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o1k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帶着倉庫去大秦討論-182 地道慘案相伴-rkubz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果然开始攻城了啊!”
在填埋城墙脚下地听深井的次日,每日只是派出人手在城外叫骂的赵军,终于采取了行动,攻城战再次打响。
赵军一上来就是猛攻猛打,打的守军措手不及,城墙险些失守。
不过好在秦军的作战素养极高,而且城墙又按照缠玄的方案进行了不少地方的微调,经历一天血战之后,赵军再次无功而返。
再生傳奇 天子
而就在夜幕降临,杨端和开始调整部署,准备应对第二天的守城战之时,没想到他远远的看到赵军似乎是在借着夜色的掩映打算拔营撤退!
“打不下来就想骗我出城?”
杨端和看着赵军的行动,算准了赵军的目的就是想要骗自己出城,从而更加有利于其通过地道夺占城池。
“将军何不顺了他的意,直接出城追击呢?”
“出城追击?”
“对,就出城追击!”
缠玄邪魅一笑,杨端和瞬间明白了这老家伙的意思。
次日一早,‘猛然’发现赵军居然借着夜色主力后撤,仅余少数兵力断后之后,杨端和当即派出数支小股部队出城迎战赵军后卫。
很快,经历一番激战之后,这些赵军后卫部队便落荒而逃。
紧接着,尝到了甜头的杨端和立刻城门大开,一马当先越城而出,率领大军向赵军后卫部队撤离的方向追了出去。
看着秦军一步步落入自己的圈套之中,庞暖兴奋异常,当即命令早已经进入地道中的赵军主力再次开掘,挖穿最后一点点壁垒,杀入安阳城中。
而他自己,则带着一部分兵力,扮做赵军主力,引诱杨端和继续向前追击,远离安阳城的同时也远离那块地道入口处的小土丘。
年少時光的印記
“追?哈哈,追你娘!”
就在追出去赵军数里之后,杨端和突然停下了脚步,直接转身杀向地道口所在的那个小土丘!
而与此同时,躲在地道之内的赵军,终于挖通了!
他们只是估算着距离上应该已经进入城内,数十米,打算着继续再往前挖一下就改为向斜上方挖掘,从而让大军从地下杀出。
可他们没有想到,还没有开始向着斜上方挖掘,他们就突然挖通了!
然而,随着隧道前端的坍塌,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一片光明,也不是秦军的阻挡,而是无数粪水倾泻而下,直接灌满了整个地道。
一切,都是缠玄的手段。
由于已经确定了对方的确会通过地道袭城,而且准确知道了敌人的大致方位,缠玄命令秦军连夜挖掘出了宽两米,深将近十米的巨型深坑,将通过地听判断出的赵军地道方位完全给围了起来。
随后,缠玄便做出了将城中所有茅厕内的粪水全都灌入这新挖出来的深坑之内的决定。
秦军将士们一个个捂着口鼻,强忍着恶臭,硬生生将这巨大的深坑灌了一多半的粪水,直到城中再无可用的粪水之后,缠玄又命令在这些粪水之上灌注火油,直到将整个深坑填满。
鳳謀:嫡女毒妃
现在,这个深坑,终于迎来了它朝思暮想的赵国士兵!
随着赵军地道与秦军深坑贯通,深坑中的粪水和火油直接灌入到了赵军地道之内,紧接着守在深坑胖的秦军士兵立刻将手中的火把丢到了深坑之内!
抗戰之血肉叢林
轰~~~
粪水夹杂着沼气再配上火油,那秦兵刚把火把丢入深坑之中,狭小的地道之内立刻产生了剧烈的爆炸,那可怜的士兵分明已经躲开了,但还是被冲天而起的粪水浇了一个透心凉。
至于已经马上就要冲到土丘边地道口的秦军主将杨端和,更是凄惨,由于他并不知道地道口的具体方位,而且庞暖为了避免秦军发现地道,还专门将地道口进行了隐藏。
这地道内的剧烈爆炸,唯一的宣泄口只有地道两侧,正处在地道口正面的杨端和直接被冲击波掀飞出去好几米远,好巧不巧直接一屁股砸在一块尖利的石头之上,屁股瞬间鲜血直流。
“笑什么笑,快点给老子包扎!”
命令一部分人直接从被炸开的地道入口不断往里灌注火油,随后再命一部分人阻拦折返回来的其余赵军之后,可怜的杨端和趴在地上,还要忍受手下们的讥笑,丢人丢大发了。
此刻的地道之内,早已经被尸体堆满,在这样的爆炸之中,几乎不可能有人能够活得下来,即便是侥幸有些人没有当场死去,想要跑出去,可这边秦军又灌进来了火油,随后又是一把大火,彻底断绝了地道之中埋伏的上万赵军的性命。
地道狭小空间内的氧气,在被爆炸和大火连续消耗之后,很快就成了一片死地!
“派人下去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
眼看庞暖这边不要命一般疯狂冲击杨端和临时拉起来的防线,杨端和知道不能呆在城外太久了,果断命人下地道观察一下地道之中的情况。
“没,什么都没了。”
最強棄兵 大俠張雲澤
絕美冥妻
漫威之戰無止境
下去查探情况的士兵都没有往里走,就直接被熏了回来,恶臭加缺氧,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活下去。
“堵上地道口,撤退!”
……
“你真是厉害啊,不过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老大是怎么把你找到,还让你过来帮我的?”
卿本妖嬈之梟妃無敵 紅塵幻
待到秦军全部再次撤回到安阳城内之后,庞暖知道他是再也打不下安阳城了,只得命令部队后撤三十里扎营,而他本人则亲自前往邯郸,负荆请罪去了。
至于杨端和,现在可是嗨得很。
命人将深坑填埋之后,又过了一天,直到城内的恶臭气味完全散去,他直接举行了庆功宴。
庆功宴上,由于屁股受伤只能趴在凉席之上但依旧要大吃大喝的杨端和,忍不住不断拍打着身边的缠玄,想要问问缠玄的来历。
“我本隐居于咸阳,门人们有几个在秦国做些小吏,我也没有想到太傅居然能够找到我,更没有想到太傅会如此信任于我。”
说起来缠玄也觉得神奇,虽然自己是墨家巨子,但由于墨家近些年基本上一直隐于市井之中,自己这个第六代巨子,可根本没什么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