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ceq優秀都市小說 《我的異能是逆穿越》-結局篇 下相伴-vh05t

我的異能是逆穿越
小說推薦我的異能是逆穿越
(3) 鸢尾溪
银月轻盈落在一座横跨长江的大桥上,久久凝望着茫茫江面,她手上的圆月弯刀印着血迹。“该死,让你逃掉了!”她轻轻跃起,化为一道银光消失不见。
江面平静得如同一面镜子。
帶著海賊系統當神父
闭目吐纳中的阿牛突然睁开眼睛,弹跳而起。
一身湿漉漉的鸢尾溪靠在别墅的墙壁上喘着粗气,她被银月一路追杀,无奈之下,纵身跳入长江之中才躲过一劫。
“是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阿牛慢慢走到她面前。此时的鸢尾溪面色苍白,青丝零散,一条手臂耷拉着流血不断冒出。
“阿牛!”鸢尾溪面露痛苦之色,她再也坚持不住晕倒了,在昏迷前,她看到一个人影扑了过来。
“喂”阿牛将鸢尾溪接住。“你怎么说晕就晕!”
阿牛朝别墅看了一眼,唐研和景田没有发现异常,于是,阿牛抱着鸢尾溪这个大美女几个起落跳向远处。
“咳咳” 鸢尾溪咳嗽了两下,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废弃的仓库中,而阿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啊”鸢尾溪吓了一跳,急忙检查自己的衣服,看见没有被脱掉,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吧,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阿牛似笑非笑。“你应该回岛国疗伤的。”
鸢尾溪双手环绕着自己的膝盖,一副无助的样子。此时,她不像是一个强者,反倒像一个无依无靠,需要人照顾的女人。“银月一直追杀我!”
“哦”阿牛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我没地方可去!”鸢尾溪可怜兮兮。
“可我也不是好人!”阿牛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追杀我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
修羅至尊
秦 寂寞劍客
鸢尾溪摇了摇头。
“我说过,你要是再敢追来,我不会放过你!”阿牛提醒。
鸢尾溪听到后,露出了一丝害怕的神情,是的,她记起来了,阿牛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異界之中世紀
“可是你后面还是追来了!”阿牛的样子变得很凶,鸢尾溪下意识的离阿牛远了点。“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呢。”阿牛毫不避讳的盯着她那性感的嘴唇。
“你想干什么!”鸢尾溪心里很害怕,自己受了伤,而阿牛又是三级强者,在他面前没有反抗的余地。
“孤男寡女,你说我想干什么呢!”阿牛淫笑起来。
“你…”鸢尾溪气得发颤。
阿牛做了一个特别夸张的动作扑了过去,他那张臭嘴离她的嘴唇很近了。
“阿牛,我看错你了!”鸢尾溪花容失色,心里很难受,自己走投无路来投靠他,还以为能得到他的保护,没想到他竟然想对自己用强!
“哎!”阿牛叹了口气。“你伤得很重,幸好来找我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阿牛说着,就将一根银针刺入鸢尾溪的后背,鸢尾溪全身一颤,阿牛出手如电,治疗着她的伤势…
三个小时后,鸢尾溪香汗淋漓,面色嫣红,像大战了一场似得,而她体内的伤势已被阿牛医好,再遇到银月已有一战之力。
阿牛看着她,欲言又止,刚才拍打她各大穴位,间接性的摸了她一把,她柔软的身子,冰滑美妙的感触留存手心。“快走吧,我真不是个好人,要不然会出事的!”
“哦”鸢尾溪复杂的看了阿牛一眼,转身慢慢离开,没走几步,她回头对着阿牛嫣然一笑。“会出,什么事!”
