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iw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770章 二、主流文化爲……讀書-0jqt9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6年,5月1日,河北行省,河间郡,大城县。
今年河北风调雨顺,大城县西南的泊舟乡也如同其他地方一样,进入了金灿灿的收获季。
泊舟乡正中有一座“侃家堡”,是乡中大姓侃家的聚居地。侃家祖当年游侠起家,被河间薛万户辟入麾下,屡立战功,积功升为千户。此后侃家儿孙接连从军,皆有功,故家业兴盛。到现在,这泊舟乡土地大半都归他家所有,其余百姓多半都成了侃家的佃户。这样的“一姓之乡”,在河北行省可不算少见。
但现在的侃家堡,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無良皇帝 傲無常
今天,一长串车队自县城中突然冲着侃家堡过来,然后哗啦哗啦跳了几百人下来,有东海关税同盟派驻大城县的“训政组”,有前者募集的“警察”,还有驻大城县的两连东海兵。最后这二百多人最为吓人,不但都亮出了刺刀,居然还带了两门小炮过来——乖乖,这是要干嘛啊?
东海人要搞国家正规化建设,但不可能一蹴而就,现在他们管辖的国土一下子扩大了十倍不止,即使早年储备了不少公务员,洒上去也没几颗芝麻了。因此管委会只能往各地派出“行省”,然后行省再往郡派出“行政府”,负责宏观上的行政事务。而再往下的县一级,就只能搞“训政”了,也就是按东海国的体制设立行政机构和官职,但大体上仍由各县的“名望人士”充任。行政府不时会派出训政组去各县巡视监督、发布指令,训政期结束后,会根据考核成绩对这些“临时官”淘汰或留用。
搞得有点乱,但这是因为之前刚吞下来不及消化。不过,到现在都过去了两年ꓹ 也该迈入正轨了。
带队的训政组组长梅坚跳下车来,整了整衬衫ꓹ 穿上一件薄款的绯色风衣,与配合行动的连长交流了两句,后者就指令自己的部下南北分开ꓹ 堵住了侃家堡的两个主要入口。然后,梅坚就带着组员和警察们往堡中走去。
兇靈人 沒有影子
警察由郡政府募集ꓹ 骨干是从本土的公安系统里调来的,相当一部分成员是退伍兵ꓹ 还有大约1/3是熟悉乡情的本地人ꓹ 训练度和组织度都不亚于一般的外国正规军,现在这近百人排成队一走,顿时就引发了堡中的一片鸡飞狗跳。
穿着一身黄色质孙服的侃家家主侃泰连忙招呼起家丁……也不敢叫太多以免激化矛盾,只点了几名亲信迎出堡外,配笑着说道:“梅组长,您,您怎来了ꓹ 还这么大阵仗。可,可是要河间府的回去ꓹ 自小老儿家路过吗?”
梅坚看着他ꓹ 摇了摇头:“侃员外ꓹ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上次发来通告ꓹ 您家认的夏税额相比田亩数可是差了太远了,要重新报告ꓹ 您就这么抛到脑后去了?”
训政组说是训政ꓹ 但其实人手不足ꓹ 也没多少能训的,主要任务就是收税。前年地盘刚占下ꓹ 百废待兴,税也没好好收,只是让河北各县按照元国旧例由旧税吏象征性地收了一点。去年开始改革,仿照本土自治县的制度,让各县土豪自认税额,但呵呵,莫名其妙的,要缴税却又没选票,谁会多认呢?转眼又来到了这76年,各土豪仍然自行其是,侃家自然也不例外,结果没想到,就被这训政组盯上了。
侃泰一愣,嘴角一撇,然后又换上了笑脸:“哎吆,那些下人蠢的,也不记得将这事与我提醒,小老儿脑袋不灵光,还真忘了,这就补上,这就补上。”
梅坚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那您说说,补多少啊……”
侃泰咬着牙道:“去年我家一百多石交了的有,今年五十再加……不,小老儿出血了,翻个倍,三百石的交!”
“哈哈啊……”梅坚突然笑了出来,吓得侃家人眼皮直跳。
笑完后,他抖了一张纸出来,上面是纵纵横横的一大片方块:“侃员外啊侃员外,你家两万多亩良田,今年年景这么好,恐怕亩产一石麦子不止吧?就算你一石好了,两万多石,15%的农业税就该是三千石,你这就交十分之一还咬着牙,是想打发叫花子呢?!”
侃泰吓了个哆嗦,这人怎么会对自家田产这么清楚的?他看了看梅坚手中的纸,也没看明白上面那些字码是什么意思,只摇头道:“梅组长,弄错了哟多半的是,我家的田怎么也就几千亩,粮食收了的还要给这么多家人去养,余粮实在是没几百石的哇!”
梅坚冷笑道:“这是观澜测绘公司出的数据,你要是不服,就去法院跟他们打官司去吧。今年就是三千石,不能少!”
侃泰急了,口不择言道:“三千石!你把我卖了的吧!你们这般横征暴敛,就不怕民心失了,大元再打回来的么?”
听了他这话,梅坚不怒反喜:“好啊,你说了‘大元’是吧?果然,你就是元国留在大城县的奸细,怪不得抗税不交!来人,给我封了这处屯堡,把侃家人带回去细细审问!”
