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1i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愛下-第四百二十六章 珍重-wl69j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第四百二十六章
冬日暖阳,乍破铅云。
袅袅的炊烟子屋顶的烟囱中飘荡,棕红色的瓦片覆盖着皑皑白雪,几道棕青色的痕迹沿着屋檐蜿蜒,滴答落水的晶莹冰柱挂在了檐下。
早已枯黄的稻秆被拖拉机犁出深根,歪倒在棕黑色与白雪相间的泥水田里。
嘎嘎嘎!
鸭子扭着肥硕的屁股,一蓬一蓬的在田中行走。
与雪地的交织相映,也不知哪儿是雪堆,哪儿是白色的肥鸭……
“有些冷了,要不要回去。”
“莫回去,闷得慌。”
外婆抬起枯黄的手掌,手背爬满了青紫经络,老人缩在了厚裘之下,轮椅也是轻便至极。
母亲穿着浅白色的长风衣,推着老人在旧日居所缓步。
“孩子们更喜欢城里,可这儿是我们老家。”她仿佛要回忆起自己记忆中的一草一木:“这儿是老家……”
她无力地呢喃地说道。
吴奇母亲张梅掩面吸了吸鼻子,也不知是被寒风吹得还是如何?
伸手帮自己的母亲掩了掩厚裘,听着她呼吸渐缓陷入睡眠后。
张梅小心翼翼地小心翼翼地推着轮椅,尽量不使她感到一丝颠簸,小心得好像是对待稚子一般,思及此时她眼鼻一阵发酸。
白塔别墅。
额,吴山更愿意称之为城堡。
在吴奇父母到来之后,舅舅张竹就跑回来了,虽然妹妹没给他好脸色,可吴山不能亏待大舅哥,自然和和气气地谈着话,既不做承诺也不做保证。
两人在一方根雕茶桌对坐。
听说这个造型古朴的茶桌花了三十多万,大舅子张竹手中那柄紫砂壶也是近代珍品。
从壶中孱孱流出的茶水,也是百年前的普洱老茶。
龙井尝新,普洱旧醇。
“这是老二在拍卖会上买回来的,说什么是云贵那边清代留存的……”张竹行云流水的泡茶倒茶说道:“我也个俗人,那懂得这些,吴山你来尝尝!”
他们家老二,自然是吴奇表哥。
因为大舅子张竹年纪大一些,而且家里也是个农村户口,所以孩子生了足足四个,并没有按吴奇这般计划生育,就算是后来多了个妹妹苹苹ꓹ 也是父亲辞了工作并缴纳了超生费的。
儿女一多,好处看出来了ꓹ 孝敬他的人就多了。
桃花折江山
可问题也不少……
张竹虽然没说,可吴山也听出来了。
他没有直接为自己开解,而吴山也继续喝茶没问ꓹ 可心中也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
如果,自己也面对大舅子这个情况ꓹ 吴奇和苹苹长大了不太成器,自己到底是优先为他们挣一份家业ꓹ 还是与家里亲戚和和气气的混淆不清?
解開死結 倪匡
也许就个人义气而言ꓹ 吴山肯定会选后者的!
可……
人活一世,不是孤立存在的,他也得考虑家里老少,也得考虑自己身前身后。
到时候,张竹两腿一蹬。
家里亲戚与自己儿女冲突的概率比和睦要低得多吧?
按理说,自己到时候死了,还有吴奇能做主ꓹ 可他这一死之后,表哥表姐们可隔了一代ꓹ 那有老二、三妹他们与吴奇家亲?
就算他张竹能相信吴奇在他死后能‘秉公处理’遗产的相关事宜。
可张氏集团这个扶持出来的东西ꓹ 会继续交到自己儿女手里掌管吗?
谈信任还是太伤感情了。
这么多年下来ꓹ 他见识也不少了。
自己信任的外甥、侄子ꓹ 不照样会中饱私囊吗?那些亲朋故旧们之中,歪瓜裂枣也多于勤勤恳恳……
自己难道没有信任过他们吗?
極品醫神 醉臥秦淮
算是ꓹ 最后还不是靠制度ꓹ 还不是靠严苛的监督ꓹ 才能保证他不会受到欺骗。
话没多说。
可吴山明白他的意思。
这种事情,公说公有理ꓹ 婆说婆有理。
不过老大能够狠下心来厘清干系却让吴山感到刮目相看的……
至于最后是鼠目寸光,还是会困龙升天呢?
穿越:休夫王妃要改嫁 二水
他哪知道?
吴奇那小兔崽子也不肯和自己说。
呂布之雄圖霸業
唉,少了一次装叉的机会,吴山感到内心十分郁闷,儿子大了实在是不贴心了啊……
端起茶盏:“来,不说,喝茶……”
……
沙沙沙。
蒋秘书在纸上写写画画。
片刻后,还是觉得不太满意,把只揉成一团后丢掉。
醫生謎城
书桌脚边的垃圾桶里,已经有了三四个纸团了,说明她已经写了好一会了。
这对于文思敏捷的蒋云云而言是少有的……
自小,她就聪颖过人,虽然只是中人之姿,可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
能从万军之中杀出来,成为吴奇的助理秘书,自然有超漂亮的履历了……
而她在来之前,以为这次也一样。
成为吴奇秘书的经历不过会成为她人生履历之中的又一处‘亮点’罢了。
在见到林湘竹之前,她甚至恶意揣测过自己的老板。
毕竟长的漂亮和能力大多时候是反比。
因为漂亮的孩子从小受到的干扰就多,反倒是她这样长相普通的能沉心读书。
怨念搜尋者 欲鎖狂龍
可在她接任了职务之后,没有想象中的绯色幻想。
深夜时,她照了照镜子,就排除了心中杂念。
毕竟看着来访的女客人们,只要年纪低于四十岁的都比她漂亮,想来那位吴董也不会看上自己的,她也不知自己心中有几分失落和自在……
大约是自在的吧?
可真的要离他而去的时候,她压根没有一丝自在快意。
恨不得拿根粗铁链把自己拴在办公桌上,一刻也不离开这张她魂牵梦萦的桌子。
呼吸有些压抑,她呛了呛鼻子。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发现,纸上写得叫什么东西,无奈地又只能揉成一团……
“……天凉多添衣,夏暖不喝茶……”
那些卖弄文笔的词句还是被她弃置于纸篓里,留在纸上的只是一条条她总结出来的生活细节。
吴奇拍冷,宁肯穿得臃肿,也不愿自己受冻。
夏天的时候,吴奇不爱喝茶,也许是他怕热,也许是没胃口,这是她观察了许久,总结出的经验之谈。
也许就连吴奇本人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习惯……
只有她这个身边事无巨细的人才会知觉吧?
一笔一字,慢慢写着,不知过了多久,一页两页写满了,她手腕发酸,眼鼻也在发酸,好像是感冒了……
忽而,她想起来了,当了三年助理。
似乎自己从来都‘不敢’感冒呢!
轉角遇見你
这次总算肆意了一回……
最后,她的嘴角勾起了‘畅意’得笑,用浅浅的笔触在最后的信笺中写道:“……在我离开之后,他就是你的了,替我照顾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