阿牛看着美艳妖娆的鸢尾溪,怦然心动。
鸢尾溪慢慢的走到阿牛跟前,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阿牛的胸。“会出什么事呢!”她有点害羞的再次问道。
那丝丝滑滑的感觉再次传来,挑逗着阿牛的神经。“完了,出事了!”阿牛眼里冒出两团**,狠狠吻向鸢尾溪。鸢尾溪舒服的呻1吟了一声,闭上美眸。
一个小时后,墙壁上留下了无数撑扶着的手印以及一个大坑,他们都是强者,动静大了点。
“阿牛,其实我第二次追来是因为担心你!”白花花的,躺在阿牛怀里的鸢尾溪乖巧得像只绵羊。
“真的!”阿牛的手不断得在她美妙的身体上流连。“鸢尾溪,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别回岛国了,以后就跟着我,好不好!”
鸢尾溪在阿牛怀里轻微的挪了挪,让自己舒服些。“好”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就这样,阿牛又收了一个老婆。
(4) 老道士
阿牛打坐吐纳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一片神奇空间,这里人烟罕至,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嫩草,这个地方阿牛有印象,曾经来过一次,还见到了那位消失许久的老道士。
之前那次算是误入,然而这次不一样,是老道士亲自相邀。
異世玄靈大師
“阿牛,你来了!”老道士将一个烤鸡腿拔下,扔着阿牛。“野味,快吃吧,香着呢!”
阿牛也不客气,大嚼特嚼,吃完后,用手擦了一下嘴巴上的油,结果,油到手上去了,阿牛用手在一堆绿草上抹了抹,结果,草儿更加油亮了。老道士没有多大变化,依旧是穿着当年那件衬衣,一副欠扁的模样,只是,身上挂着的锁链似乎有些了变化。
“你…”阿牛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指了指锁链。“从哪里偷得!”
“偷!”老道士裂开嘴巴,露出一口上好的黄牙,嘿嘿大笑,烤鸡的香味和唾沫喷得阿牛满脸都是。
“注意个人卫生!”阿牛嫌弃的瞟了他一眼。
蠻神訣
“偷!这玩意上哪里偷去!”老道士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这可不是一般的锁链,不信你摸摸看!”
護國公
阿牛带着疑问摸了摸,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手从锁链中直接穿了过去,毫无阻碍,就像是无形的空气一样,可锁链明明就在眼前啊。
“哈哈,二愣小子!”老道士看见阿牛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特别开心。“告诉你吧,这叫做时间之锁,一条锁链代表五百年,我现在是九锁缠身,第十条锁链也快出现了,当第十条出现的时候,我老头子也就魂飞魄散,寿终正寝了。”
“你快死啦!”阿牛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对呀,我快死了!”老道士笑嘻嘻的,他已经把死看得很淡了。“小子,下面我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你被选为第一百一十一位传人,你现在只要叫我一声师傅,那你就可以得到五千年的寿元以及不可思议的法力!快叫吧,别犹豫了。”
“就冲着第一百一十一位,这个数字,我打死也不叫你师傅!”阿牛拒绝。
“呃”老道士眼珠子转了转。“这还真是没法选择的事情。”
阿牛笑了笑。“什么寿元,什么法力的我不在乎,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守着我那帮如花似玉的老婆和她们一起慢慢变老,别无他求!”阿牛要是有了五千年的寿元,那老婆们都变老了,自己还是个小伙子怎么办!
