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4lb優秀言情小說 花樣寵妻:獵戶撞上小作精 txt-第二百四十八章 花好月圓(大結局)相伴-br94z

花樣寵妻:獵戶撞上小作精
小說推薦花樣寵妻:獵戶撞上小作精
“萧将军,想想您的祖母还在本王手里。”
不过一瞬间,赵谦就恢复了一贯温润的笑容,“皇上是许给你什么好处了?”
顧少的寵妻
他不屑地看了一眼已经昏死过去的皇上,还未开口,胸口就一痛,踉跄着退后了一步,狼狈地跪在了地上。
林如风手里还保持着弓箭发射的模样,眼中都是恨意。
赵谦手握着胸口的箭羽,企图堵住汩汩而出的血液,终究是徒劳。
他嘴角吐出一口鲜血,睁着一双不甘心的双眼,盯着林如风,又看向赵澈的方向,倒了下去。
“五王爷,”萧烈缓步走向了赵谦面前,声音很轻,“您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自信了。”
赵谦张了张嘴,却喷出了一口血。
“下官的家人早已与下官断了关系,您觉得这能威胁到下官吗?”萧烈轻笑了一声,“至于下官的祖母就不劳王爷您费心了,她已经收下下官的银票回家乡了,此后一生都不会再来打扰下官一家。”
萧烈微微弯下腰,直视着赵谦那不甘心的眸子,一字一顿,“至于您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不该动下官的妻子。”
萧烈的声音如同刚从地下爬出来的恶魔,冷得让人浑身发颤。
赵谦微微张口,似乎是笑了一下,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了力气,苍白着嘴唇,头往旁边一歪,断了气。
郑宽看着赵谦死了,一双眼睛却始终睁着,吓得将剑继续横放在皇上胸前,“谁敢过来我就……”
话还未说完,密密麻麻的箭羽就射向了郑宽,丝毫不顾身旁还有一个皇上。
郑宽睁大了双眼,满面的不可置信。
只是箭羽全都落在了郑宽身上,皇上躺在地上毫发无伤。
林晋和两位王爷站在身侧,看着郑宽身上中满了箭。
林晋忍不住别过了头,赵康也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百變棄後 夢之源
只有萧烈和赵澈,亲眼看着郑宽和皇上身上插满了箭羽,断了气,才撇过了眼睛。
皇上害了他的宋禾差点死去。
皇上虽然没死,但以后得日子怕也是不会好过,萧烈心中一片平静。
宫道一片寂静,赵澈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大臣,眸中已然没有了当初略显稚嫩的笑容。
那些大臣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纷纷跪了下来,看着面前满满的兵将,没有一个人敢抬头。
郑宽死了,淑贵妃自然不成气候,郑氏一族彻底没落,萧烈和林晋是最大的赢家。
两人想推举哪位做皇上,他们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到了晚上即将宵禁的时候,宫里传出消息,五王爷为了保护皇上,被刺客杀死,而皇上也因为宫中戒备不严,变得痴傻不已,不得不退了位。
皇上没有子嗣,亦没有立下诏书,按照顺位继承法,三王爷放弃了继承权,皇位留给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九王爷,赵澈。
而郑家,因为郑宽谋反,全家成年男丁斩首示众,老幼妇孺则被流放。
至于淑贵妃,皇上在得知淑贵妃与人私通的时候,就已经幽禁在了冷宫,听说了郑家就此没落,在冷宫内三尺白绫自尽了。
等到萧烈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知晓消息的宋禾忍不住飞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萧烈。
“小心孩子,跑这么快做什么?”
萧烈语气温柔,宋禾却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高兴嘛,皇上变成了一个傻子,你再也不用担心英雄无用武之地啦!”
看着宋禾俏皮的模样,萧烈失笑,正要说什么,新帝传来了圣旨,封了萧烈为异姓王爷,辅佐新帝政事。
至于许莲,似乎再也撑不下去,在前皇帝傻了之后的第二日,就病逝了。
萧烈的那些部下不再执着于过去,纷纷投入了军队,追随萧烈,林晋被封为正二品镇国公,整日里除了去校场转一转,其余时间经常和赵康往萧烈家里跑,找萧烈蹭酒喝。
等到赵澈登基为帝,萧烈也成了摄政王,整日里为新帝处理政务,赵澈也是一点就透,整个大历被赵澈治理得越加繁华富庶。
至此,属于先帝顺平帝的时代,彻底过去了。
三年后。
步步升棺:死後冥王妻
“娘!哥哥又欺负我!”
小团子一样玉雪可爱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奔到了妇人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妇人抽噎。
“我哪里欺负你了,娘,你别听妹妹乱说,分明是她想要我手里的泥人,我没给她,这才找您告黑状来了。”
三國好孩
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一脸正经的模样,偏偏奶声奶气的样子,显得滑稽可爱。
妇人无奈一笑,“你是当哥哥的,给她又如何?回头让你爹爹再给你捏一个。”
小男孩眼睛一亮,还没开口,身后就有脚步声传来,一把抱住了小女孩,“你哥哥不给你,爹爹给你做,好不好?”
妇人皱了皱眉,“萧烈,你总是这般惯着孩子!”
萧烈揉了揉宋禾的头发,下一秒拉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要往前走,“小禾,不要总是这么严肃地待孩子,成儿方才还想要你给他捏泥人呢。”
小男孩闻言忙拉着宋禾的手,双眼亮晶晶的,“是啊娘,言儿妹妹也是这么想的,您捏的泥人可比爹爹捏的好看多了!咱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婚 蘇清綰
宋禾无奈,另外一只手拉着萧思成,一家四口一路笑着离开了花厅。
不远处玉娘正在廊下绣花,看到宋禾一家四口向她走来,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温柔。
这三年过得很充实,还有孙子孙女天真可爱,她已经很满足了。
“祖母,和我们一起去玩嘛!”
萧思言挣脱开萧烈的胳膊,从萧烈身上下来,拉着萧思成奔向了玉娘。
两个孩子扑在玉娘身上,惹得玉娘笑容更温柔了。
夏季虽然炎热,可王府内却充满了温馨。
宋禾看着身侧的萧烈,不远处两个孩子欢快的笑声,心中一片安宁与平静。
她所追求的一切,都在这个从一开始不适应,到后来慢慢喜欢上的时代中得到了满足。
她用力握紧了萧烈的双手,两人相视一笑,所有的一切都化在了那两双温柔缱绻的眼睛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