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xw4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獵殺系統笔趣-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結局(下)7000字大閲讀-4ssgd

超級獵殺系統
小說推薦超級獵殺系統
“阻止他!”魂宇感受着魂鎏身体上愈发强横的威压,脸色一变。他的身后,十道黑暗羽翼舞动,手中的黑色大剑,一剑劈开一直与自己缠斗的魔将。
这是十道羽翼,是魂家的血脉力量-噬魔的最终形态。但是,魂宇却知道,十道羽翼,并不是终点。在十道羽翼之上,还有十二道羽翼。
十二道羽翼,是噬魔的禁忌姿态。一旦施展,就拥有了世界最强横的力量,这股力量,甚至能够暂时提升到禁脉阶之上,拥有能够破开域外屏障的力量。但这股力量毕竟是暂时的,它拥有的过于逆天。所以被天地所不容。若要开启,必定需要海量的灵魂能量。
此刻,魂宇终于知道,为什么魔军要收集那么多凡人的灵魂了。这不仅仅是为了提升魔军的实力,还有充当他施展十二道羽翼的贮存仓库。
“大哥,我们上!”仇枫闻言,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他的身后,万千道黑剑散开。在这些黑剑的攻击下,纠缠住他的魔将节节溃败。
与魂宇不同,仇枫的血脉之力在那名魂族先辈的改造下发生了变异。也正因为这种变异,才是仇枫的血脉之力晋升到与魂宇一样的品级。可以这么说,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阻止魂鎏的,就只有仇枫、魂宇俩兄弟了。
孙子与爷爷的战斗。这种情形从某种意义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拦住他们。”
魂鎏看着状若疯狂的两兄弟,眼中掠过一抹莫名的意味。对于这两个人类,他的这具身体还是有一些反应的。毕竟对于这具身体来说,他们还算得上他的孙子。不过这一抹反应,对于魂鎏来说,不足为虑。
吼!
魂将身上的光芒涌动。对于魂鎏命令绝对服从的它们,顿时癫狂地攻击着。哪怕是被两兄弟攻击到要害,亦不闪不避。
愛或不愛沒關系 琴瑟琵琶
在这般阻拦之下,两兄弟一时间竟然被阻拦在那里,不得寸进。
至于那些魔军,因为放弃了抵抗,因此在祭司的指挥下,被人类联军大量地击杀着。但是,面对如此辉煌的战果,祭司非但没有开心,反而内心愈发凝重。他知道,决定战争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莫痕,快恢复过来啊。”祭司看着魂鎏身旁,宛若傀儡的青年,内心祈祷道。
然则,内心的祈祷终究没有作用。头顶那颗被乌光缠绕而成的光茧,蓦地裂开一道裂痕。而后裂痕蔓延,点点乌光落下。而后,在人类惊恐的目光中,六对巨大的黑色翅膀,宛若盛开的彼岸花,璀璨地开放了。
一道狰狞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
此刻的魂鎏,已经不能再称呼为人。他的身体被一层流动的黑色液质覆盖,只剩下一双狰狞的红色眼睛闪烁着诡异血腥的光芒。
呼!
寒风顿起, 裂阳只觉得眼前一花,旋即一道乌光人影,便这般出现在自己身前。同时,一股惊悚到极致的危机感在他身体上炸开。没有任何犹豫,这名龙魔人一族的皇,便下意识地抬起了手。
然而,太慢了。
砰!
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自胸前炸开。裂阳只觉得一股极致的撕裂感自胸膛传来,而后便砰地一声坠落在大地上,轰其亿万吨的粉尘。
一击!禁脉阶四段强者,败!
魂鎏缓缓收起前伸的手掌,一道道黑焰,在其手掌上渐渐燃烧。那妖异的色泽,令场中的众人遍体冰凉。
好强!
人类联军的许多修者同时浮起这个想法。而后,被一股压抑的绝望浸透。这么强的人,他们能赢吗?能吗?
