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x97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第三百二十七章 薩瓦河(三更合一))相伴-p9we2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虽然已经成年,但王太子小路易要体会到路易十四话中深意的时候可能还要到很久之后——这是时代的人们依然无法理解什么叫做统一的国家和民族,遑论为之战斗而死,这涉及到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就深植在人们心中的民主(并非现代民主)、分封与因为婚姻、战争甚至买卖不断转换的领地所有权(大至一个国家)方面的种种问题。
路易十四为什么要建造凡尔赛宫,为什么要在佛兰德尔与荷兰大胜之后建立四座艺术学院,为什么要宽恕那些胡格诺派教徒,为什么要让蒂雷纳子爵与他的三子哈勒布尔公爵前往荷兰与佛兰德尔,正是因为他实在无法继续忍受这些这些名义上的臣子,实质意义上的诸侯,在遥远的东方,就算是孩子也知道要进攻必须握紧拳头,这里的爵爷与骑士却总是渴望着将这个国家四分五裂。
虽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这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但可想而知,如果没有一系列战场与商场的胜利为国王争取了发言权,法兰西的路易十四也不过是另一个利奥波德一世——就连自己的国家遭到威胁都必须仰仗朋友乃至敌人的援助。
“不过不必太急切,”路易握了握儿子的手:“我要交到你手上的,必然是个完整而又强大的法国。你……”他想了想,没有继续说下去,三个儿子中他最爱的是小卢西安诺,也就是科隆纳公爵,但最偏向的莫过于小路易,小路易将来要承担的职责也必然要比其他的孩子更重,他甚至很有可能被人称之为一个平庸之辈——因为太阳王的光辉若无意外还能照耀欧罗巴半个世纪,而如今路易十四就已经有了荷兰、佛兰德尔与法国,还有一大片殖民地,一支无人可比的陆上军队,留给将来的路易十五的余地已经很少了,但他还将继续开拓下去,步伐不停到最后一刻。
路易对这个孩子有期望,也有愧疚。
——————
王太子小路易也许还无法了解路易十四,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声音的严苛要求,但现在的沃邦将军,绍姆贝格元帅与亨利伯爵,还有波兰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却已经深深地领会了其中的深意。
尤其是沃邦,他固然是在孔代亲王麾下出身的,但孔代亲王治理军队也算是颇有手腕,等到了路易十四麾下,慢慢地他就被宠坏了——当然,这里所说的被宠坏了,纯粹针对一个军人而言,他习惯了如同战旗一般无言但坚定地矗立在身后的国王陛下,习惯了卢瓦斯侯爵一手创立的畅通无阻的后勤补给,习惯了精良的军械与充足的马匹,习惯了精神奕奕,装束整齐,严守军规并且意志坚定的士兵……
他在固守卢布尔雅那的时候,因为身边几乎全都是法国士兵,他还不觉得什么,但等到撤过萨瓦河,融入联军之中,他就像是从一座宏伟洁净,井井有条的宫殿一下子进入了一座混乱不堪,肮脏发臭的贫民窟。
到处都是人。
这些人,你甚至不能称他们为士兵——比沃邦之前在卡姆尼可看到的还要差,因为游荡在卡姆尼可的至少还是将军与诸侯的亲兵,他们中的一些看上去就像是乞丐,一些看上去就像是疯子,还有一些看上去就像是盗匪,他们别说武器,甚至衣衫褴褛或是索性一丝不挂,只在身上胡乱过着一些皮毛或是布料。
沃邦的队伍穿过所谓的营地时,他们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的衣服、火枪、马匹和马车,特别是那些受伤的人,一个鞑靼人跑上去和沃邦说了什么,沃邦命令所有的士兵拔出武器,并且在伤员马车边布置了更多士兵,才避免了之后的惨祸——一部马车边的护卫略有疏忽,马车上的伤员就立刻被拖下车,他们见此大惊失色,立刻冲上去用枪托打,用刺刀刺,才将人从那群士兵堆里抢回来。
抢回来的伤员在几十秒里就已经是赤光光的了,他的丝绸内衣,他的漂亮裤子和外套,他的靴子,袜子,他脖子上的十字架,就连身上的绷带也被割断抢走了,伤口崩开了不算,等他回到城堡里,才发现自己漂亮的栗色头发也被切走了一大绺。
因为头发也是可以卖钱的。
他后来说,他毫不怀疑如果其他法国士兵没有把他抢回来,那些人或许会就这么生吃了他也说不定,他也让别人看了身上的咬伤。
像是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也正是因为出了这么一回事,沃邦在之后的行程中保持了沉默,哪怕他看到自己设计的战壕、地堡与防护墙要么就是粗制滥造,要么就是根本不存在,那些水泥、铁制工具、甚至泥沙等等,都能换成钱,而那些士兵宁愿在之后的战斗中死去,也不愿意在工事上耗费力气。
他们怀抱着一丝侥幸——他们与奥斯曼土耳其人间隔着一条萨瓦河,之前他们焚烧了所有能够搜索到的船只,也许那些异教徒根本过不了河呢,就算能过河,也已经精疲力竭了呢,就算他们还有力气挥刀开枪,死的人也未必是自己啊,何必让自己这样辛苦呢。
沃邦眉头紧蹙地穿过了所谓的联军前沿,他一回到卡姆尼可,就去觐见国王,要求国王后撤到更远的地方。
“我怀疑只要奥斯曼土耳其人过了河,他们就能长驱直入。”沃邦毫不客气地说。
一边的绍姆贝格有点脸红,但他之前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人,当然知道那些雇佣军是什么德行,尤其是被安排在最前沿的,肯定是最糟糕,最没有价值的那种,他可以想象这些人已经做好了一开战就逃跑的准备,而利奥波德一世也一定为他们准备好了足够的督战队。
“您可以不相信我们的盟友,”路易说:“但您要相信您为我营造的防御工事啊,我亲爱的朋友,如果您认为周围还有比城堡山更安全的地方,那您就指出来吧。”
一旁的亨利伯爵之前还有点忧心忡忡——为了他父亲路德维希一世,这下子也要笑起来了,毕竟城堡山经过了沃邦长达数月的加固,几乎等同于重建,这里有储藏了大量的食物与军火,有足够多的士兵,还有来自于深深地下,不虞污染的水源。他甚至敢保证,这座城堡可以保证三个月内绝对不被攻破,而且法国的预备军就在边境,随时可以开拔。
“而且我也不能离开,”路易说:“您们都没忘记,我是这里的统帅吧。”
众人齐齐俯身一礼,路易十四要与利奥波德一世争夺这个统帅的位置,正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一世无法做那个鹬蚌相争中的渔人。
“恕我直言,”王太子小路易大胆地说:“父亲,利奥波德一世对我们,对法国从来不曾抱持一点善意,将来也必然会是我们的敌人,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来援助他呢?”
