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wa46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跑到國外活兩年-168再見-yowbx

跑到國外活兩年
小說推薦跑到國外活兩年
餐厅的四个人并没有一起回国而是两两分帮走的,郝利知道这是老板的故意安排,目的是很明显的老板的打算就是不让郝利和沈有亮再回来了,老杨和小王先回去了,剩下郝利和沈有亮被安排在三天后走,
因为不用上班了,郝利和沈有亮两个人闲逛了两天,第一天去了老城,也不是专门去买什么就是到处走走看看,最后感受一下这里最具老塞风俗习惯的地方,写满故事的老房子老建筑,仪态安详的老人家,笑容可掬的俊男靓女,冬天了在这里购物的多是本地人,生意还算可以,第二天去了码头,夏天游客如织热闹非凡的码头此刻变得很冷清了,冷清的码头和塞浦路斯的冬天一样冷清,沿着商业街去了吧街,开门的商铺冷清的没有几个人光顾,甚至很多就干脆歇业关了门,徐哥的中餐馆也早就关门了,郝利在徐哥那回来后没两天,他就回国了,最后一打听,北京厨子,露露,安然都回国了,
撒旦總裁的玩寵
塞浦路斯冬季生意不好的时候老板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给工作人员放假让他们回家休息,等到明年生意好转了再召回,老板省下了开支,工人也乐意回家团聚,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第三天了,下午老板就会送郝利他俩去机场的,早上郝利醒来的依然很早,他没有叫醒熟睡的沈有亮就独自一个人下了楼,早上的太阳是温柔的,早上的空气是清新的,早上的一切是宁静的,这一切都是美好的,热带的棕榈树挺立在路的两旁,奇异的花草盛开在每一个角落,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郝利对这一切即熟悉又陌生,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拒嫁豪門:誤惹天價首席
郝利想到现在的家乡中国的北方十二月是寒冷的,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但是在郝利的心里哪里也比不上自己的家乡,那里是最温暖的,那里有自己的家,有妈妈,有女朋友,有饭菜的香,有熟悉的所有的味道,,,,这里再美也是异国他乡,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我是藍染 藍佑
命定終笙
但是现在回去和开始来的时候说好的三年时间还差半年时间,其实郝利还想把剩下该挣的钱挣回去,他心存侥幸想着老板不会把自己同沈有亮一样赶回去就不让来了,
但是老板的为人郝利又是知道的,让自己回去不让自己再来了也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通过把四个人分成两批走就已经看出来了老板的打算,郝利明白想也没有用了,
郝利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主动和每一个过往的老外打着招呼,老外们也非常热情地回应着,路过一户户人家,一个个庭院,郝利吃过他们家葡萄藤上的葡萄,也吃过那两家树上的桔子还有枇杷果,郝利笑了笑他曾经那么不要脸地管这叫学雷锋,
我的空間我就是神 霸王滅世
走下大路沿着小路郝利又来到了海边,非常熟悉的地方,两年多的时间这里来过的次数已经记不清了,面对大海每一次都会让郝利充满惆怅的心开朗许多,捡起石头向大海的深处扔去,每一块石头都带着一股力量就是一种释放,以往是想家,是寂寞,是无聊,最后都被大海无声的接受了,今天郝利用上浑身的力量最后扔出去一块这就是告别,,,
下午老板的车准时的来到了宿舍,郝利和沈有亮都拉着自己的行李随着老板走出了宿舍,郝利从兜里掏出钥匙锁上房门,这是他最后一次锁这扇门了,然后把钥匙交给了老板,
在车上老板把护照和机票交给了郝利和沈有亮,车开动了,离开了宿舍,离开了曾经走过无数次熟悉的街道,去过无数次的小超市,驶过了吧街,离开了帕福斯市,,,
“马舅,我们这是从哪转机呀” 郝利心里是惆怅的但也是高兴的,他看了一下护照,又看了看机票问老板,
“从俄罗斯,然后直接飞北京” 老板一边说一边伸出左手打开音乐,是民乐《喜洋洋》,
郝利觉得这曲子很好听很适合现在自己的心情,回家的路盼了好久,如今终于走在了回家的路上,一旦决定回家就是归心似箭
一路上老板和郝利聊了很多,聊得还不错,但是一直没搭理沈有亮,沈有亮有自知之明他也已经习惯了老板的冷落,他自己在后座上眯着也没有任何搭话,两个小时的路程很快终于到了机场,老板把郝利他俩送进了安检,转头就走了,
戰神霸 青之
三國之江山美人 毅銘情
“喂,马舅” 在飞机上郝利接到了老板打来的电话
“小利,回去后你们再找一份工作吧,明年就不要来了”老板的声音是很冷淡的,再没有多说一个字老板就把电话挂了
“哦” 即是意料之中又有些突然,听到老板说出了这最后的结果郝利还是有些暗淡
“怎么了,二哥” 沈有亮看郝利接了电话脸色不太好
“老板,明年真就不让我们来了” 郝利面无表情地说
“二哥,是我连累了你” 沈有亮看着郝利心怀内疚地说
進擊的宇宙
“不说这个了,都是兄弟” 郝利觉得友情比什么都重要,知道结果了现在的一切都完全明了了,郝利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
什么样的生活都是有意义的,经历就是财富,郝利突然想起了不知道谁说的一句话 “人生的确有几个阶段,每当你达到一个阶段时,回想以前的自己总能看到自己的可笑之处,笑过之后心头又是一紧,心想下次可不能这么傻了,这样一个过程就是你蜕变,成熟的过程!”
时间到了,飞机起飞了,在飞起的时候郝利向窗外摆了摆手,再见了生活了两年的塞浦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