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6sw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三國末世錄 起點-第1098章 西方學不了東方分享-g7fzw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冯宇放下酒杯,继续说道:“广大的罗马国境需要庞大的军团来保护,共和国初期那种规模的军队肯定是不够了。然而按照马略之前的军制。只有拥有一定财产的人才能入伍从军。符合这个条件的公民,往往是那些出身于库里亚的罗马贵族公民。但他们只在人口中占很小比例,这自然就兵源匮乏啰。另外,这些贵族兵已经和他们的祖先不能同日而语,他们出生就生活富足,拥有大笔财富和奴隶。所以他们并没有如同他们祖先那样的征服扩张动力和欲望。他们反而会因为留念奢侈享乐的生活,导致他们在战场上贪生怕死。很显然,一代强人马略也看到这点,所以他针对性的进行了军团改革。将此前的义务兵制改为任何公民都能参军的募兵制。这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也为罗马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冯宇说到这,昆图斯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我想我已经猜到了阁下所说的隐患是什么。大量无财产平民进入了军队,而且这些公民绝大多数都是的归化公民,他们有的是来自罗马征服地区平民,有的则是从境外移民而来归化了罗马,有的甚至本就是因为打算从军才被接纳为罗马公民的,比如大量来自北方森林的蛮族兵将。这些人大部分对罗马并没有认同感,虽然有罗马公民身份,却没将自己真正看成罗马人。他们参军纯粹就是为了军饷报酬。所以实际上他们是佣兵。即然是佣兵,那么自然谁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他们就会效忠谁。所以他们只会忠于那些千夫长,军团长,大军团执政官等高级军官,而不会忠于罗马。这就是我们的罗马军团军阀化的原因!”
冯宇点点头表示认同后继续说道:“这除了造成军阀化外,还会在一定条件下造成战力低下。他们即然是为钱而战,那么在国家财政不足或是征战一些贫瘠地区时,或是打一些没有油水的战争时,他们往往就会出现厌战惧战情绪。这就是现在的罗马军团为什么又显得孱弱的原因。而这一点,同时也恰恰是我在军营中引入基督教的原因。”
昆图斯这才想起自己初始提起的话题,不知不觉间,话题已被冯宇岔开好远。但此时对方又恰到好处的将话题拉了回来。他惊讶的问道:“这个基督教能解决这个问题?”
冯宇微笑道:“当然。战斗意志和凝聚力的问题终究是精神和意识层面的问题。而宗教正是这个范畴中的东西,没有什么比宗教来解决更合适的了。而宗教之中,这个基督教是罗马民众接受最广的宗教,不仅仅公民,自由民。在那些奴隶中,信者也为数不少。仅仅我军团俘虏的那数万反叛的奴隶,就有超过三万的基督教信徒!”
冯宇说这话时还暗道,昆图斯若是也像自己一样知道宗教狂热在十字军和大航海中所起到的作用,也就不会问这种问题了。
昆图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他两眼爆射出两道精光,接着问道:“也就是说你用宗教解决了军队中战斗意志和凝聚力的问题。那么对于当前罗马军团军阀化的问题你有没有解药?”
冯宇默然不语良久,又端起红酒酒杯小口小口的品饮着。看上去他是在思索问题。但实际上,他对这个问题早就思考过很长时间,有自己的答案。他现在只是在思索该不该将这些告诉昆图斯,若要说又该如何说合适。
不料昆图斯却抢先自己回答起自己的问题起来:“冯虎总督,其实我自己对此也有过思考。我认为只有一个解法,就是学习你来自的东方梁国。废除大法官,解散元老院。全国的财政和军事大权都集于皇帝一人之手。这些军团军队不是谁能给他们金钱,他们就效忠谁吗?那就只让皇帝陛下一个人有能力养的起他们。如此,便能解决我们罗马当下面临的潜在危机。”
昆图斯以为自己会和冯宇不谋而合,谁料冯宇眉毛一挑,连连摇头道:“你是想让罗马学习梁国,西方学习东方?不,这不可能成功。在我来自的东土有句–淮橘为枳。意思是河流南岸的橘子移植到北岸就成了枳。其所比喻的意思,昆图斯阁下应该能懂。在东土,部族融合,统一语言已经上千年了,统一文字也有近五百年历史了。而且有一套统一的,类似宗教的礼法制度,能够起到凝聚万民的作用。而罗马现在有虽然看上去是几十个行省在帝国统一的治理之下,但却有数以百计说不同语言的种族。作为官方语言的拉丁语,大多数名义上的罗马人却是不会。形成这种状态的原因,可能是在东土,没有罗马这样山河大海阻隔碎裂的地形。”
冯宇说完,见昆图斯脸上还是有不信服的神情,继续肃穆的说道:“实际上,马略军团改革在间接造成军团军阀化之前,却是导致罗马政坛独裁化。在罗马,从凯撒开始,一些罗马皇帝独裁官就有了阁下所说的这种尝试。罗马共和国演变为罗马帝国本身就是这些尝试的表现。但他们最终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失败的结果并非回到此前的共和时代,而是军阀化。所以军阀化和独裁化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并非相互制衡的东西。为了抵消一面就选择另一面是很愚蠢的行为,最终要抵消的那一面还是会落在自己手中。”
冯宇说了这么多,但却只是给昆图斯说了些肤浅表面的道理。他的真心话并没有吐露出来。实际上他认为,硬是要罗马模仿东方那套也不是不行。前提是要以强力手段将罗马的庄园经济用君主集权的小农经济取代,将数以千万计的奴隶,平民全部变为自耕农。只是他早已决定不会这么做。
昆图斯显然没被冯宇说服,连灌十几杯红酒的他脸色已涨的通红,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