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hz5精彩都市异能 我要做超級警察笔趣-第八百二十七章:墮落之源讀書-182hm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那天晚上,我请我客户吃饭,珊珊下班的时候,我特地过去接她过来一起了…”
邹泽询说话的时候声音开始出现了颤抖,整个人的表情也开始出现了变化,眉头紧紧的
皱在了一起,眼睛大瞪的看着正前方,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原本我以为只是一场快
乐的狂欢,可是谁知道,我那几个客户,既是我的金主,也是我的噩梦。”
钟天正盯着他,看着他的反应,多少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事情来:“你的那几个客户,他
们对黄珊珊做了什么?”
“一群人面兽心的东西!”
邹泽询狠狠的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说到:“那天晚上,他们喝了很多白酒,你知
道的,做我们销售这一行,请客户吃饭陪客户喝酒也是家常便饭,更何况是他们还在我手里
做了单子,那天我也喝了很多…”
说到这里。
他低头看向了天花板,好像是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当中。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没有追问他,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而他们,似乎又猜到了什么。
或许。
黄珊珊的吸*史,就是这么来的。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钱人好啊…”
邹泽询有些自嘲的撇了撇嘴角,笑容看上去非常的惨淡:“真的,有钱人真好,有钱的话真的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喃喃自语,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然后抬起头来,瞳孔涣散的看着钟天正与啊香:“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当初那么开那个单子该多好,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叫珊珊一起过去,那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邹泽询裹了口手里即将燃烧的尽头的香烟,陷入了回忆当中,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不愿意触及的夜晚。
仙傾
——————————
一家档次适中的餐厅。
邹泽询特地找了个包间ꓹ 他带着黄珊珊跟两个同事,陪着坐在对面的客户跟他的两个朋友ꓹ 推杯换盏。
地上。
已经摆着好几个放空的斤装小糊涂仙白酒瓶子。
“来,敬李哥,咱们一起走一个。”
邹泽询看着对面已经喝得差不多的李哥ꓹ 举起酒杯把杯子最后一点酒喝下:“今儿个,大家喝得开心就好。”
说着。
他再度招了招手ꓹ 冲门口路过的服务员喊到:“再上两瓶白酒,斤装的。”
“行了ꓹ 差不多了。”
李哥摆手示意他不用叫了:“小弟今天的招待ꓹ 已经很到位了。”说话的时候,他的视线却不留痕迹的停留在坐在邹泽询身边的黄珊珊身上。
今天的黄珊珊,穿着一身休闲款的白衬衣搭百褶裙,紧身的衬衣将她的上身轮廓勾勒出来,再搭配着那张长相不错的脸蛋,这个时候也喝了酒,脸上微微浮现出两坨绯红ꓹ 别有一番气质。
“哎,好的。”
邹泽询把服务员招呼走ꓹ 笑道:“李哥喝得开心就行了。”
“差不多了。”
李哥伸手摩挲着自己的板寸头ꓹ 把玩着放在手边的车钥匙ꓹ 保时捷的标志有些显眼:“吃是吃的差不多了ꓹ 接下来咱们来点娱乐活动吧。”
“啊?”
