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雲龍:有機會嘗試新領域,是很開心的事

鄭雲龍:有機會嘗試新領域,是很開心的事

鄭雲龍:有機會嘗試新領域,是很開心的事(來源:娛樂新鮮派)

娛樂新鮮派11月23日報道 日前,音樂劇演員鄭雲龍做客本站娛樂頻道偶像互動欄目《娛樂新鮮派》獨家專訪。這一年,他參演了影視劇,嘗試了音樂劇以外的表演方式。對於這些嘗試,他表示:“我是個閒不住的人,喜歡新的東西,有時間有機會去嘗試和學習新事物,這是件很開心的事情。”

“有機會去嘗試新領域,是件很開心的事”

今年上半年,上海大劇院曾經暫停演出147天。於是,開發“線上內容”,超越地域和時間的限制,已被越來越多的劇場從業者所認同。於是,線上演出季《巡演零號站》在這種背景下應運而出。在演出季發佈後臺,作爲合作藝術家代表的鄭雲龍分享了他對演出的期待,“用專業的攝製團隊拍的肯定是不一樣。舞臺藝術的線上演出,拍攝團隊非常重要,要對作品和舞美概念有大量的瞭解,才能更好地表達出理念。”

在劇場停擺的這段時間裏,鄭雲龍對自我潛能的探索並未隨之停止,從電視劇《你好,喵室友》到電影《柳浪聞鶯》,他開啓了表演領域的新的嘗試。出演影視劇對他而言是不同於舞臺表演的特殊體驗,採訪中,鄭雲龍直言,複雜的機位、限定的場景、被切割的故事和表演狀態、大銀幕拍攝對錶演極致細膩的追求,都成爲了他全新的挑戰。

這一年,鄭雲龍不僅實現了跨領域的自我突破,還走過了一場難忘的“追星之旅”。在《街頭音浪》中,他和偶像胡海泉一同騎行魔都,在城隍廟街頭路演羽泉的歌曲。加盟東方衛視綜藝《我們的歌2》,與同是少時偶像的孫楠組成“大龍小楠”同臺合唱,都成爲了他的記憶寶藏。他笑言:“今年蠻好的,見到了好多兒時的偶像,都合作了,非常開心。”問及有沒有找胡海泉要簽名,他笑着搖頭說:“那倒沒有,我很害羞的。”

“希望大家不要總關注我的私生活”

隨着劇場演出的逐漸恢復,鄭雲龍近日將出演推理音樂劇《小說》,作爲講述者和觀衆一起揭開文字中所暗藏的對時代和人性的審判。《小說》雖是一部新戲,卡司陣容中的老朋友相聚卻讓它充滿了情懷感。他感嘆道,大家在大學剛畢業或剛來上海打拼的年紀初識,一腔熱血,橫衝直撞,多年過去後的人生故事都沉澱在每個人體內,這也讓他尤受觸動。“我跟他們好多年沒有合作過了,我們可以把這些經歷、經驗和感悟放到新的作品裏,這是我很開心的一點。”

離奇!79歲阿伯花10萬與女子閃婚,不久後死在另一女子家中

2020年是鄭雲龍的嘗新之年,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個新挑戰中。這也是他認爲作爲一名藝人對粉絲支持的最好回饋。“現在嘗試的東西越來越多,對自己的要求就要越來越高。不管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和艱辛,不管有多累,都要盡全力去把它做好。要對每一個喜歡你的人,或者不討厭你的人負責。”

對於外界是否接受這種身份的切換,他也表示並不擔心,只要初心未改,所有的嘗試都是一種很好的學習。問及是否擔心這些新的嘗試不被外界認同,他說:“我不太在意這些,其實我是個閒不住的人,我喜歡新的東西,有意思的東西。有時間有機會去嘗試和學習,這是件很開心的事情。”

國務院金融委: 嚴處“逃廢債”行爲 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

今年也是鄭雲龍通過《聲入人心》節目進入大衆視線的第二年,從一個舞臺藝術工作者,慢慢變成公衆人物,如何在高度的外界關注之下學會自處,對此,他坦言自己仍在慢慢適應的過程中。對於私人空間被外界過度關注,他直言非常牴觸:“非常討厭這件事情,希望大家不要總關注我的私生活,謝謝。”同時,對於外界對自己作品的各種聲音和點評,他表示:“我是一個可以獨立思考的人,我的演出到底是什麼樣子,我自己有判斷,如果判斷不了,我會聽聽別人的意見或者想法。對於音樂劇來說,我對自己作品的認知心裏很清楚。”

哈弗H9國六升級性能 哈弗H9裸車多少錢

40元燕窩成本不到1元 即食燕窩收割智商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