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wne熱門都市异能 不朽真靈笔趣-第一百三十四章 極盡輝煌,平淡是真!推薦-zodnk

不朽真靈
小說推薦不朽真靈
第一百三十四章 极尽辉煌,平淡是真!
巨大天柱一般的龙树下,猰貐愤怒的咆哮着,似乎是原本属于他的某样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般,随后,更是发了疯一般的向着龙树上方爬去,那速度比之猴子恐怕也不遑多让吧。
由于猰貐动作过于大幅度,整棵树都能够隐约的感觉到这股震动,树身上也被它划下一道道的刻痕。
不远处,青鸾像是降落的客机一般,缓缓地降落,落地之后更像是狂奔的鸵鸟一般,带起一阵烟尘,朝着龙树的方向而去。
这可就苦了在龙树边还没有上去的几个少年人了,碰了一鼻子灰,这还没地说理去··
到了树下,这只青鸾似乎变成了黄雀,默默地注视着树上捕蚕的黄雀。
这么一来,可是苦了在边上的人,筑撼天眉头自打皱起来之后就没有松开过。
洪开成则像是一下子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深吸了一口气。
···
树枝上,张千似乎也隐约的感觉到了身下这棵巨树的颤动。
走到树梢的边缘向下望去,只见那异兽猰貐正如一群狂奔的公牛一般,冲了上来。
这个比喻虽然不是太恰当,但那威势绝对是不会错的。
看到这一幕,张千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一边的小白则是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似得“咿呀”叫了一声,也就没别的表示了。
看这状况,现在退缩对张千来说似乎是不大可能了··
现在向上继续走是唯一的出路!
拉起还在一边发呆的小白,张千飞快的向着上方攀爬而去。
有些幸运的是,那只猰貐速度倒是越来愈慢了,那奔牛之势也渐渐不复存在。
而张千则是遵从了不要回头就是跑的宗旨,发了疯一样的向着上方攀爬而去。
···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张千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累了,只觉得身上的手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浑身酸痛不已,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找了一个树梢停了下来。
到了这时候,张千才有时间向着下方看去。
这一看才知道,下面哪里还有猰貐的影子,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把它甩远了。
可是由于自己的脑子突然发热,却迟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还是一直的向上爬。
现在想起来,张千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小白当时会那么的淡定了,原来是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啊···
“小白,你怎么不早说啊。”看着那依旧怡然自得的小白,张千不满的发问。
“咿呀,咿呀。。”小白同样不满的看着张千,意思似乎是‘都叫你别急了,现在还怪我··“
额。
对此,张千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经过一天时间没日没夜的攀爬,张千和小白似乎已经来到了龙树的半中央之处,头顶上的彩虹似乎已经就在眼前了,像是伸手就可以够到。
一片片的云朵也在两人的四周不断地飘飞,薄薄的云雾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层洁白的地毯,又像是刚下完雪了无人迹的雪地。
金色的光芒从头顶上的天穹上照射下来,让人甚至产生了雪后初晴的错觉。
这样的场景似乎都让张千有些忘记自己此刻正处在一处仙境,而不是这片危险的地方。
···
虽然现在似乎已经脱离了危险,但张千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若是自己止步不前就会像逆水行舟一般,还是有被追上的危险。
为了小命,张千同学只好拖着还是有些疲惫的身体,继续向着上方前进,现在的张千只有期望上方有着什么别的出口之类的东西,或者说那个家伙跑不上来。
···
树下不远处,洪开诚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符纸,有些肉疼的念出一段晦涩的咒语。
那张符当即就“嗖”的一声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化为了灰烬。
在这过程中,洪开诚脸上的肉疼表情就没有消失过,就像丢了好多好多钱一样··
符纸燃尽,洪开诚则是突然的凭空消失在风中,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留下,仿佛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
