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mjq精彩言情小說 《星戰歸途》-第二百章 大結局(下)看書-tzo96

星戰歸途
小說推薦星戰歸途
地面上草植苍翠茂盛,白茫茫的天空感觉不出高低,也看不到任何照明装置,但远方的景物却一目了然。变形车速度很快,根据声雅的提示,地平线上那个一开始只是三角形的黑点逐渐显示出了原形。在华夏看来,这是一座类似于金字塔形的建筑,只是塔身的颜色是彻底的乌黑,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我们到了。”声雅指着黑 塔说道。
“我们怎么进去?”华夏似乎在明知故问。
“我只有开启屏蔽罩的权限。”她说道:“你现在可以上传了。”
“屏蔽罩?”华夏惊讶。
“是的,这个四面体拥有绝对的屏蔽作用,用来杜绝灵魂晶体对外界的影响,包括隔绝其它信息的交流,所以上传主意识必须在外面完成。”
“那好吧,你们下车,我马上开始。”
机器人恢复到人形态静立不动了,看上去像是被断电了一般。与此同时,位于回归一号战舰中的华夏本体也仿佛陷入沉思一般,静立不动。信息传输程序已经在战舰中央电脑中启动,华夏的所有记忆和思想被调制成了一长串量子态密码,通过信号激发器发射了出去。量子传输是极速,几乎是同时,金字塔旁的机器人眼睛重新恢复了光芒,这光芒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丝人性的神采。现在这俱粗狂的机械身体成了华夏灵魂的容器。
此刻,黑塔的入口也已经在声雅的动作下开启。
“你一个人进去吧。”她注视着华夏那灯珠一般的眼睛。
“你们不一起吗?我怕找不到密室的位置。”华夏也注视着她。
“进入屏蔽罩内部,灵魂转移者会有感应的,我们进去只会影响你的心境。”声雅移开目光,说道。
“那好吧,我进去了,要是没结果,三十分钟我就出来,一会见。”华夏现在的身体实在太粗陋了,根本表达不出他想缓解一下气氛的语气。
“一会……见…….,再见!”声雅迟疑了一下,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再见两个字。
机器人头也不回地走进门洞,声雅怔怔看着那硕大的金属背影被黑色淹没,随即门洞也彻底消失不见。
“公主,我们还能见到他吗?”其她同伴问道。
“也许吧!我只有一次开启权限,接下来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声雅说道,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多了几滴晶莹的泪珠。从相遇到如今已经数百年过去了,虽然这之间大部分时间自己是在冬眠状态度过的,但也无法否认他是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异性——喔,准确地说是异性灵魂。
“普通人与灵魂转移者是不会有结果的。”声雅仿佛自言自语:“我们走吧 。”
金字塔内,华夏开始寻找密室。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感应,因为此刻华夏仿佛站在一整块硕大 的磨砂玻璃上,四面八方空无一物。方位对于这里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晶体密室,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
华夏来到地面的几何中心,盘坐了下来,这里对于周围的感应机会是均等的。华夏只给自己半个小时时间,因为现在太空中的整个舰队和华夏失去了联系,若这时碰到意外,舰队将不堪一击。
单调的磨砂面配上屈膝打坐的机器人,这样的组合就像荒诞的抽象画一样怪异。但华夏完全感觉不到这一切。只见机器人额头上探出类似铰链的工具,活动的一端在眉心处垂悬而下,接着来回摆动起来,并发出了滴答声。华夏这是在运用地球上的方法给自己催眠,他知道催眠状态下心念感应能力最强。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她说密室区域会有感应会有奇遇,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一点异像也没有发生?难道我距离密室太远了?假设感应强度与距离成反比,地面的几何中心,运气最差也应该有一半的强度,不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华夏居然有了睡意,这是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滴答滴答,时间继续流逝,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华夏已经陷入深度睡眠。
四十三年后。
黑塔外面,星系空间中不断扩展的杀机终于到达音乐族母星。太阳在湮灭,小行星在湮灭,飞船在湮灭,回归号在湮灭……。地球村在湮灭,冬眠箱中华夏的肉身和蚂蚁也在湮灭……,一些物质都在回归最原始的物质状态。
“死亡终于还是来了。”绿色行星上,一个女子遥望着天空,叹了一声,她那原本墨绿色的头发间已经夹杂了些许白丝,眼角也有了几缕皱纹。她最后看了一眼地平线上黑色的金字塔,凄然一笑:“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死亡的脚步终于碰到母星了,接着是黑塔……
此刻,塔中机器人灯珠似的的眼球已经彻底暗淡,装载着华夏灵魂的机壳消失了,一切都不存在了,在一片虚无中,华夏却能感觉到了自己,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状态,但却无比的真实。
华夏似曾相识。红色,漫天血一般的红色,四周蠕动着大大小小的涟漪,仿佛世界倒扣入一个巨大无比的产道,压抑到几乎窒息。
“这是哪儿?我死了吗?”这个问题几乎是无意识做出的。
过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个声音在华夏的脑海中想起。
“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活着。就像我一样。”
“你是谁?”
