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z99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愛暱1999-第247章 忽然性情大變的王國皇帝閲讀-dro2e

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小說推薦無限召喚:碾壓諸天萬界
事情来得太突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国皇帝下达的这个命令让姜黎感觉到了奇怪,为帝国使团接风洗尘,的确算是合理,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去呢?同时为什么还要让南宫丽颖也去?
姜黎思考,但是时间不等人,眼看着时间快要到了,姜黎也是无奈。
“姜黎,时间不早了,准备下就出发吧。”
“等一下,岳父,你先走,我后面到来。”
听着姜黎的话,南宫大帅感觉到了很疑惑:
“为什么?你可要知道这种事情不能马虎的,稍微不注意就很有可能找来杀身之祸,虽然你无敌神勇,但是这里是王国。”
姜黎当然知道这些了,但是眼下必定会有事情发生,因为姜黎已经感觉到了不正常。
“我知道,你先去皇宫金銮殿,如果皇帝问起来,你就说我的伤势略有复发,稍等我处理一下伤势就立刻过来。”
听到这话,南宫大帅猛然一愣,这姜黎又要搞什么宣娥子?但是南宫大帅却猜不透,既然姜黎这样做,必定就有缘由。
“那好吧,你悠着点,别惹事。”
说完之后,南宫大帅转身离开了。姜黎闭上了眼睛在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希望能够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过来。
可是很久之后,依旧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姜黎知道,到了时候了,随后进入了系统之中。
“系统,兑换神武盾巨营两万,兑换御林军右尉四万,兑换定远佩刀骑四万。”
“叮——,恭喜宿主兑换成功总共消耗军魂点数5000000点。”
姜黎兑换完成之后,嘴角露出了笑容,今夜姜黎需要布置一下,想必一定会很惊喜吧。
校场是一个平坦的地方,两边的山体相隔较远,也不好隐藏,但是姜黎却有着系统,姜黎知道自己不能带走戚家军,那么会不会等自己走了之后,有人过来灭了戚家军?
虽然姜黎相信在这王国之中,没有谁能够杀的了戚家军,但是不能不防啊,万一是雪亲王的传奇军士呢?又或者暗中的哪一只大手呢?姜黎对暗中的这个大手没有任何的了解,也因此心里面不能断定他们的实力,只能自己做好防范措施。
不敢召唤太多,否则很容易暴露,姜黎没有召唤俞林镖旗营和俞家枪兵,因为这两个兵种可以说在这王国已经闹得人皆尽知。
“呵呵,既然要乱,那就乱到底,你想把我的思维搅乱了,那么我也来一个搅乱,所有的人都乱成一锅粥才好。”
姜黎就是要用陌生的兵种来攻打某些地方,让一些人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兵马,如此一来对方就会乱了阵脚,到时候自己才有机会找到新的线索。
这几天,姜黎也算是把校场这边的一些地形摸得滚瓜烂熟,哪里有大石头那里有坑洼都知道。
俏皮甜妻,首席一見很傾心 陌濯蝶
天色黑了下来,姜黎缓缓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系统,这里召唤神武盾巨营五千,御林军右尉一万,定远佩刀骑一万。”
“叮——,恭喜宿主,召唤成功。”
姜黎下看你这黑压压的人头,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但是自己目前没有可用的将才,姜黎无奈只能临时在这些人当中选派一个,为了让计划能够顺利的实行,姜黎几乎是把自己的作战细节从头到尾的全部说了一遍。
同时为了保证不被漏掉,姜黎还多找了几个人同时说明情况。完事之后这才离开,随后,姜黎来到了其他的地方,同样的安插了自己的兵马。
其中就包括了校场往西三十公里的一个军营,这里虽然不知道是谁的势力,但是姜黎不在乎,既然要玩,那就玩个大的,同时姜黎再一次召唤了大量的陌生兵种全部埋伏在了皇城四周。
只要一发现不对劲就立刻给我攻打皇城,至于结果不重要,姜黎的目的就是要把这趟水搅得更加混乱,如此一来自己才会浑水摸鱼。
前前后后加起来,姜黎几乎是召唤了好几十万的兵力,军魂点数也用去了差不多三千多万,布局完成之后,姜黎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悄然的回到了校场,把自己的伤势进行整理。
重生之笑看風雲起 落寞的螞蟻
皇宫之中,南宫大帅已经带着丽颖来到了金銮殿,此时此刻金銮殿上面已经全部到齐,除了姜黎。
異世禁愛:家有面癱美男 玖汐凝
無相天魔
行礼之后,皇帝一愣:
“大帅,为何姜黎没有前来?”