悬浮于虚空之上,魂鎏缓缓握紧拳头。他的双眼微闭,感受着体内强大到极致的力量。此刻的他,能够感觉到这方世界给予他的排斥感。这片天,要将他轰出这里。他的力量,已不是这个世界若能容纳的了。
“这就是最强的力量吗?”魂鎏陶醉道。
高手寂寞2 蘭帝魅晨
“一起上,杀了他!”魂宇大喝一声,身后羽翼掀动,手中的黑色巨剑在虚空中划过一抹璀璨的黑色轨迹。
剑绝罗刹!
仇枫睁开了眼,身后万千黑剑转动,一个巨大的剑阵骤然成型。剑阵中,一道淡淡的黑色虚影,在其低斥的刹那,瞬间划破长空。
媚魇!
人形状态的流觞张开双手虚抱苍穹,点点粉红色的花瓣落下,将魂鎏掩盖在一片花雨之中。而后,零落的花雨骤然一滞,猛地向着中心的魂鎏划去。
吼!
裂阳自漫天粉尘中轰然炸起,他的肌肉一块块坟起,一根根血管狰狞得如一条条虬扎的树根。那挥舞的拳头上,一团血色能量轰出。
龙魔-皇拳
顷刻间,四大至强者爆发出最强大的绝技。而绝技中心,被众人围攻的魂鎏孑然而立。他淡淡地看着这些足以将世界崩塌的恐怖能量,嘴角轻轻一扬,扬起一抹嘲讽的痕迹。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轰!
四大绝技,宛若四道暴虐的狂龙,尽数轰在魂鎏身上。整个世界,为之一静。
而后,看着那片陷入混沌,看不清模样的爆炸中心,压抑许久的人类联军,终于爆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欢呼声。
“太弱了。”就在这时,一声淡漠的声音,如死神的双手,扼住了众人的喉咙。欢呼的人群,骤然而止。随后,人类看到了,看到混沌渐渐散去,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球体。
龍臨異界
球体缓缓颤动,如同鲜花般绽放开来。十二道黑色羽翼,在此刻竟然让人类如此的绝望。因为那羽翼中,那道如同梦魇的身影,毫发无损!
“表演完了么?那么,就到我了!”
眼中掠过嘲讽般的神色,魂鎏的身体,骤然消失。随后,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裂阳身后。
“第一个,你倒下吧。”
燃烧着黑焰的拳头,在冰冷的声音中,一拳轰中裂阳的后心。
噗!
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裂阳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再次坠落在地上,掀起漫天尘嚣。
“然后…”
魂鎏邪邪一笑,出现在流觞身后。紧绷的左腿,如一柄巨大战斧,扫向其娇弱的身躯。而流觞,只来得及转过身,双手交叠。而后在一声闷响中砸入汹涌地海洋中,带起一道清晰的水线。
仅仅几个呼吸,魔兽与龙魔一族的至强者,便这般干脆的败落,没有丝毫抵抗力。众人的心,如遭千坠,坠入无底深渊。
“仇枫,我们上!”魂宇紧握着手中的黑色大剑,面容坚毅。他不能退,在他身后,是整个人类。退了,他们就败了。真正地败了。
“莫痕,你是个男人吗?你给我醒醒。你这个懦夫,逃避有什么用!”
魂宇怒吼着,羽翼掀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流光,与魂鎏战成一团。顷刻间,零落的羽毛,布满整片天地。
“白痴,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快给我醒来!难道你就这样的看着吗?洛曦的仇,你不想报吗?快给我醒过来啊!”
仇枫咬着牙,遍布苍穹的黑剑,将那团乌光紧紧地包围住。一道道锋锐的剑气,不断地射向乌光中。
砰!
乌光中,魂宇倒飞而出。昔日光滑整齐的羽翼,此刻凋零大片。一滴滴黑色的鲜血,自翅膀上滴落。 无数道丑陋的伤痕,遍布全身。
破天禦魂
“莫痕,很少有人让我佩服。你是其中一个。但今天,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失望透顶!”
魂宇吐出一口血水,看着依旧无动于衷地莫痕,眼中掠过一抹浓浓的失望之色。而后,他强忍着身体的伤势,化作一道乌光,再次与魂鎏战在一起。
“就算是死,我也要给你来一剑!”
