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3bt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西遊後 愛下-第二百七十章 物歸原主鑒賞-sx3x6

西遊後
小說推薦西遊後
悟空瞟了石猿一眼,又一声冷笑:“要唤醒他还不容易,只需……”他抽起他的如意金箍棒,向石猿一棒打去。
“不可……”三藏又急忙制止,但却又慢了,悟空的大棒已不轻不重地打在了石猿的身上。
顿时便有一声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吼叫,这尊石猿就如同山洪暴发一般,一掌便把悟空、六耳猕猴连同三藏扇出了万里之外!
“哦!”本已重伤的三藏更被重创——他几乎要粉身碎骨了!
“师父!”悟空赶紧上前扶住三藏:“都是徒儿不好……”
“别说了!”三藏摆手:“为师已无能为力了,下面的就只能看你们的了!”
望着师父期待的目光,悟空茫然了——自己若真的回归石猿,将会失去自我,这比死都可怕,因为那样可能将永远没有重获自我的时候!自己的名字,恐怕都要被世人所遗忘……
但以现在的情况,除此之外,的确再无他法了!自己一生杀人无数,难道自己就这样贪生怕死?
这时更为可怕的景象出现了——雅婆陀竟然已经扭动了乾坤罗盘!乾坤罗盘已经开始转动了!时间,已经丝毫不能耽搁了!
“俺老孙虽喜于快活,但并不贪生怕死!就用老孙的这条命,换得天地安宁吧!”他转头向三藏微微一笑:“师父,保重!徒儿将不能陪伴您了!”
“啊!”听到这句“临行之言”,三藏就像遭了五雷轰顶一般,浑身一阵颤抖。天地间对悟空最不舍的,莫过于他!他含着眼泪,向悟空微微点头:“去吧,师父会来陪伴你!”
“这却不必!你陪的,只是这个石猿!”说着,悟空挺直身板,从容地飞向石猿。
看来真的是物归原主,悟空刚刚接近石猿,便突然产生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将悟空吸向石猿的眼部!到了这时,悟空即使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刹那间,便不见了悟空,只见石猿的眼眶中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哦!”看到这一幕,六耳猕猴不由地心惊胆战:“威震天地的齐天大圣、斗战胜佛,就这样没了?”
“悟空!”三藏轻轻地喊了一声悟空的名字,表情悲痛不已。
但出乎意料的是,石猿也并不舒服!他的双手不停地揉着双眼,发出了痛苦的吼叫!”
“嗯?这是怎么了?搞错了?”六耳猕猴惊问。
“没有!”三藏轻轻摇头:“没有错!这是石猿多年没用他的眼睛,感到有些不适应!”
暗夜女獵手
“哦,他还需适应一段时间?”六耳猕猴惊呼:“等他适应了,岂不什么都晚了!”
果然如此!石猿只顾揉着他的眼睛,对雅婆陀及乾坤罗盘根本就置之不理!眼看乾坤罗盘被雅婆陀扭动得越来越大!
“啊?”三藏的表情一变:“看来他的不适,超过了预想!”三藏转头看向六耳猕猴——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六耳猕猴了!
六耳猕猴被三藏看得毛骨悚然,他不由自主地身体外撤:“不要看我!这事我做不了!”
“我虽然不是你的师父,不能强求你什么,但也希望你能深明大义!”
“哦——”六耳猕猴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犹豫了!这绝不是一般的人生抉择,而是一次生死抉择!而且时间还不允许多加考虑!
望着已经有些得意的雅婆陀及乾坤罗盘,还有三藏期待的眼神,六耳猕猴微微点了点头:“斗战胜佛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也不是!”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晶光闪闪的东西,大约一个拳头大小。其实这是一个已结为实体的能量罩,罩内竟有一人在盘膝打坐!
此人正是玉儿!是六耳猕猴将她全方位地保护了起来!
六耳猕猴细细地看着正在入静状态的玉儿,一声苦笑:“玉儿,以后你就不用说我管你太多了!希望你能再找到一位真心关心你的人!祝你平安!再见!”
说着他便将玉儿轻轻地推到了三藏的面前:“就将她拜托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地照顾她,为她找一个好人家!”
说完,六耳猕猴便昂首阔步,向石猿迎面而去!
石猿的眼睛与耳朵顺利回归,他马上看到了、听到了面前的一切!他全知道了、明白了!他顿时神通大显,上前一掌将雅婆陀拍成了“肉饼”!紧接着,大手一转,将乾坤罗盘回位!
日月如梭,转眼间就过去了四十年!当年风华绝代的文成公主已变得满面皱纹、白发苍苍!
遊戲之異界瘋狂兌換
她无力地躺在床上,头脑中只剩下了对往事的追忆。
一阵凉风吹过,她迎风看去,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意外地发现,风中竟然似乎有让她魂牵梦绕的东西!
“哦,是你?是你吗?”她轻轻地喊了出来,就像是自言自语。她知道,这又是自己的“幻觉”!
“是我!”
风中竟然传回了回音!这是她所没有料到的!这声音好熟悉,依然充满了磁性,就像四十年前一样!
“哦!真的是你?”她虽然惊讶,却并不害怕。
“是的,真的是我!四十年了,终于能够和你再相见了!”
“可是,真的是你吗?你的影子,这样模糊……”
“这很简单!”风中的影子迅速清晰起来,一位年轻洒脱的道长呈现在眼前!”
“哦!”她一声惊叫,赶紧用毛毯遮住了自己的脸:“真的是你!可你还是那么年轻!而我……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失望了?”
