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w94火熱都市小说 破魂珠 txt-第一百三十六章 仙緣再續(大結局)熱推-h61zr

破魂珠
小說推薦破魂珠
天元宗的上空,已经没有了风。
下方,很多人已经瘫倒在了地上,口不能言,默默忍受着那恐怖的威压。
凌羽绯被几个空间风暴挤压在中间,但仍然没有惨叫或者求饶,只是硬咬着牙,拼命抵抗着。
虚念缓缓走到凌羽绯身前,无视了空间的压强,寒声道:“不想死的话,就照我们说的做吧。”
凌羽绯没有说话,而一道微弱的魂光却从其体内飘出,迅速钻向虚念的身体。
虚念眉头一皱,身体向后方急速后退,但那魂光却如影随形,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
见状,凌业风踏前一步,从怀中拿出一个布袋,将其张开后,对着那魂光一吸。
这是凌魂虚专门为抓捕凌羽绯准备的灵器,对魂光这种东西极为克制。
“还真是不放弃啊,不过这种女人,我喜欢。”危机解除,看着眼前倔强又绝美的凌羽绯,虚念狰狞的说道。
凌业风眉头一皱,说道:“虚道友,请自重。”
不管怎么说,凌羽绯是他的妹妹,虽然二人处于敌对状态,而凌魂虚又和虚空镜主有合作,但这钟侮辱性的话语,还是少说为妙。
虚念眉头一挑,转头看了看凌业风,笑道:“放心,我只是开个玩笑,并不敢怎么样,毕竟这女人,在上界可是个宝贝啊。”
“好了,别再废话了,赶紧抓了走人吧,待会儿虚空镜关闭就回不去了。”虚凝似乎更沉稳一点,不耐烦的说道。
二人闻言,都点了点头,准备向凌羽绯走去。
但就在三人交谈这段时间,凌羽绯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凌业风转头看向凌羽绯的时候,面色狂变。
“快走!”
“走不了了。”
凌羽绯冰冷的话语传来,手中的真元已经凝聚完毕,手印一变,整片天地的真元迅速凝聚而来。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仙印出现在空中,无边无际。
妖神傳說
“走!”
嬌娘成群
虚凝也慌了,看到这个法诀时,他才猛然想起临走前,自己师尊的交代。
当遇到凌羽绯使用这个战法的时候,不能硬碰,要先行撤退。
可惜,这一次凌羽绯带着必杀之心凝聚的镇仙法,岂能容他们这边轻易逃脱?
“镇仙法,镇。”
清脆的声音传出,天空的巨印猛的下坠,向那三人压去。
一个奇怪的画面出现了,那三人虽然速度极快,但是仿佛无论怎么逃窜,都逃不出镇仙法的笼罩范围。
凌羽绯四周的空间风暴也因为没有了人控制而渐渐消散,这让凌羽绯更轻松的腾出手来,操纵镇仙法。
“镇仙法,爆!”
劍入射雕 燕青靈
鎮魔
见三人的位置已经逃到了天边,凌羽绯先是向下方的天元宗众人一挥,形成一面带着自己气息的真元墙,随后毫不犹豫的引爆了镇仙印。
远方,先是白光亮起,紧接着整片天地迅速陷入黑暗,最后,一声爆炸声响起,惊颤了大地。
如同地震一般的抖动传来,天元宗无数的建筑瞬间倒塌,随后爆炸引起的风暴开始肆虐,不过在靠近凌羽绯构建的真元墙时,风暴戛然而止。
而那些狐媚宗,虎啸宗等几个宗门的人,却被真元墙隔绝在了外面,在这场恐怖的爆炸风暴中,瞬间消融在了空气中,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爆炸声不绝于耳,整整过了一炷香后,才缓缓停息。
远远看去,天空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洞,不断有气流从里面流出,注入这片天地间。
而大地,则是被夷为平地,那个方向的所有山峰,湖泊,都荡然无存,也许几万年后,那里仍然只有一片褐色的土地。
寶妻嫁到
“结束了吗?”
程莫元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这场旷世之战,心中麻木。
原来在这些高阶修士眼中,自己的真的和蝼蚁一般。
楚家的一众强者也双腿颤抖着站起来,现在他们才知道,自己一直所自豪的中域楚家,是多么可笑。
凌羽绯缓缓落到地上,虚弱无比,身上被虚空罡风切割的伤口还在不断淌血,而自身的灵魂力和真元,则早已枯竭。
不过所幸,总算是解决掉了那三人。
解决掉了吗?