筑撼天似乎发现了在一边消失了的洪开诚,似乎也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取出一个形状怪异的塔状秘宝,甩手之间,悬在头顶上,随后就如闲庭漫步一般的向着龙树的方向走去。
而在当黄雀的青鸾则像是一无所知一般的默默地看着龙树上,对于在自己面前走过的筑撼天完全没有知觉。
在这样的便利之下,筑撼天可谓是顺利的上了树··
···
输的主干上,一对宛若仙子临尘的姐妹则是很小心的躲避着正往上爬的庞然大物。
她们说来也是很倒霉的,本来开开心心到了龙树下的两人,不但与某样珍贵的宝物失之交臂,现在还面临着被那只凶兽踩死的命运··
“姐姐,到底该怎么办啊,这个大家伙这么的庞大,要是它追上来,我们该怎么应对啊~”犹如瓷娃娃一般面容精致的小女孩带着些许的沮丧说动。
“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多这一点就可以了。”商沐雨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劝慰自己这个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心中此刻必然相当害怕的妹妹。
“也是呢。”
···
时间又过去了一日,整个秘境仿佛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多余的变化,要不是这里迥异的景色恐怕都会让人忘记了危险。
张千的面前,一座巨宫坐落在面前。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这是在张千攀爬了一日之后发现的,当时张千发现者场景的时候简直是不敢相信,到底是谁可以有这样的力量,将这一段的龙树凿开,雕琢成了这样的一座巨宫。
这巨宫造型装饰都非常的古朴,一些壁画雕刻的刻痕都已然像是经历了风吹雨打,被时光冲淡了痕迹。
从那依稀可见的模糊壁画之中,张千隐约的发现这些都是龙纹,那壁画与雕塑之上,都是描绘的关于龙的一切,仿佛是龙族的编年史或者说是史书。
金色的巨宫本身亦如龙树一般,像是由纯金浇筑而成,古老的台阶上留下了一道道不知何时磨出的印记。
致命邂逅我們終究錯過了 卡卡
张千带着小白,不由自主的向着宫殿的内部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与外面的辉煌光亮相比,内部则是让人有些无法相信,破裂坍塌的墙壁,地上满满的灰尘,断腿倒地的香炉,掉落在地上光华暗淡的珠帘。
这里的景象要是加上了蜘蛛网,那么就真的是一座废宅了。
但任谁看到外面的那恢弘之状也不会相信这里真的如表面那般的不堪。
当然,张千也不这么认为。
然而,越是往里走,越是破落与腐朽。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张千甚至从那里面闻到了树木腐朽的味道。
地上渐渐地出现了尸骨,那些尸体早已化成了枯骨,但一点凝而不散的神精则隐藏在其中,至今也未消散。
那些尸骨的种族多是兽类而非人族,从那巨大的骨骼就可以明显的分辨出来。
眼前的这枯骨怎么看都是一件蒙尘的宝贝,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要白不要,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指导思想,张千果断的走过去,想也不想的挨个儿的收进一个单独的储物袋之中。
不过难得的,小白这回没有扑上去咬一口,也许小白也知道作为一条真龙不该和一只狗一样为几根骨头折腰吧,张千这样想着。
一路上,张千不断地收集路上的枯骨,忙的可谓是不亦乐乎。
越是往里走,随着破落的不断加深,周围的水汽也不断地变得浓厚,有些像靠近了河流一般。
这让前进中的张千有些不解。
···
“这里真是壮观,看来要加快速度了,要不然 什么都赶不上了!”树干上,筑撼天也在不断的赶路,生怕错过了什么。
···
“总算是过去了,那个怪物真是吓死我了!”可爱的小女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感叹。
“放心吧,没事了小晴。”商沐雨脸上带着笑。
···
树上更高的地方,猰貐以完全不像是四条腿生物的方式爬着树,速度虽然慢了不少,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向上爬的决心··
···
巨宫内,张千周遭的水汽越加的浓郁,这水汽之中还夹杂着丝毫不逊色与水汽浓度的灵气···
待到再靠近了些,一个如同星河倒挂的巨大水柱呈现在张千的面前,尽管离得不近,但那喷薄而出毫无杂质的灵气还是让张千整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小白更是不顾一切,直接“咿呀”了一声,一头扎了进去。
“小白!”站在外面的张千有点干着急的感觉,顾不得想那么多,张千也是一个纵身,跳进了那由下而上,倒挂的“星河”内。
内里之中,灵气的充沛程度远超想象,就连张千不主动吸涉感悟,也会有相当多的灵气不间断的涌入张千的体内。
就像是满满的江河出现了决堤口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而此刻,张千的感受却不是那么的开心与舒坦,全身上下那难言的满涨感可谓是把人搞得有苦说不出。
就像是一个被装满了的瓶子还在不断地被强行往里面灌水一般,想必在坚硬的瓶子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毁坏破碎吧。
而张千此刻就是这样的感受!