“没有!”妙丰(灵缘)轻轻摇头:“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的!”
“哦!”公主热泪盈眶。
正在这时,突然寒光一闪,顿时寒气袭人!
“时辰到了!”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嚷:“快快带走!”
異世逆凰:盛寵一品邪妃 我家的喵大人
“好嘞!”顿时便有一根亮晶晶的东西向公主套了过来!
这时能够看清了——原来是两个青面獠牙的小鬼!他们正将“勾魂索”套向公主!
“啊!”公主本能地向后一闪,她的身体向后了,但一个虚影却被“勾魂索”套了出来——这正是公主的阴魂!
“放肆!”妙丰一声厉喝。
“啊?”两个小鬼一惊,他们急忙回头一看;“哦!”他们认识妙丰:“哦,原来是妙丰道长!”他们赶紧见礼:“不知道长来此……”
“你们来干什么?”妙丰反问。
“此人阳寿已尽!我们正要将其押回地府复命!”
“嗯!”妙丰微微点头。
“哦,我要离开这里了吗?再也不能回来!”公主的阴魂恋恋不舍地环顾着周围的一切。
“走!”小鬼一声厉喝,猛地一拽“勾魂索”。
錯嫁總裁
“放肆!”妙丰眼睛一瞪。
“啊?”小鬼赶紧一停:“道长有何吩咐?”
“对公主,怎得如此粗鲁!”
“哦,是,是!”小鬼马上放松了“勾魂索”,向公主恭恭敬敬地低头躬腰:“请——”小鬼暗地一咧嘴:“当差了这么多年,我们还从没这么客气过!”
就这样,他们客客气气地将公主请到了阴曹地府,妙丰一路随行。
阎王也吓了一跳:“哦,妙丰道长!您怎么来了?”
“贫道是来迎接公主。”妙丰直言不讳。
“啊?”阎王一愣:“迎接?”
“对!”妙丰点头:“请千岁准许贫道带走公主!”
“哦?为什么?”阎王更是一惊。
“贫道带她去修道,让她离开世间轮回!”
“哦,这怎么行!”阎王连连摇头:“哪儿有阴魂修道之理?道长,您若真想度化她,也要等她投胎为人,有了肉身之后呀!”
“现在真的不可?”
“当然!”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天地间只有此一途!”
“嗯!”妙丰点了点头:“请问,她将投往何处?”
“请道长稍候。”阎王翻开了生死薄,顿时眼睛一亮:“恭喜公主!”
“哦,喜从何来?”妙丰急问。
“公主大福大贵!来世还将投生帝王之家,再为公主!”
女神的全能護衛 這本必火
“不!”妙丰连忙摇头:“不可再让她生于帝王之家!”
“为何?”阎王一愣:“这是多少人想还想不来呢!”
“不!”妙丰继续摇头:“请千岁为她另选一户人家!”
“这怎么可以!”阎王也摇头:“此乃定数,怎可随意改动?”
妙丰立即深施一礼:“请千岁成全!”
“哦——”阎王只好无奈地摇头:“那好,本王看看吧!”他翻开生死薄,一连翻了好几页:“好,那就让她做个富家女吧,投生于富贵之家!”
“不可!”妙丰摇头。
“你不让她做富家女,莫非让她投生贫寒之家?”阎王苦笑。
“当然不是!”妙丰道:“富家之女易恋世间荣华,但贫寒之女又无端受苦!”
“哦,您又不忍心让她受苦了!”阎王哈哈一笑:“那就找个不贫不富的吧!”阎王一连将生死薄翻了十多页,突然间眼睛一亮:“找到了!书香之家,您看如何?”
“哦,多谢!”妙丰立刻深施一礼:“多谢千岁!就让她投生于书香门第,知书达理!”
阎王哈哈大笑。
一晃又是七年,春日里的一天,艳阳高照,在一座安静祥和的庭院里,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正在开心地“过家家”。
这时从空中慢慢地飘来一朵祥云,云头端坐着一位道长,生得仙风道骨,此人正是妙丰。他低下头,静静地俯望着那个快乐的小女孩,望了许久:“婉儿公主,”他喃喃地说:“几年之后,我就带你离开这个嘈杂的世界……”
又许久之后,妙丰才不舍地离开。他升起祥云,慢慢地离去,不久后,他突听到两声清脆的喊声:“师兄!”“师兄!”
妙丰定睛一看,原来是妙香(赵括)和巧儿(被王福经常调戏的秋月),他们笑哈哈地迎面飞了过来。
“师兄,上哪儿去呀?”妙香笑问。
“莫非,又去找你的公主了?”巧儿俏皮地一笑。
妙丰也一笑:“哪儿比得你们逍遥自在呀!”
最散
妙丰请出飞墅,乘上飞墅,他的速度可以快上几倍,他以尽量快的速度向远方飞去。
一连飞了好几天,才隐隐约约地望见一座隐藏在黑影里的大山,蜿蜒起伏、连绵不绝——这就是存放乾坤罗盘的弥山!
又飞了一天,则不能前进了,因为前面就是禁地,任何人不得靠近!
妙丰放眼望去,但见在禁地的边缘,盘坐着一位僧人,其残肢断臂已重归身体,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他就是三藏。自罗盘大战之后,他就没有离开弥山,终日守在他的爱徒身旁!
距他不远处,则盘坐着一名女子,她就是玉儿,她也寸步不离地守在“哥哥”的身边!
“佛祖说,善者自有造化,自有出头之日,自有二次出世的一天!但不知‘造化’何时才能来临哪?”妙丰一声长叹:“灵欢(六耳猕猴),你何时才能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