嫡女傻妃 郁柳丹仁
“我是灵魂。”
“谁的灵魂?”
“万物的灵魂。”
“万物之灵?”
“这个表达不准确,但暂且就叫这个吧。”
“我们在哪?”
“应该说你在哪?”
“唔,我在哪?”
“在你原先的位置。”
“原先的位置?”
一世之尊 愛潛水的烏賊
“对。”
“为何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感觉不到物质?”
“物质对于你我已经失去了意义,你现在是纯灵态。”
“你骗人!”华夏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怪异的是连情感也是自动发生的。
“欺骗对于我没有意义。”
“你是魔族还是科技联盟?”
“我是灵魂。”
“装神弄鬼,意识不可能离开物质而存在。”这时候华夏想起了唯物主义的哲学。
“我们是纯灵态,不依赖于物质。”那个声音坚定地响起。
“你说我在这里的意思是你不在这里?”
“也不完全是。”
“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本体已经解散,这里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我,从概率上讲可以忽略不计。”
“解体……?”
“是的,为了破解那种死一般的状态。”
“死一般的状态是什么?”
“那是零规律状态,一切都随心所欲,但是我厌倦了……,发起了第一推动,世界终于不再一成不变,但是我似乎出现了差错…..”
“你所谓的零规律状态是不是没有物理规律,甚至没有时间和空间?”这一刻华夏想到了“奇点”。
“是的,那种状态实在太爽了,一切随心所欲,但是再大的快乐也会厌倦。我没有时间概念,所以我不知道何时萌生了改变这一切的想法。”
“第一推动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物质,现在我要改变物质的状态,然而那种状态其实什么都没有,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也没有物质。没有物质却要改变状态,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的确很矛盾,但是在零规律下任何矛盾都不存在,于是我开始聚焦自身。”
“聚焦?”
“是的,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把精神力聚集到一起,因为这样能够让我更加透彻地感知一切。”
“于是你产生了第一推动,改变了僵局?”华夏觉得这个所谓的万物之灵提供的信息太荒诞了,其中的逻辑并不完美。
“是的,当我聚焦到极致,发现那一层不变的状态竟然是由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相互牵制造成的,要破坏这种平衡几乎不可能,除非我继续聚焦,但继续聚焦我可能会消失。这是我的预感,但我对自己的感觉深信不疑。”
“那最后平衡又是怎么打破的呢?”华夏问道,他倒要看看它怎么自圆其说,还有它的目的是什么。
“哎,我终究还是经受不住好奇的诱惑,在一成不变和未知之间,我选择了后者。”
“后来呢?”
大唐昏君 吃貨小聯盟
“我不计后果继续聚焦自身,在极端下我终于感觉到了异样。”
“异样!”华夏觉得它越说越玄了。
“是的,我感觉到那互相牵制的两种状态中也有精神力的存在。之前感觉不到只是由于它们非常微弱。”
“然后呢?”
“这时我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我能感觉到继续聚焦肯定会消失。然而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居然能够吸收那两种状态中的其中一种,它仿佛是我的食物,能够让我摆脱奄奄一息的状态,继续聚焦。然而……”
“然而什么?”
寡情暴君:冷宮棄妃要自強
“然而由于我吞噬其中一方的力量,破坏了平衡,改变了死板的状态。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改变来得太突然了,我被爆炸解体,绝大部分被分配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
“另外一个世界?”华夏觉得这个声音说的已经不能用怪异来形容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是的,爆炸产生了两个世界,我解体后只有亿万分之一留在了这个世界。”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故事吗?”
“你不需要相信,相信没有意义。”
“那什么有意义?”
“拯救宇宙。”
“拯救宇宙?”这个所谓的万物之灵越说越离谱了,拯救宇宙都出来了,华夏真的有点无语了。
“是的,现在的宇宙是受规则支配的,是丰富多彩的。我就是个观众,看着漫长的连续剧打发无聊以及永无止境的时光,这也是我当初破坏平衡的目的。”
“这和拯救宇宙有什么关系?”华夏反问道。
“可惜规则与丰富多彩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消失。一千亿年后,所有物质将撕裂成原始状态,世界将重归死一般的状态。”
“很快?”华夏的确惊到了,这个所谓的万物之灵把宇宙的演化过程说成很快。
“你不会理解的,对于一丝永生的灵魂来说,一天和一千亿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好吧,就算如你所说,又如何拯救宇宙?”