路易往桌上一靠,支起了自己的下巴,“冠冕堂皇地说,这是信仰之战,我们是天然的联盟,作为天主教国家,面对异教徒的时候当然应该放下成见,一致对外。”
“不那么冠冕堂皇地说呢?”
“我要看看利奥波德一世的力量,看看他盟友的,看看奥斯曼土耳其人的——也看看我们的,这是我们的士兵和将领第一次遇到的战争——我是说,沃邦,”他突然叫道,沃邦连忙站直了身体:“在这之前,您也没有想到过这种场景吧。”
“完全突破了我的想象。”沃邦说。
“对着敌人,无论怎样的想象都是没用的,”路易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去亲眼看,亲耳听,亲身感受。”他按住小路易的肩膀:“虽然我应该把你送回巴黎,但之后的战争我还是希望你能看看。”
“陛下……”在场的人异口同声,也相当一致地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先生们,”路易十四说,“你们觉得王太子下次看到这场盛大的场面会在什么时候?他还是如现在这样,只是一个旁观的看客吗?他还能说,我要回巴黎吗?”
“但是陛下……”
“奥尔良亲王还在巴黎。”路易淡淡地所说:“如果您们确实对我,对您们自己,对王太子毫无信心——那么我告诉你们,巴黎还有第三继承人与第四继承人。”这句话实在是太沉重了,没人敢接话,倒是王太子小路易站了起来:“我能够体会到各位的心情,考虑到你们的烦忧,但我在这里要支持我的父亲,我的国王,我已经成年,下一场战争我可能就是统帅,我必须留在这里,先生们,我相信您们能够保证我与父亲的安全,我将和父亲在一起,目睹您们为法国取得胜利!”
路易安慰地摸了摸儿子的肩膀。
“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他转向小路易:“你现在回你的房间去,好好休息。”
王太子小路易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他能参与的,就向国王鞠了一躬,退下了。
路易之前让沃邦去了卢布尔雅那,可不是想要炫耀什么,正是为了避免这位得力的将军与他的军队被强行卷入之后混乱无序的大战中——他看到的当然要比沃邦更多,他的密探们每天送来的情报都能堆满一整个房间——主要是联军中太混乱了,正所谓“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利奥波德一世麾下没有多少可以直接指挥的军队,他仰仗的还是几位强大的诸侯,而这些诸侯下的爵士与骑士也是各怀心思——不一定是坏心思,但就算是好心,无法服从命令的士兵也一样会导致最坏的后果。
这里就能看出职业军队与雇佣军的最大差别了,职业军队中的将领可以将自己的意志贯彻到最小的一个小队,雇佣军中连最高等级的团长和队长都未必会遵从统帅的命令——他们接受的命令往往都是广而泛之的,像是守住一个村庄什么的,也只有如此,越是精密的机械就需要越是坚硬的齿轮,这些人是不是能够完成任务还在两可之间,别说让他们去做什么类似于迂回转向分散聚合之类的复杂工作了。
“知道奥斯曼人有什么好吗?”路易说:“他们的军队只有一个声音——大维齐尔。”
联军的数量原本就无法与奥斯曼土耳其的大军相比,他们这里的声音又太多。
沃邦点点头:“奥斯曼土耳其人没有什么战术,但他们的士兵悍不畏死。”
“只要有大维齐尔,”路易说:“他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这是一种奇怪的传统,”绍姆贝格说:“所以一般而言,奥斯曼土耳其的敌人会着重打击中营。”
“也是被数个强大的军团紧紧包围着的地方,就像是被花瓣包裹着的花蕊。”路易说:“所以我让沃邦作为先锋,去了卢布尔雅那,我的将军也不负所望,为我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这都是因为您给了我足够的火药和水泥。”沃邦说。
“但只有你欣然从命,”路易说:“我已经展现了我的诚意,所以他们无法要求我们做得更多,于是这些胆小的恶人就开始胁迫路德维希一世陛下了。”
说到这儿,亨利伯爵不由得面露愤怒与忧虑之色,作为根基不稳的波兰国王,要慑服那些大贵族与施拉赤塔,在与异教徒的战斗中获得胜利,毫无疑问,是最好不过的手段,但问题是孔代亲王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身体强壮,但已经从巅峰落下,“明天起你就到你父亲那里去。”路易说:“带着药物和巫师。”
波兰也有巫师,但这些巫师孔代可不敢用。
“还有绍姆贝格元帅,明天你的任务就是为路德维希一世掠阵。”
“这是最大的可能。”路易说:“与二十五万人正面对抗,除非我疯了。”
——(之后的两更都更新在这章,一章在三小时后,另一章在十一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