仇枫紧咬着牙,汹涌的血脉之力,不计代价地输入黑剑之中。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莫痕退了,但他,不能退!
为什么要战斗,为什么?
死吧,都死吧。
女總裁的透心高手
都那么努力干嘛?活着又能干嘛?
都死了,全都死了。
师傅生死未卜,洛曦死了。父母死了,爷爷也死了。早晚都会死的。
打不过的。真的打不过的。
太强了,真的太强了。放弃挣扎吧,放弃吧。我们一直以为所能战胜的,却是我们所无知的。我们赢不了的。
这就是命运。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这就是我们所不能抗拒的,只能绝望的,所谓的,死亡的命运啊。
黑暗的世界中,莫痕蹲着。他就像一个绝望的人,那双眼睛呆呆地看着虚无的黑暗,眼中饱含的只有空洞,麻木。
生无所恋,大概,就是如此吧。
他的脑海中,如幻灯片般放映着,回忆走马观花地掠过。
回忆中,一个男孩绝望地看着残破的废墟,父母的身躯,渐渐被黑衣人吞没。那鲜血,妖异得有些悲伤。
回忆中,一个男孩跪倒在染血的地面上,一块块血渍,像风干了的黑斑。他的前方,火海吞没了一切。火海中,有他的乡亲,有生他养他的爷爷。有他十多年童年的一切。而今,都埋没了。在那个身着黑甲的黑衣人面前,那个人,他无法抵抗。
回忆中,一个少年看着身着白衣的男子远去。他紧紧地攥着拳头,他想去,但是他,太弱了。弱得一塌糊涂。
而如今,他所爱的女人,在他的面前,在喷洒的鲜血中,带着对他的留恋,倒下了。那一袭素裙,再也无法在他的面前舞动。它,已经染上了血。
命运,就像是一个残忍的神,它一次次地将男孩打倒。它折磨着男孩,从他的出生,到现在。男孩累了,真的累了。
他不想再抗衡下去了。他无力再去反抗命运了。他败了,淋漓尽致,彻彻底底。
所以,放弃吧。
莫痕看着倒下了,又站起来的魂宇,看着满脸苍白,却还仍旧输出着血脉之力的仇枫,呢喃着,摇头着。
我们打不过的,真的是打不过的啊。
嗡!
这时,寂静的黑暗中,突然有了光。一柄长剑,自虚空中浮现。它滴溜溜地旋转着,在温暖的光亮下,折射出繁密的纹路,黑色的剑身。
“你,放弃了么?”
黑暗中,有着声音响起。
“上万年的岁月,尘封于地底的寂寞与折磨,也没有抹去吾内心的骄傲。吾仍执着的活着,为的就是一个再次战斗的机会。”
“吾名奈何,命兮命兮,奈吾何。”
“是你,你的倔强,对于天命的抗争唤醒了吾。让吾再次以剑胚重生。这些,难道你都不记得了么?我的主人。”
“站起来吧。这世界,并不是那般绝望。”
“你抗争着,昔日强横如斯的魔,昔日无法媲敌的魂鎏,你还不是渐渐追上了他们的脚步。你在变强着。这天,这命,困不住你。”
“魔斩杀不了你,天罚困不住你,这魂鎏,亦然。”
“ 所以,苏醒吧。吾的主人,战斗吧。天命,又奈你何?”
莫痕愣住了,他的脑海里,渐渐泛起一道道模糊的光影。光影中,是一个哪怕遍体鳞伤,仍旧一遍又一遍打着拳的少年。是一个跪立在记载着李家村三百多条人命的墓碑前,立下报仇雪恨誓言的少年。是一个看着师傅离去,握紧拳头,执着变强的少年。
是的,那个少年,就是自己啊。自己,一直在抗衡着命运。命运一次次击倒了自己,但自己终究咬着牙,咽着血,仍旧站起来了。
自己生下来,本就是为了抗衡命运的。命运,也不过如此啊。
莫痕抬头,空洞的眼中渐渐燃起一抹火焰。他的身体上,亦渐渐泛起一缕缕火焰。它们渐渐蔓延开来,渐渐融化了身上的铠甲,头顶的战盔,脚上的战靴。
一道恐怖的气息,缓缓散发开来。
“命运,我逆了你这么多次。这一次,我仍然要逆你!”