“哈哈…”老道士大笑。“真是个多情的种子,好吧,我也不勉强你,既然你不愿意接替我的位置,那你滚回去吧!”老道士大手一挥,一阵巅风吹来,阿牛陷入风暴中心,昏昏沉沉。
“啊!”打坐吐纳的阿牛突然惊醒,额头上留出汗水。
阿牛什么都不要,只愿和她们的老婆们慢慢变老…变老…阿牛他们很快乐,也很幸福,也在变老…
(5) 阿莲
百年以后…
人始终逃不过岁月的摧残,百年以后,在一个漆黑如墨的晚上,在一个墓碑旁,一颗植物郁郁苍苍的生长着,突然,一只手从地底破土而出,将植物掀翻,接着,又是另外一只手伸出地面,阿牛呆头呆脑的从土里爬出来,他脑袋有点晕。“我记得我已经了!”他看了看墓碑,是的,上面清晰的写着阿牛的名字,他确实已经死过一回了。
“这是怎么回事!”阿牛发现他身旁摆放着一件道服,一块令牌,令牌上刻着第一百一十一位。“该死的数字!”阿牛真想把令牌扔了,可是,他没有扔,而是大手一挥,一片雾气出现了。
待雾气散去之后,阿牛回到了和老道士见面的那片空间,里面的嫩草依旧绿油油的生长着,只是,老道士不见了,草原的中央立起两个墓碑,一个是老道士的,另一个是小红的。
“哎,你真走了!”阿牛知道,老道士寿元已到,已经化成一捧黄土。至于小红,也不知道她是大限到了还是伤心过渡,反正是跟着老道士一起去了。
小红的墓碑前放着一个包裹,里面是她用过的一些衣物。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是造化!”阿牛想起她的老婆们,伊美女,唐研,景田,陆艳清,禅小雪,惜霖,张玲玲,鸢尾溪,还有真心爱过却又错过了的刘碧,木秋韵。她们俏丽的容颜依依在阿牛脑里闪过,如今天涯一方,生死相隔。
“我们曾经一起快乐过,幸福过…”阿牛大喊。“老婆们,只要两颗心在一起,不管相隔千万里之遥,依然能暖暖相依!”
她们似乎真听到了阿牛的喊话,都展露笑颜,之后,渐渐消散。
神通異世錄
阿牛拿着令牌,注入法力。一道金光闪过,阿莲,老李,大将军油差都以实体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他们有些莫名其妙,待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阿莲,师傅,油差兄弟,你们有何打算…”阿牛问道。“要不要我送你们回去,回到你们的那个年代!”
“我就不用了,还是留下吧!”老李很认真的回答。“我是医生,到哪里都是救人,回不回去意义不大。而且,我发现,现代人不单身体有病,思想也有病,我打算去学心理学。”
“恩”阿牛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将老李送出了这片空间,结果老李成了一家医院的院长,继续做着救死扶伤的工作。
阿牛转身对着油差说道:“大哥,那你呢!”
“我…”油差略微犹豫,他经过这段时间的修身养性,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鲁莽暴躁,取而代之的是心平气和,深谋远虑。“我还是回去吧!”
“好,大哥,再会!”阿牛大手一挥,油差像掉进了一个漩涡一样,身不由己,头昏脑涨。
“啊!”油差大喊,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古代的战场,他的十万雄狮还在,而贴身侍卫马足正一脸奉承的说道:“大将军,我听到啊啊啊的声音了。”
“什么!”油差头头晕,一脸疑惑,他不明白马足的话。
“大将军,您刚才不是问属下有没有听到啊,啊,啊的声音吗!” 马足油嘴滑舌。“属下听到了,这是大将军您在啊,啊,啊呀,果然声如洪钟,气势如虹,一看就是了不起的人物啊出来的。”
“原来如此!”油差恍然大悟。
“报!”就在这时,一个背着羽瓴箭的士兵前来报告军情。“发现有敌人正朝大军赶来!”
“是吗!”油差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大将军,要不要命令弓箭手将其射杀!”马足建议。
“不!”油差沉重应对。“摆出困龙阵!我要生擒此人,为我所用…”
……
老李去当了院长,油差回到了古代,只剩下阿莲小妮子了。
“阿莲,你呢,你有何打算!”阿牛问道。
“公子!”阿莲走到他面前,她那特有的兰花体香若隐若现。“我要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超級黑科技 月魔小舞
“你确定!”
“是的!”阿莲看着小红墓碑前的包裹,毫无犹豫的拿起来往身上一扛,然后抱着阿牛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走吧,公子,就让我一直陪着你!”
阿牛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危情夜:腹黑總裁叛逆妻 兔子乖
全书完!
谢谢各位支持,如果喜欢淡音竹写的故事,请关注我的下一本书,新书估计会在七月底的时候上传。
另外能不能进17K的网站撒一朵小花,因为自己的更新速度,从来都没有向大家要过鲜花,这次正式的求一次鲜花吧,没有其他意识,只是觉得在网络上相遇就是缘分,撒花后,你们的ID号会出现在鲜花榜上,我会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