突然,凌羽绯身后有一个空间通道打开,虚凝猛的冲出来,一掌拍打在凌羽绯的后背,将其重创。
凌羽绯的身形在地上划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最后才缓缓停下。
她努力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的三道身影,美眸微睁。
來自天國的翅膀
“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们三人在镇仙法下,还能活下来吧。”凌业风喘着气,勉强的笑着。
说完,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把伞,其上魂光流转,颇为神妙。
武林第一
而当凌羽绯看到这把伞的时候,则微微低头,神情暗淡。
这把伞,是她师兄的武器。
她的师兄和她一样,也会破魂诀,也会镇仙法,并且修为也更高,这一次,既然这把伞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上面灵韵未散,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她的师兄,背叛了师门,投靠了虚空镜主一方,而且还特地给了凌业风三人这把伞,让他们可以规避镇仙法的伤害。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走吧,你们,没有胜算。”
虚凝身形一闪,来到了凌羽绯身边,同时将两根铁刺钉住了凌羽绯的琵琶骨,将她的修为封印。
见凌羽绯战败,天元宗的人面无血色。
但凌业风三人仿佛并没有兴趣收拾他们,而是手一招,押着凌羽绯,缓缓飘向了天空。
在进入虚空镜之前,凌羽绯微微转头,向看看林阳。
但由于骨头被钉住,每动一下,都有钻心的痛苦袭来,背后鲜血直流,但她还是努力着转头,想看看那位少年。
下面的林阳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随着魂体的大吼,那一缕蓝光终于冲破了定命法的束缚,让林阳重获自由。
没有丝毫犹豫,林阳看着即将离开这一界的四人,对着天空遥遥一指。
我身體裏有銀河系 紅標瑰夏
“定命法,离!”
天魂体猛的绽放出光芒,惊动了上方的几人,刹那间,凌羽绯身上的铁刺便被强行松动,最后带着血肉,脱离了下来。
也是在这一刻,林阳的灵魂仿佛遭到了重击,魂体无数个破洞出现,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但是,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定命法,生!”
回光返照一般,林阳身上的魂光愈来愈强,其中还掺杂着某种蓝色的物质,与此同时,凌羽绯身上的伤势,灵魂力和真元开始迅速恢复,可是,她的心,却坠入了寒冰。
海賊之機械師
这一切太快了,凌业风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凌羽绯就挣脱了束缚,而且恢复了伤势。
“不要啊!”
眼泪夺眶而出,凌羽绯不顾一切的向下方冲去,抱起那已经倒在地上的身影。
略一感应,才发现林阳的魂体已经支离破碎了,魂光暗淡,真元也被抽空,已是弥留之际。
“定命法,生!”
凌羽绯全力催动定命法,企图挽救林阳的性命,可惜,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
没有任何术法,能救回一个残魂。
“你凭什么这样做啊。”
看着瞳孔已经涣散的林阳,凌羽绯呜咽的喊着,虽然她也知道,林阳已经听不到了。
以筑基期的修为,去定命一个仙阶灵器和一位仙尊强者,那一瞬间的反噬,就足以让林阳魂飞魄散。
现在还有些许残魂停留在他体内,不过也是执念罢了。
终于,一道蓝光飘起,带着林阳的残魂,进入了凌羽绯怀中的小木牌里。
都市之無恥狂徒 牛仔西部
那里面,有破魂珠,那是魂体的家乡。
凌业风三人面如寒霜的走下来,看着地上不断哭泣的凌羽绯,寒声道:“竟然被这小子摆了一道,不过,也只是重复一遍抓捕行动罢了。”
三人说完,却发现凌羽绯有点不对劲。
“怎么回事?”
一股不安的感觉渐渐浮现心头,虚凝急忙出手,却被凌羽绯一掌扇飞。
“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
轻轻抚摸了林阳的脸,凌羽绯将他的尸身收起,站起身来,看向远处的三人。
破魂珠的寒流,早已遍布了她的全身,在林阳身死的一刻,凌羽绯就已经感受到那神奇的感觉了。
一步踏出,脑中想起那翠微山的少年,仙王境后期。
再一步,忆起自己和林阳经历的一幕幕,仙尊境后期。
最后,她站在了三人面前,耳边还回荡着林阳的声音,她的修为,不是仙尊境。
“怎…怎么可能!”凌业风没有犹豫,转头就向空中的虚空境冲去。
其他二人更快,他们的天赋可以在虚空中游走,此时更是飞速逃离。
凌羽绯摇了摇头,手一抓,三人便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看着前方面色惊恐的三人,凌羽绯笑了笑,没有犹豫,轻轻一点,三人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化成了飞灰。
风一吹,什么都没有了,魂飞魄散。
没有理会周围天元宗众人的目光,凌羽绯没有停留,看着上方还未关闭的空间通道,一步踏出。
“你我二人的仙缘,还没有接续下去,你先好好睡,在你醒来的那天,我当你的新娘。”
脸上浮现出甜美的笑,凌羽绯的身影,消失不见。
林阳的故事已经结束,但是破魂珠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