低沉的声音中,火焰蔓延的手,缓缓握上悬浮的黑色长剑。
“奈何,同我再战一场吧。就像在那李家村中,酣畅淋漓地战上一场吧!”
奈何嗡鸣,璀璨的剑光,如圣光般,驱散了所有的黑暗。
荣幸之至!
魂鎏居高临下地看着魂宇兄弟俩,身后十二扇羽翼缓缓扇动,一双被血色遮蔽的双眼,涌动着狰狞与杀戮。
“游戏,是该结束了。”魂鎏泛起一抹冷笑。
此刻的魂宇与仇枫,这两名禁脉阶四段,拥有超S级血脉力量的至强者,身形狼狈地倚靠在一起。苍白的脸色,颤抖的双手,遍体鳞伤的翅膀,散落一地的黑剑,无一不说明着什么。
“败了么?”魂宇咳出一口血,气息萎靡到极点。
黑椒炒三國
“败了吧。”仇枫低叹。
“所以,死吧。”魂鎏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光芒涌动,一点深邃的黑,凝聚。而后,光芒涌动,一道弥漫着死亡意味的光束,破空而去。
仇枫与魂宇,低叹一声,终究闭上了眼。
人类,终究是….
“抱歉,想那么早死,我….”蓦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一张泛着圣光的手掌,悄无声息地挡在那道光束之前。而后在砰的一声,崩碎成万千碎芒。
“我,可不答应呢。”
天相脉终极形态-圣光麒麟!
“莫痕!”
仇枫与魂宇睁开了双眼,他们看着那道浑身弥漫在圣光中的人影,疲惫的脸上,终于浮起了一道解脱的笑容。
“你小子….”
“呼!”
压抑了许久的人类联军,欢呼四起。
他们的王,回来了!
※※※
“这是?”魂鎏微微退后了一步,他皱眉看着遮掩在圣光中的人影,心中不由得一突。在莫痕身上,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的强大比上他,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在那光中,他感觉到一股忌惮。
很明显,这光,克他。
麒麟,四象之上的存在。
“好好战上一场吧。魂鎏,今天,就让我们彻底解决以往的一切恩怨吧。”
手中奈何低垂,圣光战甲中的莫痕,一双剑眉入鬓,一双黑眸深邃如浩瀚宇宙。
“哈哈,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别到时候,跟你的小女朋友一样!”
魂鎏仰头大笑,十指连弹,一道道漆黑的光束,划破阴暗的天穹,向着莫痕射去。
莫痕脸色淡漠,他伸出手,一蓬光芒在他身前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光屏。在这道光屏下,划破天际的无数黑芒,犹若落入湖面的雨丝,除了晕开道道涟漪外,再无痕迹。
“圣光-世界!”
前伸的手掌没有收回,而是在一声低吟声中,双臂张开。身前的光屏,猛地涨大。它越过莫痕的身体,越过魂鎏的身体,向着四周扩张开去。而后,悄无声息地融入之前魂鎏施展的罪魔领域中。
转瞬间,一个黑白混淆,流动着斑驳色彩的巨大光球,就这般悬浮在众人的头顶。至于仇枫等人,则被那个巨大的光屏给屏蔽在外,落在外面。
“这是我们的决斗场。我死了,亦或者你死了。这个结界才会解开。所以我们两人,只能存活一个。而这个人,会是我。”
莫痕咧嘴一笑,嘴角弥漫开来的,却是冰冷的杀意。
“那么,就试试。”
魂鎏双手握紧,一颗颗黑色光球浮现。它们如侍立于周围的卫兵,拱卫着属于它们的黑暗之王。
沉沦之阵-魔献
嗡!
光球掠动,它们浮现在莫痕上空,而后在一道道光线中交织成一个玄奥的黑暗阵图。阵图碎裂,两团迷蒙的雾气自后者头顶与脚下涌出。
接着,两只迷蒙着黑雾的手掌,自雾气中伸出,向着莫痕抓去。
“沉沦么?”莫痕嘴角一撇,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那么就看谁沉沦吧。”
奈何长吟,圣光流转,它如液质般流淌过剑身,为其铸上一层光华之甲。随后长剑一挥,两道浸透着光明的剑刃,向着两只手掌斩去。
噗!