难受之下,张千体内的紫色神树的中心处,一个黑色的印记浮现而出,神树的根茎与枝叶皆是四散而开,开始疯狂一般的汲取周遭不断涌入的灵气!
渐渐地,这种吸收与涌入的速度相等了,那难受的满涨感也渐渐地消失,再到后来,那股吸力甚至透出了体外,将周遭的灵气也一道的吸收起来。
而张千的修为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暴涨,没错是暴涨!
化精六层、化精七层、化精八层、化精九层、···还神期!
还神一层、二层···
这修为的增长速度就像是决了堤的大坝,简直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时间慢慢的过去,张千的修为增长虽然有减缓的趋势,但现在的张千已经到了合道期··
练气、化精、还神、返虚、合道··
这别人要练一辈子的境界张千竟然一下子就达到了··
但是张千现在却丝毫也开心不起来,他知道这修为涨得快,但谁曾想一下子就到了合道期了··
什么事合道?
与道相合!
那些所谓的神明恐怕也才堪堪踏入这个境界吧,而自己却在相当短的时间之内也达到了,张千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灾厄。
张千也可以说是古来罕见的为自己的修为提升的太快而烦恼的人吧··
不过这样的担心却也不无道理,自己修为是到了这个境界,甚至张千已经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上燃烧着的那雷光灿灿的神火了!
要知道,同样是在合道期,是否点燃神火可谓是值得差别,也是大能与神的区别··
但这只是修为到了而已,张千知道自己的心境绝对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若是张千现在睁开眼的话,会发现周围的灵气已经有长江大河蜕变成了山涧小溪,虽然依旧磅礴却也屎了几分灵动。
而外面,龙树的枝叶开始变得枯黄,巨大的彩虹也开始暗淡,整个天地之间的光亮也明显的降低,就如同电量不足的手电一般,本该是白昼的时间,天地间却昏沉沉的。
龙树的一片片龙鳞一般的叶片缓缓地飘落在地,整棵树都像是步入了暮年,瞬间的衰老。
整个秘境中的威压都慢慢的降低了,灵气也急剧的消散,开始渐渐地与外界相当。
不时在秘境中出现的龙气之灵也像是收到了召唤一般,纷纷向着龙树的方向涌去。
秘境的地表渐渐开裂,里龙树较远的地方空间也开始缓缓地崩溃,缝隙之间可以隐约的看见外面的世界。
树下的青鸾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不在作自己的黄雀了,拍翅而起,向着裂缝的方向飞去。
树干上的猰貐更是直接,干脆松开了爪子,直直的向着地面坠落而去,在一声彗星撞地球般的声响之中,大气一片的灰尘离去。
筑撼天、洪开诚、商沐雨姐妹、程天鹏都有些不甘的回头看了看龙树,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树心处,张千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總裁爹地你老了 卡西西
眉心的竖眼在读的浮现了出来,丝丝缕缕的煞气向着外部泄露,一股异常狂暴的情绪在张千心中蔓延开来。
此刻张千的心海之中一片血红,血红之中透着一丝丝难以磨灭的黑气,一缕缕不属于张千而像是来自于天地万物的意念开始对张千的意志侵袭,这是煞气之源的全面爆发!
这回,张千没有再产生什么诡异的变化,而是整个人被包裹在这团散不开的黑红相间的血雾之中!
