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c7v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降魔專家 線上看-109 愚者(十六)讀書-5ml31

降魔專家
小說推薦降魔專家
闻言,谷神有恃无恐似地背起双手,走入房间里,同时说:“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成为我的死神。哪怕是你也一样,触觉。”
我并没有贸然进攻。现在的我,杀意非常坚决,同时也非常谨慎。如果情报没有致命的疏漏,对方所擅长的领域应当在于“生物研究”,而非“战斗”。如今却主动现身,敢于面对我这个连剑客也击败过的人,无疑是有我杀不死他的强烈自信,甚至是可能有着赶在我动手杀死他以前,先一步解决我的自信。
“你如何看待死亡?”大约是因为真的以为我是外来神的触觉了吧,他好像自以为是地沉浸在了某种并非与其他人类,而是与神祇之细胞对话的迷幻感情里。
他缓步走到那些活祭品的近处,似乎正在回忆自己过去的种种画面,“我与其他凋零信徒不一样,对死亡非常畏惧。越是衰老,越是能够嗅到死亡的味道,恨不得逃得远远的。但遗憾的是,我们灵能者,越是想要逃离死亡,就意味着越是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死相。灵能会以违背本人意愿的方式,将我们拖拽到死神的跟前。”
“直到有一天,我放弃了。因为我终于醒悟了,惟独死亡,才是这个宇宙中万事万物绝对无法逆转的命运。当我接受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居然莫名地安定了下来。”他说,“曾经的我,是多么的浑浑噩噩,空有抱负,却虚无度日,不知道自己是谁,形同废物一般。但自那以后,我就决定要让自己短暂的生命爆发出光华来,因为我的余生已经所剩无几了。法律也好伦理也罢,统统要为我的光华让路。”
戀上嗜血墮天使 薌旖
“你有前身被吞噬时的死亡的记忆吗?触觉。如果你有,那么,此刻正在模仿人类思维的你,或许也能明白我的感受吧。没有比死亡更能鼓舞生命的东西了。”他继续说,“不知不觉地,我已经陶醉于这样的自己,陶醉于正在走近自己的死亡。我甚至已经不想回归本来那个废物一样的自己了。如果死神一定会造访ꓹ 就任由死神造访吧!我哪里都不会去。当我深切地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竟已经成为特级灵能者了。原来ꓹ 这才是真正的我。”
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朝闻道,夕死可矣。亲眼见证‘诸相非相’ꓹ 并且在那个宇宙中闭上双眼,是我为自己的人生所准备的最好的休止符。你是无法阻止我的。”
原来如此ꓹ 这么说来,他的确不是纯粹的凋零信徒。因为他所追求的并非死亡ꓹ 而是濒临死亡的自己。我一边在心里总结ꓹ 一边不为所动地说:“像是你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
他皱眉,“什么?”
“真正的你?是你误会了吧。说什么任由死神造访,说什么不想回归本来的自己……你不过是心想,反正自己已经死定了,所以想要对自己耍帅,同时也对其他人表现出潇洒无畏的态度ꓹ 仅此而已。居然陶醉在自己的演技中不可自拔,连自己都欺骗过去了ꓹ 真是可悲至极。”我此刻所说的话ꓹ 有七成以上是故意讽刺ꓹ 要让他愤怒和失态ꓹ 露出某些破绽来,“别以为只有自己才是特别的。你毫不特别ꓹ 就和其他凡人一样。一旦明悟到必然会死ꓹ 便会幡然醒悟;而若是重新给予生的希望ꓹ 反而毫无廉耻。这才是真正的你。”
“嗯,你说得很对。”他非但不生气ꓹ 还点头承认了,这反倒叫我无法继续轻蔑他,“如果给予我希望的光芒,我一定无法维持住绝望的傲慢。但是,那又如何。这种假设毫无意义。难道你就能逆转我的死亡吗?你不能。谁都不能。”
他接着说,“况且,人本来就是活在情境中的动物。因此在不同的情境中,会有不同的灵魂。这才是自然之理,哪有可能坚定不移?如果有,那也不可以说是人的本分了。无论是那些一般人也好,还是我这样的特级灵能者也罢,归根结底——”
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自己怔在了原地。我等了好一会儿,他还是像傻子一样站着,没再继续对我夸夸其谈。
正当我想要趁此机会,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了足音。谷神也好像醒了过来,将目光投向门外。
在我们的注视下,足音来到了门口。
職場風流:傍上女上司 SR原來
我以为会出现在那里的,可能是剑客。却不料,竟是格子衬衫。
“你怎么进来了?”我立即问,“我不是叫你老老实实等在村外吗?”
他自己居然也有些混乱,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因为,我,我听见里面很长时间没有动静,以为……所以……”
他以为什么,以为很长时间没有动静,所以里面就是安全的?还是说,以为我死在里面了,所以无法坐视,这才进来一探究竟?