说完,他身边的警察们就一拥而上,将侃泰等人制住。
侃泰大惊,先是怒骂道:“兔崽子,你……”然后被人一脚踢在膝盖窝,跪了下来,看到警察们开始按家按户搜捕,这才惊恐起来,回想起了一度被遗忘的“屠城”恐惧。于是他对梅坚哭喊道:“饶命,饶命啊,三千我出……”
这时梅坚一脚踢在他嘴上,止住了他的求饶,倒打一耙道:“这时候还痴迷不误,抱着那点浮财不松手,活该流放。”
训政组带来的人一户户闯过去,将里面的人一个个逮出来。现在务农季,大部分人都在田里忙碌,留在堡内的大都是老弱幼,没什么抵抗。堡外的外姓佃户有的围观过来,但更多的是躲回自己家中闭门不出,还有些干脆拿了东西往外逃的。
倒是有不少在外的侃家青壮闻讯赶回来,要知道元国可是封建制的,他们平时就多有操练武艺以备不时之需,现在见家人被抓当即火气上涌,操着锄头镰刀就冲了上来——可惜,面对步枪和霰弹枪还是不够用。而他们的抵抗更加坐实了侃家的“图谋不轨”,梅坚更加理直气壮地带人抓捕起来。
最后,侃家近千口人被一抓而空,捆在堡内的几间大屋中。不日,他们将分批运回县城,接受正义的审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他们就会得一个“流放海外”的判决,然后前往海津县出海,前往重洋之外某处未知的所在。
梅坚又带人出去转了一圈,实地勘查周边的情况。泊舟乡的田地大多为侃家所有,外姓佃户以十户左右为一“庄”散布在周边,耕种侃家租给他们的份地。梅坚随便去了一座近处的庄子,庄里人本来躲在屋子里,但屋子没什么防御力,被警察们一喊,不得不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不过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些凶神恶煞的外来人没抓他们,反倒安抚了一顿。
实际上,训政组的这次行动是新到燕京的金盛司所制定的“粉刷”计划的一部分。
夢然後宮 鯤鵬展翅
管委会把河北行省划分为十个郡,再算上燕京,根据元国的户籍数据,这些土地有七十万户在册,再考虑到必然有一部分人不入统计,总共应该大约有五百万人口。这五百万人,要是一个个教化过去,肯定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但好在里面至少有四百五十万是不识字的,一片白纸也就不需要洗了。剩下的五十万多半是有地位的土豪,拉拢一部分,消灭一部分,剩下的自然就会“心向教化”了。再适当往当地移民一些东海国民和南方士人,以后逐步开展义务教育,有个一两代人的功夫,怎么都洗过来了。
显然,这家侃姓土豪,就是需要打击的那一部分了。他家过去积极向外族靠拢,沾染了大量胡俗,现在找个理由把他们迁走,既削弱了旧文化的影响力,又给海外送去了人力,顺便还能增大税基,何乐而不为呢?
武帝之天龍八部
軍寵閑妻
而旁边的普通百姓就没必要特意对付了。一来没必要,二来也没那么多人力去处理这么多人口的甄别迁移事务,三来……现在是农忙季,把人都弄走了,谁来收庄稼交税?
梅坚随便对庄民们勉励了几句,就让随从将他们登记在册,自己随便在周围转了转,看到周边都是大好农田,感叹道:“侃家倒真攒了不少好田……正好,分一半就地租给佃户,剩下一半建个公社,安上百户退伍兵,这泊舟乡就入制了。”
最強道長 西楚中原
虽说县级行政早晚会迈入正轨,但总是依赖当地人的话,现代治理也难以推行下去。因此管委会计划安置一大批退伍兵过来,作为公民的种子。正好,大战过了两年多,当初急剧扩军,今年也正有一大批义务兵要退伍,正好用在这里。
梅坚看了一会儿,又见人群中有不少小孩子,就换上一副笑脸,从兜里掏出一小包红糖,给他们一人倒了点。
孩子们尝到了甜头,纷纷欢呼雀跃,叽叽喳喳想着再要点。不过其中一名小男孩却怯生生地问道:“官,官人,你,你能收俺去当兵吗?”
梅坚一愣,问道:“你怎么会有当兵的想法?”
小男孩挠挠头答道:“俺们乡里,像俺们这样的庄稼户,想翻身过上好些的日子,都是要去当兵的啊。官人你手下这么多兵,也要了俺吧,俺虽然小,但也有不少力气,将来肯定能好好打仗!”
萌妻來襲:大叔消停點! 天藍的藍
絕世王爺護世妃
梅坚无奈地笑了笑。他出身江南华亭县,自小从未有过投军出人头地的想法,读书科举才是正途。后来去了东海国考了公务员,东海国虽然当兵是个不错的出路,但也不是唯一的出路。唯有这原属元国的地界,一般百姓才会把当兵成为唯一突破阶层的途径,想来真是……可怕啊。
他不禁感到一阵后怕。如果不是东海国先行崛起攻入了元国,以元国这可怕的体制,人人以争勇投军为上进之途,那该有多强大得军力?恐怕大宋绝无幸免之理吧!如果真是那般,那现在就不是他来泊舟乡搞什么“粉刷”,而是元兵去他的家乡华亭县作威作福了。说不定这个小男孩,未来也会成为其中之一……
他叹了一口气,道:“还好,不一样了。”
然后他又对这个小男孩说道:“男子汉志在四方,没必要拘于一途,当兵报国自然好……呃,你知道报国是什么?投军不光是为了个人的荣华富贵,还是为了保家卫国,有了大家才有小家……”
千年奇俠 傻狼
见小男孩一脸懵逼的样子,梅坚自嘲地摇了摇头:“我跟你说这些干嘛。算了,过阵子大城县就要设小学了,如果有机会你就去求学,将来学好了,别说赚钱买糖吃,就是像我这样考个公务员都没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