宛若划过奶油的滚烫刀子,两只手掌在剑刃之下,轻而易举地划过两道整齐的切口。而后在蔓延开来的圣光中,悄然崩解开来。
“轮到我了吧。”
一道道光芒,骤然破空而去。这些光芒,在虚空中纠缠成一只光芒巨手。巨掌掌心向下,径直向着魂鎏头顶拍去。
“哼!”
魂鎏冷哼一声,十二扇羽翼舒展开来。而后这十二道羽翼,如十二道锋利的刀刃,切割过光芒巨手,将其切割成万千碎片。而魂鎏则在其中划过。掌心中,乌光弥漫。一柄乌光大剑,凝聚而出。
“比剑么?怕你不成!”
脚下光华掠动,莫痕化作一道璀璨光华,与魂鎏碰撞在一起。
瞬间,天穹上两人交织成一个巨大的光团。一道道剑气,一道道能量乱流,不要钱地向着四周轰去。光团中,两人已然化作两团虚影。
他们手中的长剑肆意地挥砍在一起,碰撞出一蓬蓬激荡的火花。
整个黑白交织的光球,在这不计代价的攻击下,剧烈的颤抖着,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碎开来。
众人抬头仰望,那颗心紧张到提到嗓子眼。他们能够感受到光暗结界中的恐怖能量波动。这股波动,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畴。此刻的他们,只能祈祷着,祈祷着他们的王。
“加油,莫痕!加油,我们的王!”
锵!
二人的武器再次交击在一起,撞击所产生的波动,将早已被碰撞得无比脆弱的空间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一剑挡开莫痕的奈何,魂鎏冷冷一笑。
“你也不过如此。”
“是么?”莫痕闻言,却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他看着散逸在周围的微光粒子,嘴角一咧“辅道-三千星河缚!”
呼!
散落在空气中的微光例子动了。它们骤然拉长,如同横贯长空的星河,星河的一端,是光暗结界,星河的尽头,则是嘴角还残留着冷笑的魂鎏。
缚!
星河骤然绷紧,三千条星河,尽数纠缠在魂鎏身上,将其狠狠地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莫痕缓缓站直了身体,双手如穿花蝴蝶般翻动出漫天残影。一道道七彩斑斓的阵符,自虚空中一一浮现。
“彻底结束吧。”
莫痕眼睑低垂,开阖的眼间,有着冷光掠动。
序曲-神缚之棺
空气中,漫天阵符动了。它们聚集在魂鎏周围,而后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凝聚成一副巨大的棺材,将其彻底禁锢住。
“放开我!”棺材中,一阵阵黑芒涌动。棺材中不断爆发出一道道恐怖的波动。显然魂鎏已经在这棺材中感觉到一股令他心悸的波动。而这股波动,能够要了他的命。
但这棺材,又如何是魂鎏所能打开的。为了布下这个术法,莫痕自布下光暗结界之前就已经在准备了。这是必杀的一击!
初曲-神之乱葬
丝毫没有理会魂鎏引起的动静。莫痕抬起手,一道道有符文和圣光凝聚的光芒之剑密密麻麻的布满棺材周围的每一寸空间。而后这密密麻麻的圣光之剑,在莫痕冷冽的目光下,咻然刺下!
噗!噗!噗!
密集的入肉声响成一片,棺材上,已然被刺成一个刺猬。期间密布的圣光之剑,密密麻麻得令人感到惊惧。
魂鎏的声音,亦在此时销声匿迹,仿佛已经在这些长剑下死去。
但是,莫痕冰冷的目光仍旧没有退去。他抬起手中的奈何,在他身后,一圈圣光氤氲开来。
氤氲的圣光中,一只麋身,牛尾,马蹄,鱼鳞皮,头顶长角,浑身闪烁着圣光的生物缓缓走出。它的目光圣洁而慈祥,身上散开的圣光让人感觉到浑身舒畅。
“圣光麒麟。这就是圣光麒麟。”一名修者激动地指着那头神骏的生物,说话时都开始有些打结起来。
“结束吧。”
莫痕抛出手中的奈何,向着棺材上方抛去。
终曲-归宿
吼!
