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06s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五百九十六章姍姍來遲閲讀-0wubz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陪着何舒一连着喝了三杯酒水之后,这次颔首低眉继续品尝着酒桌之上精心烹制的美食。
赵王府的厨子手艺不错,菜肴的味道虽然比不上自己家老头子花费重金所请的厨子的手艺,但是也算上上之选了。
比寻常的家酒楼要强上许多。
星際回收商 紫判官
尤其是面前这盘子鲜美的牛肉,味道更是众多菜肴中的佼佼者。
柳明志想不到李涛这小子胆子还不小,竟然有胆子杀牛来招待自己,见识广泛的柳明志微微一尝就知道这牛肉是刚刚宰杀的,而且是还是没有长成的小牛犊子。
柳明志虽然在埋头吃菜,可是心思却并未全部放在美味佳肴之上。
眼角的余光不时地瞥上一眼站在身边,乖巧至极的丽儿。
在丽儿回来以后的举动跟神色变化之上柳明志得出了结论。
夕顏
她并未对自己说谎,李涛确实在书房之中忙于正事。
柳明志可以肯定她没有说谎,但是李涛这小子有没有说谎就不好说了,他在书房中繁忙的真的是正事吗?
这个念头在柳明志的脑海间也只是一闪而逝,并未深思什么。
霸氣重生:逆天狂女傾天下 懐丫頭
他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愿李涛真的是在忙于关于封地的事情吧。
今年刚刚开始,就来了一场大雪,封地内有事情来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肚子充实了不少,吃了个半饱柳明志才将筷子放置了一旁的碟子上面,抬头看向了对面正在细嚼慢咽的何舒。
何舒也许真的是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白皙的面颊之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好在有胭脂掩盖,还不算太过明显。
“皇嫂,新春佳节已过,父皇与大哥的丧事也告一段落,皇嫂与赵王可做好了何时离京的计划?”
鬼廚
何舒闻言轻轻的放下了碗筷,望着柳明志好奇询问的模样,柳眉间闪过一抹淡淡的忧色。
“哀家预定月底,等冰雪消融一些就启程跟涛儿一起回赵地,哀家昨日也跟涛儿提及了一下此事。”
“哦?不知赵王有何打算?”
“唉….”
何舒轻叹了一声,默默的摇摇臻首:“涛儿说,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想多住一些日子。
藩王无召不得入京,毕竟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京,他实在有些伤感。赵地是他的家,可是这京城却是他的根呢。
哀家看他的意思是想住到开春之后,冰雪彻底消融才打算离京。”
柳明志若有所思的扣弄着手上的扳指:“各地气候不一,开春之后冰雪彻底消融的话,怎么着也得二月底了啊。”
“叔叔说的不错,所以哀家还是希望他在月底离京。
叔叔也知道,他如今不再是皇子,而是藩王了,长久居住京师,若是与京城的某些达官显贵相交过甚,万一传到了陛下耳中ꓹ 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可就麻烦了。”
柳明志看着何舒忧心忡忡的样子,了然的点点头:“皇嫂的担心不无道理ꓹ 藩王与京城官员私交过甚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
无论坐得正行的直与否,就怕有心人会造谣生事啊。”
“叔叔深明大义也,总算有人能理解哀家的心事了。来ꓹ 哀家再敬叔叔三杯,希望待会叔叔能帮哀家劝说一下涛儿ꓹ 让他跟哀家早些离京。”
“不敢,皇嫂请。”
又是三杯酒毫不停留的喝了下去ꓹ 柳明志也看出来了ꓹ 何舒这是真的因为李涛的事情心事重重,否则喝酒也不会这么猛。
果然,三杯酒下肚,其面颊上略施粉黛的胭脂色已经遮掩不住何舒面颊上的红晕了。
“以前涛儿这孩子向来听话,可是随着慢慢长大,也变得儿大不由娘了,哀家很多话他应承的很好ꓹ 可是却……….唉…….”
“皇嫂,臣弟冒昧一问ꓹ 静瑶公主已经僻府ꓹ 在京城久住ꓹ 据臣弟所知ꓹ 你被加封西宫太后,陛下更是在西宫给你立了长宁宫居住ꓹ 你为何要跟着赵王去赵地居住呢?”
