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1mt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無雙庶子笔趣-第一百四十四章 該殺就要殺讀書-5muti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第二天,西南军向京城送了讨伐的檄文,李朔派了几十个传令兵,站在京城城下破口大骂,大意是京畿禁军俱是无胆鼠辈,不敢出城与西南军正面一战云云。
这些传令兵骂的颇为难听,恨不能把京畿禁军祖宗十八代都给骂进去,而且还是官话掺杂写巴蜀口音,一个上午骂下来,城墙上守城的禁军每个人都脸色难看。
不过在种玄通的强硬命令之下,禁军仍旧是死守城墙,没有一个人出城应战,不少脾气暴躁一点的禁军将士,就用布条塞住耳朵,不让自己听到城下的那些污言秽语。
除了让普通将士叫骂之外,西南军还写了一份正式的官方檄文,送到了京城的朝廷里,这份檄文大致的内容就是,六皇子不日即将进城即位,如果京城再不开城门投降,西南军将在三日之后强攻京城,到时难免血流漂杵云云。
这既是一份战书,又是一封威胁信。
不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京城断断没有开城投降的道理,这份檄文送进去,只是为了提醒朝廷三日之后,西南军就要强攻京城了。
檄文很快送到了种玄通手里,这位老将军皱着眉头看完了檄文的内容,然后看到檄文落款处鲜红的西南大将军印,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老将军收起檄文,摇了摇头。
“李长安为人阴沉内敛,如何会突然做出这种嚣张跋扈之举?”
他吩咐左右守卫好城墙之后,带着这份檄文,一路进了皇城,然后把檄文送到了未央宫里的天子手中。
元昭天子这段时间精神一直不太好,经常睡不安寝,枕不安席,脸上的黑眼圈极重,他接过这份檄文之后,先是看了一遍,然后瞥了一眼种玄通,开口问道:“老将军觉得,李逆突然送来这么一份邀战的文书,是何用意?”
西南军兵临城下已经两个多月了,按理说就算送檄文,也是应该两个多月前送,不应该是这个时候送。
种玄通低头,对着天子拱手道:“回陛下,老臣一路上已经想过这件事,以李信的性子,不太可能做出全然无用之举,但是老臣实在也想不出来,这份檄文有什么用。”
“如果三日之后西南军要强攻京城,那么瞒着不说,给朝廷一个突然袭击,那么效果必然要好得多,没道理在强攻之前,还要与朝廷打个招呼……”
元昭天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两个多月了,西南军尝试了这么久,始终无法撼动京城,终于黔驴技穷了。”
“这份檄文,无非是装腔作势,想吓唬吓唬朝廷。”
天子闷哼了一声,开口道:“他要是真有本事强攻下京城,也不至于两个月不敢动弹。”
种玄通微微低头,开口道:“陛下,眼下云州军正在驰援京城的路上,也不能排除是李信收到了这个消息,想要最后一博,不管李信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朝廷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成。”
“这个自然。”
天子沉声道:“禁军左右两营以及汉中军安康军,全都交给老将军统筹,必要的话,朕的三禁卫也可以交给老将军指挥,假使李逆真的要强攻京城,这一波之后,他们应该就会无功而返了。”
说到这里,天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大晋的国都,被李逆堵门两个月之久,这等耻辱,姬氏世世代代都会记住!”
“终有一天,一定要原原本本的还给李逆!”
僵持了两个月之后,京城里已经不像两个月之前那样害怕,就连两个月前还惶惶不可终日的元昭天子,这会儿也有了一些自信心。
种玄通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开口道:“陛下说的是,老臣定当竭尽全力,守住京城不失。”
天子深深地看了种玄通一眼,感慨的说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老将军一把年纪,苦守京城数月,种武将军收到圣旨之后,马不停蹄的赶来京城勤王,到了关键之时,方显种家的耿耿忠心。”
种玄通低头道:“此是种家分内之事。”
说到这里,老将军长长的叹了口气:“只是云州军一旦撤出云州,北疆将再无抗敌之力,江北恐被鲜卑蛮人肆意践踏……”
元昭天子也微微皱眉,然后闷声道:“此都是李逆造孽,我朝几代天子,都待他如天之恩,结果这人还是阴谋蓄养私兵,图谋不轨,若非他起兵造反,朝廷也不至于把云州军调回京城!”
“江北百姓但有一人因此而死,便都是李逆所杀!”
种玄通摇头苦笑道:“此时论谁的责任,也救不了江北百姓。”
天子沉声道:“老将军放心,我朝廷已经有了天雷,等西南反贼退去,朝廷拥有天雷利器,当可以轻松收回江北。”
种老将军微微叹了口气,沉声道:“但愿如此。”
…………
京城城外,宁州军大营里。
李信坐在帅帐之中,在他的对面,坐着身材高大的沐英。
两个人面前摆了一桌小菜,两壶祝融酒。
这个时候,负责主攻的李朔,正在布置宁州军,显然是没有空的,也就只有沐英,能跟李信一起坐下来喝几杯了。
沐英举起酒杯,敬了李信一杯,然后开口笑道:“大将军今日怎么想起来寻我喝酒了?”
李信与他碰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没有事情,便不能寻你喝酒了?”
沐英咧嘴一笑:“自然可以,大将军什么时候想喝酒了,都可以找我。”
李信低头又喝了一杯酒,然后看了沐英一眼,皱眉道:“沐兄你说,假如我们进了京城……”
说到这里,李信摇了摇头,眉头皱的更深了。
“罢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喝酒。”
沐英举起酒杯,与李信碰了一杯,这个黑脸将军抬头看了李信一眼,静静的说道:“大将军用不着想这么多,真进了京城,该杀的人就要统统杀了,大将军下不了手,我们这些人,可以去替大将军背下这口黑锅。”
他嘿嘿一笑:“我知道大将军在顾虑什么,到时候如果夫人责问起来,沐英跪在夫人面前请罪就是。”
李信深深皱眉,最终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罢了,还没有进京,便不要自寻烦恼了。”
李信目光变得坚毅起来,隐隐带着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