消瘦成这样。
就在这时,房门被吱呀的一声推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走在前头的一男一女,岳霄都认识,男的是接他过来的钟跃,女的则是赵杰的妻子郝晓玲。跟在他们身后的人各个都穿着黑衣,带着墨镜好像保镖一般,足足有十几个人。
傲慢與黑化 蘇寞
“岳霄来了,跟赵杰都聊了些什么呀?”郝晓玲问道。
岳霄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目光落在了郝晓玲和钟跃挽在一起的手上。赵杰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作为妻子的郝晓玲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搂着别的男人的胳膊。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你想知道么?”岳霄盯着郝晓玲的眼睛说。
農民陰陽師之龍脈修神 走弧線的貓
“是么?”郝晓玲不以为意的说:“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害死了我的父亲?”
赵杰闻言又一次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半天才勉强止住“小玲,你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我什么时候害死了父亲?”
“呵!”郝晓玲冷笑了一声“还不承认?钟跃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当初父亲出车祸,是你在车上做了手脚!”
“你就因为这个才给我的饭菜里下药的?”赵杰一脸哀伤的问。
“看来你都知道了。”郝晓玲冷笑着说:“好我就告诉你,是我在你的饭菜里下的药,这两年来,你吃的每一顿饭都有我下的药。你害死了我的父亲,我就是要你死!”
“小玲,我只问你一件事。”赵杰心如死灰的说:“倘若是我在车上坐了手脚,我为什么还要和父亲一同坐那辆车?我又不是神仙,怎么能保证在那么严重的车祸当中,害死父亲,而我自己又能逃过一劫呢?”
郝晓玲听了赵杰的质问,忽然愣住了。是呀,这又不是拍电影,哪有人能够保证自己在车祸中一定没事呢?
“关于这件事,我也是这两天才调查清楚的。你看看这个吧。”赵杰努力的想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转到郝晓玲的面前,但是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最终只能求助岳霄“岳老大,帮我把D盘的资料文件夹下的那个视频打开。”
岳霄依言找到了那个视频文件,打开之后就将屏幕转到了郝晓玲的面前。
就见视频中是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岳霄还认识,正是刘绿绿。
“钟跃有一次喝多了酒,跟我说郝建森的死其实是他设计的,他本想连同赵杰一起弄死,但是没想到赵杰命真大,居然只受了点皮外伤。不过钟跃说,他还有后手,只要想办法嫁祸给赵杰,让郝晓玲恨上他就好了……”
“她说的……都是真的?”郝晓玲一脸震惊的看着钟跃。
“没错!”让岳霄没有想到的是,钟跃居然没有否认,直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我追了你那么久,你居然都看不上我。反而是这个乡下土包子一出现就吸引了你。我堂堂海归博士,要样貌有样貌,要人品有人品,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他!”
“老老实实的嫁给我,让我继承沪建集团不就好了么?非逼我用这些手段!这一切都得怪你!”钟跃恶狠狠的说道。
“我跟你拼了!”郝晓玲忽然发疯似的扑向钟跃。然而她还没碰到钟跃,就被跟在身后的保镖控制了起来。
“你们……你们……”郝晓玲震惊的看着那些保镖。
“别挣扎了,都是我的人!”钟跃说“既然事情都被你们知道,那我就不能留你们了。本来还想再晚几天,等这个病鬼死了,没想到……啧啧……”
“你也是晦气!”钟跃走到岳霄的面前说:“本来呢,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但是你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要怪就怪赵杰好了,是他叫你来的!”
“呵呵,”岳霄微微一笑“你怕是忘了什么吧?”
“没忘啊!”钟跃冷笑道:“我知道你是神侍,但是我也知道神侍最怕什么?”
“啪啪啪”
钟跃拍了几下手,忽然有两个保镖站了出来,一抬手将许多红色的珠子洒满了整个房间。
“这些呢,我想你也认得。”钟跃说道:“就是你们神侍最怕的高加索石,现在整个屋子里都布满了这种石头,你的能力恐怕是用不出来喽!”
“你还真是有备而来呀!”岳霄不慌不忙的看着钟跃说:“看来是做了详细的调查了。”
“从我得知赵杰要邀你过来,我就开始调查对付神侍的办法了。没办法,谁叫神侍的这个弱点人尽皆知呢?”钟跃摊了摊手说。
岳霄呵呵一笑,说道:“功课做得不过,值得表扬。不过呢,你还没做足,可能你不知道,我这个神侍呢,有点特别,这一地的破石头对我无效!”