邹泽询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了点头:“可以啊ꓹ 完全没有问题ꓹ 走ꓹ 那我去定个KTV好吧,咱们再去嗨一手ꓹ 反正就是李哥玩的开心嘛。”
这个李哥呢,怎么说呢,邹泽询这次跟他谈的这个大单子,抛开这小八万块的提成不算,主要是邹泽询还想着,能不能找个机会,认识一下李哥他那边的圈子。
按照他那个段位的,他身边的朋友肯定也都不差,万一要是再能谈个一个两个的,那钱不都是哗哗的来么。
所以。
在招待消费上,他是丝毫没有任何的舍不得。
当即。
邹泽询就摸出了手机来,准备去定位置。
“不用,小老弟,你这个格局低了呀,在外面玩,哪有在自己家玩的开心。”
李哥伸手制止了他,面泛红光侃侃而谈:“我自己的别墅里,这种私人娱乐唱吧有的,那叫一个舒服,就是人少了点。”
“哈哈,也对,是我格局低了。”
邹泽询反手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家设施设备齐全,去外面玩跟家里差不多:“那行,我给你们叫代驾,你们先走。”
“叫什么代驾,我朋友没怎么喝,他可以开。”
李哥摆了摆手,视线隐秘的在黄珊珊的身上扫过:“这么着吧,我叫几个妹子过来,你带着你们这两个同事一起过去玩吧,我家酒柜还有好几瓶子好酒,今天正好开心,一起开了。”
“这怎么好意思。”
邹泽询摆了摆手:“李哥既然想唱歌,这么着,我现在去外面订包间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李哥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摸起中华给大家派了一圈:“再说了,你今天晚上有心招呼我出来,请我吃饭,都挺到位的,回头我要是还让你花钱定包间,你做我这一单才几个钱的提成啊,今晚让你全给花了,这个事情传出去以后,那我的圈子的人不得说我不讲究啊。”
“行了,就这么着吧。”
李哥最后做出一锤定音。
邹泽询点了点头:“那行吧,李哥既然这么说,那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嗯。”
李哥把手里保时捷卡宴的车钥匙抛给朋友:“那你们先开车去叫人带我家去,我跟他们一起打车过来吧。”
婚戰365天:爆寵迷糊甜妻
“行。”
李哥的朋友接过钥匙就离开了。
邹泽询跟着出去把账单给结了,这次吃饭花了小一千近两千块钱,这中间酒钱占了大多数,一行人出来站在饭店外面的行人道上准备拦出租车。
王牌公主戀愛季 洛卡琳
黄珊珊挽着邹泽询的手臂,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呼气如兰:“阿询,我喝的有点多了,要不我就先回去吧,你们去玩。”
“啊,也行吧。”
邹泽询看着看上去有些晕乎乎的黄珊珊,点了点头:“那啥,李哥,我先让我女朋友回去吧,她喝的差不多了。”
“行啊,那就不用去了。”
李哥扫了眼邹泽询,视线在黄珊珊的身上停留,视线扫过百褶裙下套着黑色丝袜的纤细双腿,话锋一转:“但是,她现在这个状态,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这么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呐,完了你也不知道我在哪里,而且我那边别墅,安保也很严格,到时候你也进不来。”
“这…”
邹泽询听着李哥这么说,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啊。
“这样吧。”
李哥把手里的烟蒂丢在了地上踩灭,做出了建议:“她现在一个人回去,肯定也不是很安全,要不这样,你带着她跟我们一起去,自己待在身边比哪里都稳妥,我家的音影娱乐房空间大,都有沙发,不行在边上睡觉都行。”
邹泽询摇了摇头:“这不好吧。”
嫁入豪門:我做主 孫將軍
“这有什么。”
李哥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到时候我那几个朋友过来,你们还可以一起认识一下嘛,也有两个女孩子,她们可以一起玩。”
“好吧。”
邹泽询听到这里,倒也没有在矜持。
他之所以大费周章的请李哥吃饭,图啥?不就是想着能不能再稳固一下跟李哥的关系么,认识一下他的圈子,然后看能不能再做点业务什么的。
一行人打了两台车,奔着李哥家的别墅去了。
李哥家的别墅确实挺大的。
车库里停着两台豪车。
楼上两层、楼下一层,一条观赏性河道贯穿整个别墅群,自地下一楼的露天露台穿过,环境数一数二。
光是地下一层的一个影音娱乐厅,就有小几十平,比起邹泽询他们租住的公寓房整体都还要大很多。
很快。
李哥的朋友带着另外几个朋友过来了,两男四女,都是年轻小伙漂亮小姐姐,大家也都挺会玩的,没几分钟,娱乐厅里的气氛就活跃了起来,嗨的不行。
李哥从边上的酒架上拿出来好几瓶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洋酒,看着档次就不低,统统开开兑上软饮,大家推杯换盏。
半个小时过去了。
这中间,邹泽询喝了不少酒,脑袋晕乎乎的,他的那两个同事,更是没撑下来二十分钟就已经倒下了。
至于黄珊珊,虽然喝的没有他们那么多,但也没有被那几个女孩子拉着一起喝酒,现在也是属于那种半游离的状态了。
“来,干一个。”
李哥端着酒杯坐在了邹泽询的身边,把嘴里的香烟夹在手里:“怎么样?我这几个朋友不错吧?”
