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jml都市小說 我在王者榮耀撿碎片 線上看-第八十八章 真相大白(一)看書-5qvyt

我在王者榮耀撿碎片
小說推薦我在王者榮耀撿碎片
“来,让我们喝上两杯,庆祝这起绑架案成功破案!”
“吴某人先喝一杯,不成敬意。”
饭局上,吴警长端着酒杯笑呵呵的对众人行着餐桌礼仪,旋即猛的仰头,将那杯中酒一口闷下。
“好!吴警长爽快人!我赵某人自然也不能落下!来,干它!”
有着吴警长带头,赵副警长二话不说,紧跟吴警长的步伐。
“不是说喝酒误事,警局里不让喝酒的么。”
副局长微皱眉头,两位长官这个样子,着实有失风范。
“欸,此言差矣,好不容易破了一起棘手的案件,自然是得庆祝庆祝。”
“况且现在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上级要我们好好休息一下,这不是,刚在警局完成交接程序就脱下警服来找你们举办庆功宴来了。”
“嗯?乖女儿,你怎么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是这菜不合你胃口吗?”
殘酷羅曼史 尼羅
吴警长刚解释完就看见自家女儿愁眉苦脸的样子,于是好奇的问道。
“不开心,为何那位怪叔叔也在这里,他不是个坏人么。”
吴警长看到小晶指着刘峰,也是一愣,旋即没好气的说着:“那位叔叔哪是什么坏人啊,他可是你爸爸的救命恩人呐。”
“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懂点事吧,好歹你也是读了大学的人呐。”
“刘峰小友,闺女还小,不懂事,不要放在心上昂,来,这一杯,是吴某人特地敬你的!”
刘峰无奈,心中却满是怨愤。
“这还小?都读完大学是成年人了,我在她这个年纪都已经要啥有啥了。”
軍婚誘寵
“况且叫我叔叔是怎么回事?我有那么显老么?想当初我在学校里也是校草级别的存在,只可惜成绩差了点,要不然万花丛中一点红,情到深处自然浓完全不是问题。”
帝女
不过刘峰也无所谓和一个小屁孩计较,只是在吴警长饮酒时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们是怎么想到,在他们的退路埋伏他一手的?”
霸絕天下 隨便01
啧~
闷完酒,吴警长便是心满意足的砸吧了一下嘴,随后缓缓道来。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把整件事情的原委都说一下吧。”
“原来这孙副警长很早之前就和这四个绑匪有所交易,四个绑匪负责绑人,孙副警长负责提供信息,他们就像这样进行绑架,然后对当事人的家属勒索一笔。”
“通常来说,有着孙副警长提供消息,那几个人清楚要开什么价格,让家属承担的了的同时,还能避免他们报案,因为这种事只要报案,人质的安全就会有很大的风险。”
“所以大多数家庭宁愿花钱消灾,也不愿去报案,哪怕就是人质安全回到家后,再来立案的也没几个,不过那时要想再抓到犯人难上加难。”
“他们用这种方法赚到了不少黑钱,屡试不爽,然而这次,他们却翻车了。”
“他们绑到富商之子后,本可以像往常一样,敲诈勒索,然后放人,只是其中某个环节出现了意外。”
“还记得之前我说在第四天的时候,那些绑匪突然告诉富商不要汇钱了吗,意外就从那里开始。”
“据他们交代,当他们正准备打电话找富商要钱时,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了他们那边,说什么要他们放手,那人知道了绑匪的所有行踪,只要去警局那里揭发一下,这些绑匪必然逃不了坐牢的命运。”
“如果他们放掉人质,他就可以考虑既往不咎,要不然就让他们等着受到制裁。”
“带着疑问,那些绑匪只好联系孙副警长问他接下来该如何做,孙副警长要他们先不要收钱,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赶紧转移阵地。”
武極神王 愛蝦的魚
“绑匪们问小孩怎么处理,他们到现在还记得孙副警长嘴里的绝情与冷漠之意:你们看着办吧。”
“据他们说,那是他们干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伤害人质,而且还是那么小的人质,处理的还有点手忙脚乱。在他们解决完后,便是打了个电话给富商要他不要转钱了,富商也就是那之后报的案。”
“立完案后,很快我们就锁定了目标,并且调动兵马对他们进行围剿,而孙副警长也就是在那时候通风报信,让他们赶紧撤离。”
“可你们知道的,那群人意识了得,家伙什还齐全,乃亡命之徒,于是就给我们准备了一个惊喜。”
“也就是那晚,我们损失惨重!铩羽而归!”
说到这,吴警长有些愤慨,那么多警局精英啊,说没就没,那些犯罪分子,一个个不得好死!
“然而回来没多久后,我却收到了一封信,信上满是抱歉之意,以及那些绑匪的基本情况…还有那人质的安全问题。”
“你们知道发信人是谁吗?”
“是谁?”
“莫非是…那个男人?”
抗日之超級戰兵
赵副警长双眼微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作为吴警长的左膀右臂,一些秘辛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不,不是那个男人,是他的一个弟子,绰号为罗刹,他说他奉大人之命成功摸进绑匪内部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们就发生了那样的事,为此他很抱歉。”
“也就是那时,我才知道人质不保,但为了不让家属们担心,所以…”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不过现在绑匪已抓,我已经派人去安抚富商的情绪去了,能不能从这件事里走出来就看他的造化了,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是尽力了,感到非常抱歉。”
末日信條
“当晚,我也请求上级的支援,可那样的话速度太慢,于是只好请求民间高手相助,所以…就把你们给等来了。”
“来,这次相聚便是缘分,我吴某人再敬大伙一杯!”
公主,別來無恙
吴警长连闷三杯,肥胖的脸颊逐渐泛红。
“说来也是惭愧,此次说是过来帮上一忙,但其实我也并没有出多少力,理应自罚三杯。”
饭桌上,另一位高人发声道,干完三杯后接着问:“敢问那日打电话给绑匪的是何许人物?他居然能比警局都更快知道绑匪的行踪,想必能力也是不凡,此次为何却不见他来帮上一忙?”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等人物看似没在此处,却时刻围在此处,他可是协助了我们警方破了不少疑难杂案。”
“哦,有这等事?怎么说?”
“不知在座的各位有几人听说过一个代号…”
“湘城活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