就在这时,谷神说话了。
“别怪他。”他说,“大约是潜意识地明白了寺庙里藏着真相,所以回来了吧。”
回来?这个用词叫我大惑不解。与此同时,格子衬衫也注意到了房间里悬挂着的活祭品们,表情彻底凝固了。
而我则顺着他的目光,倏然注意到了一件骇人的事实。
窮小子遇上白富美 北疆雪狼
因为之前光线昏暗,加上格子衬衫不在身边,所以直到这时,我才迟迟地反应了过来。坦白说,即使是我这个见多识广之人,在注意到这件事实的时候,脑子也一时间没能处理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实是:在那些悬挂着的活祭品里面,有其中一个,在身体的轮廓细节上,与我身边的格子衬衫,完全一致。
在我的脑海中,有数条看似互不相干的线索,汇聚到了一起。
现在已知的线索是:眼前这个谷神有着生物改造的灵能,他曾经将牲畜的身体改造为人的身体,并且本人也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易容能力,在逃避降魔局的追杀时,他修改过自己的脸和身体;
而协助他洗脑所有村民的,绰号疑似为“心魔”的黑发青年,则有着心灵投影的技能,非但能够将自己的心灵投影到其他身体上,还能够将其他人的心灵投影到其他身体上;
谷神想要用格子衬衫做实验,而剑客则希望格子衬衫逃出丰收村,好让预言得以实现,这两个人的想法彼此矛盾,并且都没有为彼此让步的意思。
那么,是否存在着某种“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同时满足这两个人的需求?
真相昭然若揭。
我几乎不忍去想那个残忍的答案,而都灵医生过去念故事时的声音,则在我的耳畔若有若无地回响了起来:原来真正的他,早已在那天回家时,连肉体同灵魂,都被吃人的熊所吞噬了,而现在的它,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异形而已。
格子衬衫说过,在他逃离村子,徘徊在森林里的那段时间,他梦见自己被村民们抓进寺庙里。
那不是梦。
他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颤抖地将身体斜靠在了门框上。
“那具身体是我合成改造而来的,材料则是村民们献祭给我的牲畜祭品。合成出来的身体其实和他本来身体的素质差不多,不过因为发号施令的脑在这边的本体里,所以很容易就能在激烈情绪的推动下,操纵那边的身体发挥出不计代价的潜在力量。用你们武术家的话来说,就是打破了无意识中对肌肉力量的限制。”谷神笑了起来,“我的手艺应该不错吧,非但他自己察觉不到不对劲,即使是专业的外科医生,也无法看出构造上的不协调。”
“剑客并没有帮他逃离村子,因为他本来就没有逃离村子;也没有帮他逃离追兵,因为他是靠着自己的力量逃离的。”我紧紧地盯着谷神,“为什么他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又为什么会自己进来这个寺庙?你们对他的意识做了什么手脚?”
“如果你以为我在他的意识里设置了某种诱导他回来的程序,那么就大错特错了。他只是知道这里藏着一切的真相而已,所以才会像扑向烛火的飞蛾一样自己走过来。顺带一提,虽然我说得好像都在预料之中一样,但其实我很意外。”他说到这里,又看向了格子衬衫,“本来剑客是想要拜托心魔,对你的记忆做些什么的,但没想到在把你的心灵投影到这具身体里以后,你就把所有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不,应该说是无意识地阻止自己回想起来了吧。连自己没能逃出村子的记忆,都记成了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也不是无法理解,许多遭受巨大心理创伤的人,会主动把与心理创伤相关的记忆封印到潜意识里,这种心理病例不在少数。”
冷酷總裁的奪妻之戰
他残忍地笑着,“不过,虽然只是关了你十几天,但你明明在实验设备对脑神经的劫持下,相当于处于这种状态十几年,早已发狂到无以复加了才对。居然只是因为捡到了能够自由活动的、尽情感知世界的完整身体,就把自己早已发狂了的事实都扔到脑后了。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我……”格子衬衫的声音愈发扭曲,眼泪不停地掉落下来,“不要……我不是……我明明已经……为什么……”
“这不就是你所追求的真相吗?即使知道会步入疯狂,也要刨根问底、追求真相,这是人类的劣根性。”谷神的口气里多出了欣赏之意,“真遗憾呀,虽然你也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灵魂,但如果早知道你是会回到这里来的人,我会收你做学生的。”
格子衬衫跪倒在地,双手捂脸,好像要把脸皮撕扯下来一样,发狂地嚎叫、哭泣了起来。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会侵害心智的怪物,这里有的,只是一个异常残忍的真相,和一个无法接受残忍真相、被击碎了自己的世界的凡人而已。
