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8hm精彩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671章 駐守合肥的張遼分享-00kb7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哦哦哦。”
听到这里,关平便明白了,看样子孙大帝的后三把剑还没有打造出来。
不过原本的第三任大都督吕蒙被自己给阴死了,那孙大帝将来这把辟邪剑,讲道理短时间内送不出去了。
至于原本第四任大都督陆逊,如今在荆楚讲武堂当图书馆管理员。
也应该没啥机会接任江东大都督一职,拿到孙权的辟邪剑了。
关平嘴角一歪,淡淡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孙十万手中的这把辟邪剑,还能不能送出去!
他现在唯恐江东大都督自鲁肃后,后继无人,孙十万就算想把手中的辟邪剑送出去,都没得合适的人选。
此时此刻,船外的雨下的越来越大。
皖城府衙内。
庐江郡郡守站在大厅门口,望着天上的黑云。
此时在城内,风倒是小了许多。
“这是下大雨的前奏啊!”
参军董和(重名,与入蜀董和同属南郡人)知道朱太守意有所指,如今孙刘两家联军,就在距离皖城几十里外的皖口。
尽管跟赤壁之战前夕,孙刘两家同样是号称十万大军。
可己方所面对的处境大不相同,那就是当初己方号称百万大军。
可如今呢,守军不过六千,至于其余几万人,那看都是一家老小的农夫,也只能干些辅兵修缮城池的活计。
不过好在已经把求救信送到荡寇将军张辽那里,有此等名将在,就算孙刘两家的十万士卒来攻皖城,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号称十万大军,可一般都是虚的。
捉鬼遊戲
“太守勿忧,此次大雨正好暂缓了敌军的攻势,待到雨停之后,
我等便积极修缮城防,守上两个月,绰绰有余。”
“一个月?”朱光摸着胡须道:“不行,最多要一个半月击败孙刘两家联军。
否则城外的稻田熟了,到时候我们颗粒无收,反倒会便宜了孙权。”
“太守所言在理,救兵一到,我们的城防也修好了,到时候孙陆两家自会退兵。”
参军董和点点头,确实是他大意了。
拖延的时间太久,今年所有的稻田ꓹ 怕是会被孙刘两家合伙收获。
皖城附近的土地肥硕,稻田长势极好。
参军董和抬头望向黑压压的天空ꓹ 但愿雨水不要太大,否则稻田的收成该有损失了。
卡啦一道光亮,紧接着是雷声传来。
“给鄱阳民尤突的印绶送去了吗?”朱光随口问道。
“回太守的话ꓹ 已经派人送去了,他们会趁着孙权在外征战ꓹ 趁机搞起内乱的。”
参军董和摸着胡须笑道:“据他回信,已经发展数县化民为贼ꓹ 便会伺机而动。”
“我听闻江东贺齐打山越是一把好手ꓹ 他可是在临近的豫章郡,肆机剿灭山越,
鄱阳郡紧挨豫章郡,本太守不希望他们只能为祸一次就够。”
“属下明白,已经早就按照太守的意思嘱咐过他了,还向他许诺了丞相的话。”
“如此就好。”
哗啦啦。
大雨倾盆而下。
朱光伸出手指,接了一下房檐掉落下来的雨滴。
对于守卫皖城ꓹ 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孙刘两家的十万大军来袭ꓹ 也休想顺利打下来。
雨越发的大了!
~
合肥城内。
张辽接到庐江太守朱光的求援信ꓹ 心下早就料到了。
丞相率领大军ꓹ 兵出邺城出征关西诸将。
关西诸将自从三月份就开始叛变ꓹ 直到近些日子,才得到丞相亲征的消息。
张辽他就知道ꓹ 丞相一旦西征ꓹ 那自己必然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ꓹ 经过这几个月,已经开凿了藏舟浦。
这里是合肥城东郊ꓹ 南淝河从此流过,河边港汊密布、芦苇丛生,便于隐藏战船,到时候可出其不意攻击江东。
现在没想到孙权竟然不先来攻打合肥,反倒是要出兵攻打庐江。
如今守卫合肥的是张辽和乐进,李典从曹操西征,未曾被派到合肥。
李典的宗族与吕布集团有着血海深仇,而张辽就是出自吕布集团的人。
可就算李典不在,张辽与乐进二人也是互相不和,私下关系不是很好。
乐进自己拿起庐江太守朱光的信,看了一遭,这才开口道:“你意如何?”