“你说什么!”钟跃大惊失色,盯着岳霄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他到底是否是在说谎。
“嘭”
穿越清末當土匪
钟跃忽然掏出手Q冲着岳霄的胸口开了一枪。
“这……怎么可能?”钟跃的嘴巴张大的简直可以放下一个鸡蛋。因为子弹竟然在岳霄的胸前停住了,就好像被一支无形的手捏住了放在那里一样。
“给我杀了他!”钟跃忽然对这保安大喊。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动不动的状态,只有眼珠子能自由活动。
……
第二天,医院中。
郝晓玲领着一个两岁的小男孩陪在病床前,看到岳霄进来,郝晓玲抹了一把眼泪,迎了上来,接过岳霄手中的果篮和花束。
“做吧。”郝晓玲对岳霄说。
岳霄在床边找了一个凳子做了下来。
“叔叔好!”小男孩乖乖的冲着岳霄打招呼。
“你好!”岳霄也笑着回应“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郝承业。妈妈说这是爷爷给我取的名字。”小男孩糯糯的说。
“叔叔,爸爸会好起来么?”郝承瞪着天正无邪的大眼睛问岳霄。
“叔叔不是医生,不了解爸爸的病情哦,你想知道爸爸的病情,可以问护士阿姨。”虽然甩锅不地道,但是岳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哥两岁的小男孩他的爸爸已经时日无多了。
“小业,来,到妈妈这里来。”郝晓玲招呼郝承业。
很快小孩子就被妈妈哄睡着了。
“阿杰他……真的不行了么?”郝晓玲看着病床上的赵杰,眼泪再次忍不住留了下来“你能不能救救他,让我拿什么换都可以,就算是用我的命来换都可以!”
岳霄叹了口气“我要是能救得了他,当初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刘月死了?”
一句话让郝晓玲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哗哗的流了出来。岳霄连忙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你好好陪陪他吧。照顾好你们的孩子!”岳霄临走前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出了医院不久,岳霄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武蕊打来的。
“好久没联系了,你现在还好么?”武蕊说。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岳霄冷冰冰的说。要是放在之前,他可能还会和颜悦色的跟她聊两句,但是现在他是真的没有这个心情。
“是这样的,”对面并没有因为岳霄的态度而生气“杰西卡要结婚了,就在今年的十一月十七,地点是湾岛。你有时间么?”
“杰西卡要结婚了?男方是谁?”岳霄问了一句。真要说起来,杰西卡虽然跟着齐远峰骗了他,但是他也算是欠杰西卡一条命,要不时杰西卡在紧要关头帮了他一把,他可能早就死在普罗米修斯的手里了。
“田中秀吉!”电话那头犹豫了许久还是说了出来。
“呵呵,不去!”岳霄直接挂断了电话。
与普罗米修斯大战之后,他就去了红泥国找了田中秀吉。当初要不是他背后插刀,刘月也不会死。但是这个田中秀吉也真是个人物,当初逃走的时候被岳霄斩断了一条腿,等到岳霄找上门的时候,他居然毅然决然的又自断了一条手臂。
“刘月的死我有责任,但是我应该罪不至死吧?”田中秀吉握着断臂硬气的说:“我这条胳膊就当是谢罪了,希望你能接受。”
“如果你非要杀了我,我觉得对你来说,甚至对整个华国来说都将是一场很大的麻烦。不要小瞧了田中家在红泥国军政界的地位!这件事情搞不好就是一场红泥国和华国的战争!”田中秀吉半是劝诫,半是威胁的说。
岳霄思索了良久,最终还是选择放过了田中秀吉。
……
一个月后,世界第一高峰的顶峰。
精靈之柊吾時代
岳霄轻轻的摘下了护目镜“怎么样?不错吧?”
“不错个屁,快冻死我了!”旁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搓着手说。
“赫柏,你的封印都被解除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不要再用这副身体了?”岳霄低头看了一眼小姑娘说。
“要你管?”赫柏抬头瞪了岳霄一眼。
岳霄不以为意,顺势在一个雪堆上坐了下来“呐,赫柏,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刘月的转世呢?”
当初打败了普罗米修斯之后,宙斯曾经想让岳霄做神祇的凡间代理,但是被岳霄拒绝了,原因是“谁知道我会不会哪天活腻了就自杀了呢?”
好在赫柏劝诫他说只要活着,总有一天能碰到刘月的转世。
“人类真的有转世?”岳霄有些不太信。
“当然有,不信你问哈迪斯。”赫柏将这个问题甩给了自己的叔叔,他是冥界之王,自然最有发言权。
“当……当然有……”哈迪斯看了看赫柏应和道。
岳霄这才接受了宙斯的认命。
“这才多久,要有耐心,等着吧。”赫柏白了岳霄一眼说。
“行吧!”岳霄忽然站了起来,一下子跳了下去“下一站,金字塔!”
赫柏看着岳霄渐渐变小的身影默默的说:“岳霄,对不起!”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