“可以!”
邹泽询笑着点了点头,刚才他跟李哥的这几个朋友交换了微信,还聊了一点关于自己做业务上的东西,对方的意向反馈不错,这些都是机会啊。
现在的他其实还是非常感谢李哥的,李哥这个人给他的印象确实挺好的,做人做事非常的讲究,而且也不差钱,也愿意介绍资源给自己认识。
如果自己真的能跟李哥的朋友聊得来,自己手里的单子岂不是哗哗哗的开出来,那提成能低么?
到时候自己也可以租一个像样的一室一厅正儿八经的房子了,带着黄珊珊过上稍微好一点的日子,男人嘛,拼死拼命的这个那个,图什么?不就是想自己想给身边的人带来一点稍微好点的生活么。
“行,反正你自己把握嘛。”
李哥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到为止:“具体怎么样,看你自己的本事啦,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
帝王秘葬
“谢李哥,我敬你。”
邹泽询非常感动的冲李哥端起了酒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此时的邹泽询,还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销售行业没多久的人,算是半个小白吧,很多路数甚至都没有摸清,所以面对李哥这种对自己额外关照的人,他那是一个感动啊。
只是。
他忽略了一点。
人家为什么真的就这么对你这个关照啊?
两个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的人,有交易关系也就仅仅只是交易关系,根本不可能说对你非常非常的好,因为毕竟大家都不是在一个层次的,而且非亲非故的。
既没有亲情也没有友情、也没有恩情,人家凭什么会这么帮你啊?
这年头。
哪有这么多爱心人士呐。
还是说,因为邹泽询的礼数到位?像李哥这种家境殷实的人,身边从来不缺跟班,要说礼数要说奉承,比邹泽询会奉承的人多了去了,哪轮得到他啊。
只不过。
邹泽询现在还不过是一个初入销售行业的半个小白,哪里能猜到这么多道道,反正心里满满的感动就对了。
一个小时后。
邹泽询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了。
李哥的这几个朋友,轮流来找他喝酒,就跟车轮战一样,当喝下最后一杯的时候,他终于是撑不住晕乎乎的脑袋了,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至于黄珊珊,早就被那几个女孩子灌醉了。
“啧啧..”
李哥放下酒杯,看着倒下的邹泽询:“这小子的酒量还不错嘛,这么能撑,搞得我都有点头晕了。”
说着。
他摆了摆手,让朋友把邹泽询跟他的两个同事拖出去,拖到隔壁房间里面躺着去,两个跟班立刻照做。
李哥的视线直接停留在了倒在一旁的黄珊珊的身边,迈步走到黄珊珊的身边坐下,扫视着闭着眼睛脸上发红的黄珊珊,手掌放在了她黑色丝袜膝盖上,眼神中的淫邪之色不再掩饰。
“来,整点刺激的。”
李哥大手一挥:“去把东西拿出来吧,早知道你们这些人馋这个…”
“李哥无敌!”
“李哥威武霸气!”
他的朋友们直接欢呼了起来。
邹泽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非常安静,自己得两个同事跟死猪一样躺在床上。
他甩了甩自己晕乎乎的脑袋,刚想站起来但是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让他差点没倒在地上。
他打量着四周,确定这里不是酒店,摸出手机一看,现在不过是凌晨十二点,自己睡了小半个小时了。
邹泽询没见到黄珊珊,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推开门出去,听到了隔壁娱乐房里面的音乐声,跨步过去,推开门。
门刚推开一点点缝隙。
他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