对于乐进,张辽心中是有些看不上的,竟然被关氏父子打的弃城而逃。
鬼醫秘方 西秦邪少
尽管关羽是自己的好友,但张辽觉得至少要抵抗到襄阳城破再逃,而不是未战先怯。
这让张辽对传说每次战事都为先登的乐进,产生了一丝的怀疑。
“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张辽望着厅外的大雨道:
“待到我军前去,孙刘两家不敢放手攻城,必定不了了之。”
“你觉得能带多少人前去?”乐进毫不在意的道:“如今合肥城有一万士卒,还有许多新招之士,你能带走多少,威胁他们!”
“六千足以。”
经过修葺,合肥城再也不是当初孙权来攻的那般模样。
张辽自信,就算城内有四千人,也足以守卫很长一段时间。
江东的水军厉害是厉害,可他发现,他们一旦上岸之后,战力就拉胯。
尤其是江东大都督周瑜已经死了。
他的威胁甚至比孙权还要高,可惜他死了,对于江东的敌人而言,那就是一件好事。
至于十万联军,这种鬼话听听就得了,要是真相信了,那可就是傻子了。
“你就不怕是江东的调虎离山之计?”乐进把信件扔在一旁的矮案上:
“若是他们半路截击你,到时候合肥城怎么守?”
“怎么?由你守卫,难不成还守不住一个小小的合肥?”张辽瞥了他一眼。
“我自然是能守住,可我也不愿意有些人辜负丞相的信任,肆意拿士卒的性命,去赌他狂妄自大的资本。”
乐进丝毫不搭张辽这茬,总之他不同意随便就出兵。
尤其是这一路到皖城从顺流而下,在江面上绝不会是江东的对手。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张辽从大雨当中收回视线,看向乐进。
乐进耸耸肩:“人话。”
“你。”
國色妖嬈
“我记得丞相曾经说过,扬州刺史温恢通晓军事之人,我们凡是都要与扬州刺史商议。
出兵之事,我觉得要与他相商。”
扬州刺史温恢此时与蒋济共同驻守寿春县,作为张辽等人的后援。
整个扬州,曹操所占据的也就剩下庐江郡了。
只不过更西的寿春有温恢镇守,更加靠近江东的皖城,由庐江郡太守朱光驻守。
听到这话,张辽也不好反驳,丞相却是这般说的如此。
尽管自己有假节的权利,砍了郡守以下的人,不用上报。
但这种动兵的事情,张辽觉得还是要与温恢说上一二。
“也罢。”张辽的视线重新回归外面的大雨:
“反正陆地走路,还需要太阳在暴晒几天,不急于一时。”
乐进没在言语,他原本想要驻守襄阳,可惜征南将军曹仁变成安西将军,前往关中平叛去了。
结果丞相就让他带着一些人来合肥加强守卫。
对于张辽,乐进的感官也就那样。
厮杀这么多年,对别人对他的态度,凭借直觉就能够感受的出来。
他被关氏父子击败,一直想要找回场子呢。
可惜被调到合肥,离荆州前线更远了,开始面对江东的攻势。
何时才能够回去,击败关氏父子呢?
乐进暗暗叹了口气,他期望能够打一场翻身仗,如今也只能通过在合肥立下战功。
如此,他才能有机会向丞相提出自己的想法,所以才不会想着张辽前去冒险。
尤其是江东更加擅长水战,己方更加不会是其对手。
张辽很快就写好了一封信,让人不管雨停没停直接前往寿春县。
同时也派出哨骑赶往皖城以及皖口,最好能够探听清楚孙刘两家真正的人有多少。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食色生香
而雨势依旧没有停下。
有空偷偷結個婚 蘇色暖
关平透过船上的窗户往外面看去,大雨连绵,看样子不下个两三天,真的停不下来。
不过这庐江郡的稻子,应该还没抽穗呢吧?
关平有些不确定。
嫁個北宋公務員 立誓成妖
“少将军。”周鲂走进船舱抱拳道:“饭食已经安排好了。”
“其余兄弟们都吃了吗?”