南宫大帅立刻想到了姜黎的托词,于是拱手说道:
“陛下,姜黎让臣告知,正在处理伤口,稍后便来。”
听到这话,皇帝心中一愣,顿时想的就有些多了,里可疑惑的问到:
星際小法師 韶安閑
“处理伤口?怎么回事?不是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么?朕的忠勇侯,莫非是伤得很重?”
南宫大帅尴尬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今之计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扯淡了。
“陛下,姜黎的的确确是伤得很重啊,今日下午都吐血了,刚才臣找他的时候,刚好看到。”
说完之后,还看了一眼雪亲王,意思不言而喻,雪亲王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势,姜黎也好不到哪去。
对此,在场的人等都没有想太多,皇帝也是面露焦急,但是心中却很高兴,虽然自己没有一举两得,但是至少也把姜黎打成了重伤,如此一来对付姜黎就简单了。
皇帝心中安定起来,随后立刻说道:
“那好吧,忠勇侯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过来,我等就开始晚宴吧。”
南宫丽颖坐在南宫大帅身边,皇帝看了一眼之后也没说什么,女儿坐在父亲身边很正常啊,宴会开始不久,终于,司仪的声音响起:
“忠勇侯姜黎到。”
顿时,所有的人看向了姜黎,这一晚,姜黎穿着一身白衣,并没有穿戴霸王铠甲,整个人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看上去还真的是玉树临风。
“哈哈哈,忠勇侯,你可是来晚了,待会可要好好地自罚三杯。”
皇帝笑开了花,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这是皇帝对姜黎的喜爱,然而只有姜黎知道,这个皇帝恐怕对自己也是别有用心。
“见过陛下,属下来晚,还望陛下见谅。”
“无妨无妨,忠勇侯,快来坐下。”
姜黎谢过之后坐了下来,位置依旧靠近皇帝。
“忠勇侯,朕听说你的伤势复发了,怎么样,没事吧?”
姜黎听到这话之后,立刻说道:
“陛下,无奈啊,雪亲王功参造化,在下的确不是对手,如果不是雪亲王手下留情,恐怕我姜黎还真的起不来了。”
说完之后,姜黎还看了一眼雪亲王,雪亲王顿时就不舒服了,冷哼一声,表示不满,只要不是个傻子都知道这都是姜黎留手,否则死亡的可就是雪亲王了。
说完之后,姜黎还咳了几声,嘴角隐隐的出现了鲜血,姜黎立刻擦掉了,样子好像专门在掩饰一般,然而这让一直注意姜黎的陛下看的一清二楚,顿时心中冷笑。
然而这个时候南宫丽颖不安分了,使劲的给姜黎使眼色,南宫大帅看的有些生气,悄然说道:
異界直播之修羅崛起
“干什么?这种场合别捣乱。”
虽然两父女之间声音很小,可是却被有心人给看到了,皇帝立刻说道:
“对了,之前太子已经昭告天下,公国姜黎训练结束之后将会迎娶南宫小姐,不知道这件事情南宫大帅有什么看法?”
