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qw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995章 你非要我偏不(上)看書-tvs1i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沁阳南门城头上,独孤信看着远处缓慢移动的红色大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次段韶攻城确实是相当有威胁,他不说惊出一身冷汗,起码刚开始也是手忙脚乱的。
原因无他,沁阳城池实在是太过于低矮了。晋阳六镇大军退却的时候,胆子大的士卒,居然直接就从城墙上往下跳!
可以说完全不把守军和这座城放在眼里。现代人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跳两米高的水泥地或许都会受伤,但古代战场上,城墙下方往往会有尸体啊,木板一类的缓冲物,城墙低矮的时候,攻城部队急于撤退直接跳下城墙的比比皆是!
被打落城墙最后安然无恙的将领更是多到数不清。
所以城池狭小低矮的时候,攻城一方对于守军的压力,那真不是大城可以比的。中国历史上记录的战史,常常出现某些大将一到某县城,不到半个时辰,城池被破。
其实不是守军不出力,而是城墙低矮的客观因素限制了他们的发挥。
“报,高大都督派人前来接洽,末将已经将其引进了沁阳城。”
副将大声禀告道,整个人都喜上眉梢,刚才因为被晋阳大军攻城的紧迫一扫而空!
劫后余生,谁不是大大松口气?作为主将的独孤信,对此也理解。他自己此刻还不是高兴得差点绷不住脸了?
重生之嚴敘
“走吧,尔等随我一同下城楼吧。”
独孤信对皮景和等人说道。哪怕平时他们并不直接打交道,此刻也要装出一副合作融洽的样子给高伯逸看。
没办法,谁让高伯逸才是他们所有人中的核心人物呢?
杨素跟皮景和二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其间的意思,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
众人来到城门附近,此时并不宽大的南门已经洞开,来人居然是独孤信的“老相识”李德林!
对方上次来的时候,独孤信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等李德林走后,他找杨素打听了一下李德林的出身及为人,这才知道李德林二十多岁就受到高伯逸重用的原因。
北齐神童,自幼聪慧且好学ꓹ 赵郡李氏旁支出身,学富五车ꓹ 等等等等。
这进一步让独孤信感觉到了高伯逸在北齐国内势力庞大,其人脉与智力资源,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陋。
他的后备力量非常充裕ꓹ 人才年龄多半都在二十岁左右,三十岁也有一批!这是在盯着五年后乃至十年后的篡位啊!
那个时候ꓹ 杨愔已经老了,估计也被架空或者“招安”了。
高欢霸府里当初的那一批绝顶人才ꓹ 如陈元康、杨愔、崔季舒、崔暹等人ꓹ 死的死,老的老,难以在政坛上支撑。
剩下的会是什么人?
那还用问,自然是高伯逸麾下这些人,如杨素、李德林等人。
高氏皇族里面,庶出不成气候,有些还跟高伯逸沆瀣一气ꓹ 如高湜。而嫡出的人,也就高澄一脉罢了。
高澄一脉六子已经死了两个ꓹ 还有个高延宗跟高演一起失踪在晋阳以北。
成气候的ꓹ 就是高长恭与高孝珩而已。高长恭暂时还没表现出什么来ꓹ 而高孝珩则是明显的对高伯逸不满ꓹ 而且现在正在洛阳当州牧!
当然,北齐的州ꓹ 跟东汉末年的州大不一样。东汉末年天下没几个州ꓹ 州牧天然的就是军政民政一把抓的军阀。一个州牧ꓹ 就有争夺天下的本钱了。
兇猛小獸醫:邪王,請躺好
类似于后来清代加强版的总督!
比如两湖总督,两广总督ꓹ 两江总督之类的。
可北齐的州牧,只顶的上后世小半个省的高官而已,还要被州刺史制约和掣肘。
惡魔老公很無恥 司馬青衫
权力小的不是一星半点。
高孝珩是洛州州牧,而王峻是洛州刺史。王峻明显的不是霸府出身,并且向来跟高伯逸交好,甚至在背地里已经投靠了高伯逸也犹未可知。
所以说,北齐这一片天,现在还勉强算是高氏皇族的,可未来五年,甚至三年后,可就未必咯。
这一点,哪怕来北齐时间并不长的独孤信都看明白了,邺城里难道就没有明白人么?
盛寵蜜愛:總裁的隱婚甜妻 燕蔚兒
心中一边想着心事,嘴上可没停。独孤信热情的走过去拉着李德林的手,激动道:“高大都督来得正是时候,要是不来,只怕这沁阳早就陷落了!”
他的态度,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要热情了太多,弄得搞得李德林一阵错愣,面色有些尴尬的附和了几句,弄得怪不好意思的。
老实说,他还真担心独孤信前来兴师问罪呢!
高伯逸是明知道沁阳被六镇鲜卑围攻,还故意让大军收拾了两个时辰,吃饱喝足了以后,才出兵的!
走上巔峰
而从鱼俱罗那里得到消息的时候,段韶都还没开始攻城!
也就是说,其实沁阳本来是不会被段韶围攻的,是高伯逸想看看段韶到底想干嘛,或者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才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围攻友军,掐着时间才来的。
豈有此理,你帥就了不起啊?① 街尾冷清
霸唐逍遙錄 風雨天下
“独孤将军,你们不用管我,在下前来就是打前站的,主公随后就到。”
看到独孤信如此热情,李德林面带微笑的说道。
杨素和皮景和二人心中犯嘀咕,高伯逸这厮,还真是会不动声色的敲打独孤信啊。偏偏你还说不出什么来,意思却表达到了。
让人打前站,那是大佬才有的待遇。打前站的人,等于是把前面的事情都铺垫好了,以免大佬见面尴尬,或者是遇到“人生地不熟”之类的问题。
在这里,高伯逸是想向独孤信表明一个观点:到北齐了,我才是老大,你不是跟我平起平坐的人,而是我势力下面的一员!
虽然我不会直接控制你,但是,谁是主,谁是从,这个问题不能弄混了!
这些似乎是高伯逸想表达的意思,然而李德林来打前站,好像又是理所应当的沟通,别人也说不出个什么来。
难道我派个人来跟你沟通一下,还是不尊重你了?
看到这一幕,杨素习惯了还好,皮景和在一旁不动声色的揣摩了一下高伯逸暗中耍出来的手腕,越是琢磨越是觉得高深莫测。
高洋不在了,国内果然没有人是高伯逸得对手了啊!不撕破脸的传递压迫信号,又让对方无法完全琢磨出味道来,可以说是高手过招无影无形,明明打了对方一耳光,事后还能勾肩搭背的看起来像是穿一条裤子的老友。
皮景和在心中暗叹一声,这次只要高伯逸能降伏晋阳鲜卑……他就会蛇化蛟龙,一飞冲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