像这种天气,强行行军,士卒的身体大多会吃不消,而且也需要吃一些热食。
“正在分批次吃。”周鲂直接把餐盒拿出来,放在一旁的矮案上:“只是烧热水有些麻烦,容易供应不上。”
一口锅也就是十个人左右的量。
“尽量吧,接到雨水后,多烧一些热水,勿要饮用凉水。”
“喏。”
关平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炖鱼。
三國之霸王 少神
如今靠江吃江,大抵上就是吃鱼。
“少将军,你说这天什么时候能放晴啊?”
“那这种事得去问诸葛先生,我不擅长预测天气预报。”
关平吐出鱼刺道:“大抵上是要下一阵子的,雨越大,对于我们的攻势就越有利。”
“拿下皖城之后,我们就进军合肥,紧接着找机会去寿春,绕到南阳背后?”
“还得看战机。”关平端起米饭木碗:
“希望战事能够一切顺利,我这个张文远张叔父,也不是个好惹的人。”
这是个大BOSS,不是能够轻易推倒的。
关平觉得还得看运气,可前面避免发生逍遥津成神之战,
否则江东就该毁在张辽手里,以后谈辽色变,患上恐辽症,进入中原无望,估摸着就该把视线投向荆州了。
毕竟曹操假借天子之命,把江东的许多人封为荆州个郡的太守。
匆匆那年,不懂心動的感覺
在名义上,江东若是真想要搞事情,那还是有理由的。
天子的话,难不成刘玄德你都不承认了吗?
周鲂侧头道:“少将军很看重张文远?”
“当然看重,我恨不得他能够转投到咱们阵营,不过是不可能的,就像我爹不会转投曹操阵营一样。”
关平吐了一口鱼刺道:“莫不如趁机消灭他,或者赶他走,可是该怎么挑拨他跟扬州刺史之间的矛盾呢?”
挑拨张辽跟曹操之间的关系,关平就没想过这种事,机会不大会成功。
曹老板一般情况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于收拢麾下将军的心,那是很有一套。
尤其是曹操占据全天下最多的地盘,怎么也看不出失败的前奏了。
周鲂陷入了沉思,这期间得有人去给张辽温恢分别去信,唯有诈降。
就像是黄盖那样,取得曹操的信任,如此才行。
否则很难让他们之间产生矛盾。
“对了,子鱼,可是有最新消息传来?”
“关西那里暂时没有,交州一切都在正常范围内,步骘也没有要拿下其余三郡的意思,一直在和平相处。
至于荆州,平稳了五溪蛮人之后,几乎很少会有不开眼的人,再次聚众叛乱。
唯一需要担忧的是长沙郡与豫章郡的交接处,糜威假扮的水贼,
已经与贺齐剿灭山越的部队,互相打了一仗,各有损伤。”
其余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至于糜威吃了亏,关平觉得很正常。
贺齐也不是一个会轻易白给的将军,可谓是整个将军,最擅长山地作战的人。
尤其是在江东,水军表现的厉害实在是正常的。
“嗯,看样子这帮佛门子弟守口如瓶,金子还没有露出藏匿的地点,寻找宝藏是一件极其富有耐心的人。”
周鲂反倒是摇摇头:“我总觉得这种事情,实在不像是真得。”
“兴许呢,就当是糜威他在练兵得了。”
两天之后,雨越发的小了,下了两天的大雨,直接变改变了许多事情。
只是天色依旧是黑色,偶尔露出一片阳光。
超神靈寵大師
如今孙权持剑,扶着栏杆之上,等待着麾下士卒的回报。
“报。”
没让孙权等待太久,身着蓑衣的孙权士卒被主公孙权扶起来之后,竟然感动的无疑为佳。
孙权身边的士卒自然是给孙权打着伞。
“如何?细细说来。”
“主公,水位大涨,可趁着河水未退,直接到达皖城城下。”
“哈哈哈。”
孙权再次扶起报信士卒,当真是天助我也。
现在回想起关平的话,一个时辰内打下皖城,是不是太快了?
“传我军令,今夜所有士卒全部饱餐一顿。”
孙权下定决心,这雨下不到后半夜了:“四更起床,全力进攻皖城。”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