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z1c超棒的玄幻小說 逢春 線上看-第244章 我是吳王-tej6b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一听“送官”二字,吴王犹如五雷轰顶,遍体生寒。
“放开!”他用力挣扎,想要摆脱按住他的人,“你们可知我是谁——”
趁吴王张大嘴巴说话,妇人利落抽出汗巾塞进他口中。
“呸,人模狗样,话还挺多。”妇人啐了一口,叉腰翻白眼。
大晚上好好歇着,却因为这歹人跑出来,害她又出了一身汗,白冲凉了。
完顏傳·諾今歡 卿霏
“呜呜呜——”吴王被汗巾塞了满嘴,说不出话来不说,还差点闭过气去。
这个该凌迟的贱妇是把抹布塞他嘴里了吗?
盛寵第一夫人:情誘腹黑小後媽
村民们押着堵着嘴的吴王,拖着快断气的提灯护卫,浩浩荡荡赶去官府。
等那名奉命回去报信的锦鳞卫来到山脚下,只看到一支队伍远去。
他停了一下,虽然疑惑这个时间那些人要去干什么,但上峰交代的事为重,还是很快往锦鳞卫衙门赶去。
这个时候灯光寥寥,爱看热闹的京城百姓大多已经歇下。
打更声在夜中传得很远。
一名打更人由远及近走来,看着一群村民揉了揉眼。
见鬼了吗?
他飞快避到墙根看着这群人走过去,通过队尾一个啃硬饼子的人确定了这是一群大活人,而不是鬼门大开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
毕竟谁当了鬼还想啃硬饼子啊!
确定之后,更夫就生气了。
他这份差事昼伏夜出本就艰难,中元节这日一起打更的搭档还告了病假,只剩他一个人心惊胆战走在大街上敲锣,这些人不好好在家待着跑出来吓人,缺不缺德啊!
对更夫来说,鬼节的晚上见到一群人可比见到一个人更像见鬼。
“小兄弟,你们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更夫拉住啃饼子的村民问。
正好二更打完了,闲着也是闲着。
村民是个朴实的,回道:“捉到一个混进尼姑庵的歹徒,送到官府去。”
更夫一听来精神了,立刻追问细节。
二人缀在队尾边走边说,等村民把知道的都说了ꓹ 更夫终于忍不住问出另一个困惑他的问题:“小兄弟,既然你是听到示警的钟声跑出去抓坏人的ꓹ 怎么还带着硬饼子呢?”
村民露出憨厚的笑:“不是要抓坏人嘛,没找到趁手的东西,一着急就把灶台上的饼子抓手里跑出来了……”
從高達開始
更夫可算解了惑ꓹ 竖起大拇指:“小兄弟有你的,饼子既能砸人ꓹ 还能吃,两全其美啊!”
前方一阵骚乱。
看起来重伤垂死的提灯护卫暗暗恢复一些体力ꓹ 拼死脱身并踹开押着吴王的村民ꓹ 带着吴王往一个方向跑。
“不能让歹人跑了,快追!”
更夫一听这还了得,立刻仗义敲响了铜锣。
咣咣咣的声音在夜里传出老远,惊醒了无数人。
更夫本就有警惕火烛,提醒偷盗的职责,一听这急促的锣声很快就有不少人跑到大街上,甚至还有忘了穿鞋的。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人们纷纷问情况。
有敏锐灵光的看到几个村民追两个一瘸一拐的黑衣人ꓹ 忙喊道:“那里,那里!”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ꓹ 吴王主仆就被捉住了。
嘴巴塞着汗巾的吴王绝望闭了闭眼睛。
提灯护卫耗尽最后一丝力气ꓹ 直直往地上栽去。
出了这个小乱子后村民们更不敢大意ꓹ 很快押着吴王来到了顺天府衙门外。
不知不觉中队伍就扩大了ꓹ 那些被锣声叫出来的人发现有热闹可瞧自然跟了上来。
各个衙门虽然早过了下衙时间,但会留下值守的官员。
守门衙役被惊醒后一脸不耐:“你们干什么的?”
村长拱手ꓹ 指着吴王与护卫把情况说了。
守门衙役震惊看了吴王二人一眼ꓹ 赶忙进去禀报。
值守的官员一听就怒了。
竟然还有这种伤风败俗的事?
这个歹人也是个蠢的ꓹ 就算混进尼姑庵想做点什么,什么时候不好ꓹ 非要在中元节这天。
这下好了,遭报应了吧!
官员脚底生风去了大堂,命衙役传人进来。
转眼间空荡荡的大堂就挤满了人。
官员一看被村民押着的人,喝道:“大胆恶徒,还不跪下!”
吴王还没来得及表示宁死不屈,就被先前在山脚扑倒他的那个小伙子踹了膝盖窝,当即扑通跪倒在地。
“你姓甚名谁,大晚上溜进梅花庵干什么?”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清水無香
吴王呜呜喊着,愤怒得眼睛要瞪出来。
官员这才想起示意衙役把塞着吴王嘴巴的汗巾取下。
说是汗巾,其实就是一块不知用了多久的泛着馊味的破布,毕竟一个家境不甚宽裕的村妇还指望用香帕子吗?
吴王的嘴巴一得了自由,哇的吐了出来。
秽物吐了满地,还溅到了衙役鞋面上。
衙役没忍住,对着吴王就是一脚。
吴王身子一晃,痛呼出声。
官员撩了撩眼皮,当没看见。
犯人挨揍多正常啊,何况还是夜里溜进尼姑庵这种最没品的货色。
最重要的是还在他面前吐了,整个大堂一股酸臭味。
官员忍住捏鼻子的冲动,冷着脸吩咐衙役赶紧收拾了,随后屏住呼吸,直到收拾完才有了审问的力气。
“老实交代,你是何方人氏,为何夜里去梅花庵作恶?”
吴王吐得面无人色,听了这话更是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不表明身份就不可能脱身,而若当众说出身份,那后果更糟。
“可否换一处地方,我有要紧话说——”吴王当然无法忍受跪一个小小官员,挣扎着起身,还没站稳就被那小伙子一脚又踹到了地上。
官员深深看了年轻村民一眼,心道这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可以考虑进衙门当差。
年轻村民对官员露出了憨厚腼腆的微笑。
吴王趴在冰凉的地上,连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公主的奴隸
“该不会死了吧?”官员居高临下打量着死狗般的嫌犯,皱眉道。
年轻村民慌了,忙道:“青天老爷,小民有分寸,踹不死的!”
官员捋着胡子淡淡道:“一个奸淫偷盗之徒,死了拖到乱葬岗就是了。来人——”
官员嘴上这么说,其实喊来人是想再抢救一下,毕竟还没审问呢。
吴王可不这么想啊,一听要被拖去乱葬岗,脱口道:“你敢,我是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