何舒脸色犹豫了片刻:“涛儿年幼ꓹ 哀家怕他一人去赵地之后听信谗言变了性子ꓹ 所以才跟了过去,主要也是………….”
“也是………..宫里不自在。”
“怎么会不自……..”柳明志说着说着反应了过来ꓹ 苦笑了两声明悟的点点头:“也是,换成臣弟的话只怕也不会自在。”
“多谢叔叔能理解哀家。”
“皇嫂严重了,臣弟也只是将心比心,就事论………”
“母后,姑父,实在是抱歉至极,孩儿突然接到了赵地的书信,事情有些严重,不得不抓紧回信处理,让姑父久等了,实在是有失德行。
孩儿自罚三杯,还请姑父海涵。”
心動 鐘曉生
柳明志的话语被李涛的说话声打断开来,两声顺势望去,只见李涛风风火火的疾步赶来,脸上满是歉意愧疚之色。
總裁大人的小嬌妻 若非凡
“奴婢等参见王爷。”
“免礼!”
“谢王爷。”
“孩儿李涛拜见母妃,参见姑父。”
“涛儿免礼。”
“见过赵王,不敢当。”
李涛起身看着柳明志起身相迎的样子,抬手将柳明志按了下去:“姑父,不用跟孩儿这么客气,明明是孩儿迟迟未到,待客不周,你不生孩儿的气孩儿就万幸了,又怎么敢让姑父起身相迎。
快请坐,快请坐。”
“多谢赵王。”
柳大少入座,李涛这才坐到了主位之上,提起一旁的酒水开阵斟酒:“孩儿自罚三杯,给姑父赔礼。”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赵王且慢,方才皇嫂已经代…….”
柳明志一句话没有说完,李涛已经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开始倒第二杯酒水了。
柳明志一怔,也不再多言。
言多有失啊。
一旁的丽儿见状,极有眼色将另外几壶温好的酒水给三人摆到了桌案之上。
只是给柳大少摆酒的时候,杏眼之中还是带着淡淡的幽怨之色,显然对于柳大少停止了轻薄自己的事情还有些哀怨。
自己没指望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是也不想继续做这囚笼中生死不可预料的金丝雀了。
耳聪目明,感官灵敏的柳大少哪能察觉不到佳人的哀怨目光,只能装作不知道,任由佳人给自己斟酒。
他喵的,自己是柳纨绔又不是柳种马,见一个睡一个根本不是自己的性格。
虽然娘子也不少了,但是全部都有感情基础的前提存在,自己跟丽儿初次见面,总不能因为长得还算上乘就动了花花心思吧。
负责任的自己都还有没碰的,就更别说不用负责任的了。
“母妃,姑父,你们聊什么呢?孩儿怎么看你们有些不太高兴啊。”
何舒闻言,登时看向了柳大少,凤眸微微闪动了一下。
重生之柳朝英
柳明志领会了何舒的意思,淡笑着看向了有些迷惑的李涛。
“也没聊什么,本王方才随口抱怨了一声说自己要赴北戍边的事情,准备月底就动身了,皇嫂说还没有好好的感谢本王得恩情,有些遗憾,说着说着赵王你就来了。”
“原来如此,母后言之有理,还没有好好答谢姑父的恩情您就要准备赴北了,确实有些遗憾。”
“没办法,国事为重,先帝将守护国门的重任交到了本王的手里,本王岂能玩忽懈怠。
以后日子长着呢,自有相见之日,不急于一时。”
“对了,赵王打算何时回赵地啊?你不是说赵地来信发生了重要的事情吗?如此一来怕是等不到月底就得离京了吧?”
花都兵 霧雪精
李涛眼眸中闪过一抹窘色,轻笑着摇摇头:“何时离京孩儿还没有打定主意,赵地的事情孩儿已经回书了,事情只是有些小麻烦而已,只要那边的官员好好处理,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何时离京,孩儿还有待思虑一番。
毕竟年前年后的雪势有些怪异,孩儿也不敢贸然动身,以防困在冰天雪地之中。”
“也是,还是你考虑的周全呢。”
“唉……不聊这些事情了,说点高兴地,孩儿再敬姑父,母后一杯。”