圣光麒麟仰天长啸,它迈动四蹄,脚踏圣光,在虚空中踏出氤氲出一道道涟漪。而后,在奈何的剑吟声中,附身在其剑身上。随后随着奈何的落下,整个没入棺材之中。
嗡!
瞬间,耀眼的圣光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遮蔽了一切。一道道乌光,在圣光中崩解消散。整个光暗屏障,开始渐渐碎裂。一道道晨曦,自阴暗的天穹中落下。
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的世界。终于在此时,此刻重新迎来着温暖的光,和平的阳光。
“呼!胜利了!胜利了!”
修者们互相拥抱着周围的战友,喜极而泣。巨大的喜悦,仿佛浪潮,猝不及防地将他们淹没。他们哭着,他们笑着。泪,不自觉地就铺满了他们的脸。
“赢了。赢了。”莫痕微微抬头,头顶并不怎么刺眼的阳光落下。柔和的光线将他的脸庞勾勒出如大理石般坚硬的轮廓。他握了握拳,而后双眼一闭,在巨大的疲惫中,陷入黑暗之中。
我们赢了,终于赢了。
这是莫痕倒下时嘴边挂着的最后一句话。
※※※
“啊!莫陌。你居然敢趁你爹睡觉时在你爹头上拉尿,要是被我抓到看我不打死你!”
小天地中,突然响起一声怒喝声。
“阿呆,快跑,快跑!”阿呆背上,一个粉雕玉琢,有着一双澄澈大眼睛的小男孩仅仅抓着阿呆柔顺的毛发,一边看着身后,一边焦急大喊道。
“要是这次逃了我就给你一大顿肉骨头!“末了,小男孩再加了一句道。
“呜~”闻言,阿呆的眼神骤然一亮,随后长吼一声,速度陡然激增,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方遁去。
“可恶!”莫痕恨恨地看着那道流光远去,咬牙切齿道。“我说师傅,就算你再这么偏袒你的徒孙,也不能在我身上施展缓术阵法吧?我堂堂四段高手,你以为我不会察觉么?”
莫痕转头望向瀑布下一个手持酒壶,正惬意喝着小酒的寒岚道。寒岚闻言,耸了耸肩,而后陶醉地看着身前的瀑布,啧啧道“好酒!”
“师傅,这样子陌陌会被惯坏的啦。”身后,传来一声温软的声音。洛曦从茅草屋中走了出来,略带笑意地看着莫痕“快点准备,仇枫那小子待会要结婚了。你这个兄弟可不能迟到啊。”
“哦,对啊。差点被莫陌那小子气糊涂了。不过没看出来,仇枫这花心大萝卜居然会娶小青这么个母老虎为老婆,啧啧啧。”
“什么,你敢说我的侍女是母老虎?你的意思是说我也是母老虎咯?”洛曦顿时柳眉倒竖。
“哈哈哈。”莫痕赶忙打了个哈哈。“我得去换衣服。待会还要把那小子抓回来,哼哼!”说着,莫痕闪入茅草屋中,顿时消失在洛曦的视线里。
“真是越活越像小孩子。”洛曦叹了口气,不由苦笑道。
头顶,阳光洒下,将这个世界浸没在一片金黄之中。微风拂过,杨柳轻拂,此起彼伏的绿浪一层又一层。仿佛从以前到现在,或许直至未来,都这般美好,和平。
后记-写了快一年,这是我的第一本小说。七十多万字,不算多,写得也很慢。但是,我有很认真地在写。书中有很多得不足,我也知道。我会继续努力的。梦想每个人都会有,但能不能踏出那一步,能否坚持走下去,却是最为艰难的。
我勇敢地踏出了第一步。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路我能走多远,坚持多久。但我相信,纵使没有未来,却能成为日后最美好的回忆。我付出过,我无悔。
(全文终)
—-陌若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