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58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添油加醋讀書-htcl3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姜音暗自嘟囔一声,她抬眼看了看在自己身边的谢澄,心里不知道是何种的滋味。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幕,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虽说是谢澄同意将他们放进来,但是这件事情应该与谢澄没有任何关系,毕竟他那样一点也不像是装的。
谢澄看着众人手中的诗集,暗自握紧拳头,他在忍耐着,等待着事情的转机。
“音江,你还说自己没有偷拿!那这是什么?”
那人将手中的诗集在大家面前晃了晃,众人看清了那诗集,的的确确是游园会上丢失的那本。
“我若说这本诗集不是我拿的,想必你们也不信,那我便不跟你们浪费口舌。”
姜音看着他们拿着诗集,一脸得瑟,好似这本诗集,本就应该出现在自己这里一样。
姜音早已料到会有这番场景,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用,不想跟他们争执,只能随机应变了。
“音江,这下物证人证均在,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拿着诗集的人站在姜音面前咄咄逼人。
姜音看了就恶心,是非颠倒的话,他们说得那么自然,令人作呕。
洪荒鬥戰錄
“音江,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这东西既然在你这里,就证明你就是小偷,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敢偷,怕不是想在周国造反?”
“音江,你这个酒楼生意也不错,为何要偷盗我们周国的宝物?”
“我们周国真是白养你了,要不是周国庇护,你能有现在的财力和人脉?”
众人口中,没有一句好话,全是指责姜音的,更有甚者,竟连自己的修养也顾不得了,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
姜音没有好脸色,她站在原地,听着众人的咒骂,自己也不反驳,就当他们都是疯狗,不与他们计较。
谢澄站在一边,听着众人在自己面前指责唾骂姜音,心里极其不舒服。
谁也没看到,他背在身后衣袖里的手,青筋暴起,脸色突变,眼底的怒气也升上来。
谢澄刚往前迈一步,准备与他们众人辩解。
没想到,身后有一只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他知道是姜音,身后只有她一人在原地。
谢澄转过身去,看着姜音。
他看到姜音的眼神中尽是无奈,姜音朝着谢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说话,任由他们去吧。
“音儿,那你岂不是太委屈了?”
谢澄走到姜音身边,用温柔轻微的声音对她说。
姜音摇了摇头,看着对面的一群人在自己的酒楼里闹。
薛越欣坐在对面楼的椅子上,她依偎着栏杆,朝着姜音的店里望去,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那里,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给她添柴加火。
九叔對門開義莊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七劍縱橫天下 魚尾的青春
薛越欣转头看了一眼楼梯口,看看是谁竟敢吵到自己看戏。
“公主,那本诗集找到了!”
丫鬟急匆匆跑了上来,将这个打探来的消息告诉薛越欣。
“真的?那便是时机到了!”
薛越欣听到消息,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她将自己的衣物整理好。
洪荒之無極聖帝
“走吧,对面的好戏上演了,该我们出场了。”
薛越欣带着自己的几个随从,不紧不慢的朝着九江酒楼走去。
“公主驾到!”
一个小奴才在前面喊了一声,那声音,从门口直接传了进去,吓得他们一激灵,立马跪在地上。
“参见公主!”
他们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只有谢澄和姜音还在原地,没有动弹。
無盡刀鋒
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十分突兀,虽然酒楼里面人多,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们。
薛越欣朝着他们的方向望去,看到谢澄站在她的身边,顿时一股怒气涌上心头。
本来想来看戏,结果又看到二人在一起。
姜音知道自己在周国身份低微,也仅仅是个商人而已。
而薛越欣毕竟是周国公主,虽然与她有私仇,但是在大众面前,还是要遵守礼仪。
姜音想了想,还是跪了下去。
想当初,她也是公主,双膝跪地只有跪过自己的父母长兄。
薛越欣温柔地看着众人,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起来吧。”
“公主,咱们丢失的那本价值连城的诗集找到了,在这里。”
那人双手将诗集奉上,眼里还有一丝的得意。
站在薛越欣旁边的丫鬟立马伸手将诗集接过来,双手举过头顶,弯着腰,将诗集放到薛越欣的面前。
她假意翻了翻那诗集道:“这确实是我们珍藏的那本诗集。”
她抬眼看了一眼姜音,姜音的脸上毫无表情,也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模样,这让她有点生气。
“音江,这诗集无故出现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薛越欣语气轻蔑,她看着面前的姜音,眼神中都是得意,终于让自己在她面前赢了一回。
姜音大义凛然无所畏惧,语气上也毫无怯懦。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清者自清,还望你不要误判了才好。”
“音江,游园会上的丫鬟已经证明你确实在檀香木盒旁站了一段时间,而你走后,诗集就丢了,现如今诗集又出现在你这里,很难让人相信不是你干的。”
薛越欣站到姜音的身边,将自己的距离与姜音拉近,凑在她的耳边说道。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南無袈裟理科佛
地球遊戲場
“不如……你当着众人的面,跪下磕头道歉,那么这件事情,我们就不提了,我也不会上报给父皇,你依旧是音江,在周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听到这句话的姜音,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甚至还有些冷漠,没有答话。
“公主,若是没有查明真相,就不要胡乱下结论!”
谢澄几乎是将这句话从牙齿中挤出来的,虽然薛越欣的声音压低,但他还是听到了。
護界仙王
若是要这样侮辱自己心爱的人,那是不可能的,绝对不能忍受。
“谢澄哥哥,你为何要凶我?只是如今证据全在,难道这还不能证明是她干的么?”薛越欣一脸无辜。
“还望公主想清楚了再说话。”谢澄没好气的说道。
薛越欣气得满脸通红,这时门外来了一位白衣翩翩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