魔獸法師在異界 榨菜加飯
“既然我当初能破坏平衡,也就能恢复平衡,但我只剩下亿万分之一,纯灵态能级远远不够,所以我开始播种。”
“播种?”华夏被这个未知的存在说得云里雾里。
“是的,我想这是你能够理解的字眼。我通过几十亿年的观察发现了生命的奇特现象,在极少数种类中似乎发展出了纯灵态的雏形。之所以说是雏形,是因为这样的灵魂还不能脱离物质的依赖。依据我的观察,很可能生命发展的极致是纯灵态,我有时甚至怀疑我的本体就是某个种类的生命发展而来的。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需要时间去证明,但即便是推测也足够我付出最大的重视,因为这是改变宇宙命运的唯一选项。”
“既然除了你其它都是雏形,那我为什么能够脱离物质而存在?”华夏立刻抓住这个漏洞,反问道。
“因为我和你合并了。”
“合并?”
“你应该记得那块绿石头吧?”
“当然。”
“那是我喜欢待的地方之一。你把那石块当子弹用,不过我可不会死,我觉得你是一个很不错的雏形,所以就助你脱离了身体,也就是你所说的灵魂转移。”
“与我合并的是你,与我对话的也是你,到底有多少个你?”
“即便是本体的亿万分之一,我也不是你能想象的,爆炸把我散落到了空间中,我索性四处物色种子。”
“种子?”
“对,你和你的同类就是其中之一,这个所谓音乐族人也是其中之一,你们都是比较优秀的种子,于是我的一部分留下来观察。”
“音乐族人被掠走了,他们既然是你的种子,为什么不阻止?”
“我没有能力阻止。我只是一丝残余灵魂,我可以和雏形合并,并且影响其潜意识,就像我利用潜意识把你引到这里来一样,但却无法对常态物质起作用,而那个绑架种子的种族只是高级别的智能体,根本不具备灵魂雏形,所以我无法影响它们的意志。”
“不说这些了,我只想知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华夏想尽快结束这种绕来绕去的对话,他需要知道未来会怎么。
“我可以送你回去,为了能消灭它们,即使陷入长久的沉睡也值得。”
“它们是谁?”
“你曾经叫它们虫形人,它们现在已经是地球的主人,而你的同类成了食物。你和你的同类是迄今为止我发现的最有潜力的灵魂种子,现在尽然成了智能体的养料,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必须阻止这一切发生。”
“几千年过去了,它们一定更加难以对付,如何阻止?”
“我会把这里所有我的残余凝聚在一起,再次发起聚焦。虽然现在的我能级太低,即便聚焦也不足以影响世界规则,但把你的灵魂转运一定的空间距离还是能做到的,这也是我利用潜意思把你引到这里来得原因,因为这个星系只有此处有我的残余。”
“虫形人是一个巨大的种族,就算我的意识回到地球,又能怎样?我个人的力量怎么与一个种族抗衡?更何况只是一个躯体都没有的孤魂野鬼。”华夏还是有些不大相信这个万物之灵的话。
“虫形人很强大,但也很脆弱。”
“脆弱?”华夏有点摸不着头脑。
“是的,我说的脆弱是指它们的母虫,也就是你们说的虫后。”
“你的意思是它们有虫后?”
“当然,而且还有一只虫祖,她是虫形人的老祖宗,只要把她弄死了,所有虫子都活不长。”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把我的灵魂转运那个虫祖的脑袋里去,然后夺取它身体的控制权,然后……”
“然后自杀。”万物之灵直接说道。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
“你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灵魂力量比其他种子雏形强很多,为了能百分之百夺取那个老虫子的身体控制权,你是最佳的选择。”
“好吧,我接受你的建议。能不能最后再问一个问题。”
“当然。”
“如果有一天,我们人类真的进化到了纯灵态,你打算怎么做? 是把我们合并掉增强你的能级,还是让我们自己聚焦挪动宇宙规则?”
“不管怎样,至少现在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猪还没有生出来,何必现在讨论怎么吃呢?”此刻的万物之灵声音显得有些狡黠。
“那你开始聚焦吧。”华夏也没追问下去,毕竟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知道的太彻底未必是件好事情。
几乎是一瞬间,华夏的意识完成了从昏迷到清醒的全过程,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虫子的大本营。
活着很难,要寻死再简单不过了。接下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