这话一出来,姜黎的心思立刻紧绷了起来,这是要找事的节奏啊。南宫大帅拱手说道:
“陛下,这件事情太突然了,我们,还没准备好啊。”
皇帝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大帅啊,朕也理解你的心思,可是太子太冲动了,已经把这件事情昭告天下了,如果不举行的话,那么将会给皇室蒙羞啊,再说了,朕也知道南宫这丫头的心思,只是如今已经无法挽回啊。”
的确,这种情况还真的是没办法挽回,然而一旁的姜黎确实很不舒服,但是这个时候南宫将军还没有把矛盾抛给自己,那么姜黎也就安静的等待。
“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也算是皇室对不住南宫家了,暂时就这么定了吧。”
皇帝说完之后立刻看着南宫丽颖说道:
“丫头,既然你已经是太子的未婚妻,那么就和太子坐在一起吧。”
皇帝这话一出来,南宫丽颖心慌了,南宫大帅也是不知道如何拒绝,姜黎的脸色变得阴沉,缓缓地顶着太子李沐清,太子感受到了姜黎的目光之后,原本的得以之心忽然变得犹豫起来了。
因为太子从姜黎的眼神里面感受到了绝对的杀机,太子明白,只要自己答应,恐怕姜黎不排除当场暴走,虽然自己很想姜黎死掉,但是如此一来,自己也会死啊。
姜黎的强大,太子领教过了,压根就不是对手,而且姜黎的性格他也了解了,犹豫了很久,太子终于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父皇,儿臣认为这件事情不急于一时。”
比武招妻 白羽燕
听到这话之后,姜黎的眼神这才变得缓和一些,但是皇帝就不舒服了:
“为何?”
村長外傳
“父皇,儿臣年纪尚轻,还需大展宏图。”
刚刚说到这里,就被皇帝打断了:
“哼,年纪小?大展宏图?我不拦你,但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惹下来的,之前朕也提醒过你,可是你一意孤行,如今闹得整个王国全部都知道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即将大婚,而且对象就是南宫丽颖,可是你这个时候来了一句不着急,你当这是过家家?”
皇帝怒气横生,看着太子厉声说道:
“如果你不想成亲,之前在干什么?现在想要反悔,来不及了,这个亲,你必须要完成,皇家的威严,皇室的脸面不能丢,不能让整个王国看皇室的笑话。”
呵呵,想要悔婚?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才把你们的矛盾建立起来,你就这么一拍屁股走人,这让皇帝如何下得了台?
“父皇,儿臣真的不着急啊,还望父皇体谅。”
太子此时此刻心里面也是气的不得了,怎么凡是和姜黎沾边的事情都不如意?皇帝听到之后,嘴角露出了冷笑:
“呵呵,是吗,既然如此,那你就放弃太子之位。”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长琴王一直听着没有说话,但是听到这一句的时候,长琴王明白了这是眼前的皇帝在故布疑阵,逼着太子和姜黎走向对立的一面,同样的,内心深处也想到了一些东西。
姜黎一样猜到了皇帝要干什么,也在这一刻,姜黎心中的谜团好像有些明白了,皇帝此举,要么就是让太子迎娶南宫丽颖然后和姜黎死磕,要么就放弃太子之位。
虽然如此一来太子就不会有麻烦了,也没有杀掉太子,但是这李家的皇位却真正的握在了李家真正的血脉上面。
洪荒之妖皇逆天 清風扶醉月
一品寵妃
反正不管怎么说,皇帝都是双赢,不管太子如何选择,皇帝都不会输,太子虽然不知道大概情况,但是听到让自己放弃太子之位,这肯定不行的。
“父皇,为什么?”
“哼?你还问我为什么?你做出如此事情,让皇室蒙羞,没有杀了你就已经念在你爱我父子之情了,如果不对你作出处罚,整个白虎王国的百姓将会如何看待皇室?出尔反尔?如此以往,这还让朕如何管理?”
皇帝直接把大义拉了出来,一旁的姜黎感觉到今晚的皇帝有些不正常,以前的皇帝可没有这么嚣张啊,今晚上到底是怎么了?
姜黎感觉到今晚必定有事情发生了。雪亲王一直坐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表情,就好像从来就没有听到一般?姜黎看着雪亲王的脸色之后,心中猜想,会不会皇帝陛下和雪亲王他们暗中达成了什么协议?
是了,一定是这样了,否则皇帝如此狂妄,为何雪亲王不闻不问?一瞬间,姜黎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会不会昨晚的那一场战斗和刺杀,是不是他们两个自编自演的一场戏?
想到这个可能,姜黎顿时浑身冒冷汗,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还真的要出事啊。
“糟了。”
姜黎几乎是一瞬间明白过来了,这一次宴会不让带侍卫,自己的戚家军就无法进来,同样的,雪亲王的传奇军士也无法进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不是说金銮殿外面发生的一切,这里的人都不会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