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u3q超棒的都市小說 《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春節番外(完結篇)-60nm8

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
小說推薦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
瑕却不愿意就此罢休,笑吟吟地问道:“那皇甫少爷你说,夏姑娘是谁呀?”
“她是……”皇甫卓刚开了个头又顿住,忽然发现解释起来实在复杂,又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该给她一个怎样的定位。“以后让夏侯兄给你讲吧。”语毕,又不禁警告道,“别净说些有的没的!”
“是是是。”夏侯瑾轩笑吟吟地应道,又问,“那皇甫兄打算刻什么花样送给她?”
紅樓之賈環逆襲記 絕世神狐
皇甫卓不禁面露难色,他自小就爱鼓捣玉器金石,也算是行家里手了,无论送什么人,都能按照对方的身份地位、彼此亲疏张口就来,唯独对这位夏姑娘,他却总是犯难。
定鼎奇聞 不著撰人
夏侯瑾轩胸有成竹地一笑:“这次你听我的,我帮你想个花样。”
皇甫卓狐疑地看着他,姑且问道:“什么花样?”
夏侯瑾轩摇头晃脑地答道:“刻字呀,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啦,‘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啦……”
不消说,立刻遭到了皇甫卓鄙夷的扫视,一副“再说一个字我扭头就走”的架势。
夏侯瑾轩笑嘻嘻地打住了话头:“我随便说说的嘛!夏姑娘想听到什么话,不是只有你最清楚吗?”
“总算说了句正经话。”瑕没好气地白了夏侯瑾轩一眼,转向皇甫卓说道,“礼物嘛,要紧的不就是对方想要什么嘛!”
皇甫卓怔了怔,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以至于另外两个人很快就转换了话题、聊得热火朝天,他都没有察觉。
同一时间,欧阳英一家四口正围在桌前喝茶聊天。姜承敲响了房门。
逆天邪妃 蒼老了誰
欧阳慧一蹦一跳地跑去开门,立刻眉开眼笑地拉住姜承说道:“是四师兄!刚才娘亲还念叨,”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地说道,“‘承儿怎么还不过来?有了兄弟就忘了我们两个老的和……’”
“慧儿,外面那么冷,怎么不快请四师兄进来?”欧阳倩的声音轻缓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但瞬间垂下的视线和染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一丝慌乱。
欧阳夫妇相视一笑,只有老实人姜承丝毫没有听出话中玄机,注意力只放在“外面冷”三个字上,连忙带上门,不让寒气进屋。
“来,承儿快坐下。”欧阳夫人招呼道。
那一場雞飛狗跳的情事 無人領取
姜承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两个红包说道:“这是夏侯门主给二小姐和三小姐的。”
欧阳英代为接过:“呵呵,还是夏侯兄有心呐!比我这个粗人可周到多了。”边说边递给了两姐妹。
红包甫一到手,小慧儿立刻蹦得三尺高,兴奋地叫道:“慧儿又有红包了!”小大人似的拍胸脯道,“姐姐,你想要什么礼物?慧儿给你买!”
欧阳夫人佯作伤心:“只有姐姐吗?爹娘呢?”
欧阳慧的脸上闪过一丝为难,转过身偷偷打开红包看了看,这才眉开眼笑地说道:“好吧,都给买。”
大伙儿都笑了起来,欧阳倩将妹妹抱起来,笑道:“只要慧儿健康平安又听话,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傾心絕戀:拽校草戀上酷公主
太子妃,請自重
天靈地
欧阳英给夫人使了个眼色,夫人立刻会意,掏出早就备好的红包说道:“来,承儿,这是给你的。”
電子重 周
姜承一呆,连忙推辞:“师父,这我不能收。”
豪門情劫:囚婚老公太殘忍 冷悠悠
欧阳英笑道:“哎,收下吧,不要客气。”见姜承还是不住地摇头,脱口说道,“大不了你就攒着,将来包给我外孙就是了。”
此言一出,现场登时一静。欧阳倩与姜承双双红了脸,一想到这话里话外的种种可能性,头不禁埋得更低。姜承竟再也坐不住,连忙告退。
欧阳夫人责怪地瞥了一眼丈夫,对女儿柔声道:“倩儿,你看承儿走得太急,红包都没有拿,你快给送去。”边说边塞了一口糕点给想要自告奋勇的欧阳慧。
欧阳倩犹豫再三,还是起身去送。
欧阳夫人一把抓住欧阳慧,不让她跟去,忍不住责怪丈夫道:“承儿面皮薄,你何必这么臊他?你看,连点心都顾不上吃就跑了。”
欧阳英呵呵一笑:“一时顺口嘛!”
欧阳慧塞了满嘴好吃的糕点,左看看右看看,心道四师兄没吃到也没关系呀,慧儿给送去就是了。唔,还是多吃几块再说。
正是花灯初上时分,白雪覆盖了所有的喧嚣烦恼,偶尔可闻阵阵鞭炮声。有欧阳英一家其乐融融地围在一起,有夏侯瑾轩与瑕谈笑风生,有姜承与欧阳倩含情脉脉地并肩同行,有皇甫卓别别扭扭地向夏侯瑾轩借了一本诗集关在房中翻来翻去,有暮菖兰悄悄地在瑕的枕头旁放上了一枚红包。
也有谢沧行坐在高高的楼头,身旁放着一壶粗劣的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嘴角噙着笑,似乎在看着这万家灯火,又似乎在看着不知名的远方。
暮菖兰站在人间烟火中抬首仰望,他总是这样,凡尘俗世中嬉笑怒骂,却只是匆匆而过,从不沾身,明明有着最世俗的言行,却有着最超然的内心。
和自己如此不同。
看着看着,她终于转过身,默默地离开,却没有注意到如影随形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