*
局面已经很明显了。格子衬衫,就是那个“疯了的人”;使他疯狂的,则是这些活祭品里的他的本体。不仅如此,如果不出意外,四年前遇害的他的父母,很可能也在这些活祭品里。
我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谷神的身上,却不知不觉地失去了愤怒,留存在心里的,仅仅是一个冰冷的决心:我要杀了他,就在今晚,就在此地。
我想,就是因为有这过于坚硬的决心,我的愤怒才反倒浇灭了。就好像是面对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我起初会为他的罪行而发指,但当法官宣判他的死刑的那一刻,我的怒火就结束了。因为,虽然他的死刑尚未执行,但我已然晓得他的命运。我甚至能够用十分宽容的态度,去看待他那邪恶而又亵渎的举止。因为我最清楚,自己握着斧头的手有多么坚决。
说我傲慢、不知天高地厚也可以,此时此刻,我就是要做他的法官,我就是要做他的处刑人。
这一瞬间,我使用缩地成寸的步法,陡然突进到了他的面前。他反应不及,我也绝不会给他丝毫反应的时间,一拳就击碎了他的头颅。
血肉与碎骨爆散开来,但是里面没有碎裂的脑子,他的脑袋里面空空如也。与此同时,他竟然还能继续活动,退出了我的攻击范围。
他的大脑不在头颅里,难道这不是他的本体,是他拜托那黑发青年,为他制造的心灵投影的分身?不,即使黑发青年是他的伙伴,他也不会任由自己的灵魂受到其他灵能者干涉才对。这么说来,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了。
他用生物改造灵能,转移了大脑在自己身体里的位置。
既然都能做到这种地步了,那么其他的人体要害,也一定不再是他的要害了。他所具备的,是有着较高完成度的不死身。
这就是他有恃无恐的理由?
他在后退以后,整个人陡然膨胀,化为了一头三米以上的,好像虚构故事里的恶魔一样的怪物,向我扑击过来。然而,这个攻击动作缺乏技巧性,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他果真是个不擅长战斗的灵能者。我在规避他的攻击以后,又是一拳击中了他的身体。他的上半身好像被戳破的泡沫一样,盛大地爆炸开来。但是依然没有大脑掉落出来。
他那只有下半身的身体再次后退,同时无比快速地膨胀,恢复了完整姿态。这简直比我所见识过的所有超速再生能力者都要快十倍不止,更加了得的是,他的皮肤还一阵变化,像变色龙一样,融入了黑暗的环境之中。
同时,他打开房间里通往隔壁的门,去了其他房间。
我也跟着进入了那房间,但这是一个巧妙的陷阱。
并不是我毫无防备,其实我早在进入寺庙前,就用听劲确认过寺庙内部没有任何机关陷阱了。着实是这陷阱过于巧妙——不,考虑到谷神并不知道我是先知,很可能这也不是他故意设置的陷阱。
“陷阱”的本体,是一件放在角落柜台上的物品。
醫妃夕顏傳 丁香姑涼
那是一尊佛雕。
当我看到那佛雕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被诡异地虏获了心神。按理说,我是不受心灵干涉的,但是这东西虏获我心神的方式,与所谓的灵能者的心灵干涉,有着次元上的差异。
我以近乎于不自觉的方式,来到了佛雕的面前,然后将其拿了起来。我眼前的一切形象,都在变得抽象化,耳畔的声音也不像是本来的声音了。这种感觉,与“完形崩溃”有着相似之处。而在这片抽象的景象中,我似乎再次接近了那片充满了“齿轮与杠杆”的隐喻的宇宙。
但是,就连这种意象也在变得扭曲,似乎是有人正怀着某种恶意,要用其他颜色,去涂改本来协调的画作。
而佛雕在我眼中的形象,亦是愈发怪诞,甚至恐怖。那粗糙的外壳,似乎也在蔓延出某种密密麻麻的像触角一样的东西。耳畔的声音更加扭曲了,因为过于扭曲,所以反而像是形成了某种有意义的言语。
——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这尊异界的佛雕似乎在对我这么说。与此同时,一些被诅咒、受忌讳的知识,好像也要进入我的脑壳里,企图以此作为先锋,彻头彻尾地侵入我的心智。
就在这时,一道刀光破墙而出,似乎是抓住了我此刻的破绽,要割下我的首级。
来者正是完好无损的剑客。
谷神之前果然是在欺骗我,他已经把剑客完全治愈了。
但是,剑客大约并不知道,此刻的我,有着何等敏锐的知觉。而他企图偷袭我的动作,也早已被我纳入脑中,并且为我奏起了最响亮得警铃,强行将我拽出了这种危险而又不由自主的状态。
我像从一开始就没被佛雕影响过一样,提前避开了这道刀光,并且清醒地意识到了,占卜的第二幕画面所提示的“黑暗中的存在”,就是指现在隐身在黑暗中的谷神。
至于我刚才是不是表情恐怖、双眼布满血丝,这我自己是看不到的,也就无从得知了。
总而言之,在这种狭窄的地形上,一边应付剑客,一边应付黑暗中的谷神,是不明智的对策。
我不假思索地撞破墙壁,将战场转移到了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