念念不敢忘
罪孽,这个世上的邪恶以及产生的煞气,流转着增幅着连锁着变化着煞气漩涡。
暴·食 色·欲 强·欲 忧·郁 愤·怒 怠·惰 虚·伪 傲·慢 嫉·妒,一遍遍侵犯着萌发着卷起漩涡。
反·叛罪 恐·吓罪 奸·淫罪 毁·弃罪 七·宗罪 胁·迫罪 盗·窃罪 逃·亡罪 诬·告罪 放·火罪 侮·辱罪 不·敬罪 离·间罪 诱·拐罪 行·贿罪 堕·胎罪 参与·自杀罪 赌·博罪 尸体·遗弃罪 聚众闹事罪 遗·弃罪 伪·证罪 私藏赃物罪 绑·架罪 暴·行罪,所有罪行应该悉数判决死罪极刑拒绝并否定所有憎恨杀杀杀绝不允许杀杀杀绝不认同杀杀杀很好就这样杀杀杀对没错杀杀杀许诺杀杀杀不对··
在张千的世界之中,仿佛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灵魂的深处,那点寥寥出现几次的紫色光点开始如发光的朝阳一般,将所有的黑暗驱散,彻底的与张千的灵魂想融合,一瞬间,张千似乎明白了许多东西。
腹黑萌寶:爹地放開我媽咪 白娘娘
似乎是因为张千明白了,
強制霸愛:冷情boss,請放手 半盒胭脂
诅咒声中,一个声音高声说道“对!”
不可能。这个怨恨和诅咒的漩涡中不存在正确以及肯定。因为森罗万象断定了一切都是丑恶的都是憎恨的所以这个词语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但那声音再次清楚地宣告道“正是”。
正是,世界原本就是如此。既然事实已经摆在面前,那为什么又要叹息?
什么才是对的?
有谁承认?有谁允许?又有谁来背负罪恶?
面对黑暗头来的重磅**——回答它的确实一声高亢的嘲笑。
愚蠢的问题。这根本不必问。
道来承认,道来允许。道来背负整个世界!
(勿喷~~)
你亦是道的一部分,归一吧!
话音落下,黑色红色相间的雾气被张千收入体内,张千的神色也恢复了平静,脸上还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荒原閑農
一挥手,先前不见了的小白出现在了张千的面前,小白此刻似乎是睡着了,双目紧闭,气息平和。
无所谓的一笑,张千手指一点,一个空洞般的缺口出现在面前,里面正是兔子几个。
看见张千,几人皆是高兴不已,相谈甚欢。
在几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张千的手指再次指点,一层空间的涟漪出现在几人面前,再向前望去,那赫然是外界的景象。
没有理会几人惊讶的目光,张千带着兔纸、赢月几个离开了这里。
神识扫过无边的大陆,道了一声“再见”便将他们送回了原本的地方。
张千刚刚可以说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是道的化身,本身亦代表着劫罚,刚刚在那煞气之源的刺激觉醒了力量,明了因果罢了,现在张千可以说是宇内无敌了。
接下来要做的,当然是报仇!
筑撼天等自己的仇怨可以完全的忽略了,因为人不会向一直蝼蚁寻仇。
但杀父之仇却不得不报!,就像一只蚂蚁要死了你的亲人,那么这个仇不想报也得报了!
再则现在张千到了这样的高度已经知道,人死不可复生,张千身为道更是了解这一点!
万物生死,四季轮转皆是道。
道不可逆!
···
报了仇,雪了恨,张千又回到了紫云宗,压制住了自己的修为,和平常一样。
天边朝阳缓缓地从地平线升起,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张千的脸上。
像是还未睡醒的张千懒洋洋的搓揉着眼睛,院子外面,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叫喊声:“小千哥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早点起来修炼了,要是以后被欺负了我,我才不会管你呢~~”
“嗨嗨,知道了。”
果然还是这样的生活比较适合我吗···
几十年后,大陆上出现了一个千古罕见的女帝,威慑八方,闪耀的让人难以睁开眼
一只长得像兔子一样的马到处的叫嚣惹祸却没人抓得住它。
几个孩童围着一条白色的真龙转着圈嬉戏。
几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围在一个身影的旁边,不时的传出欢声笑语,仔细一看,这身影不正是张千吗~~
(全书完)
完结了,自己撒花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